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8章 化身恶魔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六十八章 化身恶魔

罗家周围,一片沉寂。

罗家中剧烈的动静,早已惊动北风城内各大势力,当重任看到罗家发生的战斗时,一个个内心都不禁掀起惊涛骇浪。

陈扬,竟只身一人杀入了罗家,而且一路无人能挡,最终更是击败罗家家主罗万方,将罗万方用长枪钉在柱子上。

昔日陈扬虽然在北风城年轻一辈弟子中小有名气,但各大势力的强者们,却根本不怎么在意他,毕竟再强也不过小辈间的比试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陈扬却是狠狠的震惊了他们,罗万方,那可是堂堂地圣强者,居然被陈扬在众目睽睽下溃败甚至惨虐。

上官家主上官贤负手站立在罗家对面的一栋阁楼上,陈扬这个少年,当初来到北风城时,最先就是在上官家修炼。那时他的确也很欣赏陈扬,可后来陈扬得罪了萧逸,他便决定放弃拉拢陈扬。对于这个决定,他一直都没有后悔,然而现在,他却是有一丝动摇了,心中不由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虽然上官贤也看得出,陈扬此时的状态有些诡异,展现出的实力也并非是他自己的,可尽管如此,陈扬本身的修为也达到了玄圣巅峰,这也足以让他震撼了。半年前,陈扬刚来北风城时,修为才不过是元圣,但现在竟已成为巅峰玄圣了,这等天赋实在妖孽,即便萧逸也绝对比不上。

在距离上官贤不远处的另外一处屋顶上,柳家家主柳秋也正望着罗家,看到陈扬大杀四方,他心中寒意直冒。陈扬杀死了柳宁和柳岩,这让他内心对陈扬怀有极浓的杀机,此次他前来,本来目的就是趁机铲除陈扬。可现在他却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了,他的实力并不比罗万方强,如今连罗万方都不是陈扬对手,他上去也讨不了好。

上官雨和苏灵儿也在静静的观望着,两人脸上都浮现忧虑之色,她们看得出,此时陈扬极为陌生,身上带着极浓的邪恶暴戾气息,原本的温和不复存在,别人关注的是陈扬的实力,她们更关注的却是陈扬的安危。

不仅是他们,周围其他人也同样思绪纷纷,这些人有的背后也有着不小势力,有的是独行圣者,但不管是谁,心中都将陈扬当成不能轻易招惹的危险人物。

而此时的陈扬,正在罗家的祖殿之内,那扇黑色的小门虽然极为坚硬,但是根本拦不住血殇之雷,他直接将黑色小门穿透,然后飘飘然的落在小门后的地面。

这里是一个诡异的密室,里面空荡荡的的,而血姬,正盘坐在密室的中央,在血姬的身下,则刻着一个神秘的血色圆阵。

感应到陈扬的出现,血姬抬目望了过去,可她眼中却没有恐惧,有的只有怨毒,她冷声道:“陈扬,你已经来晚了,外面罗家那些人虽然很废物,但的确为我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陈扬脸上露出暴戾之色,举着右手的黑色长枪,直接对着血姬刺去,可是当那黑色长枪刚刺入那血色圆阵范围内,那血色圆阵就爆发就一阵血光,旋即居然形成一个半圆形的血色光罩,将血姬守护在里面。

“你觉得这阵法能挡住我?”陈扬目光森冷的看向血姬,黑色长枪再度对那血色光罩一刺,血色光罩立即一颤,上面隐隐出现了裂纹,看来只要再多攻击几次就会破裂。

“这阵法可不是什么防御阵,它是我血族血阵,是一个传送阵法。”血姬依然不慌不忙,狞笑着看向陈扬,随后她右手在地面划过几道血色圣纹,这血色光罩里面的阵法立即如同一个血轮般旋转起来。

“陈扬,今日的耻辱,我铭记于心,他日必尽数奉还。”血姬语气中充满着刻骨的恨意,旋即她的身影猛地被无尽的血光笼罩。

“砰”在陈扬攻击下,外面的血色光罩终于破碎,血姬惊讶的望向陈扬,她也没想到,陈扬这么快就攻破了血色光罩,不过她却并不在意,毕竟血阵已经完全启动,谁也无法阻止了。

“哈哈,陈扬,任你再强也无法阻止我离开,你就等待着我的报复吧。”随着血姬最后一句话传出,她的身影倏地从那阵法中消失,只剩下一片残影。

陈扬眼眸中黑光暴盛,将手中黑色长枪对着血姬的残影扔出,而此刻阵法还为完全消失,那黑色长枪竟也随着阵法一起传送走了。

远处不知多少万里的一片血海上方,一个妖娆却有些狼狈的女子身形从空中陡然出现,她脸上带着疯狂的恨意,咬牙切齿道:“陈扬,我绝不会放过你。”

