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7章 挡我者死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六十七章 挡我者死

北风城。

罗家空中,血姬的身形化作一道血光,倏地朝着罗家祖殿激射而出,一些罗家弟子本要拦截,可很快被罗家一些地位不低的人阻止了,普通罗家弟子或许不知,但那些罗家核心成员却是深知,罗家背后的靠山,就是血族。

在血姬的身后,陈扬背后展着双翼,凌空而立,他的眼睛宛若一双深邃的黑色雷洞,里面不断有诡异的黑色闪烁出来。他身上充满极其邪恶的能量波动,里面蕴含暴戾、杀戮、凶煞和残忍等等可怕气息,他悬浮在空中,就宛若一尊恶魔降临一般。

看到陈扬后,罗家众人皆是心头暗惊,觉得这个少年诡异之极,不过他们倒也并不畏惧陈扬,在他们看来,这里可是罗家,这少年再诡异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在他们看来,陈扬实力绝对不超过地圣,他能够飞行也不过是依靠背后的双翼。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罗家的人认出了陈扬,这些人当初跟随罗青云参加过药师公会那场的炼丹比斗,清晰的记得陈扬的相貌。

“陈扬,居然是你”人群中,一个翩翩少年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空中的陈扬,正是罗青云,此时陈扬的气息,竟让他感到心悸。这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身为罗家弟子,他自觉出身和修炼条件都要高于陈扬,但是现在陈扬的实力显然比他高。

但陈扬根本无视别人的目光,他眼瞳完全锁定了血姬,在血姬朝着罗家祖殿冲去时,他背后双翼也微微一振,朝着血姬追去。

“放肆,罗家岂是你一个外人想闯就闯的”然而陈扬身形刚动,数道厉喝声就猛地响起,旋即更是有数十道圣术齐齐朝着他狠狠的袭击而来。

陈扬眉头微皱,拥有血殇的他,实力固然大进,但也做不到无视这么多的攻击。他身形不由停滞下来,然后右手朝那几道圣术挥了挥,一片细微的黑色雷弧自他手中激射而出,转瞬间就所有袭来的圣术给击溃。

击溃这些圣术后,陈扬目光凶恶暴戾的扫过那些拦住他的人,声音略带嘶哑的喝道:“滚”

听到陈扬的话,在场罗家众人脸色皆变,这分明是在赤luo裸的践踏罗家的威严,罗家身为北风城五大势力之一,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陈扬,你还真是狂妄,把我罗家当成什么地方了。”罗青云面色阴沉,嘲讽的凝望着陈扬,不仅是他,周围的罗家弟子也是一个个忍不住破口大骂。

“不错,区区玄圣,只不过功法诡异些,还真当这世上没有强者了。”

“今犯我罗家威严,必让你血溅于此,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我罗家家主修为臻至地圣,还有实力更强的太上长老,你这点实力,在我罗家面前不过是蝼蚁罢了。”

听到众人的话,陈扬内心没有丝毫的愤怒,此时的他,就如同高高在上的邪神,这些人在他眼中只是些跳梁小丑。不过这些跳梁小丑拦竟敢阻拦他追杀血姬,绝对不可以饶恕。

“挡我者死。”随着陈扬那狰狞的声音回荡开来,他双翼微动,身形陡然从原地消失,恍若鬼魅般出现在最前方那数十名罗家弟子身前。

黑色的血殇之雷轰然自他体内爆发出来,他的手掌瞬间就印在一名罗家弟子胸前,那罗家弟子根本做不出丝毫反应,整个人刹那就被击杀。陈扬身形没有丁点的停滞,在眼前这些罗家弟子之间不停的闪掠,电石火光之间,二十多名罗家弟子的身形纷纷倒飞出去,全部被他杀死。

这二十多名罗家弟子,修为低的只有元圣,但是其中却是有着两名灵圣,而这些人却连陈扬片刻都拦不住。

一时间,之前那些开口喝骂陈扬的人,内心都颤抖起来,全部骇然的看着陈扬,罗青云脸色也是变得一片惨白,陈扬如今的实力,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陈扬毫不在意周围众人的恐惧,他就如同一个生命收割者,一路朝着罗家祖殿冲去,凡是敢出现阻挡的,全部被他杀死。

