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4章 抢夺至宝

第两百五十四章 抢夺至宝

三大势力传人,不动则已,一动则是无比惊人,而随着出手,其他人也不甘落后,纷纷出手,欲抢夺那青色珠子。

面对至宝的诱惑,在场各大势力之间的联合关系彻底破裂,彼此间成了竞争者。

碧云辰打出的冰光将白色方石和青珠同时笼罩,他不仅想要夺走青珠,连这白色方石也不想放过,显然看出这白色方石也不简单。

眼见碧云辰即将冰冻方石和青珠,一片黑雾朝着他罩了下去,这黑雾威力,碧云辰只得咬牙放弃收取,转而怒目看向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丝毫不惧碧云辰,身形一闪,一道黑色袖带从她右手间飞射而出,卷向青珠。但碧云辰刚被她搅了好事,岂会让她如愿,两人当即也大战起来。

看到碧云辰卷入战斗之中,碧云月也没有迟疑,在两名玉峰宗弟子护卫下,朝着那青色珠子奔去。此时周围众人都在战斗,一时竟无人拦住她,她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祭出一个半透明的冰罩,想要收取珠子。可是她的脸色却很快一变,那冰罩中传出巨大的吸力,即便是万斤巨石也无法抵抗,可是却无法让那白色方石和青珠动弹分毫。

周围众人本来看到碧云月用冰罩收取至宝大惊失色,此时却见她收不动这两件至宝,不由暗松口气。

“哈哈,看来这宝物和你玉峰宗无缘。”洞阳宗传人周天行大声一笑,发出汹汹的火焰,朝着白色方石卷去,旋即他的笑容就凝固了,无论他如何全力施展,也同样奈何不了这白色方石。

“此宝注定是我莫家所有。”莫家传人手中五道狂风齐齐涌向白色方石,可结果是,这白色方石如同天地之根一般,依然纹丝不动。

“这白色方石竟如此沉重,不过越是这样,越说明它的价值不凡。”众人轮番收取后,却无一人成功,脸色齐变,但眼神却是更为灼热。

这青珠只有一件,最终得到它的只能是一人,到这这种时刻,众人再也无需多考虑,为了这样一件至宝,值得全力以赴。

各大势力的人,以碧云辰这样的宗派传人为首,朝着那白色方石逼近,但是越靠近它,人们内心的惊讶就越浓郁。这白色方石周围的空气,仿佛是浆糊般极为粘稠,越往前,行走就就困难。

陈扬对这种感觉极为清楚,凡是至宝,都拥有极强的威压,当初他收取九天炎雷和山河印时同样如此,距离至宝越近,威压越恐怖。

“嘿嘿,这白色方石的力量可没有封印,岂是这些人可以收取的。”陈扬脑海中,冥冷笑道。

陈扬也心神暗凛,当初他能够收取山河印,那是因为山河印的力量不知被封印多少倍,如今这白色方式竟是那种没有封印的宝物,虽然它不具备攻击性,但其威压的恐怖可想而知。

果然,哪怕是灵圣强者,到了后面也难以迈开脚步,承受着巨大的压迫力。

“冥,有办法取到那方石和青珠么?”陈扬神色凝重,以意念问道。

“用青莲空间,就可以将方石和青珠一起收走,但前提是,你必须接近那方石。”冥说道,“青莲现在的力量还是太过虚弱,这样远的距离,它的威力完全发挥不出来。”

陈扬眼睛微亮,可是看到那些灵圣们在方石三米外就停下,再要前进就极为艰难时,他不禁有些无奈,像碧云辰这样的人,不会比他差,他们都无法接近这方石,他的希望也不大。

“未必,无名雷诀那可是夺天地造化的顶阶功法,你在前进时运转它,一定可以减少很多压力。”冥摇摇头道。

闻言,陈扬也觉得自己希望不小,朝着那方石走了过去,让他心神振奋的是,随着无名雷诀的运转,他感到的压力果然减少了许多。

他速度立即比别人快了不少,很快竟走到周天行身前了,距离方石只有两米半。

“陈扬,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至宝的注意,在我们面前,你还没有资格得到它。”见陈扬居然走到自己前面,周天行的脸色蓦地一变,沉声喝道。虽然他同意陈扬进入这洞宫遗迹,但心中并非真的就把陈扬当一回事,身为洞阳宗传人,他想来高高在上,而陈扬一方只有两人,岂会被他放在眼里。或许在这之前他不愿意轻易得罪陈扬,毕竟陈扬的实力的确不弱,可是在至宝面前,他内心的傲意就展露了出来。

