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88章 三品灵圣

第两百八十八章 三品灵圣

陈扬心神澄澈如寒冰,对体内发现的一切了然于心,他并未去压制增长的修炼。在听雪楼内时,他已经将灵轮压制到了极点,修为极为扎实稳固。且他的灵魂力量,已经堪比地圣,只是还没有领悟玄奥罢了,因此他根本不用担心根基不稳之事。

身体和黒骨鼎的能量,已经形成了完美的循环,如今陈扬感觉黒骨鼎就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灵魂和圣力都相融相汇,将来使用其此鼎来,必是得心应手。

黒骨鼎中的能量,依然不断的朝着陈扬身体内涌来,陈扬明白,黒骨鼎内积累的能量很多,不是这么容易就疏导完的。而他要使用黒骨鼎,就必须将那些能量全部疏导,否则将来炼丹的时候,很可能出现能量紊乱,从而导致丹药爆炸的事故。

而他丹田内的灵轮,则在自行运转,不断的从那流经而过的磅礴能量中汲取,转化为轮内的圣力。

陈扬分出一部分心神注视着丹田,目光则落在天雷鼎上,对于天雷鼎,他虽然有那么一丝念旧之情,但是相比夏清影,相比提升实力来说,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过眼云烟。

他右手在天雷鼎上一拍,那本就破裂的天雷鼎,轰的爆炸开来,在天雷鼎彻底毁坏后,一丝极其微弱的气息漂浮在空中。

这丝气息可以说只有半根头发那么微弱,然而仅仅是这么丁点的气息,却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这股威压,尽管也极其为微弱,却让人感到心悸,里面蕴含着无可抵抗的意志。

陈扬心神一震,这气息,无疑就是天雷的气息,而那意志,则是天的意志。天是什么,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太过无法想象,但是见识过混沌青莲,而且还是青莲传人的陈扬却是隐隐有所了解。

可以说,天就是那至高混沌化分后诞生的一股极其的乾之力量,与圣器等强大存在一样,因为太强大了,天,也就诞生了它的意志,甚至还有可能有意识。

陈扬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甩到一边去,这些东西,距离他太遥远了,就如同一只蚂蚁想要爬到海洋的对岸那样远。对蚂蚁来说,应该想的是如何爬过对面的那块巨石,而如今的陈扬,还是去多想想如何在天辰宗内立足更切实际。

陈扬灵魂感应着那天雷的气息,意志没有丝毫的动摇,这气息里面虽然有天的意志,可也只相当于一片星空中的一粒星辰,太过微弱了。

这一刻,他也清晰的知道,将这丝天雷气息,留在天雷鼎内实在是浪费,天雷鼎原本那低劣的材质,对于天雷气息来说,反而是个束缚。此刻那天雷气息释放出来后,虽然没有什么力量,但是那强大的意志,却是极为惊人,若非陈扬的心神饱经淬炼,恐怕立刻就承受不住。

他用灵魂力量化成大手轻轻一拍,那丝天雷气息,立即被他拍入黒骨鼎中。

黒骨鼎拥有自己的意志和一定的本能,显然感应到这丝气息对于它来说有着巨大的好处,它上面立即涌出磅礴的能量,一把将那天雷气息融入了它自己的鼎身内。

陈扬立即感应到,这黒骨鼎的品质,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他叹了叹,这丝天雷气息还是太少了,若是多些,恐怕就能让黒骨鼎立即成为顶阶天器。

天雷气息融入黒骨鼎后,陈扬的心神也注意到,他体内的灵轮上,竟然出现了第三道紫纹。

磅礴的能量在他身上涌动,在这房屋内如风暴般席卷,幸亏天雷鼎中的能量,这时已经完全疏导好了,他体内那澎湃流淌的能量,全部回到了天雷鼎内,而灵轮,也无法再继续吸收能量了。

但陈扬已经足够满意了,他已经连续提升两品修为,成为了一名三品灵圣。

陈扬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右手一招,那黒骨鼎,立即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在了他的掌心中。

握着黒骨鼎,体会着那心神相连的感觉,陈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如此的他,实力再度增强,尽管在血族面前,他还弱小如婴儿,但是他在不断的成长,终有一天,他会让整个血族颤栗。

将黒骨鼎收入须弥戒,陈扬望着地面那天雷鼎的碎片,心中却是浮现一个巨大的疑惑。万兽窟,究竟是什么地方,里面怎么会有一个蕴藏天雷气息的药鼎?

