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0章 滴血

第两百六十章 滴血

天空之中,血寂眼瞳露出浓浓的恐惧,身体化作一道血光,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天际逃遁而去,然而即便如此,他依然闪避不及。

电石火光之间,一股难以想象的毁灭之力,就破开了空间,降临到他身上。

血寂感觉到,仿佛周围的天地能量都在压迫他,他整个人都惨叫起来,周围的血浪在这毁灭力量笼罩下剧烈的颤抖,似乎随时都要崩溃。

血寂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身为十品灵圣,距离地圣仅有一品之隔,但正因如此,他才更清楚玄奥的恐怖。领悟了玄奥,跨过那一品之隔,那实力就等同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地圣强者,就如同是学会了奔跑的人,而灵圣,依然只是蹒跚学步的婴儿。

血寂感觉到,他体内的血液都猛地翻滚起来,一股可怕的痛,从身体深处发出。当然,最让他恐惧的,还不是这玄奥的力量,而是那头青色的麒麟,即便他察觉到那青色麒麟虚弱之极,可他仍旧不敢去反抗,在那青色麒麟身上,他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颤栗,就如同蝼蚁面对大象一般,哪怕是再虚弱的大象,只要不死,蝼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

压下内心的恐惧,血寂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逃离此地,他咬了咬牙,蓦地喝道:“给我爆”

刹那间,伴随了十多年的本命血藤,轰然爆炸开来,这本命血藤,可是堪比一件地品圣器,它爆炸开来,可想而知有多可怕,恐怖的爆炸能量若火山爆发般涌出,硬生生的将那玄奥力量冲出一道缝隙。

本命血藤被毁,血寂喷出大口鲜血,但双目中却是爆射出希望的光芒,对着那缝隙直冲而出。不过当他身体才冲出一半时,那玄奥力量也轰然爆开,将血寂一半身体给炸没了。

“啊”血寂嘴中发出更凄厉的惨叫,但是他却不敢回头,更不敢停留,身体疯狂的朝远处飞去,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血寂的逃离,那玄奥之力也渐渐消散,空中的血腥气息,越来越淡,周围的一切又复归平静。

陈扬身体已然躺在地上,目光无神的望着空中,如冥所言,那灭血钉虽然被逼飞,但是灭血钉内的嗜血咒印,却是留在了他体内。

六道黑色的血丝,从灭血钉所钉的六个部位钻出,沿着陈扬的血管,飞快的钻到他的心口,然后相互结成一个诡异的黑色咒印。

在这咒印形成的瞬间,陈扬感觉到,那咒印竟在不断的吞吸着他的血液,但是他却无法顾及这些了,那咒印不仅吸血,还能够压制和吞噬他的灵魂之力。

慢慢的,陈扬双眼不由自主的闭上,生机如同流水般,从他身上不断的流逝。

而在他的胸口部位,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里有一个黑色的六角咒印。

这一幕,落在了不远处的夏清影眼中,她感觉脑海轰的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痛从心中撕裂开来,她多么希望,此刻躺在那里的人是她。

她本就透支了圣力,后来又被血寂攻击了一次,虽然生命无恙,但却受了重伤。

但是此刻,她仿佛是忘记了自己的伤势,双目中只有陈扬,她摇晃着来到陈扬身边,感应到身上生机飞快流逝,心中更是有些悲绝。

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如同透明的晶莹玉珠般,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

从幼年开始就冷漠无比的她,在十岁以后更是从未哭泣过,可是此刻,泪珠却是抑制不住的流下。

“小丫头,这灭血钉虽然除去,但是嗜血咒印还在陈扬体内,破除嗜血咒印,唯有用血液。谨记,务必在三天内破去这咒印,否则陈扬危险。”

就在这时,她脑海中传来一个虚弱无比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她身躯猛地一颤,双眸则为之一亮,就如同有道亮光在绝望的黑暗中划过一般。

她明白,这声音无疑就是陈扬体内那头神奇的麒麟所发出,这麒麟既然会挽救陈扬,自然就不会害他。

夏清影贝齿咬了咬嘴唇,目中露出决然之色,只要有一丝希望能够救陈扬,她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尝试。

她目光落在陈扬胸口那个黑色的咒印上,此时那个咒印则不断的闪动着黑光与血光,而随着它每次闪动,陈扬脸色都会苍白一分,生机也变得更弱。

此刻若要带着陈扬去寻找别人拯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她双腿跪坐在陈扬身边,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食指,然后咬破指尖,将鲜血滴在那个咒印上。

