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6章 八方云动

第两百六十六章 八方云动

楚青城黄家。

一个身穿紫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厅首位,他双目锐利,浑身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气息,哪怕是地圣强者,在他面前也不敢轻易吭声。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黄家家主黄啸天,他从外貌上看起来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实际上真实年纪已经上百了,他能保持如此年轻的外表,完全是圣力深厚的缘故。

此时黄啸天眼神中明显含着怒意,在数天前,他得到了一个消息,他的嫡孙黄逍,竟然死在了长在山脉之中。据逃回来的黄家弟子说,黄逍以及莫家等数大势力弟子在长在山脉中发现了洞宫派遗迹,但在探索遗迹时,却被一个名为陈扬的少年偷袭杀死。

尽管对黄逍发现洞宫遗迹而不上报感到有些恼怒,但现在黄逍已经死了,黄啸天更怒的自然就是那个陈扬了。黄逍在黄家不仅身份极高,本身的天赋也不弱,否则也无法再二十岁出头就修炼到玄圣八品,可现在,这陈扬竟是将黄逍杀死,黄啸天恨不得将陈扬立即抓来折磨致死。

“爹,这个叫陈扬的小杂碎,竟敢杀死逍儿,您一定要下令将其抓来,我要把他抽筋扒皮,让他生不如死”大厅左下方,一名相貌与黄啸天颇为相似的男子一脸的怨毒,双眸中布满血丝,狞声说道。这男子则是黄逍的父亲,黄啸天的长子黄胜文,他虽然儿子不少,但黄逍是让他最为满意的一个。而且黄逍出世时,他已经五十岁,可谓老来得子,对黄逍一直极其溺爱,如今黄逍被陈扬所杀,他对陈扬的怨恨之深不言而喻。

黄逍的母亲神情憔悴,眼中含泪,此刻也尖声叫道:“这个陈扬杀死我儿,岂能让他一死了之,他百条命也抵不上我儿一条,去查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家人,统统都杀死。”

大厅中不仅有黄胜文夫妇,黄家其他重要成员也在这里,看到黄胜文两夫妇的表现,他们虽然暗暗摇头,但也没有多说话。对于陈扬,他们也是心怀强烈杀意的,不仅仅是因为陈扬杀死了黄逍,更重要的是,陈扬最后夺走了洞宫遗迹的至宝,一个三千年前宗派的镇派至宝,其价值绝对难以想象。

“这个陈扬,必杀,否则无以立我黄家之威。”

“不错,若不杀他,今后我黄家弟子外出历练,岂不是处处要担心别人的暗算,必须杀死此人来形成震慑。”

“那洞宫遗迹至宝也在这陈扬身上,若能得到这至宝,我黄家实力必然再度大增。”

听到大厅内众人的议论,黄啸天摆了摆手,众人顿时安静下来,身为黄家家主,他拥有极高的威严,那些闭关的太上长老不在,他的实力就是黄家最高的。

黄啸天虽然也心中愤怒,但并不会因此失去理智,他目光如炬般落在大厅正中那个黄家弟子身上,沉声道:“还没有陈扬的消息么?”看到黄啸天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个黄家弟子连忙避开眼睛,不敢直视,却仍觉浑身压力倍增,战战兢兢道:“禀家主,没有。”

“哼,废物,连个人都找不到。”黄啸天拍了拍桌子,冷哼一声,这一下不仅是那个弟子,连带其他人都感觉大厅内气温陡降。

“家主,有那个陈扬的消息了。”就在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老者从大厅内疾步走了进来。这老者是黄家的管家,在黄家也已经数十年了,面对黄啸天,他虽然恭敬,却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畏惧。

大厅内众人听到管家的话,精神都是为之一振,而黄胜文夫妇也是噌的站了起来,眼中恨意更深。

“周管家,快快说来。”见到这老管家后,黄啸天语气虽然急,但神色也微微缓和,这周管家在黄家担任管家七十多年,资历极高,且忠心耿耿,哪怕他也要客气几分。

老管家目光在大厅内快速的扫了一圈,然后对黄啸天恭声道:“家主,刚得到消息,陈扬追杀一名血族族人,正从长在山脉中出来。”

“血族”这两字让黄啸天面色微变,寻常人或许没听过血族,但是黄家这样的家族却是了解不少有关血族的消息。血族行事向来诡异莫测,其族人成长方式也极为残酷,不过此族太过神秘,人们虽然知道血族,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知道血族有多强大。

