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2章 千年女尸

第两百五十二章 千年女尸

十几道身影倏地朝着藏器殿窜去,这十几人正是最早冲入宫殿内的那批人,他们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来到藏器殿前,直接冲入殿内。

看到这一幕,后面的人也忍耐不住,纷纷朝着藏器殿急冲而去,可就在他们准备进入殿内时,脚步却是猛地停了下来。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从那藏器殿门口传出,旋即众人就看到,那殿门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那十几名冲入藏器殿内的人,身体全部被震飞出来。

一道道充斥着骇然之色的目光齐齐投向地面上那十几人,只见他们浑身伤口密布,血液汩汩直流,四肢已然残缺不全,有一人的头颅更是完全碎裂。

这恐怖的一幕让人心神俱震,那些险些就冲入殿内的人更是脸色发白,心脏怦怦直跳,这藏器殿门口,竟然设有如此可怕的禁制。

此刻不少人对那十几名死去的人的看法也极为复杂,他们的贪婪和鲁莽让人鄙视,可正因他们的贪婪冲动,引发了那禁制,否则后面的人淬不及防下,很有可能遭受更大的损伤。

陈扬眼瞳也微微一凝,尽管他早已预料到,这藏器殿内会设禁制,可这禁制之威,还是让他心惊,十几名玄圣,瞬间就被全部轰杀。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概由于岁月太过悠久的缘故,那门口禁制的威力也减弱了许多,在释放出一次恐怖的攻击后,那禁制变得极为脆弱。

“我们联手将那禁制破去吧”碧云月望着那禁制,美眸中闪过一抹火热,语气却仍旧较为平静。

其余众人纷纷点头,一百多人同时出手攻击藏器殿门口禁制,那禁制本就脆弱,在这样一番猛烈的攻击下,半分钟不到就轰的崩溃。

随着禁制的崩溃,众人原本的密切合作关系也完全瓦解,片刻间,近乎所有人都冲了进去,每个人都渴望能多得到一些高阶圣器。

一进入藏器殿,人们就看到,在大殿正前方,有一个破旧的陈列架,那陈列架上,摆放着数十件器物,一股古老的气息,从那些器物上弥漫出来。这使得在场不少圣者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眼中发出激动的光芒,通过那些器物散发的气息,众人很容易判断出,这些器物最低的都是灵器,其中还有几件恐怖的天器。当然,也有不少器物气息晦涩不明,分不清品阶。

顷刻间,一道道强悍的能量波动在大殿内爆发出来,上百的身影若离弦之箭般朝着那些器物冲去。此时圣者的数量明显多于圣器,抢夺之事自然就避免不了,一道道交手的声音在大殿响起,更有人被击得吐血倒飞。

面对这混乱的场景,陈扬却是异常冷静,他经历的生死磨练不计其数,越是这种危机的场面,他越是镇定。在他身后夏清影更是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仿佛那数十件高阶圣器根本不是宝物,而是破铜烂铁一般。

陈扬灵魂之力扫过那些圣图,心中也不由暗叹,不愧是洞宫遗迹,这些圣器哪一件都不是凡品。旋即他眼睛不由朝周围望了望,发现各大势力的传人,也没有立即动手,想必他们也清楚,在这种混乱时刻抢夺,即便是灵圣强者,也是极为危险的。

对那些各大势力的传人,陈扬心中一直是留有警惕的,在这种地方,他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和夏清影。

“嗯?”忽然间,陈扬的目光一亮,他看到在那陈列架左侧,有一个黑色的古鼎,他的天雷鼎已经毁坏,一直缺一个药鼎。这古鼎上气息晦涩浑厚,定然不是凡品,陈扬对它已经心动了。

“陈扬,那古鼎是件天品高阶圣器,在这藏器殿内所有的圣器中,绝对是顶尖的,一定要抢到手。”这时,冥显然也看中了那药鼎,传音给陈扬道。

陈扬点了点头,不过没有立即去抢夺,他的视线被一把品阶不明的冰剑给吸引了,他立即偏头对夏清影道:“师姐,我帮你把那冰剑夺来。”

