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59章 嗜血咒印

第两百五十九章 嗜血咒印

一道无数冰粒构成的白影从夏清影身前激射而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着那血蟒击去,周围的空气都似凝固了一般,天地之间唯有这道冰影袭出。

“玄奥。”血寂震惊的失声道,血瞳中闪动着难以置信的光芒,那道冰影中,竟蕴含着玄奥的力量,玄奥,那是地圣以上的强者才能掌握的,而眼前这个小小的玄圣少女,居然领悟了玄奥之力。

冰影中蕴含着神奇的玄奥之力,那血蟒根本无法闪动,身形刹那就被冰冻,旋即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凶悍无比的血蟒,直接化成无数的粉末在空中飘散开来。

“噗!”然而施展出这一击后,夏清影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苍白,嘴中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显然这一击对她造成的消耗负荷极大。

“师姐。”躲过一劫后,陈扬身形一闪来到夏清影身边,连忙扶住她有些踉跄的娇躯,眼中露出无比怜惜和痛恨之色。

他怜惜的是夏清影为了救她,施展了完全不是她现在实力能够施展的圣术,她的圣力显然已经彻底透支了。痛恨的不仅是血寂,还有他自己,他深切的感觉到自己实力的不足。

若非他实力太弱,根本就无需夏清影这样救他,本应该是他保护夏清影,现在确让夏清影因他受累。

“小丫头,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就领悟了玄奥,这样可怕的天赋,即便我也感到了嫉妒。但可惜的是,以你的现在的实力施展这一击完全是勉强而为,现在你已经耗尽了力量。接下来,我要将你的小情郎杀死,然后再杀死你。”

血寂眼皮微跳,显然仍旧未从那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但语气却是越发阴冷,陈扬和夏清影展现出越强的天赋,就他让越想杀死他们,吞噬他们的鲜血。

可是血寂的话,却让陈扬心底杀意更浓,他眼中浮现血丝,恶狠狠的盯着血寂,寒声道:“你敢让我师姐受伤,你要付出代价!”

“可笑,我看你现在已经手段尽施了,你还拿什么来让我付出代价。”血寂脸上浮现讥笑 ,用一种猫戏老鼠般的目光看着陈扬。

“我陈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所拥有的东西并不多,其中最为珍惜,更是只有我身边的人。如今你竟然让我师姐受伤,哪怕是上天入地,甚至是付出生命,我也要让你受到惩罚。”此刻的陈扬,就如同一头被触犯了逆鳞的龙,脑海中燃烧着熊熊怒火,身上的杀意无比浓烈。

看到陈扬这样子,即便是血寂也不知为何,竟然没有来心头一寒,这让他也越发想杀死陈扬。

他眼中嗜血光芒一闪,左手在那血藤上飞快刻纹,血圣力更是疯狂注入其内,旋即血藤在空中血光暴盛,似隐隐有凶兽咆哮,刹那后带着恐怖的威势,狠狠的抽向陈扬。

空气撕裂之声猛地响起,那血藤所过之处,无可阻挡,仿佛空间都要为之退避三舍。

“九天炎雷,山河印。”眼瞳紧盯着那血藤,陈扬口中冷喝道,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纷纷对着那血藤袭去,但结果无一例外的被血藤抽飞。

抽飞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后,这血藤的威力也被削弱了近半,这时陈扬眼中疯狂之色大盛。

“雷羽护体。”陈扬的右手掌刹那布满了雷步,旋即他脚掌在地面一踏,竟是朝着那血藤直冲而去。

陈扬和血藤转瞬间就相遇,在血寂震惊的目光中,陈扬居然非但不闪避,反而伸手将血藤抓住。血藤上的力量何其恐怖,哪怕他右手上有雷羽护体,可是仍然在刹那就虎口裂开,血液直流。

但陈扬却强忍着痛苦,丝毫不松开,紧接着他使狠狠一扯血藤,接着这一扯之力,整个人冲天而起,骤然对着血寂冲去。

“你让我师姐受伤,你要付出代价。”血寂脑海中不禁回想起陈扬此前说过的话,他未料到,陈扬居然会如此疯狂。

瞬息间,陈扬就冲到了血寂身前,这是他第一次距离血寂的本体这么近,他面无表情,一拳悍然击出。

这一拳,蕴含了陈扬全部的意志,全部的杀机,全部的圣力,可谓是他此生以来最强大的一拳,这一拳,是为了夏清影发。

轰的一声,他身前的空气发出震耳欲聋的崩溃声,一股毁灭的能量,朝着周围陡然席卷出去,仿若涟漪般疯狂的散开。

空间,仿佛被陈扬破开了一个洞口,无尽的狂风雷霆,朝着里面爆涌而去。

面对这样一拳,哪怕血寂也无法镇定,他伸出左手立即伸出,挡向陈扬那一拳,可结果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发了出来,血寂左手上的血袍竟是爆裂成碎片,轰然四处飞散,身体也被震退了数米。而且看他周围的血浪,明显的暗淡了几分,这个十品灵圣,这一刻居然被陈扬击伤了。

