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5章 千里追杀(下)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六十五章 千里追杀(下)

一面血色的盾牌悬浮在血姬身前,它浑身布满密密麻麻的血纹,散发着恐怖的能量波动,周围的空气都泛着淡淡的血色涟漪。

“噼啪”下一刹那,血殇之雷穿空而出,狠狠的击在这血色盾牌上,一股无比恐怖的毁灭里爆发出来,猛地将那血盾击得出现无数道裂纹,最终轰的崩溃。

尽管血盾挡住了血殇之雷片刻,然而那可怕的力道,仍旧将血姬的身体震得直接倒飞出去,随着她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一道殷红的鲜血也是从她口中喷了出来,在空中化作一片血雾飞洒开来。

血姬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骇然,那血殇之雷实在太过恐怖,竟连大血盾术都无法抵挡,她心头第一次对陈扬升起了淡淡的畏惧。

望着被击飞的血姬,陈扬黑色的眼瞳中没有半分怜悯,反而闪动各种邪恶暴戾的光芒,他背后的血殇之翼微微一振,整个人倏地化作一道黑光,转瞬间出现在血姬身前。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森寒,手掌对着血姬一张,五道黑色血殇之雷冒了出来,旋即在他的掌心融合成一道雷霆。

望着近在眼前的陈扬,血姬内心也是涌现一阵寒意,在修为上,她比陈扬高了两个境界,然而却是被陈扬打得如此狼狈,主要就是那血殇之雷太过恐怖,完全是为毁灭而存在的。

不过她虽然暗暗心寒,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体内的血圣力疯狂运转,化作血浪对着陈扬暴冲而出。

陈扬冰冷的望着那滔天的血浪,手掌一挥,那道血殇之雷顿时向那汹涌的血浪激射而去。

嘶嘶嘶嘶……尖锐的雷鸣声从那血浪中响起,血殇之雷势如破竹般穿透那滚滚血浪,最终击

在血姬体外的红衣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响彻开来,紧接着,血姬的身影就如同陨石般从空中疾速的坠落下来,直接撞入了下方的山林之中。

“嗯?”陈扬发出一道仿佛不属于他的声音,这声音残渣着各种邪恶的味道,恍若恶魔之声。

他此时注意到看,刚才那血殇之雷,居然没有将血姬击杀,因为血姬身体外面那件红衣,居然是件防御力极强的圣器。

他身形微晃,身影若幽灵般倏地从原处消失,瞬息后就出现在血姬坠落之处的山林之上,冷漠的俯瞰着那林间一个红色的妖娆身影。

陈扬眼神森寒,此时他意识中唯有杀戮,尤其是被他锁定的目标,更是他必杀对象,此刻这血姬,无疑就是他必杀之人。

他伸手对着血姬一指,一道血殇之雷便是从他指尖激射而出,转瞬间就射入那密林中,对着血姬狠狠的袭击过去。

血姬此刻脸色惨白,嘴角溢出一抹鲜血,浑身透着一片血迹,气息也是极为虚弱。看着那袭来的黑色雷弧,她怨毒的盯了陈扬一样,然后对着眉心一点。

“血遁”刹那间,血姬身上爆发出一阵浓烈的血光,旋即她整个人也化成一道血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着西南方飞射而去。

“这血族,保命之术倒还真是多呐”望着血姬逃走的血光,陈扬脸庞上浮现狰狞之色,旋即他背后双翼一振,身形顿时成了一片黑色的残影,若鬼魅般对着血姬逃遁的方向追去。

血姬拼命的逃遁着,眼中仍然充斥着浓浓的怨恨恶毒之色,血遁之术是血族最大的秘法之一,可以将血族族人的速度发挥到极致,但是这代价是极大的。血遁之术,完全是以爆发体内血液为代价飞行,速度固然快,可对血液的消耗也是极大。血液,是血族族人的实力来源,血液消耗的越多,实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弱,若是伤及本源,那更有可能难以恢复,所以若非到了生死攸关的绝境,任何血族族人都不会轻易施展此术。

她这一生以来,除了这次之外,也只施展过一次血遁,那一次她外出历练,被一个小家族的人给围困了,最终不得不施展血遁逃走。等到她实力提升到足够程度时,她再次来到那个小家族,将那个家族全家上下七百多人全部杀死,其中资质好的,血液被她吞噬,剩下的人血液则统统放干而亡。

而现在,她对陈扬怨恨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那个小家族,她暗暗决定,若是逃过此劫,一定要给陈扬施以最残酷的报复。她要把陈扬的底细全部探查清楚,然后将他的亲人、师门和朋友等凡是和他有关的人全部杀死,让他痛不欲生。

