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8章 血族高手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五十八章 血族高手

在那虚空之中,一道滔天血浪奔涌而来,无尽的血腥气息铺天盖地的朝着下方弥漫。

陈扬和夏清影皆是暗惊,若非这血浪距离他们这么近,他们之前竟是没有发觉,两人的神色都变得警惕和凝重起来。

“陈扬,没想到你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若非我施展血息感应,恐怕还真找不到。”

血浪滚滚,一个血色人影顿时从这血浪中走了出来,渐渐显现在陈扬两人面前。这血色人影模样看起来似个青年,双瞳与和寂血使一样,一片通红,令人不寒而栗,不同的是,他体外没有血雾,而是披着一身血袍。

在这血袍青年身上,散发出一股恐怖的血腥气息,那气息哪怕是斩杀过灵圣的陈扬,都感到心悸。

这是一个十品灵圣强者,陈扬的心神不禁一震,他杀死的几名灵圣,都是初阶灵圣,与十品灵圣有着天壤之别。而且这灵圣虽然没有达到地圣境界,但却可以腾空飞行,这更显示出血海血使的诡异。

同时他还有种奇异的感觉,那就是这血袍青年,与寂血使的气息极为相近,却又有所不同。

“血海圣者,你与那寂血使什么关系?”夏清影显然也和陈扬有同感,望着那血袍青年道。

“寂血使?桀桀,你可以称我寂血使,也可以称呼我血寂。”血袍青年不急不慢在空中踱步,语气森然道:“寂血使办事不利,因此族中将他的血液全部赏赐给我,我身上有三成的身体和记忆都是寂血使的。”

听到血袍青年的话,陈扬和夏清影心中暗凛,看来这血海内部的竞争无比的残酷,同是血海的成员,办事失败后,竟然被赏赐给别人吞噬。

血袍青年血寂目光嗜血的盯着夏清影和陈扬,继续道:“你们两个倒是郎情妾意,不过这样更好,我还没有同时尝过一对情人鲜血的滋味,如今可以满足我这个心愿。”

“想杀我们?你未必就有那个实力。”陈扬眼神冰冷的望向他,瞳子中杀机凛然。

“当真可笑,你以为击退寂血使就很了不起么?桀桀,实话告诉你,三个寂血使都不是我的对手,在我面前,你们根本没有丝毫反抗力。”血寂语气中充满了轻蔑,旋即血瞳中血光微动,舔了舔血色的舌头,盯着陈扬道:“从寂血使的记忆中,我知道你身上的异宝不少,不过从今以后,那些东西就都属于我了。”

“血寂,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打过我注意的人不知多少,最终那些人不是灰溜溜的逃走,就是被我杀死。”陈扬声音也变得肃杀冷厉起来。

“你血海在别人眼前的确很神秘,但我却并非一无所知,血海之人又称血族,你们的力量完全来源于血液,只要将你们的血液击溃,你们也只能任人宰割。”夏清影也冷冷的望向血寂。

“嗯?”血寂微微一愣,眼瞳诧异的看向夏清影,旋即神色略显凝重,冷笑道:“想不到你对我血族了解得这么多,看来你的来历倒也不凡。你说的不错,我血族的力量,来源于血液,但是自古以来,知道我血族这个特征的人不知多少,可我血族依然屹立不倒。所以你们即便知道也无济于事,今天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那我倒也要看看,究竟谁先死。”陈扬眼中杀意更浓,事实上,他对这诡异的血族的确有些忌惮,但是现在对方显然不打算放过自己,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再坐以待毙。现在的他,实力也提升不少,真要战斗起来,未必没有机会。

“果然狂傲得没边。”血寂讥讽的摇摇头,道:“你的潜力的确,短短两个月,居然成为七品玄圣,可惜,你成长的期限太短,还是太弱了。而且你这样的潜力,也让我更迫切的要杀你,吞噬潜力越高之人的血液,我潜力也会得到不少的提升。”