在以前,他或许还会认为,是一个寻常低阶圣者,不小心死亡在万兽窟中,然后将这天雷鼎留在了万兽窟里面。

但是现在他绝不会这么天真,一个普通圣者,身上带着的药鼎,里面怎么可能拥有拥有天雷的气息

天雷何等可怕,哪怕是现在的陈扬,也不敢去触碰那种恐怖的东西,能接触天雷的,不是绝顶强者,就是那些身后有着可怕势力的人。

他手腕一翻,一块青色玉牌就出现在他手中,这玉牌的正中,刻着“金城”二字,背面则是一个“然”字。

当年初入万兽窟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圣徒,当然无法察觉到这玉牌的玄妙,但是现在,陈扬却是感应到,这玉牌很不一般。这玉牌的材质,极为罕见特殊,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在坚韧度上,比得上一些顶阶的地器。

连身份玉牌都是用顶阶地器的材质铸造,这个叫做金城的地方,必然不是一个寻常的势力。

但是这一年多来,他的见识也不断的在拓展,可是从未听过一个这样的势力,或者说,这个势力早已灰飞烟灭了?

正在思考之中,陈扬忽然抬起来,目光投向门外,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他右手一带就将这玉牌收回须弥戒中,身形如风般飘然落地,缓缓的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然而恍若未觉般走了进去。

就在他走出门口不到三步,一道风箭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对着他狠狠的袭射而来。

这道风箭速度快如闪电,蕴含的能量也是令人心悸,若是寻常灵圣,被这样惊人的一击偷袭,至少要重伤。

但陈扬实力岂是普通灵圣可比的,而且他的灵魂之力之前就察觉到外面有人,他身体不闪不避,右手对着那风箭猛地一挥,一道雷弧轰的劈出,正中那风箭。

“噼啪”在那紫色雷弧的攻击下,风箭立即被抵挡下来,旋儿更是在空中爆裂开来。

击溃那风箭后,陈扬目光陡然冷冷的射向院子门口上,那里正站着两个青年,其中一人,正是唐峥,至于另一人,则是个身穿白衣体形修长的男子。

“果然有几分实力,怪不得这么猖狂”那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轻蔑的看着陈扬,冷笑一声道。

陈扬看也没看这白衣男子一眼,此人虽然修为达到灵圣三品,但是还不被他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此人分明不怀好意,他没兴趣回应这种人的话。

他目光冷如冰刀般钉向唐峥,摇头道:“当真是小人一个,上次我让你走了,没想到你居然又回来,而且还给我带来了一份礼物。”

唐峥眼神有些怨毒的看着陈扬,冷笑道:“我那天就说过,我会谨记你对我的‘厚待’,因此今天特来奉还给你。这位是我的表哥唐鸣,我天辰宗外门第二高手,嘿嘿,我看你还是识趣些不要多做反抗,否则等会有你苦头吃。”

唐鸣早就被陈扬那冷漠的态度弄得极为不爽了,当即阴恻恻对陈扬道:“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要有个规矩,你一个初来外门的人,竟然就占据了第九院,这让别人的弟子情何以堪,比你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人,一抓就是一大把。”

陈扬心境没有因唐鸣的话而丝毫丝毫波动,目光有些飘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滚吧,我懒得把你踢出去。”

以陈扬的实力,他说这样的话的确是理所当然,这外门中,根本没有能够和他抗衡的人,他之所以留在外门,只不过是因为星辰点不够罢了。

可这样的话,听在唐鸣耳中,则是极端的侮辱,院子外那些围观的天辰弟子们,也是一阵哗然。他们没想到,这陈扬竟然敢这样对唐鸣说话,要知道,唐鸣可不比唐峥,他已经进入灵圣境界两年了,对圣力的运用已经极为灵动

