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2章 血殇爆发

第两百六十二章 血殇爆发

天空暮沉沉的,林间不时传来几声嘶哑的鸟叫,风凄凉的自山峰上刮过,带着一片影影绰绰的树丫摇摆起来。

陈扬的意识从黑暗中苏醒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深入灵魂的痛,如蚂蚁般啃噬着他的骨髓。这种痛,丝毫不逊于当年双亲亡故之痛,他只觉自己好不容易愈合的世界,再度崩塌。

两行血泪,滑落眼眶,顺着他的双颊流下,而他的眼瞳,如同被激怒的魔鬼般,透着诡异的黑红血光。

他神色木然的抬头,望向那个将他喝醒的人,那是一个中年美妇,容貌可谓明珠生晕,美玉莹光,她穿着一身浅蓝色的锦袍,眉宇间隐然一股书卷的清气,只是此刻她那圆澄的眸子,却散发着浓浓的悲怒之色。

而此刻这美妇凌空而立,周围的空气遇到她仿佛都在退避三舍,其修为当真是高深莫测。

“你是谁?”陈扬面无表情,口中发出如同乌鸦般沙哑刺耳的声音,这声音简直就不像是他的,可此刻他已经丝毫不在意了。

中年美妇脚步在虚空中轻轻一踏,身形蓦地就从远处消失,瞬息后出现在了陈扬身前,她没有回答陈扬的话,伸手朝夏清影额头上探去。

见着中年美妇竟然想要触碰夏清影,陈扬瞳子中血光暴盛,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杀意。

看到陈扬的反应,中年美妇皱了皱眉,但看向陈扬的眼神更是柔和,淡淡道:“也不枉影儿愿意这样为你付出,我是她的师父。”

陈扬不禁微愣,身上的杀意也收敛了不少,眼前这中年美妇,居然是夏清影的师父,旋即他心中就升起一丝希望,这美妇修为深不可测,或许有可能挽救夏清影的性命

中年美妇再度伸手探向夏清影的额头,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这让陈扬心猛地提了起来。

“虽然灵魂还没有彻底灭绝,但是生机已经消散,恐非人力可救。”中年美妇眼眶微红,语气充满悲凉。

陈扬心再度下沉,神色也有些萎靡起来,手指颤抖的抚过夏清影的脸庞,仿佛不相信,她就这样似花般凋谢了。

“你叫陈扬吧?我必须将影儿的身体带走,在我云袖派内,有一尊护魂棺,虽无法救得她性命,但却可以保住她的灵魂不完全散掉。”中年美妇看了眼陈扬,声音有些焦急。

听到中年美妇的话,陈扬不敢阻拦她,他很清楚,若继续让夏清影留在他身边,恐怕连最后一丝灵魂都保留不住。

中年美妇抱着夏清影的身躯,脚尖在地面轻点,倏地就腾空而起,当她身影即将消失时,却是在空中留下一句话:“护魂棺虽然也护住她的灵魂不散,但若超过十年,她的灵魂还在,可意识也会不复存在,切记。”

中年美妇心中不觉得陈扬会有什么办法,毕竟十年对普通人来说很长,可对圣者而言,却也只是弹指之间,陈扬现在连灵圣都不到,十年,若是资质差,那恐怕连地圣都达不到,即便资质强些,那也没可能突破地圣达到天圣境界,何况即便突破了,也未必能救得了夏清影。不过她察觉陈扬对夏清影的痴情,还是留下这样一段期限,让陈扬有新的压力和希望,不至于就这样永远消沉下去,毕竟他的性命是夏清影所救。

“十年么?”陈扬的目光果然一阵波动,眼神渐渐坚定起来,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血红之光已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黑色。

夜色一丝丝的从苍穹飘落,残风在山林间呼啸。

苍白的月牙孤零零的悬在空中,树色阴阴的,在月色笼罩下,远远望去,就恍若一团披着白纱的烟雾。

陈扬的身影,如同一只游魂野鬼,在山岭内慢慢的走着,他眼中的黑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森然诡异。他意识中的怨气越来越浓,血殇之力在不断的涌动,若是在往常,他必须竭力压制,可是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漠然的听之任之。

这时,也月牙之下,一道血浪破空而来,旋即化作一个血袍男子,目光阴鸷的盯着陈扬。

“陈扬,想不到你还没有死!”血袍男子神色动容,眼中透着浓浓的难以置信,嗜血诅咒的恐怖他极为清楚,可是在不久前,他却冥冥中有所感应,觉得陈扬的鲜血气息似乎没有灭绝。虽然心中有所猜测,可当他真正看到陈扬还活着,那种震撼还是难以形容的。