陈扬眼中寒光一闪,对这几大势力的传人,他心中一直很戒备,正因他明白他们的想法,他们让自己进去洞宫遗迹,打的主意无疑就是让自己当打手。可事实上,他们利用自己,自己又何尝不在利用他们,若非他们,那些禁制凭借一己之力,根本就打不破。

现在真正面临利益的争夺时,他们内心的狂傲和杀意就不再遮掩,陈扬也无须再忍耐。

他淡漠的看着周天行,语气轻飘飘的道:“我没资格?”

周天行嘴角勾勒出一丝嘲讽,嗤笑道:“你不要以为自己杀死了黄嵩,就很了不起,在我们眼中,你的价值也仅仅只是相当于一个不错的打手罢了。”

其他势力的传人,只是漠然的看着这一幕,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神色,无疑是在认同周天行的话。

陈扬没有说话,在众人以为他就此退缩时,他沉默的转过身,甩手一个耳光打在周天行的脸上。

而周天行受到白色方石的威压影响,在这里面行动不便,一时竟闪避不开,被陈扬直接打中。

这情形让所有人都嗔目结舌,堂堂洞阳宗传人,堪称洞阳宗最有前途的年轻弟子,竟然被陈扬甩了一耳光,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你敢打我?”周天行脸色变得极其阴沉,用一种无比冰冷的目光盯着陈扬,一字字的道,“你必会为自己的举动,付出沉重的代价。”

“啪!”陈扬依然沉默,旋即甩手又给了周天行一个巴掌,那响亮的耳光声,在这楼阁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一下,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大家已经看出,陈扬似乎不怎么受这方石威压的影响,在这里,他可以为所欲为。或许,只要退出方石威压的笼罩范围,陈扬就奈何他们不得,可是现在,又有谁肯放弃那至宝的诱惑。

陈扬心中暗爽,若是在寻常情况下,他还真未必是周天行的对手,但是现在,除非周天行退走,否则在这方石威压笼罩下,他可以任意主宰对方。

周天行没有再说话,他也已经清楚,多说话只能迎来更多的耳光,只是他看向陈扬的目光,则越发的阴冷了。

陈扬皱了皱眉,若非担心引发在场众人的反弹,他绝对会趁机杀了周天行,这样的人既然得罪了,就真的要提防对方的报复。

他目光不由扫过在场其他人,每个人被他看到都是心中发寒,担心他会上来给自己一个耳光。

随后他继续看向周天行,视线落在他那俊朗的小白脸上,冷冷一笑,连续扇了好几个耳光,将周天行的脸都打得红肿起来,反正已经得罪此人,干脆先爽一把。

“你现在还觉得我没资格么?”陈扬戏谑的看着周天行。

“你……”周天行咬了咬牙,旋即他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张口喷出一口火焰,朝着陈扬袭去。这火焰,他的杀敌底牌之一,本是不想暴露,可陈扬实在太过可恨,他决定哪怕暴露底牌也要击杀陈扬。

这火焰呈蓝色,一股可怕的灼热气息弥漫而出,竟让白色方石的威压禁锢就松动了不少。

“禁火!”很多人都感到了心悸,这周天行,身份洞阳宗传人,果然不容小觑,轻视的后果,往往就是付出生命代价。

此人在众人看来,陈扬已经是极其危险,面对周天行这突然地袭击,他很难躲过。

可是陈扬面对任何对手都向来谨慎,他早就警惕这周天行的后招,此刻看对方释放禁火,虽然惊异,却并未慌乱。在那禁火即将逼近陈扬时,一道蛇形的紫雷从他体内飞了出来,拦住了那蓝色的禁火。

