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4章 千里追杀(上)

叱神

血腥,狂暴。

血殇之雷与那血簪在空中轰然撞击在一起,滔天的黑光和血光猛烈爆发开来,一圈圈的黑红能量涟漪,朝四周急速扩散而出,似将空间硬生生的切割了开来。

陈扬看也不看那血簪一眼,目光只是冷冷的盯着血残,血殇之下,唯有杀戮,血残已经被他锁定为击杀目标,那绝对是不死不休

一丝丝细小的黑色雷弧,竟是从他那漆黑的眼眸中窜出,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另外一道血殇之雷汇聚而去,那道血殇之雷,威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大。

感应到身后那急速逼近的毁灭能量,血残脸色越来越惨白,心脏骇然的怦怦直跳。他疯狂的运转起体内的圣力,对着身后狂涌而出,想要阻挡血殇之雷的攻击,然而所有的阻拦都无法止住血殇之雷。

“血姬”血残的声音变得越发的凄厉,在来这之前,他根本没有将陈扬这样一个小小的玄圣放在眼里,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会遭遇到生死危机。

“哼”在血残凄厉的大喊后,一个冷哼声从那阴云后传出,紧接着,那阴云后骤然爆发出一阵恐怖的血光,刹那就将那阴云给吞没。

漫天的血光中,一个女子从中踏了出来,她身着一袭半透明的红色纱衣,修长白皙的玉颈下,一片凝脂白玉般的半遮半掩着,纤纤水蛇腰下,一双完美匀称的秀腿**着,浑身上下,无不透着诱人的妖娆气息。她的眼瞳中透着淡淡的血色,却并不恐怖,反而透着一股妖异的媚意,她小嘴微张,红唇轻翘,更是让人欲一亲芳泽。

然而这样的绝色美女,却无法让陈扬眼瞳有丁点波动,他仅仅只是淡漠的瞥了那绝色美女一眼,然后便控制着血殇之雷,加速对着血残袭去。

“啊”血殇之雷,蓦地射入了血残身体周围的血浪中,他立即就发出一声惨叫。在血殇之雷袭入后,他感觉到体内的血圣力根本就无法阻止此雷,血殇之雷那恐怖的毁灭力,立即在他体内爆发扎来。顷刻后,血殇之雷化成了无数道细如发丝的雷丝,在血浪中窜动起来,很快就有不少的黑色的雷丝落在了他双脚上。

血残眼中的恐惧已经无以复加了,他的双脚在血殇之雷的破坏下,转瞬间就化成灰烬,紧接着,那血殇之雷便沿着他的小腿朝着上方弥漫而去。

血残双眼猩红,狠狠的咬了咬牙,旋即竟是将双腿直接给自爆,切断了血殇之雷上沿的途径,而他自己则借着这自爆之力,施展血族的血遁之法,疯狂的朝着远处疾窜而去。

看到血残这般狠辣果断,陈扬眼瞳中黑光越来越邪异,黑色的血殇之雷从开始他眼中乃至眉心处朝外窜出,旋即这些雷弧不断的加入对血残的雷弧追杀大军中去。

而那空中的血族妖媚女子,见陈扬竟然无视她的存在,还当着她的面追杀血族族人,她眼中也爆射出浓烈的杀机。她和血残虽然都是地圣,但血残只是一品地圣,而她却是五品地圣,两者间的实力差距堪称云泥之别。

她右手在眉心一点,眉心处立即闪出一道血光,这道血光倏地就爆射而出,旋即就化成一头血色的巨凤,携带着强大的威势,朝着血殇之雷扑去。而这血色巨凤威力也当真是无比惊人,在它拦截下,那血殇之雷竟然被挡住了。

血姬的强力援手让血残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惊喜,虽然他的双腿被废,但是对于血族人来说,只要没有彻底死掉,而且有足够的鲜血,一切都迟早可以恢复。

察觉到空中那一幕,陈扬脸上如同恶魔般浮现凶恶之色,冷厉的盯了血姬一眼。而他脑海中,那血殇之力中蕴含的杀戮暴戾意志,竟然占据了一大半的范围。

“吼”下一刻,陈扬仿佛恶魔被激怒似地,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怒吼,这一道怒吼声,瞬间就冲入九霄,天上的云层气流,地上的树木生灵,皆为之颤动起来。