陈扬缓缓的抬头,当他看到血寂那张脸时,脑海轰然一震,血寂,他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这人和其身后的血族,就是导致夏清影凋谢的罪魁祸首。

刹那间,陈扬的意识中,一股黑色的诡异力量,如洪水般涌了出来,这黑色力量,正是血殇之力。血殇之力,随着其不断爆发,越往后威力越可怕,尤其是这一次,陈扬心中本就充满无尽的怨恨,因此这一次血殇之力的爆发,其恐怖程度前所未有。

陈扬的眼眸,瞬间就变得全黑,里面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丝丝黑色的雷弧在闪动,极端的邪异。

看到陈扬那双通黑的眼眸时,血寂心中咯噔一下,有着中不妙的感觉,不过看到那头青色麒麟并没有出现,他还是定了定神,他不认为时隔两天,陈扬就能击败他,毕竟两天前,陈扬在他手中还是任他戏耍,若非那青色麒麟出现,陈扬的鲜血已经被他吞噬了。

而且他之所以敢出现,是因为有了更大的依仗,他相信绝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陈扬那种冰冷的眼神,让血寂实在恼怒,虽然忌惮那青色麒麟,但是既然那青色麒麟没出现,他决定先给陈扬一个教训。

他右手在空中闪电般刻下数道血色圣纹,旋即对着陈扬一掌拍出,一个巨大的血色手掌,带着滚滚血雾,轰然袭出。

“血殇!”目光冰冷的望了眼那巨大的血色手掌,陈扬面无表情,声音如同寒潭气息般令人感觉一阵发冷。

一道手指粗细的黑色雷弧,从陈扬体内飞了出来,这黑色雷弧一出,一股无比阴森,寒冷的气息弥漫开来,周围的空气温度瞬间降低到寒冬之时一般。

这道血殇之雷,蕴含的能量也远超以往,若以往的血殇之雷,只是幼小的远古凶兽,那么此刻的血殇之雷,就是已经成长起来的远古凶兽。

血殇之雷一触及到那血色手掌,那血色手掌霎那就崩溃,化作无数道血点洒落空中,而血殇之雷,依旧余威不减,倏地洞穿空间,击在了血寂身上。

血寂眼中露出无尽的震骇,他简直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幕,虽然经过两天前的重创,他的实力已经大降,可是也有灵圣五品左右,但是现在竟连陈扬一击都抵挡不住。

那道黑色的雷弧,如同噩梦的一般袭了过来,他想要闪避,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血殇之雷击中,血寂身上的血浪仿佛瞬间就土崩瓦解,连片刻都抵挡不住,那恐怖的血殇雷力,狠狠的击在了血殇的身体上。

顷刻后,血寂就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浑身的血袍瞬息间化作灰烬,身体也如石头般朝着地面重重砸落。而即便如此,血寂还是无法化解血殇之雷的威力,他的身体被血殇之雷完全破坏,然后血殇之雷才从他头颅内飞出,倏地回到陈扬体内。

血寂,竟是被他一击秒杀!

“血族,还要躲藏么?”看也没看血寂的尸体一眼,陈扬抬起头,目光恍如穿透了空间,望向远处一片黑暗中,声音幽幽,却更似恶魔,令人不寒而栗。

随着陈扬声音在这片山脉中回荡开来,在山脉东北方向,一片血雾缓缓的弥漫而出,旋即一道血色身影,从血雾内漂浮而出,几个飘荡之间,就出现在陈扬上方。

这血色身影,气息比起未受伤时的血寂还要恐怖,显然是一名地圣强者。

“血寂这个废物,战斗了一番,连敌人的实力底细都没有摸清。”这血色身影,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冷冷的瞥了血寂的尸体一眼,然后血瞳阴恻恻的看向陈扬,“不过,这些年来,还真没什么人敢对我血族族人下手,凡是犯了这个忌讳的人,全部都得死。”

“血族族人,才是统统都该死。”陈扬黑色的眼眸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语气也始终是那样的冰冷幽幽,说出的话,就好像死神在给人宣判死刑一样。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让我血残来亲手结束你的性命。”血影中年脸色一沉,冷然喝道,虽然陈扬秒杀了血寂,但是他对此不以为意,在他眼中,血寂这样的灵圣,简直就是废材。只有成为地圣强者,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强者。

地圣之前的境界,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战斗,但是成为地圣之后,就可以借用大地的力量。

他也不再多说废话,眼中血光一阵闪动,伸出右手,下方顿时有磅礴的能量朝着他汇聚而来,正是大地的力量。大地之中,可谓蕴含了所有属性的能量,其中自然也包括血能,转瞬间,血残右手中就凝成一个血拳,散发着极其强大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