叱神

第243章 亡尸宗

第两百四十三章 亡尸宗

十一道身影破空而出,径直朝着拍卖台飞掠而出,他们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这时,这十一人蓦地从怀中掏出了十几颗黑色的弹丸,对着天空抛去,那些弹丸瞬间就爆炸开来,整个拍卖厅,陡然就被浓浓的黑烟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这变故,使得天青阁内变得更为混乱,喝骂声,惨叫声,各种声音不断的传出,不同的能量攻击声纷纷响起。不到片刻,就有一种血腥味道在天青阁内弥漫而出。

天青阁内的高手太多了,在这种时刻,陈扬四人的实力都根本不够看,若是参与到争斗中,随便来个真正的高手,就完全可以让他们四人陨落在这,当务之急,是离开天青阁这个混乱的地方。

不过陈扬的神色极为冷静,他带着夏清影三人,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悄无声息的朝着天青阁外潜去。在这种时刻,往外逃的人太多了,根本无人注意他们,他们很顺利的潜了出去。

在他们刚来到天青阁门口时,就听到拍卖大厅内传出轰隆一声巨响,即便看不见里面,但是陈扬的灵魂之力却可以探查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拍卖台外的能量罩,竟是被那十一名攻击者攻破了。

片刻后,那十一名攻击者就和莫文书三人战斗起来,那带疤男子修为达到地圣境界,那十名攻击者修为也均是灵圣巅峰强者。

但让人震惊的,那十名灵圣巅峰强者,完全是采取拼命的姿态在战斗,将莫文书三名地圣完全缠住。

而带疤男子则是趁着莫文书三人无暇分身时,将玻璃台上的龙眼取走,旋即理也不理拍卖台上十一名圣者,飞快的朝着外面窜去。

与此同时,天青宫的震动越来越强烈,天青宫是一件涅品圣器,里面自成独立空间,而此刻,不仅是天青阁,整个天青宫的空间都摇晃起来,一副恐怖的末日景象。

站在地面上,陈扬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都在颤动,也不敢再做犹豫,飞快的朝着天青宫外掠去。奔跑之时,他内心也不禁暗暗忖度,那个大将军究竟是什么身份,竟有这份惊人的气魄,连天青宫都敢收取。

但是他也很清楚,真正知道收取天青宫是谁的人极少,若非他和大将军相见过,也根本想不到是此事什么人做的。

天青阁外,同样是一片混乱,往日那些摊铺都无人理会了,更是到处有人在趁机抢夺。

对于这些事情,陈扬也无心去理会,不仅仅是因为半个小时后这天青宫内就不再安全,更重要的是,他心中并未放弃夺取龙眼。那个带疤男子虽然逃的极快,但是他在此人身上留下了一丝隐晦的灵魂印记,他可以根据这找到那带疤男子。

只是那带疤男子的实力极为可怕,地圣强者,轻易就可以灭杀他,因此陈扬也只能寻找机会,不能轻举妄动,甚至不敢跟踪那带疤男子太近。

四人通过天青宫来时的高台传送到了楚青城内,旋即他们竟是发现,那个通往天青宫的青色大门,也是在剧烈震动,上面甚至出现了裂纹。

就在这时,陈扬的神色却是忽然一变,他发现自己留在那带疤男子身上的灵魂印记,竟是被消除了。

看到陈扬的神色变化,其他人也是心中微紧,上官璃不禁连忙问道:“陈扬,怎么了?”

陈扬露出一丝苦笑,道:“我留在那个带疤男子身上的灵魂印记,居然被清除了。”

上官璃的脸色也凝重起来,担心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再也找不到龙眼所在了。”

闻言,陈扬微眯着眼眸,却是摇了摇头,冷笑道:“无妨,我还有找到他。”说完后,陈扬没有理会周围的一切,突然闭上眼眸。

紧接着,夏清影、上官璃和司马彪就震撼的发现,他们居然在陈扬身上感应不到丝毫灵魂气息,若非陈扬还拥有微弱的呼吸,他们甚至会以为陈扬死了。见陈扬这番摸样,他们知道陈扬必定在施展什么秘法去搜寻龙眼的下落,因此紧紧守护着陈扬,防止有人来打扰。