“好,很好,希望呆会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让你知道,身为我天辰宗的弟子,应该如何懂点礼节”唐鸣气的脸庞都有些抽搐。

看到唐鸣这样子,陈扬已经明白这人为何灵圣三品还留在外门,这样的心性,天辰宗那些长者们自然看不上,除非他能改变,否则永远别想进入内门。性格阴冷,而且浮躁,这样的人,根本无法成为强者,那个原庭均心性一般能成为不弱的圣者,的确是个特例,但是要知道,整个天辰宗十一万弟子中,也就一个原庭均。

“嗡”一个蓝色的圆环,蓦地从唐鸣怀中飞出,对着陈扬砸了过去,再看唐鸣,脸上已经是一片阴险笑意。

陈扬眼中掠过一丝异色,这蓝色圆环,居然是件地品初阶圣器,一个三品灵圣,身怀地器,还的确不简单,可惜,就是心性太差。

他根本没有使用任何圣器,右手一掌,九道雷流从他掌心冒了出来,直接对着那个圆环击去。

看陈扬竟然凭借圣术就想抵挡自己的圆环,唐鸣眼中浮现浓浓的嘲讽,可是很快,他的脸色就陡然一变。

只见那九道雷流,在空中与那圆环轰然对击在一起,九道雷流被击溃,但是那个圆环,也猛的倒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唐鸣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一个一品灵圣,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他的圆环?他还不知道,陈扬已经成为三品灵圣,毕竟陈扬的灵魂力量远比常人强大,一旦收敛气息,除非灵魂力量比他强,或许他没有刻意收敛气息,否则别人绝对看不穿他真实修为。

唐鸣怀着不敢相信的心理,将圣力疯狂注入圆环中,然后再度对着陈扬击去。

陈扬眼瞳中也闪过一丝杀意,这唐鸣,为了一时之气,竟然就施展这等辣手,之前的偷袭还没有下死手,但现在已经是毫不留情了,他决定即便不杀人,也要下辣手了。

陈扬是何等人,从伏虎镇中一路走来,都是踏在尸堆血河中,岂会容忍别人一再他挑衅他。

等到那蓝色圆环再度袭来时,他一掌拍出,一个金色的手印,从他掌心中飞出,猛地击在那蓝色圆环上。

陈扬圣力比普通的同阶圣者浑厚三倍以上,他施展的生死印威力之大不言而喻。

“轰”一股恐怖的力量从生死印中爆发出来,全部轰击在那蓝色圆环上,那站立在院门上的唐鸣,只觉心神如遭雷击,脸色倏地变得苍白,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幕,让周围所有围观者目瞪口呆,外门第二弟子唐鸣,在施展了强大圣器后,居然连这个陈扬一击都抵挡不住?

唐峥更是惊呆了,他原本以为,陈扬顶多比他强一点,让唐鸣来就可以轻易收拾陈扬,但现在看来,唐鸣竟不是陈扬的对手。

陈扬没有给唐鸣反应的时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旋即陈扬就出现在了唐鸣的身边。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周围回荡开来,陈扬一巴掌就扇在了唐鸣左脸上,直接将唐鸣整个人扇得飞了出去。

唐鸣的身体从院门上飞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他捂着红肿的脸庞,用一种夹带着怨毒的不可思议眼神,死死的盯着陈扬。

一看到这种怨毒的眼神,陈扬更不打算放过唐鸣了,虽然唐鸣对他造成不什么威胁,但是威胁就要从小地方就扼杀,否则的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他缓缓的走向唐鸣,眼中的寒光不再丝毫掩饰,直接落在唐鸣身上。

陈扬的目光,让唐鸣心头一寒,但他并没有什么畏惧,他不相信陈扬在大庭广众下敢对他下辣手,冷笑道:“今天的事情,算我认栽,我没有摸清你的实力,这才让你得手,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白痴,你这是在逼我对你下手呐。”陈扬摇了摇头,在唐鸣骇然无比的目光中,一脚狠狠的踩在了他丹田之上。

————

弱弱的喊一句,有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