方圆万米内的山脉,除却那道回荡的巨吼声外,刹那全部陷入一片寂静之中,所有的圣兽,都被这恐怖的吼声给震慑住了。

而随着这吼声传出,陈扬身上轰然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恐怖能量,那能量中充斥着怨恨、杀戮、邪恶、暴戾、阴森和凶煞等等极端负面的气息。

陈扬的眼瞳中,正面的情绪在这一刻也彻底的泯灭了,之前他的目光只是冰冷无情,而现在却是无尽的暴戾和凶煞,那眼中的黑色,也不再是毫无波动,而是不断的散发着阴寒的杀意。

在这之前,陈扬的意识一直居于主导地位,是他控制着血殇之雷,然而随着血殇之雷的使用越来越多,他的意识,终于被血殇之雷中的邪恶意志给控制了。

现在的陈扬,不再是陈扬,而是一个真正的杀戮恶魔化身。

黑色血殇之雷,再不是像之前那样慢慢的释放,而是宛若火山爆发般,从陈扬的身体中狂涌而出。

眼瞳、眉心、头发、手臂和胸膛等各个部位,黑色的血殇之雷,都在涌出,然后疯狂的朝着空中激射而出。

血殇之雷的威力突然间就得到蜕变,那血凤再也拦不住它,它直接就从血凤身体中透体而过,然后顷刻追上血残,将血残整个身躯彻底笼罩在其中。

在密密麻麻的血殇之雷包裹下,血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无比骇然凄惨的尖叫,然后身体就彻底的化成灰烬,最终连灰烬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一名地圣,被陈扬当场活生生的斩杀,不过这一切他都无法意识到了,他的行为完全是在血殇之雷控制之下,故而与其说是陈扬杀死血残,不如说是血殇之雷杀死的。

眼睁睁的看着血残被那诡异的黑色雷弧包裹,然后整个身躯都被毁灭了,血姬的脸上也变得极为难看。

她目光冰冷的望向陈扬,柳眉皱了起来,此时陈扬的状态实在是怪异,极其类似于一些修炼邪异功法结果被功法控制的人。

不过她虽然对此极为凝重,却并不会有丝毫畏惧,她自幼就经历无数次的血腥杀戮,所遇的奇异遭遇不知多少。

“血残在我眼前被杀,这让我回去很不好交代,因此,我也只能拿走你的头颅了。”血姬白皙的手臂中流出一道道的鲜红血液,那些血液不断的蠕动着,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血雨”血姬手指对着陈扬一指,手臂上那些血液顿时飞入空中,旋即化作密密麻麻的血色雨滴,对着陈扬铺天盖地的袭去。

望着那些袭来的血滴,陈扬脸上冷酷之色更浓,紧接着他体外那无数的黑色雷弧轰然飞出,竟然直接朝着那些血雨袭去。

“噼里啪啦……”漫天的血雨落下,黑色的雷弧更是遮天蔽月般和那些血雨强硬的轰击在一起,眨眼之间,所有的血雨,被那些黑色的血殇之雷清扫一空。

血姬眼角情不自禁的跳了跳,若是寻常有人告诉她,一个玄圣可以抗衡地圣,她定会呲之以鼻,当成天大的笑话,可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却是真的发生了,而且当事人还是她自己。

当然,此刻的陈扬虽然修为仍旧玄圣巅峰,可是已经不能用寻常的角度去看了,他身上的血殇之雷,足以忽视境界的差距。

“此人必杀,否则说不定还真会对我血族造成不小的麻烦。”比起恼怒和尴尬来说,血姬心中更多的杀机。她右手猛地一抖,旋即一道血藤自她袖子中飞了出来。

“嗤”这道血藤,刹那就刺穿了空间,笔直的对着陈扬的咽喉袭去。

漆黑的眼瞳凝视着那袭来的血藤,陈扬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的讥讽,紧接着,他背后的血殇之雷疯狂的扭动起来,旋即竟是凝聚成了一双黑色的雷翼。