陈扬这才明白,对方为何这般想杀自己,原来不仅是因为仇恨,还因为自己的潜力,这血族的人还真的诡异之极,吞噬别人的血液,居然还能得到别人的潜力。

他没有再多说废话,面对这样,最好是先下手为强,圣轮从他体内飞了出来,悬浮在身边,他对敌一般很少祭出圣轮,但是现在却这样做了,这也可以看到他对这血寂是何等的忌惮。

圣轮飞快的旋转起来,磅礴的圣力浩浩荡荡的流淌,陈扬没有隐藏半点实力,将九天炎雷也召唤出来,脚踏雷步,展开极限速度激射而出,旋即控制着九天炎雷对着血迹袭去。

随着陈扬修为提升,九天炎雷的威力也大幅增加,若是以现在九天炎雷的威力攻击曾经的寂血使,绝对可以瞬间重创寂血使。

现在陈扬虽然是七品玄圣,但是三品以下的灵圣,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四品到六品的灵圣,他也有很大把握抗衡。

九天炎雷一出动,雷霆舞动,周围的空气都动荡起来,无尽的雷之力暴涌而出。

“禁雷?果然有趣。”望着那袭来的九天炎雷,血寂脸上浮现饶有兴趣的神色,仿佛面对的不是禁雷,而是普通的雷电。等那九天炎雷距离他还有三尺不到时,他右手忽然一抖,一道血藤从他血袍中倏地飞出,对着九天炎雷狠狠的甩去。

让人心惊的是,这血藤瞬间就划破空气阻碍,啪的一声与九天炎雷击在一起,而九天炎雷周围的雷弧,根本无法阻拦这血藤,被血藤击中蛇身。

九天炎雷浑身一颤,似乎感觉到了痛,居然朝后退了几分。

陈扬眼瞳一缩,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血藤,上次寂血使用的是一条手指粗细的血鞭,但是这血寂用得却是手臂般粗的血藤,威力大了不知多少倍。

九天炎雷,那是可是禁雷,加上如今威力提升不少,那可是凶威之极,但是现在却被这血藤给击退。

这血族的诡异圣器,当真是让人忌惮。

“嘿嘿,禁雷的威力的确不错,可是小子你根本无法发挥它的威力,这样的天地禁物,合该归我血族所得,只有我血族才能让它的光芒得到真正的绽放。”

血寂右手手腕轻轻一抖,那血藤重新缩回他的血色袖袍内,而他左手则在右手上飞快的刻画出一道道血色圣纹,旋即他右手上冒出了一个五指血爪,透着凌厉的血腥之气。

这五指血爪,须臾间变得极大,紧接着带着浓郁的血气,狠狠的抓向陈扬。

“陈扬,这是我血族的血魔之爪,灵品顶阶圣术,若是你连这招都接不下来,那么根本就没资格与我一战,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血寂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扬。

陈扬并未多说话,面对血寂那般轻蔑的语气,他虽然恼怒,但并不会失去冷静,他只会将恼怒化为冰冷的杀意。

“拂雷手。”九道雷流从他手掌中喷发而出,齐齐朝着那巨大血爪击去。

“噼里啪啦……”雷流击在那血爪之上,一连窜的雷鸣声在空中响彻开来。

而这血爪却是极为恐怖,九道雷流的拂雷手,可谓威力大增,但是也只能阻挡这血爪片刻,却无法真正的击溃它。一个呼吸后,这血爪竟是将那些雷流纷纷抓散,旋即带着凌厉的血风,以几块的速度朝着陈扬袭去。

处于危境之中,陈扬整个意识都变得冷静无比,思维如同冰块般冷静透明。

在拂雷手被击溃后,他眼中光芒闪动,九天炎雷在他心神控制下,猛地化作一道紫光,骤然击在那血爪之上。

砰的一声,那血爪虽然击散了拂雷手,但威力却不可避免的被削弱了,再面对九天炎雷这一击,再也无法支撑,被轰然劈碎。

击碎血爪后,九天炎雷在空中带过一道紫线,倏地就来到血寂身前。

“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果真不错。”血寂身形轻轻一闪,立即就避开了九天炎雷的攻击。