三分钟后,他就来掠出了三百多米,而后面却是留下了六十多具尸体,可谓是一路踏着鲜血而来。

血腥的气息在空中弥漫开来,陈扬身上不时的跳动着可怕的黑色雷弧,他缓缓的收拢双翼,脚步飘然落地。

鲜血,弥漫到他脚底,还未触及他的脚,就立即被黑色雷弧却击得消失。

两旁的罗家之人,如潮水般朝着两侧退开,让出一条宽敞的通道,不敢去阻拦她。

“孽障,你罪该万死”一声无比愤怒的厉喝从罗家祖殿左侧的阁楼中传出,旋即只见一个蓝袍中年从那阁楼窗口暴冲而出,转瞬间就来到陈扬身前,用一种充满杀机的目光盯着陈扬。

这蓝袍中年,正是罗家家主罗万方,修为已经达到地圣两品,在北风城内,也是绝对的顶尖高手。

“滚”陈扬目光恍若两把冰刀般,森寒的刺向那个蓝袍中年,口中再度冷冷吐一个“滚”字。

一个“滚”字,若惊雷般在罗家炸响开来,所有罗家之人,都难以置信的望向陈扬,众人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他竟然敢对罗家家主,地圣强者罗万方说出这样的话。

罗万方面色刹那变得铁青起来,在这北风城内,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敢用这样不敬的态度对他说话。虽然他知道陈扬在追杀血姬,可他不认为陈扬能够击败血姬,加上血姬一进入罗家后,就立刻藏入祖殿中,并未向任何人解释,使得他只以为是血姬在遭受重创后,然后陈扬趁火打劫。而若是让他知道真相的话,他此刻未必敢选择阻拦陈扬。

“哼,小子,我看你是连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敢在我面前撒野,今天你就将性命彻底的留在这里吧。”罗万方浑身圣力猛地暴涨起来,一丝丝雷弧从他手掌冒出电脑}}访}这罗家家主,竟也是一名雷系圣者。

“我来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雷霆。”罗万方双手急速的刻画圣纹,旋即一指对着陈扬点去,暴喝道:“雷霆万钧”

磅礴的雷丝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最终凝聚成一道极粗的紫色恐怖雷霆,猛烈的劈向陈扬的头颅。

陈扬脸上闪过一丝嘲弄的冷笑,随着血殇之雷的不断施展,其威力也越来越恐怖,连血姬都抵挡不了他,更何况是这罗万方。

他身形微晃,整个人瞬息就从原地消失,天空那道雷霆轰隆击在陈扬原本站立之处,从陈扬留下的残影穿过,最终将那方圆数丈的地面击得轰然塌陷。

而陈扬身体已经冲了出去,十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一瞬,他霎那出现在罗万方身前,眼瞳冷冷的盯着罗万方。

看到陈扬忽然出现,罗万方没有丝毫的惊讶,狞笑道:“小子,你的战斗经验还是太嫩,你以为我预料不到你闪避?去死吧”

一把紫色的雷霆之剑,从罗万方体内倏地激射而出,旋即带着刺耳的破风声,对着陈扬的心口刺去。

此时陈扬距离罗万方不到三米,这雷霆之剑的速度也快若闪电,他根本无法避开。

陈扬面无表情,他也根本没有想过躲避,一力降十会,以血殇之雷的毁灭力,可以毁灭一切。他直接伸出右手,手掌对着那雷霆之剑一张,一道黑色雷弧从掌心中蓦地射出,与雷霆之剑狠狠的轰击在一起。

罗万方脸上露出浓浓的讥笑,他很清楚这一剑的威力,雷霆之剑是地品中阶圣器,这一剑绝对连同品地圣都难以抵挡,更何况是陈扬。以他的实力能够清晰的看出,陈扬身上的能量虽然诡异恐怖,但他自身的实力,连灵圣都不到。

然而下一刹那,他的表情就凝固在脸上,只听“咔嚓”一声,那地品中阶圣器雷霆之剑,竟然开裂了。

“怎么可能?”罗万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一件地品中阶,怎么可能连对方一击都阻拦不了。