此刻,陈扬的灵魂实则是进入了混沌青莲内,他要借助混沌青莲的力量施展灵魂之力,这样他有自信能够找到带疤男子的去向。

灵魂之力,通过混沌青莲朝着四周涌出,陈扬再度找到了当初在神玉山上的感觉,借助混沌青莲,他的意识无比的冷静,如同一个君王在俯视臣民一般。

无形的灵魂力量,如水般不断的弥漫而出,片刻后,他的灵魂力量竟是覆盖了整个楚青城。忽然间,他意识蓦地一动,在楚青城东门,他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灵魂波动,灵魂力量顿时凝神朝着那灵魂波动传来方向延伸过去。

当察觉清楚那灵魂波动之人时,陈扬心中露出了笑意,这人正是那个带疤男子,在此人身上,他还感应到了龙眼的气息。

在陈扬闭目探查两个呼吸后,夏清影三人就发现陈扬身上再度散发出来灵魂气息,紧接着他的眼眸就猛地睁开,含着笑意望向东方。

“怎么样了?”见陈扬睁开眼睛,夏清影三人也是紧张起来,上官璃则直接开口问道。

“找到了。”陈扬脸上也浮现一抹喜色,旋即毫不迟疑的对夏清影三人道:“你们三人先留在楚青城内,我去去就来。”

“你一个人去?”上官璃担忧道,虽然陈扬的实力在同一辈人中已经很高了,但是对方可是地圣级别的高手,这由不得她不担心。

“放心,若是没有一定把握的话,我不会轻举妄动的。”陈扬微微一笑,旋即没有再做犹豫,脚步在地面轻点,身形飞快的闪掠了出去。

陈扬已经顾不得在大街上,速度发挥到了极限,飞快的朝着东门奔去。不久后,他就跟随那带疤男子走出了楚青城,而这时他不敢再大意,刚才在城内人多,带疤男子或许不会注意,可现在若跟得太近,必定会露馅。

他小心谨慎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紧的跟着带疤男子,半刻钟之后,他就跟到了城郊之外,旋即进入了一片山陵中。

就在进入山陵中不久后,那个带疤男子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一抹冷笑,眼中爆射出厉光,冷冷道:“藏头露尾的,出来吧!”

在数里之外的陈扬心头一惊,还以为这带疤男子发现了自己,但是他一直以来的冷静和谨慎挽救了他,让他没有立刻就现身,反而潜伏了下来。

“嘿嘿,想不到你的警惕性还很高。”不久后,那山丘上,三道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那为首一人,竟然是那是身穿白色氅袍的中年男子。

看到这人后,带疤男子眼瞳蓦地一缩,脸色则更是阴冷,寒声道:“不知你们跟随在下是何意?”

氅袍男子淡淡一笑,略带讥讽道:“事到如今,你何必还装模作样,把龙眼交出来吧,毕竟你也是地圣强者,即便杀了你,我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杀了我?”带疤男子眉头一挑,旋即却似想到了什么,面色蓦地一变,沉声道:“我已经用特殊的手法将所有留在我身上的灵魂消除,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氅袍男子依然风轻云淡的笑着,道:“我并未在你身上留下什么灵魂,我修炼的功法有着特殊,可以根据你的体内圣力波动判断你所在。”

“原来如此。”听到解释后,带疤男子反而放下来心,爽朗一笑。

氅袍男子皱了皱眉,道:“好了,不要多说废话,你我都是三品地圣,而我这一方还有两名一品地圣,你还是识趣点交出龙眼吧。”