众人虽然早知陈扬怀有禁雷,可是他能如此快反应过来,还是让人诧异,这根本不像是个十六岁的少年,战斗经验和警惕心,简直比那些几十岁的人还要高。

紫色的禁雷,和禁火在空中对撞,恐怖的毁灭气息宣泄而出,那始终无动于衷的白色方石,竟也有了一丝震动。

这是陈扬第一次使用禁雷和别人的禁物对抗,那禁火上的威力,丝毫不逊于九天炎雷,两者分庭抗礼,最终九天炎雷和那禁火齐齐后退。

对于这个结果,陈扬极为满意,他很清楚,九天炎雷的力量可是被封印了不知多少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与对方的禁火抗衡,这说明九天炎雷的品阶远比对方高。

通过这,陈扬也了解到,即便同是禁物,彼此间也有着强弱之分。

周天行脸庞抽了抽,体内隐藏的禁火,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凭仗和骄傲之一,但是现在,居然无法压制陈扬的禁雷,这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陈扬也没有再去扇周天行耳光,他觉得扇多了实在无聊,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收取那方石和青珠。

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下,陈扬抬步朝着白色方石靠近,不过即便身怀无名雷诀,在距离白色方石半米时,他仍旧不禁停了下来,此刻他也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前面仿佛不是空气,而是墨铁,让人寸步难进。

瞧着陈扬停下脚步,他身后众人皆是松了口气,这里近乎所有人都难以得到这至宝,他们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至宝落入别人手中。

陈扬停在原地沉吟起来,事实上,只要他强忍住痛苦,还可以继续前进,最后收取这白色方石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考虑的是,一旦收了方石,各大势力的人也恢复了自由,到时他无疑会面对多人的围攻。他自己倒有把握逃出去,但是夏清影就危险了,这里谁都明白夏清影和自己的关系,到时未必就不会用夏清影来要挟自己。

他心中念头飞快转动,片刻后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下,他竟然朝着后方退去,一直退到夏清影身边。

看到陈扬退走,众人以为他是自认无法夺取方石,彻底的放下心来。

“哼,有些人就是喜欢自不量力。”周天行对陈扬的恨意,已经丝毫不逊于黄逍,见陈扬退走,忍不住刻薄的讥讽道。

陈扬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看你就是欠抽,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再来给你几个耳光。”

听到陈扬的话,周天行额头上青筋直跳,却也真不敢再说话,否则陈扬很有可能真得再次进来扇他巴掌。他甚至恨不得立刻也退出,但是一看到眼前的至宝,他却怎么也无法后退。

而周天行无法出手,玉峰宗其他人却是忍受不了,一名灵圣强者猛地退了出来,目光森寒的看着陈扬:“侮辱了我玉峰宗的传人,你还想安然退走么?”

“就凭你,能拦住我么?”陈扬冷笑道。

“凭他一人不可以,那我们两个人呢?”又一个玉峰宗的灵圣退了出来。玉峰宗此行灵圣强者有四人,除了周天行和另一名四品灵圣外,其余两名灵圣全部退了出来,为的就是击杀陈扬。

陈扬双目微眯,这玉峰宗看来对自己的确是报了必杀之心,他心中也不禁杀意涌动,对方要杀他,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他没有再做迟疑,拉着夏清影的手,倏地就朝着外面退去。

“想逃?”看到陈扬和夏清影飞快逃窜,两名玉峰宗的灵圣脸上浮现寒笑,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

陈扬和夏清影两人虽然修为不如身后的灵圣,但他们的速度却丝毫不慢,若疾风闪掠。此时来路上的阴兽全部被杀死,他们毫无阻碍的奔出洞宫遗迹,来到外面,旋即直接朝对面的山峰奔去。

夏清影一看便知道陈扬的打算,陈扬这是要借助对面山峰的小周天迷雾大阵来斩杀这两名灵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