夏清影眸光落在那把冰剑上,眼中浮现喜爱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陈扬笑了笑,脚掌猛地在地面一踏,直奔那冰剑奔而去,夏清影也没有迟疑,紧紧的跟随着陈扬。

而此刻,看上那冰剑的人不止夏清影,还有一名玄圣巅峰强者,他正要抢夺那冰剑,可是看到陈扬和夏清影同时窜来,想也不想就停了下来。在洞宫之外时,陈扬击败灵圣强者黄嵩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此时寻常的人根本不敢和他争锋。

夏清影伸手就将那把冰剑握在手中,一股磅礴的冰冷气息,从那冰剑上传递到她手上,但对此她没有丝毫不适,反而露出一抹欣喜的笑意。

陈扬也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就夺到了这冰剑,看到夏清影脸上的笑意,他心中也不禁涌现一阵愉悦。

“师姐,将这冰剑收起来,然后退后,我要抢我看上的东西了。”陈扬发现那黑色古鼎,竟然有人拿走了,脸色立即一变,朝夏清影交代了一句,就飞快的朝着那人闪掠而去。

陈扬注意到,那抢走古鼎的是,竟是黄家的一名弟子,他眼中寒光微动,脚步一闪,倏地就来到那人身前。

那人看到陈扬突然出现,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他是一名火系圣者,也是丹药师,在一开始他就看中了这古鼎,却不料陈扬会突然来抢夺。

这人的实力也是玄圣巅峰,若是平常,他绝不敢和陈扬对抗,但是此刻这古鼎就在他手中,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弃,抬手就对陈扬发出一道火焰攻击,旋即看也不看结果,转身就朝黄家其他人所在方向逃去。

陈扬冷冷一笑,看也不看那火焰,直接朝着那巅峰玄圣一掌拍出,那火焰击在他身上,虽然将他衣服烧毁不少,可根本伤害不到他的肉身。

那巅峰玄圣根本没想到,陈扬竟然可以无视他的攻击,胸口立刻被陈扬一掌击中,身体猛地就倒飞出去,口中随之喷出一口殷红鲜血,同时那黑色古鼎被抛飞出来。

“砰。”那巅峰玄圣身体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看向陈扬的目光也充满骇然,只有和陈扬真正的交手,他才明白陈扬的恐怖。他的修为比陈扬还要高三品,但是在陈扬手中,他连一招都接不下来。他不敢再在原地停留,狼狈的朝着远处逃去,此时他体内受了极重的伤,一个一品玄圣就可以击败了,更不说参与到抢夺圣器中。

陈扬也没有再去追那名巅峰玄圣,此人对他而言,已经造不成多大威胁,而且当务之急是收取那黑色古鼎。这黑色古鼎上气息晦涩,若非是冥的存在,陈扬都无法判断它的具体品阶,其他人也肯定不知道,否则的话,它一定会引来更激烈的争夺。

陈扬身体一跃,伸手将那古鼎抓在手中,可是他正要将它收入须弥戒中时,却发现古鼎的另一端被别人抓住了。

“嘿嘿,你一个雷系圣者要这药鼎干嘛,还是给我黄家吧”随着一个冷笑声传来,露出黄嵩那张熟悉的脸。

“找死”看到黄嵩居然敢来和自己抢东西,陈扬眼中杀机爆射直接一拳对着他的头颅砸去。

黄嵩寒声一笑,非但不惧,反而同样一拳迎向陈扬的拳头,事实上他对于输给陈扬一直不甘,他认为陈扬凭借的不是那禁雷和金印,而且他也太过轻视陈扬了,否则陈扬绝不是他的对手。

“嘭嘭嘭……”两人一只手都抓着这古鼎,另一只手则快速的对击,在数个呼吸间就对轰了数拳。

陈扬感觉自己的拳头不禁有些发麻,虽然他的肉身极为强悍,可本身的力量还是不足,和黄嵩硬碰硬,自然处于下风。

他脸上冷意越来越浓,拳头忽然变掌,紫色的雷霆立即从掌心中爆涌而出,对着黄嵩击去。

“哼,你以为我对你的禁雷会没有防备了?”看到陈扬使用处九天炎雷,黄嵩狞声一笑,拳头被迅速的被一层极厚的金属包裹,狠狠的击向陈扬的手掌。

黄嵩这样的举动果然有一定的效果,九天炎雷一时无法将那些金属击破,他的拳头立即和陈扬的手掌结结实实的相击。

一股可怕的力量涌向陈扬的手掌,他感到自己的手臂都猛地一痛,手掌立即缩了回去。

瞧着自己的攻击见效了,黄嵩笑意更盛,嘲讽道:“上次若非我太过大意,你怎么可能是我对手。”