带疤男子闻言非但不惧,反而狞笑起来,旋即他右手猛地一挥,身边竟是出现了两具尸体。

看到那两具骷髅后,氅袍男子的嘴角微微抽搐,脸色变得极为男子,这两具尸体,身上竟也散发着地圣强者的气息。

“你究竟是什么人?”,氅袍男子看向带疤男子的目光带着浓浓忌惮,幸亏他带了两名帮手,否则这次他就栽了。

“嘿嘿,我亡尸宗久不现世,想必世人也将我们遗忘了,也罢,今天就让你知道我亡尸宗的厉害。”带疤男子森然笑道,一时间,连带他的面庞都变得有些狰狞可怖。

“动手。”而氅袍男子也是个极为果断之人,在意识到威胁时,立即就对带疤男子发动了攻击。

在五里之外,陈扬依然潜伏在密林中,他不敢用目光去看远处发生的事情,地圣强者的灵魂和灵觉都太强大了,若他用目光注视,绝对会被发现。不过借助混沌青莲以灵魂之力观察就不担心了,混沌青莲虽然仍然极为虚弱,可是在隐匿气息方面的功能还是极为强大,灵魂之力通过混沌青莲延伸出去后,除非是那种真正的恐怖存在,否则绝对发现不了他。

而氅袍男子依然风轻云淡的笑着,道:“我并未在你身上留下什么灵魂,我修炼的功法有着特殊,可以根据你的体内圣力波动判断你所在。”

“原来如此。”听到解释后,带疤男子反而放下来心,爽朗一笑。

氅袍男子皱了皱眉,道:“好了,不要多说废话,你我都是三品地圣,而我这一方还有两名一品地圣,你还是识趣点交出龙眼吧。”

带疤男子闻言非但不惧,反而狞笑起来,旋即他右手猛地一挥,身边竟是出现了两具尸体。

看到那两具骷髅后,氅袍男子的嘴角微微抽搐,脸色变得极为男子,这两具尸体,身上竟也散发着地圣强者的气息。

“你究竟是什么人?”氅袍男子看向带疤男子的目光带着浓浓忌惮,幸亏他带了两名帮手,否则这次他就栽了。

“嘿嘿,我亡尸宗久不现世,想必世人也将我们遗忘了,也罢,今天就让你知道我亡尸宗的厉害。”带疤男子森然笑道,一时间,连带他的面庞都变得有些狰狞可怖。

“动手。”而氅袍男子也是个极为果断之人,在意识到威胁时,立即就对带疤男子发动了攻击。

在五里之外,陈扬依然潜伏在密林中,他不敢用目光去看远处发生的事情,地圣强者的灵魂和灵觉都太强大了,若他用目光注视,绝对会被发现。不过借助混沌青莲以灵魂之力观察就不担心了,混沌青莲虽然仍然极为虚弱,可是在隐匿气息方面的功能还是极为强大,灵魂之力通过混沌青莲延伸出去后,除非是那种真正的恐怖存在,否则绝对发现不了他。

而氅袍男子一方和那亡尸宗的带疤男子,此刻已经站在一起了,双方皆是地圣强者,战斗起来无疑极其恐怖,哪怕陈扬距离他们有五里的距离,仍旧感到有些压抑。

“暴风之手!”其余两名地圣和尸体站在一起,而氅袍男子则目光凛然,一掌朝着带疤男子拍去。

他这一掌拍出,周围的空气能量全部朝着他汇聚而来,连忙大地都隐隐震动,旋即一个由暴风组成的巨手,就对带疤男子狠狠的拍去。带疤男子眼神阴冷,见状只是森然一笑,不闪不避的同样抬手一掌轰出,大量的灰色雾气从他袖袍中喷出,猛然轰向那暴风之手。

“轰隆。”暴风之手和灰色雾气撞击在一起,同时爆炸开来,周边的树木岩石,同时被能量波横扫出去,方圆十米内瞬间变成一片空地。

望着这可怕的战斗,陈扬也是暗暗咋舌,地圣强者的战斗,果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玄圣可以参与的,这能量波就可以让他重创了。

不过这种层次的高手之战是大好的学习机会,陈扬自然不会错过,他一边冷静的观察着战斗,一边领悟这战斗中的奥妙之处。此刻他就隐约察觉到,地圣强者,之所以称之为地圣,恐怕和大地分不开。两名地圣的战斗中,一举一动都隐隐含着大地的玄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