九天炎雷之速堪比雷电,但是血寂却能这般轻易闪开,他的反应力也是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身形飘然的立在空中,血寂目光一冷,右手猛然挥出,那血藤再激射而出,对着陈扬卷去。

这一次,血寂显然是动了真正的实力,这血藤的威力,比之前强了不知多少倍。

磅礴的血气息从那血藤中狂涌而出,陈扬面对的仿佛不是一条血藤,而是一条凶恶的上古血蛟,以刁钻凶狠的角度,狠狠的抽向陈扬的身体。

“这血藤的威力,绝对达到了地品”陈扬内心沉重,修为越强,对圣器的运用也是越高超,圣器发挥出来的威力也越强。眼前他面对的情况就是看,一个十品灵圣控制着地品圣器攻击他,别说是这攻击的威力,仅仅是那滔天杀意和威压,就足以让寻常的玄圣崩溃。

不过幸好,陈扬并不是寻常灵圣,他灵魂力量堪比灵圣,意志更是连大将军那种人物都无法动摇,故而此刻他虽然心惊,却依然清醒。

面对地器的攻击,他根本不敢让之触碰到身体,否则哪怕他的身体比得上灵器,也会在瞬间被击溃。

“山河印”关键时刻,陈扬轻声一喝,一道金光从他体内飞了出来,化成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印,死死的守护在他身前。

“轰隆”血藤猛地击在山河印上,将山河印击得飞了出来,但是血藤的威力也被化解了。不仅如此,山河印虽然被击飞,可是上面没有丝毫损伤,这威力堪比地品圣器的血藤,也无法破坏它。尽管山河印的力量被封印了,可是它本身的材质并未改变,而且至今为止,陈扬也不清楚山河印究竟是什么品阶的圣器。

“好,这就是你的第二大底牌了吧?连我的血藤都无法让它受损,看来它的品阶还在我的预料之上。啧啧,实在难以想象,你一个小小的玄圣,居然能够掌握如此恐怖的东西。不过幸好你还没有成长起来,我正好将你扼杀,然后夺取你的宝物,血诛,给我杀”

血寂身体周围的血浪剧烈的涌动起来,他手中血藤血光忽然暴盛,上紧接着上面竟是浮现一道恐怖血蟒的影子,咆哮着袭向陈扬。

陈扬脸色微变,连忙召唤会九天炎雷和山河印抵挡这血藤,然而这血藤却是忽然一阵扭动,居然避过九天炎雷的阻拦,旋即笔直的对着陈扬的头颅击来。

“雷羽护体”这种情况下,陈扬来不及闪躲,电石火光之间,他蓦地厉喝,数十片雷能凝聚的羽毛,护住了他的肩膀。而他立即将头颅一偏,用肩膀去抵挡那血藤。

“啪”血藤毫不留情的抽在陈扬的肩膀上,雷羽护体虽然防御极强,可却无法抵挡这血藤。

陈扬只觉肩膀的骨头都裂了,旋即整个被那难以想象的力量抽的横飞出去,在连续撞断三棵树后,他的身体才碰的一声落地。

“噗嗤。”一股可怕的痛从肩膀传来,陈扬只觉体内气血剧烈翻滚,接着嗓子一甜,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刻,陈扬清晰的感应到,十品灵圣的实力又多恐怖,绝对不是他可以抵抗的。

“陈扬,我说过,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你的任何挣扎反抗,都是徒劳的。”血寂眼中露出浓浓的嘲讽,手上动作丝毫不慢,血藤在空中一阵扭转,再度卷向陈扬。

陈扬眼神冰冷,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的身形同时涨大,挡住了血藤的去路。而血藤虽然灵动,却也无法再度闪开,连续击在九天炎雷和山河印上,血藤威力在经过两次攻击后,立即变得无力起来。

“哼,血兽”血寂冷哼一声,血藤上那道血蟒的影子,这一刻竟是从血藤飞了出来,对着陈扬扑去。

瞳子望着那不断的放大的血蟒,陈扬也是心中一悸,这一招显然是他没有想到的。

眼见那血蟒要击中陈扬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从一旁响起:“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