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3章 激战地圣

第两百六十三章 激战地圣

周遭血雾涌动,下一刹那,血残身影在空中一晃,倏地就从远处消失,化作一道血光在空中闪掠。

陈扬的眼瞳如亘古的黑夜般,幽黑冷静,手掌上黑色雷弧闪动,旋即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着左侧拍去。手掌拍出后,空气明显的凹陷了下去,旋即一个血色的拳头,就从手掌所拍方向伸出,与陈扬的手掌狠狠的轰击在一起。

“砰”阴森寒冷和血腥狂暴的两股能量,猛地相撞,可怕的能量波动骤然肆虐而出,附近的空气直接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纹。

血残脸色大变,在拳头刚接触到陈扬那黑色的雷弧时,他就感应到一丝蕴含恐怖毁灭性的阴寒雷丝透过他拳头表面的血系能量层,朝着他皮肤内钻了进来。

震惊之下,血残的身形立即暴退,与此同时,他疯狂的运转起圣力朝着那可怕的森寒雷丝涌去,欲将它们逼出。可是随后他却是更为骇然,他发现,那森寒雷丝极为的诡异,竟能破坏他的血圣力,幸亏是他地圣强者,体内圣力极为磅礴,而且还能借用大地之力,凭借大量能量的冲击,耗费不小功夫才将那缕雷丝逼出,若换做灵圣的话,这一击就足以要了性命。

这让血残不禁凝重起来,这个陈扬,虽然修为不高,但却能掌握如此恐怖的东西,实在让人吃惊。

陈扬的身形也被血残那一拳击得倒退数米,双脚在地上带出两道长长的深沟,血殇之雷威力的确恐怖,但是他本身的修为却不强,那澎湃的能量波动,给他造成的压力极大。

不过他神色却是没有定点的变化,在体内血殇之雷彻底爆发出来后,他的意识就进入一种完全冷酷的状态,心中只有漠然和杀戮。

“小子,果然有些诡异,不过你若以为这样,就能与地圣强者抗衡,未免也太天真了。”

血残血瞳中杀意闪动,嗜血的看着陈扬,若之前,他只是为血族荣誉来击杀陈扬,那么此刻,他对陈扬的鲜血也动心了。

“若能吞噬这陈扬的血液,说不定我就可以得到那神秘的黑色雷弧。”血残虽然不知这黑色雷弧是什么,但刚才的交手让他了解到这黑色雷弧的恐怖,这让他对血殇之雷起了贪念。

“血殇”陈扬并未理会血残的话,冷漠的伸出右手,对着血残一指点去,一道黑色雷弧倏地破空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血残。

瞧着陈扬居然主动攻击自己,血残脸庞一阵抽搐,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避开血殇之雷的攻击。与此同时,他手中飞快的刻画出一道道奇异的血色圣纹,旋即一掌对着陈扬推去。

方圆百丈的大地之力,疯狂的朝着他手掌中汇聚而去,须臾间就凝聚成一个房屋般大小的血色巨爪,然后带着滚滚血气,轰然对着陈扬抓去。

望着那抓来的恐怖血爪,陈扬连手都没有动,之前那道袭出的血殇之雷,竟是在空中一阵旋转飞了回来,从侧旁击向那血爪。

这道血殇之雷,只有手指粗细,在那巨大的血爪面前,完全可以忽略不见,然而当它击中巨大血爪时,那血爪却是猛地一震,紧接着上面就出现无数道裂纹,最终与血殇之雷一起轰的炸成粉碎。

这血色巨爪,里面可以说是蕴含了一定的玄奥力量,然后这玄奥之力,在血殇之雷面前却似乎根本发挥不出作用。血殇之雷,象征着极致的毁灭,玄奥的力量,对它没有丝毫限制作用。

看到自己施展的强大圣术,在这诡异的黑色雷弧面前,居然不堪一击,血残脸上不禁一阵涨红,他明白,这并未是那黑色雷弧蕴含的能量比他的圣术强,而是那黑色雷弧根本无视玄奥。

若说他掌控的能量是江河,那陈扬的能量只是算是一根细针,在江河之水面前,那根细针完全可以忽略,但是江河之水虽然澎湃,可就是无法摧毁这一根细针。

“我就不信,一个连灵圣都不到的玄圣,真还能与我堂堂地圣抗衡”

血残眼中露出疯狂之色,他右手的血色袖袍剧烈的鼓胀起来,瞬息后一根半尺粗的血藤,从他袖袍内猛地激射而出。

“血诛”随着血残森冷的声音传出,血藤在空中若血蛟般一阵扭动,旋即带着呼啸之声,朝着陈扬狠狠的抽去。

当天血寂也施展过血诛这一圣术,但是血残施展的血诛,威力比其血寂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周围的天地能量,皆被这血藤给带动起来,山峰掀起了一场狂烈的风暴,沙石飞走,树木晃动,令人触目心惊。