黄啸天也不知血族有多强,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黄家绝对惹不起血族。

“这个陈扬,竟然敢追杀血族之人,当真是找死。”下方一名老者嘲讽着冷笑道。

“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即便我黄家不出手,也迟早会被血族杀死。”在黄家,一些资历不低的人,显然也都听说过血族。

黄啸天没有理会这几人的话,脸色依然沉着冷静,望着管家道:“说说具体的情形。”

老管家点了点头,他也是刚才得到消息,便将那消息中描述的追杀场景说了出来,这样的消息虽然有可能有误,但至少可以作为参考。而老管家话中,陈扬和那血族之人竟然是在空中展开的追杀,一个个都忍不住喧哗起来。

“飞行?这绝对不可能,那个陈扬在几天前还是玄圣境界,怎么可能就成为地圣了。”

“飞行未必要成为地圣,借助一些飞行圣器也同样可以。”

“不过,这个小杂碎,一定是借助什么飞行圣器。”

在众人议论之中,时间也不断的流逝,随着黄家内就不断的有关于陈扬的消息传来,自陈扬追杀血姬从长在山脉中出来,每路过一个官道路点,就有黄家的探子将最新情报送来。

两个时辰后,大厅内众人收到了最后一条消息:“陈扬追杀血族之人,进入了北风城。”

大厅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集聚向首位的黄啸天,等待黄啸天的命令。

黄啸天手指在桌子上座椅手柄上敲了敲,眼中露出一抹寒光,道:“不管这传来的消息有几分真实,我们不能大意,派出两名地圣前去北风城,务必将陈扬生擒”

在青州白石府,有一处巨大的山谷,山谷中可见高大雄伟的殿堂,亦有亭台楼阁,四处布满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有青竹深草,亦有鲜艳堂皇的牡丹芍药,相互成群。

此时季节为初夏,但山谷的温度比起外面明显更热,山谷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北侧的一个山洞,那山洞周围矗立着十二根神秘红石所做的高达十米的巨大柱子,每一根都有二人合抱之粗。

那山洞口上方,刻着一个巨大燃烧的赤红火焰标志,山洞口更是火浪逼人,炙热得可怕。

这个山谷,正是白石府赫赫有名的洞阳宗所在,洞阳宗得名,完全就来源于那个山洞,据说山洞内有团不灭禁火,靠近那山洞时,火系圣者的修炼速度就会加快,正因此,洞阳宗的实力才会如此强大。

在黄家众人在议论如何处置陈扬时,洞阳宗的洞阳殿内,也有人在关注着陈扬。在那洞宫遗迹,陈扬不仅杀死了黄逍,也杀死了洞阳宗青年一辈潜力无穷的弟子周天行,因此洞阳宗对陈扬也是心怀杀意。

大殿窗口,一个红袍男子正负手而立,望着窗外,这红袍男子身上的红袍刻着一朵朵火焰,眼中也似乎跳动着两团火焰,此人正是洞阳宗宗主,李默山。

李默山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引而不发的火山,身上蕴藏的能量,比起黄啸天还要恐怖。黄家实力虽然不错,在楚青城内都能排第四,可是与洞阳宗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宗主李默山的实力,就绝不是黄啸天可比的。

“宗主,陈扬和那血族弟子,已经进入了北风城。”在李默山身后,一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恨恨的说道,这人是周天行的师父许攸,同时也是洞阳宗三长老。

“敢动我洞阳宗的弟子,杀了吧”李默山淡淡道,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但里面蕴含的不容置疑和杀伐意味,却让人更为凛然。

“宗主,这陈扬杀我徒儿,我请求亲自出手。”许攸紧紧的握了握拳头,冷声道。

“你暂时不能离开。”李默山转过身,平静的看向许攸,缓缓道:“火洞五年一度的火浪爆发很快要到了,你还得留下来布置封印,再说,你堂堂一个地圣巅峰强者,我洞阳宗三长老,去对付一个小辈像什么话,让凌炎去吧,他修为已经达到七品地圣,收拾一个陈扬还是没问题的。”

“宗主,可是那陈扬身上,还怀有洞宫遗迹至宝。”许攸有些犹豫的说道。

李默山眼中火焰跳动,道:“我会暂时将火龙锁赐给他。”

许攸脸上露出惊色,身为洞阳宗长老,他自然知道火龙锁,那可是一件天品圣器

不过李默山为了对付陈扬,连天品圣器都赐出去了,也看出了他的决心,许攸也不再说话了。

不仅是黄家也洞阳宗,与此同时,莫家和玉峰宗等势力,也纷纷对此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其他人或许不知,但这莫家和玉峰宗也有弟子进入了洞宫遗迹,自然知道,那洞宫遗迹至宝在陈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