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44章 夺得龙眼

第两百四十四章 夺得龙眼

滔天的死亡气息弥漫四周,附近那些树木花草触之就立即枯萎而亡,石缝地下不少虫蚂也被逼得纷纷出动,翻身而亡。

在带疤男子控制下,这具独特的绿色尸体,张口一喷,四道绿色气弹轰的迎向那四尊袭来的风能炮弹。

轰的一声,绿色气弹和风能炮弹撞击在一起,猛地就爆炸开来,一股难以想象的毁灭能量,在一刹那就疯狂的肆虐而出,片刻之间,方圆三百米内的东西全部被摧毁,地面大片的龟裂。

这毁灭能量极为恐怖,带疤男子是抱着拼命之心,氅袍男子则毫无防备,两人的身体皆被震得倒飞出去。非但是他们,其余两名地圣和两具尸体,也遭到波及,连忙退远一些。

氅袍男子踉跄的摔落在地,此刻他模样极为狼狈,身上不少地方出现伤口,这让他眼中冒出汹汹愤怒之火,冷冷的盯着带疤男子:“你找死!”他将圣力疯狂注入四尊灵源炮内,只见那灵源炮不断的震动,酝酿着恐怖的能量波动,显然氅袍男子对带疤男子生出了必杀之心。

只是带疤男子的狠辣,也极大的出乎了氅袍男子的预料,他很清楚,这灵源炮下一波的攻击,比之前还要恐怖,若再硬碰硬,他绝对讨不了好。

“我亡尸宗久不现世,看来世人的确将我们遗忘,世人们现在恐怕已经不知道,我亡尸宗最可怕的不是诡异的尸术,而是狠辣。我亡尸宗的门人,最不缺的就是保命底牌,最不怕的就是拼命。”带疤男子额头上的那道疤痕都扭曲起来,他显然也极为的愤怒,旋即他对着氅袍男子张口一喝:“给我爆。”

在周围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那具绿色尸体,骤然爆炸!

恐怖的死亡能量刹那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席卷,那四尊灵源炮也在须臾间卷入其中,引发了更可怕的轰炸。

这爆炸声,可谓响彻天地,几人所立山丘,直接被炸掉两米多,片刻不到,方圆八百米内的一切东西,都被摧毁。

“砰砰……”六道身影齐齐被震飞出来,最终重重的坠落在地,这一次的绿色尸体的爆炸,引得灵源炮也炸开,那毁灭之力实在惊人,战斗中的所有人,哪怕是地圣强者,也全部遭受极其恐怖的重创。

带疤男子无力的躺着,气息奄奄,那两具尸体也失去控制倒在地上,其中一具更是被拦腰炸断,另外一具也去了头颅。

至于氅袍男子一方,也是受创极重,两名地圣强者被炸死,那氅袍男子虽然未死,也是手臂被炸碎一条,整个人也血迹斑斑,气若游丝。

这幅景象,让远在五里之外的陈扬,心脏也跳得飞快,忍不住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那绿色尸体的爆炸实在太恐怖了,完全是以命搏命。带疤男子损失了三具尸体,他自身也重创,可是取得的成果也是惊人的,两名地圣被杀,那最强的氅袍男子,也遭到极其严重的重创。

“亡尸宗。”陈扬喃喃道,心中已经将这个宗门的名字牢牢记在心中。现在他更清楚的意识到,他对神圣大陆的了解太少,其中隐藏的秘密不知多少,亡尸宗如此可怕的宗门,他以往就从未听过。

“陈扬,现在可以去夺取龙眼了。”这时,冥兴奋的声音在陈扬脑海中响起。

陈扬目光也不禁落在地面上那个破碎的金盒上,这爆炸能量将那金盒炸碎,可是里面的那颗紫金色的龙眼,却依旧安然无恙,其威力再度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陈扬却是没有轻举妄动,他的心中极为冷静,淡淡道:“不急,再等等。”此刻他灵魂在青莲空间内,灵觉比平常强大百倍,他感应得到,不远处还有人潜伏着。这种时候,比的就是耐心和冷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先失去理智判断的,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螳螂。

近两分钟后,一道身影若疾风蓦地闪掠而出,以极快的速度来到那龙眼边。这是一个光头男子,他谨慎的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似乎确定没有人了,这才松了口气。

陈扬察觉到,这光头男子修为并不强,只是玄圣四品,却不知身上拥有什么秘术,居然能跟踪到这里。

“地圣强者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一个玄圣强者得了好处,嘿嘿。”扫了周围奄奄一息的两名地圣,光头男子脸上忍不住浮现得意和激动之笑。

