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3章 青色珠子

第两百五十三章 青色珠子

女尸身上只披了一层薄薄的半透明轻纱,凹凸有致的玲珑yu体,如同极品的羊脂白玉雕成,显露在众人眼前,纤细的腰儿,丰硕的圆臀,饱满晶莹的**,无一不在传递着极致的诱惑。她的脸庞虽然苍白,却依然掩不住那秀丽绝俗的美,香培玉琢,月眉星目,花绽嘴唇,这一切,比无数活着的女子都要美,令人难以想象,这份美,竟是出自一具女尸。

众人还看到,在水晶棺的侧面,刻着一行行晶莹风骨的字体:

如果有一天,尘心浮动,我情愿做落霞琴上一根透明轻弦,供你弹奏。

如果有一天,道路坎坷,我情愿做泥泞路间一粒忧郁细沙,供你行走。

如果有一天,河水漫堤,我情愿做急湍水面一艘安稳小船,供你乘坐。

……

如果有一天,青丝华韶,我情愿做梳妆桌侧一枝点翠发簪,盘你发髻。

如果有一天,纤指苍老,我情愿做碎香亭旁一株蜿延紫藤,绕你指间。

如果有一天,地老天荒,我情愿做土丘墓中一棵不死青草,伴你永世。

……

看到这些字体后,众人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幻境,那幻境之中,演绎了一对男女的故事。在一个山村之中,一对少年少女青梅竹马,相恋相融,然而有一天,一个千柳宗的长老途径山村,看中了少女的资质,强行将少女收徒带走,却嫌弃少年的资质平庸,将少年摒弃在山村。

少年并未放弃与少女的恋情,他走出了山村,在外面到处寻访圣者,欲让人传授他圣术。足足经过了两年,少年偶然遇到了洞宫派的掌门,被掌门收为记名弟子,得以修炼圣术。

少年的资质平庸,但却有着超凡的恒心毅力,以及对少女的执着,十年之后,他让整个洞宫派都震惊,他竟是成为年轻一辈中最强者,修为达到地圣。昔年的少年变成了青年男子,他出关后立即前往千柳宗,终于再次见到了昔年青梅竹马的女子。

男子感动的发现,女子这十年来,也一直在刻苦的修炼,为的就是早日变成强者,然后可以摆脱师父的束缚,前去寻找男子。

男子凭借自己的努力修炼到地圣境界,即便千柳宗的高层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但是千柳宗却和洞宫派有着不小的间隙,自然不愿意让宗内潜力不凡的女弟子嫁入洞宫派。

女子的师父给男子出了一个难题,要迎娶女子,男子必须得到落霞山上的落霞琴。

落霞山主,是名修为深不可测的强者,百年前恩爱的妻子逝世,向来不理世事,落霞琴更是他妻子的遗物,从他那得到落霞琴,这个难题在别人眼中,近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如别人所料,男子的要求直接被落霞山主拒绝,并且不许男子踏入落霞山主的家门一步。

但男子依旧如当年拜师一般毫不放弃,他在落霞山上整整跪了一年,每天饿了便在山上猎取野味,然后继续跪在落霞山主门口,只为求取一琴。一年后,即便落霞山主也为之动容,感动于男子对女子的痴情,他竟是将落霞琴给了男子。男子怀着欣喜之心,带着落霞琴前往千柳宗,这一次即便女子的师父也无法反对。两人在千柳宗欣喜的相处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男子却是得到宗派的召唤,让他回宗执行任务。

男子临别前和女子相约,等他再次来到千柳宗时,必要迎娶了女子。天意难测,男子在执行宗门任务时,却被困在一个绝地之中,男子的修为只是地圣境界,可那绝地即便宗圣都难以打破。

怀着对女子的思念,坚信着那份约定,男子在绝地疯狂的修炼,二十年后,男子终于凭借自己的实力,将绝地的封印打破。从绝地出来后,男子立刻赶往千柳宗,却是发现,女子竟已奄奄一息。原来在男子离开两年后,女子便因和化天宗一名弟子战斗受了重伤,加上对男子思念成疾,伤势越来越重。若非她内心始终带着一丝对男子的执念,恐怕早已逝世。

男子得知要救治女子,就必须得到活骨抱元丹,男子当即前往各地寻找药材,用了三个月,终于炼制成了此丹。可他再回到千柳宗时,女子已经死去。男子由于修为极高,接任洞宫派宗主,让人震惊的是,虽然女子已死,可他依然将女子迎娶回宗门,并用这不朽水晶棺,维持她的尸体万古不朽……