“是么?”听到黄嵩的话,陈扬不仅不以为意,脸上还浮现一抹戏谑的冷笑。

闻言,黄嵩的表情很快就一僵,骇然的看向自己的拳头,只见在他的拳头上,赫然正插着三根黑色的针。他的拳头竟已变得青中透黑一股难以想象的痛从拳头上传向全身。

“毒针,你卑鄙。”黄嵩脸上血色倏地褪尽,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又中了陈扬的算计,那毒针上的毒,让他感到一股发自骨髓的恐惧。此刻他根本无心去和陈扬争夺那古鼎了,连忙松开古鼎,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在周围无数道眼红的目光下,陈扬将古鼎收入须弥戒中,旋即冷冷的看着黄嵩,森然道:“既然攻击了我,还想再次逃走么?”当初在山峰上比试时,他就想杀死这黄嵩,却被碧云辰阻拦了,现在这黄嵩竟然还想抢他的东西,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走对方。

他身形一晃,展开雷步飞快的追向黄嵩,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挥,九天炎雷破空而出,对着黄嵩的后背袭去。

感应到身后传来的可怕气息,黄嵩只得回身和九天炎雷硬拼一记,那惊人的雷能,使得他飞快倒退,这一刻他可谓无比悔恨,他未料到,陈扬竟然隐藏着如此恐怖的毒针。

“这个小杂碎,若是我逃走了,一定要让他承受我最可怕的报复。”借着那反震之力,黄嵩不敢停留,继续急退。

“哼,哪里走。”黄嵩还未退多远,陈扬的声音就在他身边响起,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凌厉的劲风袭来。

强忍住内心的骇然,黄嵩将圣力注入未中毒的那只手中,对着那劲风传来出狠狠的一拳砸去。

砰的一声,黄嵩的拳头,与陈扬的拳头再度结结实实的轰击在一起,一道惊人的能量涟漪弥漫而出。

“噗嗤。”而黄嵩本就重伤,哪里还能承受得住陈扬的攻击,当即就猛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更是横飞出去,狠狠的撞在大殿内一根柱子上。

“小杂碎,今日之仇,我黄嵩必定铭记于心,将来必会让你后悔莫及。”踉跄的从地上站起来,黄嵩目光怨毒的看向陈扬。

“将来?很抱歉,你没有将来了。”陈扬漠然的看着他,右手对着他陡然一张,九道雷流轰然从掌心爆发出来,齐齐击向黄嵩。

“九道?”陈扬眼睛一亮,他没想到,拂雷手居然在这个晋级了,这也算是一大收获。

“陈扬,你胆敢杀我黄家之人”眼见黄嵩要被陈扬杀死,黄逍暴怒的厉喝道。

陈扬淡淡瞥了他一眼,旋即理也懒得理他,九道继续袭去,顷刻后就将黄嵩的身体直接洞穿。

“陈扬,你这是在与我黄家为敌”黄逍的脸色铁青到了极点,大殿内黄家众弟子也会愤怒异常。

看着黄嵩的尸体缓缓倒地,陈扬拍了拍手,看着黄逍忽然一笑,道:“我就与你黄家为敌,你又奈何我?”

黄逍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现在大殿内,黄家剩下来的人也不多了,灵圣更是只有一名,自保有余,但是要杀陈扬,的确做不到,这无疑是最让他憋屈郁闷的事情。

“天啊,这是什么?”就在这时,一个震惊无比的声音在藏器殿右侧响起,一个圣者呆滞的站在那。

这声音顿时引起众人注意,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时间也不由惊呆了。只见在那圣器陈列架后,横放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棺,里面竟然有一具容颜倾国的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