“小混蛋,竟敢伤我。”血寂眼中露出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一个七品玄圣,居然让他这个十品灵圣受伤了,尤其刚才那一拳中蕴含的疯狂,连他都感到心悸。

“好,很好!以你这点实力,居然伤了我,哪怕是死了,你也足以让人震惊了。”血寂咬牙切齿道,脸上的杀机也是疯狂起来,他恨不得将陈扬立即碎尸万段了。

他血瞳内血光闪动,左手一晃,竟是取出了六颗长一尺血红色的钉子,盯着陈扬道:“这灭血钉,是我血族特有的宝物,有了它,哪怕你修为再高一个境界,也无济于事,现在,你是真的可以死了。”

血寂的声音充满了血腥阴森之气,随后他左手猛挥,那六颗血色钉子,立即激射而出,直奔陈扬袭来。

陈扬黑色的眼瞳剧烈收缩,他感应到,那六颗血色钉子中蕴含一股神秘的力量,竟然将他给锁定了,他根本无法闪避。

破风之声响起,这血钉的速度太过恐怖,陈扬这一次是真的无法避开,双肩、双腿和双手分别被这六颗血钉给钉中,狠狠的朝着地面落去。紧接着,这六颗钉子穿透陈扬的骨头,将他死死的钉在地上。

“这血钉中,含有我血族的嗜血咒印,桀桀,现在即便我不杀你,你也会被它们吞噬血液而亡,不过你这样潜力无穷的血液,被它们吞噬也太可惜了,还是由我来吞噬吧。”

陈扬被钉在地上后,根本就无法动弹了,血寂此刻丝毫不担心他还能反抗,对于血族的灭血钉之威,他极为清楚。

望着一幕,夏清影的脸色更为苍白,本来她圣力已经透支了,可此刻却是顾不了这些,看到陈扬被钉住,她感觉自己的心更痛,她尽力朝着陈扬奔去。

“小丫头,你来凑什么特闹,嘿嘿,放心吧,等着小混蛋的血被我吞噬了,马上就轮到你了。”血寂轻轻的挥了挥手,那血风立即就将夏清影给震飞了。

此刻他,距离陈扬越来越近,最终来到陈扬身体一米外,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一股恐怖的灵魂之力,从陈扬的体内轰然发出,紧接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青色麒麟自他身体内暴冲而出,悬浮在空中。

这青色麒麟身长三丈,浑身散发着惊天动地的威压,它一出现后,那六颗灭血钉,直接被逼得飞了出去。而且在这刹那间,周围山脉中所有的圣兽全部安静下来,连带空气都仿佛停止了流动。

血寂脸色骤然剧变,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扬体内,竟隐藏着这样恐怖的东西,虽然他也感觉到,这头麒麟的力量似乎极其虚弱,但是仅仅是那威压,他就生不起抵抗之心。

血寂想也不想,身体猛地倒退,他的速度,在这一刻可谓是达到了极致,但是仍然无法躲开那青色麒麟的攻击。

这青色麒麟,正是冥,这是它自跟随陈扬以来,第一次从青莲空间出来,尽管这一出来,它辛辛苦苦积累一年多的能量,就会完全耗尽,可它仍然出来了。因为它知道,这回它不出来,陈扬是真的会被杀死。

冥青眸中似乎冒着火焰,愤怒的盯着血寂,这个蝼蚁般的东西,居然想杀青莲传人,而且还让它一年的辛苦积累毁于一旦。

冥缓缓的抬起了右前爪,对着血寂逃走的方向轻轻一按,一股恐怖的毁灭力,轰然暴冲而出,周围的空气陡然扭曲起来,冥这一击,显然也蕴含了玄奥之力,而且比起夏清影的冰影强大得多。

施展这一击后,冥的眼神也黯淡下来,它如今的实力,也不过才恢复到灵圣,施展这一击后,的确是将它一年来积累的能量全部消耗一空。

“罢了罢了,我冥曾经连规则都是随意使劲,日月任我拿捏,现在施展个玄奥都要支持不住了。”冥的声音变得极为虚弱,身形再度化成一道青光回到陈扬体内。

“小丫头,这灭血钉虽然除去,但是嗜血咒印还在陈扬体内,破除嗜血咒印,唯有用血液。谨记,务必在三天内破去这咒印,否则陈扬危险。”冥虚弱无力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开来,旋即它就陷入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