施展血遁后,她的速度的确快到了极致,仅仅数个呼吸,她竟已飞出数十里,可这时,她心头却是忽然一凛,忍不住回头一看。这一看之下,她眼中立即闪过一丝恐惧,她发现,陈扬竟然还没有放弃追杀她,仍旧在后面追赶着。

“这个恶魔”血姬恨得咬牙切齿,更是不敢有半分的停留,全力施展血遁,拼命的朝西南方向逃窜。

天空阴沉,长在山脉外的荒野之中,一个佣兵小队正在围杀一头豹形的元品圣兽,忽然间,他们感觉到空中传来一阵刺耳的破风声,与此同时还带来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

这佣兵小队的成员都忍不住抬头看向空中,只见一道血光从上方划空而过,速度快到他们肉眼都难以反应过来,眨眼间就消失了。

“快,不要分心,这山豹已经受了重创,加把力就可以杀死它。”佣兵小队队长最先回过神来来,大声喊道。

可是他话音还未落下,又一股更为恐怖的气息传来,暴戾、怨恨和凶煞等等充满杀戮意味的气息从空中铺天盖地的压下,所有人都感觉毛骨悚然,心头一阵发寒。紧接着,一道黑影从空中闪过,也是须臾间就消失不见。

尽管那一红一黑两影子只是转瞬消失,可却在众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那样恐怖的气息,他们一生都没有遇到过。

“队长,那,那是什么?”一名佣兵脸色发白,声音颤抖道,不仅是他恐惧,他身边的其他佣兵,也是身体隐隐哆嗦,至于那山豹,已经不用他们攻击了,自己就瘫倒在地上了。

那队长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可是他实力更强,经历也更丰富,明白若是小队的队员们渡不过这心理阴影,修为就会终生止步在目前的境界了。

他强忍住内心的骇然,咽了口唾沫,道:“那是圣者,和你我一样的圣者,不同的是,他们是真正的强者”

“圣者?”听到队长的话,众佣兵内心情绪终于缓和了一些。

“他们的气息如此邪异恐怖,一是他们修炼的功法很邪恶,二是他们的实力极强,若我们实力能达到他们那种境界,也就无需怕他们了。”队长激励道,他尽力将这一次的打击,化成众人修炼的动力。当然,他的办法并非对每个人都有效,但至少能挽救一些心志较强的佣兵。

但是连队长都没有注意到,在众人中,有一名十三岁左右的少年佣兵,身躯也同样颤抖,可是他的眼神中露出的却不是恐惧,而是灼热和激动。

“我风生,终有一天,也必会成为那样的强者。”这一天,这个少年在心中立下了一个誓言,同时,他也将那两道气息都铭记在脑海中,尤其是后面那道充满邪恶杀戮的气息。

在血姬和陈扬一逃一追的过程中,不少地方发生了同样的场景,这一场追杀,在经过人口相传后,最终更是轰动了大半个青州。当然,当事的两个人对于这些丝毫不知,血姬只顾得拼命飞逃,而陈扬则怀着不死不休之心,定要追杀到血姬。

两人从长在山脉中出来,然后飞过一片荒野,再经过了几个城镇,数条河流,整整横跨了两千多里。

血姬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断的施展血遁,她已经过多的消耗了鲜血。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必会伤及本源。”血姬面庞上露出焦虑之色,一旦伤及本源,那就真正的无法恢复了。正在这时,她双眸一亮,只见在前方,矗立着一座庞大的城池,城门口“北风城”三个大字赫然醒目。

“终于到了”血姬内心松了口气,她之前一直朝着这个方向逃遁,就是要逃入北风城中。血族,在经过无数年的传承,早已在人类的城市中设置了不少的据点,在白云城中的陆家就是,而这北风城内的罗家,也是。

“北风城。”陈扬眉尖微挑,眼眸中黑光闪动,他没想到,这血姬会逃到北风城来,不过他可没有丝毫顾忌,在血姬飞入北风城,他毫不迟疑的跟着飞了进去。

两人突然飞入北风城,顿时在北风城内引发了掀起了轩然大,在北风城这种二流城市,地圣强者虽然有,可是极其少见,只有那几大最强家族的家主和隐藏的强者才能拥有这等实力,而这种,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

因此此刻众人忽然看到两个人从上空飞了进来,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

血姬以极快的看也不看下方那些人一眼,直接朝着罗家飞去,对着罗家众人大声喊道:“给我拦住后面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