血液滴落,立即就被那个咒印吸收,但是夏清影玉颜上却是浮现喜色,她发现,当这咒印吸收她的血液时,就会停止吸收陈扬的鲜血。

“师弟,师姐一定会让你苏醒过来。”知道用鲜血果然有效,夏清影内心更是坚定,不断的让鲜血滴入那咒印中。

残风萧索的轻吟,山岭间树梢摇曳,血液从夏清影指尖不断滴落,但是那咒印似乎对血液的吞噬永远不会满足一般,吸血的速度非但不慢,反而是越来越快。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在夏清影鲜血滴落中,夕阳朝着西方逐渐落去,胭脂般的霞光洒落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更是绝美无双。

夏清影眼中透着无比的执着,只要陈扬不苏醒,她就绝不会放弃,眼见滴血已经无法满足那咒印的需求了,她另一只手中冒出一丝圣力,凝结成一把极薄的冰刃,在食指上划出一道半寸长口子。

血液流的更快,而那咒印每次都会将血液完全吸收,丝毫不剩,上面的黑红光芒,也是越来越亮,越来越妖异。

血液不断的流走,夏清影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她看向陈扬的目光,却是越来越温柔。

她意识中,不禁浮现和陈扬从相遇、相识、相知到可共生死的一幅幅画面。

在罗氏香料铺中,她是第一次和陈扬相见,那时的他,刚从山村中走出,但却能制作出香料甚至是香水,而且即便面对她母亲的许琳,也丝毫不见胆怯。当时她对陈扬的看法,也不过是个胆子不小有点意思的少年……

而在后来,陈扬加入了玄玉宗,身为禁脉的他,忍受着周围许多同龄人的嘲讽,却是毫不气垒,依然坚持不懈的修炼,之后他竟是真的凭借努力打破禁脉的禁咒,修炼出了圣力……

闺房中,她为陈扬涂抹复肌补元乳,她表面虽然冷漠镇定,可内心却很是娇羞,尤其陈扬翻过身露出下身的下帐篷时……

在白云城大比中,陈扬竟是让所有人震惊的夺得冠军,可这时,她却是要离开陈扬,前往云袖派,在离去前,她将初吻给了他……

当在玄玉宗时,她无法理清自己对陈扬究竟是什么感觉,但到了云袖派时,她却是越来越清楚。修炼云袖派的功法,必须选择两条路,一是忘尘忘情,二是执情修炼,后者的修炼难度,是前者的十倍以上,可是她,无法也不愿忘记陈扬,她选择了后者……

在伏虎镇再度重逢时,她随着陈扬一起去陆家复仇,看着陈扬痛苦,看着陈扬发泄,她觉得自己的情绪也和陈扬一样,甚至恨不得能取代陈扬替他而痛……

无论是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只要还能伴随在师弟身边,那就是一种幸福吧……

月华清美,山峰周围的雾气似被月色洗净,附近的草木花石,看起来都那么的清晰动人。

已经过了大半天,夏清影没一刻停止用鲜血滴灌那个咒印,咒印更亮,更妖异……

月色下,她的玉颜越发的苍白,连嘴唇都没了血色,整个人,如同夜色中的一朵美丽的白兰,只是这白兰,却似在慢慢的走向凋谢。

她的血液越来越少,即便是圣者,也无法承受大量失血的后果,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换做常人恐怕已经昏迷,可她凭借内心那丝要救活陈扬的执念,却是支撑了下来。

而此刻,陈扬的灵魂,正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这个空间,不是青莲空间,而是一个陌生空间。

这陌生空间内六方皆是黑色的雾气,将他完全封困在其中,这些雾气中蕴含着恐怖的能量,他根本无法将之打破。

他的意识模模糊糊的,却是依然能够朦胧的感觉到,这个空间中那神秘的黑色雾气,正在吞噬他的血液和生机,而且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样下去,他绝对会走向死亡。

他想起了中灭血钉之前血寂说的的,灭血钉中蕴含嗜血咒印,那么这个陌生的空间,看来就是那个咒印空间了。

若是能将这咒印的能量吞噬了,修为绝对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吧?这个念头刚刚升起,陈扬的意识一阵自嘲,现在的越来越虚弱,这咒印却越来越强,刚才的想法不是是痴人说梦罢了。

我就要这样死去了?陈扬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我不能死,陆家没有杀死我,柳宁没有杀死我,九天炎雷没有杀死我,黄逍没有杀死我,周天行也没有杀死我……

师姐,小柔,她们还在等我,我怎么能死,陈扬使劲的让自己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