然而就在他弯腰准备拾取龙眼时,一道绿光破空而出,对着光头男子袭去。光头男子注意力完全被龙眼吸引,猝不及防下,被那绿光正中背部,身体倒滚了出去。

光头男子骇然的躺在地上,他背上插着一根木系长剑,血液直留,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前方。

一个黑袍女子,缓缓的从一块巨石后走了出来,这女子,正是天青阁拍卖大厅那名和陈扬飚价过一段时间的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望向光头男子,冷冷道:“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警惕之心。”

她摇了摇头,不打算再去理会这光头男子,就要取走龙眼,可就在这时,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说的没错,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警惕之心!”

在黑袍女子身后,一个青衣少年正站在那里,手中持着一道雷光凝聚的剑,正抵着黑袍女子白皙秀气的脖子,这少年,正是陈扬。

黑袍女子身躯一僵,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接近她,而听到这声音后,她眼中光芒爆射,失声道:“是你?”这声音,她自然也不会忘记,在拍卖大厅中,她多次听到,尤其在拍卖冰魄珠时,让她印象极为深刻。

而数米外躺在地上的光头男子,看到这一幕则是快意的大笑起来,刚才黑袍女子偷袭他,自然让他极为恼怒,现在看到黑袍女子也遇到同样的遭遇,他只觉内心的憋闷一扫而空。

陈扬脸上表情风轻云淡,但眼神却始终冰冷,他并未因眼前之人是女子就心慈手软,这女子知道他取走龙眼,必杀。

他手指一紧,正要用雷剑划破那好看的脖子时,却发现,黑袍女子的身影诡异的扭曲起来,旋即竟是化作一片黑烟朝着远处倏地飘走。

“哼,你很好,我记住你了……”在那黑烟飘走时,黑袍女子那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开来。

陈扬眼中冷光闪动,旋即无奈苦笑,这黑袍女子的秘术还真是诡异,居然能用这样的方式逃走。

他摇了摇头,伸手一吸,那龙眼立刻飞入他手中,龙眼入手,他立即产生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他明白,这是体内龙血的缘故。

这种血脉相连之感,让他恨不得现在就炼化这龙眼,可是他知道,这里经历一场大战,等会必定会吸引许多高手,绝不是久留之地。

他目光扫了那光头男子一眼,不等光头男子说出求饶的话,将手中雷剑猛地一抛,直接将光头男子的心脏洞穿。这光头男子也极为诡异,而且也看到自己取走龙眼,他自然不会留其性命。

做完这一些后,陈扬没有再停留,脚掌在地面一踏,身形顿时如魅影般闪掠而走。

陈扬的速度极快,半个小时后就回到了楚青城,此刻除了那逃走的黑袍女子外,谁也想不到,龙眼会在一个玄圣境界的少年身上。

一进入楚青城,他就感应到一种人心惶惶的气氛,更有不少人朝着城中青天宫传送大门方向涌入。

陈扬立即意识到出大事了,连忙来到那青天宫的传送大门外,随后他便震撼的发现,青天宫那传送大门,竟然真的崩塌了。

青天宫传送大门的崩塌,其意味不言而喻,在楚青城中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涅品圣器残品,青天宫,被人夺走了。

青天宫,那是当初楚青城建立起来的根本,楚青城之名都因它而得,可以说,它是楚青城内所有人心中的支柱,可是现在,这支柱却被人硬生生的夺走了。

陈扬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天在那阁楼内见到大将军的情形,心中居然忍不住升起热血澎湃的感觉。

这大将军究竟是什么人?他的修为也并不高,只有灵圣境界,可是出手的气魄却是鲜有人及,连青天宫都给收服了。

“陈扬,这就是真正的强者之心,那个大将军虽然现在还不是绝顶高手,可是他已经有了一种俯瞰一切,不惧万物的意志,这正是强者之心。此人现在实力不高,但是迟早会成为真正的强者。”冥也不由大声传音道。

陈扬目光望向远方,轻轻的吐了口气,他现在也意识到,虽然他的意志已经比常人坚韧得太多,可是比起那个大将军来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而这种差距,来源于地位和见识,只有亲身体验到真正的大场面,才能养成这种俯瞰万物的气势。

他手指微微一动,一块刻着金色狮子的金牌立即出现在他手中,看了眼这金牌,他喃喃道:“或许真要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