……

大殿内,众人都沉浸在那幻境,近乎所有人,都为幻境中的故事而心酸。

陈扬是最早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的,心中却是不由一悸,那些字实在太恐怖的,竟能让人不知不觉的就陷入幻境之中,在场众人无一例外。他压下心中那份酸楚,侧头一看,发现冷漠的夏清影,眼角竟也挂着泪痕,忍不住仅仅的握住她的纤手。

夏清影睫毛微颤,缓缓的睁开双眸,看到陈扬时,她眼神出奇的柔和,任由陈扬握住她的玉手。

随后在场众人纷纷从那幻境中回过神来,大部分人都保持着沉默,不愿打扰那个水晶棺中的女子。

然而宝物动人心,人性的贪婪永远都存在,大殿内,仍旧有人忍耐不住,朝着那个水晶棺冲了过去。那水晶棺可是不朽水晶棺,这无疑是整个大殿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得到了它,比得到天品圣器还要有价值。

可随后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心神俱颤,当那几名圣者冲到水晶棺旁时,水晶棺上那些字体蓦地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芒,那几名圣者被这些光芒笼罩,刹那就化为灰烬,旋即直接从这个世间消失。

那些原本还想打这水晶棺主意的人,纷纷按耐住那蠢蠢欲动的心,这水晶棺根本动不得。

就在这时,那水晶棺上的字体再度动了起来,旋即竟是凝结成了两个神秘的字符。让人吃惊的是,这两个字符直接朝着陈扬和夏清影飞来,瞬息后就没入两人的体内。

而那水晶棺周围的空间则微微波动起来,水晶棺就如同进入水中一般,直接从空间中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陈扬和夏清影,眼神中意味不一,在众人看来,那水晶棺如此不凡,两人得到的东西必定不凡。

可陈扬和夏清影却是相视一眼,眸子中只有疑惑,那神秘字符入体后,他们根本没有丝毫异样的感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水晶棺消失后,这藏器殿内已经空无一宝,很快就有人冲了出去。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藏器殿中的圣器被分了,可是瑰宝楼还没有开启。

但那些人来到瑰宝楼外时,却没人敢立即冲进去,之前藏器殿门口的禁制,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了。接着有人施展圣术攻击瑰宝楼的门口,可让人愕然的是,这门口根本没有禁制。

这回再无人能够忍住,全部朝着古楼内冲进去,不过这古楼内丝毫不像藏器殿,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什么瑰宝。众人只得一路朝着上方奔去,直到顶楼时,所有人都止住脚步,瞪大眼睛看着前方。

空旷的顶楼正前方,有一块白色的方石,方石通体晶莹发白,上面光泽流转。可最让人心动的不是这方石,而是方石上面的一颗半透明的淡青色珠子。

这青色珠子看起来极为普通,可是能让洞宫派这样慎重其事的供奉在瑰宝楼顶楼,极有可能就是洞宫派的镇派至宝。一个一流宗派的镇派至宝,其价值不言而喻,所有人都不由激动起来。

但此时,没有人出手抢夺,全部都各怀心思,静静的等待着。此刻瑰宝楼顶楼只剩下六十多人,此行进入洞宫派遗迹,共有五百多人,现在只剩下六十多人,这些人全部都是精英,没一个是简单易于的角色。

“冥,你能不能看得出,那白色方石和青色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陈扬表面不动神色,暗中却以意念和冥交谈着。

“这方石,的确是瑰宝,里面蕴含着极其精纯的能量,价值不比你那万年灵石低。它上面的那颗青色珠子,以我现在的灵魂之力无法看透,我只能感应到,珠子内仿佛有着一丝规则的气息。”冥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兴奋。

陈扬心中一震,规则,那是空境强者才能领悟到的东西,这珠子果真不凡。

“呵呵,看起来大家对这瑰宝都不感兴趣,既然如此,我就勉强笑纳了。”沉寂半晌后,洞阳宗传人忽然笑着开口道。话还没有说完,他脚掌就在地面一塌,朝着那方石冲了过去。别人出手或许是冲动,但是洞阳宗传人敢出手,那是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的速度快到极致,蓦地就化作一道白影,瞬息来到方石前,伸手就要抓向那青色珠子。

“周兄,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其他人皆是脸色一变,其中莫家传人反应极快,打出一道龙卷风袭向洞阳宗传人。

碧云辰也极为干脆,抬手一挥,一片冰光罩向那青色珠子,想要将它夺走。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