黑色的血殇雷翼轻轻一扇,陈扬的身体顿时闪电般腾空而出,倏地就避开了那血藤的攻击。

瞧着陈扬身后的雷翼,血姬面色再变,刚才她对陈扬可以说有着绝对的优势,因为她可以飞行,而陈扬只能在地上,可是现在,这个优势彻底被陈扬打破了。

她不敢分心和怠慢,连忙控制着血藤,以奇快无比的速度,狠狠的抽向陈扬。

而陈扬在腾空后,也不再去闪避那血藤的攻击,他伸出右手,磅礴的血殇之雷,朝着他右手疯狂的汇聚而出,瞬息就凝结成了一把完全由血殇之雷构成的黑色长枪。

他举着这黑色长枪,对着那抽来的血藤猛地就横扫过去,刹那就与血藤碰的撞击在一起。

恐怖的能量波化成无数道血色和黑色光波朝四周狂暴的席卷出去,而黑色长枪击在血藤上,立即就挡住了血藤,甚至还占了一定的上风。

感觉自己的手臂微微有些发麻,血姬眼神也不由流露出一丝忌惮,若陈扬仅仅只是玄圣,一百个也不够她杀的,但那黑色的雷弧实在太诡异了。

“看来只能用我血族秘术了。”血姬双眸死死的盯着陈扬,然后从口中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血崩”

她的话音一落下,一股莫名的无形力量就将陈扬笼罩,顷刻后,陈扬体内的血液,竟是不受控制的翻滚起来,片刻后,就有血液在血管中横冲直撞,似要将陈扬的身体给涨破。

面对这样的突然变化,陈扬嘴角那邪恶的意味更浓,紧接着血殇之雷就在他全身的血液中流转一圈,那无形的力量立即就被清除得一干二净,他的血液也瞬息平静了下来。

察觉到血崩秘术竟然失败了,血姬眼中也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就在三个月前,她可是凭着这秘术重创了一名地圣巅峰强者,可现在这秘术对陈扬竟是没有丝毫作用。

陈扬没有在意血姬的惊讶,他背后双翼微微一展,整个立即在空中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朝着血姬飞袭而去。

“这黑色雷弧的诡异,的确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呐。”血姬脸色阴沉下来,可仍然没有畏惧,随后她身上血光再度一阵涌动,接着无数道血剑从她身上朝着外面激射出去。

“嘭嘭嘭……”这些血剑袭出后,很快就在血姬身边两米外引发一连窜的响声,陈扬的身影被迫从那显现出来,运用血殇之雷将那些血剑纷纷击溃。他现在虽然强大得诡异,但也并非无敌,若是遭到太严重的创伤,同样会死,若陈扬彻底死去,那些血殇之雷也会没了用武之地,最终将渐渐消散。

看到现身出来的陈扬,血姬脸上露出狠辣恶毒的光芒,右手猛地一挥,那血藤顿时带着呼啸的破风之声,对着陈扬的头颅抽取,一旦抽中,陈扬的头颅绝对会在瞬间粉碎。

陈扬眼中射出两道凶戾的光芒,他的反应快到极点,手中黑色长枪立即格挡出去,将那血藤的攻击挡住。紧接着,陈扬骤然伸出左手,将那血藤一把抓住,事实上,他的手掌并未触及血藤,抓住血藤的是血殇之雷,否则哪怕陈扬躯体堪比灵器,也绝对会被这血藤给刹那崩碎。

随后陈扬怨恨阴森的望向血姬,眼眸中倏地射出两道血殇之雷,毫不留情的对着血姬袭去。

血藤是血族成员的本源圣器,若是放弃,起码要损失三成的实力,血姬也自然不可能松掉血藤闪避血殇之雷的攻击,因此她只能硬挡。

“大血盾术。”随着血姬厉声一喝,她体内的血圣力和周围方圆千米内的能量都是急剧汇聚起来,瞬息后化成了一面刻着无数道神秘血纹的盾牌。

大血盾术,是血姬所掌握的最强大的圣术,品阶达到地品顶阶,单论防御而言,甚至比起一些天品初阶圣术都弱不了多少。不过施展此术的缺点就是,消耗的圣力太大,血姬的脸色立即就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体内血圣力立即就没了一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