话音未落,她就感应到身后传来一股恐怖的气息,她蓦地回头一看,眼瞳立即一阵收缩。

随后在她骇然的目光中,一把完全由血殇之雷凝聚的黑色长枪,倏地刺入了她的胸口,从她背后透体而出。

一道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回荡开来,血姬的身体立即如同折翼的飞鸟一般,直直朝着下方的血海坠楼……

在罗家祖殿内,陈扬眼中一片凶戾,虽然他确定自己最后一击必定能够击中血姬,却没有绝对的把握击杀血姬。此时的他,意识中充满了杀戮,可却让血姬逃走了,这使得他身上杀意更浓。

他背后双翼一振,身形顿时冲天而起,直接将罗家祖殿屋顶破开,出现在天空之中。

“孽障,我罗家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他刚出现,一个冷厉的暴喝声就从不远处传来,罗家的两位太上长老正杀机凛然的望着他。虽然以二敌一有些无耻,但是面对陈扬这等大敌,两名罗家太上长老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陈扬在罗家内大杀四方,还重创了罗家家主,若罗家就这样让他逃走,今后在北风城内就别想有什么威严了。

听到这道怒喝生后,陈扬内心却是更是暴戾,他本就因为没有杀死血姬而压抑,如今罗家两位太上长老无疑让他心中的火山爆发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你们都去死吧”陈扬嘴角掀起一抹残忍的弧度,双翼微振,整个人倏地就化作一道黑影,对着罗家两名太上长老暴冲而去。

罗家两位太上长老未曾料到,这陈扬面对他们两人,竟然还敢如此狂妄的主动挑衅,这让他们神色更是阴沉。

“哼”左侧的白须太上长老冷哼一声,体内圣力在刹那就疯狂运转起来,浑身更是气势暴涨,旋即他双手急速的刻画圣纹,右手一掌拍出。

“火炼囚笼”汹汹火焰自他手掌中轰然爆发出来,刹那就在空中凝聚成一个方形的火焰囚笼。这火焰囚笼刚出现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眨眼间就涨大到两掌大小,骤然对着陈扬罩了下去。

就在那火焰囚笼将陈扬罩住时,另一个罗家太上长老,手指也是对着陈扬一指,厉喝道:“万箭风灭”

狂猛的劲风立即在他身边形成剧烈的风暴,旋即那些风暴就分裂成密密麻麻的风箭,铺天盖地的对着火焰囚笼内的陈扬击杀而去。

看到罗家两名太上长老的攻击,罗家周围众人皆是暗暗心凛,这两名罗家太上长老,显然是配合已久,他们本就是四品地圣,如今这般默契的配合,发挥出来的威力堪称恐怖。

那些罗家弟子们则大为振奋,他们对陈扬是既愤恨又畏惧,如今见到太上长老们即将诛杀陈扬,内心只觉无比快意。

陈扬眼瞳中黑色雷弧不断的闪动,脸上没有半分慌乱忌惮,下一刹那,他抬头对空再度一声长啸,如同远古恶魔咆哮一声,那声音猛地在天地之间响彻开来。

一阵恐怖音波的从陈扬口中传出,所过之处,那些空气全部发出音爆之声,下方的大殿楼宇,也是瞬间轰塌甚至粉碎。

“砰砰砰……”罗家大院内那些仰观的罗家弟子们,在这恐怖的音波下,身躯齐齐被震得倒飞出来,实力不济的直接就重创甚至死亡。而罗家周围不少围观者也遭到波及,口中喷出鲜血,在空中形成大片的血雾。

陈扬的脑海中,那些杀戮、暴戾和凶煞等等邪恶意志,本来只是占据他大半的脑海,然而现在却是近乎将他整个脑海占据。可以说,刚才的陈扬还有他自身的一些意识在主导,那现在,陈扬自身的意识完全被压制了,现在的他,完全就是邪恶的化身。

随着他口中发出恐怖的音波,火焰囚牢剧烈的颤抖起来,周围那些风箭也无法前进半寸,甚至不少风箭直接就崩溃了。紧接着,陈扬浑身爆发出一阵可怕的黑色雷弧,那些黑色雷弧朝着周围肆虐而出,那火焰囚笼轰的彻底崩碎,化作无数火点四处飞散。

击碎火焰囚牢后,那些密密麻麻的风箭,也在那无尽的黑色雷弧攻击下纷纷粉碎。

而陈扬眼中再无一丝人类的情感,完全就等同于是恶魔一般,他阴森一笑,身形径直朝着罗家两名太上长老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