陈扬面无表情,蓦然平伸出右手,只见他右手五指上齐齐冒出五道血殇之雷,旋即他手掌一握,那五道血殇之雷,顿时融合一道,倏地对着那血藤袭去。

血殇之雷的速度快到极致,刹那就穿梭数十丈的空间,击在这血藤的末端。

这血藤的力量何其恐怖,足以将山峰击穿,然而却无法将血殇之雷击溃,血殇之雷若跗骨之蛆般缠绕在血藤上面,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沿着血藤朝着上方窜去。

血残眼瞳猛地一阵收缩,尽管他已经过高的预料这黑色雷弧的威力,可现在他发现,他还是远远小看了。这道黑色雷弧,显然比之前还要恐怖,血残不敢想象若是沾染上它,他自己将会有什么后果。

“爆”血残脸上浮现狠辣之色,将那一半沾染血殇之雷的血藤果断引爆。

血藤连带着血殇之雷一起轰然爆炸开来,一股难以想象毁灭能量刹那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下方一些树木岩石被这毁灭能量扫中,在瞬间就化为齑粉。

随着血殇之雷不断的使用,其威力也越来越可怕,而陈扬的意识中,那暴戾的杀戮之气也越发的浓郁,近乎充斥了他一般的脑海。若是这样持续下去,杀戮之气迟早会将他的脑海全部沾满,可是现在,陈扬恨不得将血族全部灭杀,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更疯狂的引动血殇之雷。

血残脸庞一片苍白,血藤那近乎是每个血族成员的本源圣器,如今一半的血藤爆炸,他身心也遭受到不轻的创伤。

“这诡异的黑色雷弧,太过可怕,哪怕我是地圣,也无法克制它,此物非我能阻”尽管受了伤,但血残对血殇之雷,却是越发的忌惮甚至是畏惧,他明白,只要这血殇之雷在,他非但奈何不了陈扬,拖下去恐怕还会生出变故。

在血族中,弱肉强食的法则极为严重,血残能在血族中成长下来,并且修炼到地圣境界,那绝非常人。做出判断后,他没有再做迟疑,将愤恨压在心中,旋即身形在空中一晃,倏地化作一道血光朝着远处遁去。

一名地圣,竟被灵圣不到的陈扬给击退了,若别人在此的话,定会受到无与伦比的冲击。

可是陈扬表情依然古井无波,黑色的眼眸冷漠的望着那道逃窜的血光,心中唯有残酷和杀戮。

“你逃不掉。”陈扬口中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他眼睛变得更为深黑,旋即右手对着空中一张,毁灭的气息立即从掌心中狂涌出来。

一道更为恐怖的黑色血殇之雷,自陈扬掌心内激射而出,霎那撕裂空气阻碍,对着血残狠狠的击去。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恐怖气息,血残的眼中情不自禁的浮现恐惧之色,之前的血殇之雷他都难以接下,更不用说这威力大增的血殇之雷。

而且他也感觉到,随着陈扬不断的施展血殇之雷,此雷的威力也越来越强,他无法想象若持续下来,陈扬会变得多恐怖。

危机之刻,他从须弥戒中取出一件血色的圆环,这血色圆环上散发着磅礴的能量波动,显然是一名地品圣器。这样一件地品圣器,平时是可以用来杀敌制胜的,可现在血残根本不敢有这个念头。

“给我爆”他将这血色圆环朝着后方一抛,接着竟是直接将它引爆,自爆一件地品圣器,血残的狠辣和果断,也着实让人心惊。

“轰隆”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天地,狂暴的爆炸能量对着血殇之雷铺天盖地的涌去,这能量之恐怖,即便地圣强者也会为之重创。然而当这恐怖能量击中血殇之雷时,血殇之雷就那滔滔洪水中的游鱼,灵巧的钻了出去,尽管这恐怖能量的确将血殇之雷的威力削弱了不少,可血殇之雷依旧带着极为恐怖的毁灭力,对着血残袭去。

血残的脸色登时惨白起来,心中涌现一股前所有为的死亡阴影,危急之下,他猛地望向天空一片阴云,凄厉的大声咆哮道:“血姬,你还不出手”

随着血残声音传出,一片血光从那阴云从飞出,旋即化作一道血簪,对着血殇之雷击去。

望着那血簪,陈扬面色更为残酷,看来着血族还有人隐藏着,他眼中杀意更浓,血族,都该死,谁也阻拦不了,紧接着,血殇之雷一分为二,一道迎向那血簪,另一道则继续击向血残。

——————

唠嗑几句吧,下周没有推荐,汗,原因很简单,订阅不给力,这一周的订阅除了星期三比较过得去,其他几天都很低。

当然,这其中我自己的原因比较大,可能情节大家不是很满意,所以没有订阅。但不管如何,新的一周,还是希望大家多多订阅,这关系到本书下周有没有推荐。而且如大家所见,**要来了,内容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