陈扬眼瞳中黑光旋转,旋即两道黑色雷弧,从他眼瞳直射而出,齐齐设在那雷霆之剑上,原本只是开裂的雷霆之剑,在这一击下轰的彻底崩碎。

罗万方脸上变得苍白起来,嘴角溢出一抹血迹,这雷霆之剑与他心神有着密切联系,如今雷霆之剑彻底毁去,他灵魂之力也遭到创伤。他目光畏惧的望向陈扬,他没有想到,这黑色的雷弧,威力竟如此恐怖。

陈扬漆黑眼眸中寒光闪动,伸出右手手掌中,凝聚出了一把黑色的血殇之枪,旋即他脚掌上雷弧陡然爆射,整个人对着罗万方冲去。

罗万方面庞上浮现浓浓的恐惧,他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身体毫不犹豫的爆退,他心中可谓后悔不迭,他相信,若是他不出来,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等危境。

然而哪怕他的速度再快,也无法躲过陈扬这一枪,完全由血殇之雷凝聚的黑色长枪,如同九幽恶魔的圣器,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在瞬息不到的时间中,刺在了罗万方的胸口,借着径直从他背后穿透出来。

陈扬背后黑色雷弧猛地涌动起来,旋即再度凝聚成一对黑色双翼,黑色双翼蓦地一展,他就带着罗万方的身体腾空而出,对着罗家祖殿疾飞过去。

在罗家以及罗家周围无数人震骇的目光中,陈扬举着穿透罗万方的黑色长枪,狠狠将长枪刺入罗家祖殿正门口左侧那高五米的柱子上。当看到地圣强者罗万方,被陈扬用黑色长枪穿透胸口,钉在祖殿柱子上时,罗家众人都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他们眼中高高在上,不可战胜的家主,竟然也不是陈扬的对手,还被陈扬残酷的钉在柱子上,这一枪,不仅是刺在罗万方胸口,也狠狠的刺入了每个罗家之人的心中。

鲜血从胸口直流而下,罗万方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扬,那目光中蕴含着恐惧、怨毒和悔恨等神色,却唯独没有求饶,身为一家族之主,他可以死去,却不能屈辱的求饶。

“放下他。”两道宏亮的咆哮声从祖殿顶端响起,两名白袍老者站立在那,他们浑身逸散着惊人的气势,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脸上带着不怒自威之色。

看到这两名老者后,所有罗家人眼中再度升起了希望之光,这两名白袍老者,就是罗家一直闭关隐修的太上长老,修为均已达到地圣四品。

陈扬漠然的扫了这两名老者一眼,旋即从柱子中拔出手中的黑色长剑,对着两名老者猛地一甩,罗万方的染血的身体立即被甩向两名老者。

而陈扬身体没有在原地停留,他将罗万方身体还给两名老者,并不是放过罗万方,罗万方体内已经被血殇之雷破坏,即便活下来也是个残废了,并且他最重要的目标是击杀血姬。

他看也不再看别人一眼,身后黑色雷翼倏地一振,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朝着罗家祖殿内激射而去。

罗家的两名太上长老本是要追击陈扬,但是罗万方的身体被抛来,只得分出一人来接住罗万方的身体,而剩下一人之前见识到了陈扬的凶威,断然不敢一人追上去,故而两人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到陈扬进入罗家罗家。

这情形让罗家众弟子心中更是悲凉,家主被重创,现在连两名太上长老都不敢阻拦那陈扬,任由对方进入罗家最高的象征,祖殿。

罗家的祖殿大门紧紧的关闭着,陈扬的身体直接将那大门穿透一个大口,轻易的就进入了罗家祖殿内。

“血姬,给我出来受死”陈扬幽寒的声音在罗家祖殿内回荡开来,他目光在殿内四处扫视,寻找血姬的下落。

殿内除却正前方那一排排的罗家弟子命牌外,再无他人,血姬也根本没有回应。

陈扬眼中戾光越来越浓郁,冰冷的目光落在殿内左侧那道黑色的大门上,旋即举着手中长枪,对着那大门狠狠的击了过去。

————

这章写的我好累,还是坚持下来了,连续三十五天的爆发,每天至少万字,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