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89章 太初

第两百八十九章 太初

周围有不少的围观者,故而唐鸣并不担心陈扬会对他做出过分的举动,但是他没有想到,陈扬居然真的敢下狠手。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扬的脚狠狠的踩在了唐鸣的丹田上,直接将唐鸣的丹田给废了。他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刚才唐鸣却已经对他动了杀机,他自然不会再留情,若非这是在天辰宗,他已经把唐鸣击杀。

随着砰地一声,唐鸣就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如同破掉的气球般干瘪下来,里面的三尊圣轮,都开裂了,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丹田被废,圣轮裂开,他对一名圣者来说,无疑意味着修为尽废。

他内心充满了悔恨和怨毒,其中有一半的怨恨是冲向唐峥,若非唐峥让他来对付这个陈扬,而且没有将陈扬的实力说清楚,他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下场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外门弟子,只觉内心直冒寒气,这个陈扬,竟能狠到这一步。

唐峥眼中浮现浓浓的恐惧之色,他现在终于相信,上一次陈扬是真的放过他,看到陈扬朝他望来,他心神更是一颤,色厉内茬道:“陈扬,天辰宗内,禁止同门残杀,你可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已经触犯了这一条宗规。”

“可是我不对付你们,难道还要等着你们来杀我?”陈扬神色冷漠,身形微微一晃,人若鬼魅般出现在了唐峥身边,抓起他的肩膀,将他整个如沙包般扔了出去,寒声道:“带着你喊来的人,滚”

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体内气血一阵翻滚,可唐峥却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陈扬,陈扬竟然放过他了?

唐峥并未察觉到,刚才陈扬右手抓住他肩膀的时候,将一丝圣力悄无声息的拍入了他的体内。这一丝圣力,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影响,但是它并非唐峥本身的圣力,时间一长,必会引起唐峥体内圣力的混乱,到时结果甚至比唐鸣还要更惨。

当当当

就在这时,一阵响亮的钟声,蓦然传遍整个天辰宗,在天空中不断的回荡开来,天辰宗内所有弟子,目光都齐齐投向天辰宗北方内门山脉深处。

一时间,整个天辰宗都陷入一片寂静之中,近乎所有人都清楚,钟声一响,必有大事宣布。

“一年后,太初大比开始,大比三月后,前十名获得者,可入太初境”在那钟声落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如同天雷炸响般,在天辰洞天响彻开来。

这声音传出,陈扬注意到,周围的众天辰弟子,轰的发出一阵阵惊呼声。

“太初大比”

“竟是太初大比,这是太初宫太上长老发出的公告啊”

“太难以置信,没想到我们竟然能遇得上太初大比。”

太初大比?陈扬眼中闪过惊疑之色,看周围那些弟子们的反应,他知道这太初大比定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但他刚入门不到半个月,对此毫无所知。

正在陈扬疑惑之际,天空中一道彩光破空而来,旋即显现出一条彩舟来,池小忆驭着彩云舟,缓缓的降落下来。

院子边那些外门弟子,原本就听说过陈扬与内门弟子有极深的关系,可现在看到池小忆,还是大吃一惊。要知道,内门弟子中众弟子身份也有极大诧异,而池小忆,绝对是内门中不能轻易得罪的那批人之一。但现在他们可不会认为陈扬是完全凭关系入门的,刚才陈扬已经用雷霆手段,让众人知道了他的实力和狠辣。

池小忆走下彩云舟后,也看到陈扬小院外的情况,不由皱了皱,她那天回到紫竹楼,被舒青羽提醒了一番,如今一看到这情形,立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唐鸣看到池小忆出现后,对唐峥更是恨入骨髓,这陈扬,竟认识池小忆,池小忆那可是宗主的亲徒,这样一来,内门中那些人也不敢为他出头了。

池小忆目光扫了眼唐鸣和唐峥,在看到安然无恙的陈扬,也放下心来,知道定是别人来找麻烦,结果那些人遇到陈扬,自讨苦吃。

“师弟,师父要见你,跟我走吧。”池小忆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其他外门弟子,看着陈扬笑道。

陈扬目光微动,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刚才的太初大比,便没有迟疑,点了点头就跃上彩云舟。

众外门弟子,则被池小忆的话惊得目瞪口呆,这个陈扬,居然认识宗主,连宗主都来召见他,不少人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当初没有来找陈扬的麻烦。

唐峥的面庞也是刹那变得一片苍白,刚才他还想着一定要再找机会报复陈扬,可池小忆的话,直接让他懵了,这个陈扬,竟认识宗主

池小忆和陈扬,此时都没有在意别人的想法,彩云舟如同一片彩云般,飘然升空,然后朝着内门山脉飞去。

劲风吹拂,两边的景物不断倒退,陈扬目光望着前方,忽然开口道:“宗主要见我,是不是因为那个太初大比?”

闻言,池小忆神色间也收敛了嬉笑,语气凝重道:“不错,你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是太初大比,这是由太初宫主持的比试,连宗主也没有权利干涉。”

陈扬表情平淡,心头则是一惊,道:“我刚才听人说了,太初宫是太上长老们所在的地方?”

“没错,太初宫那些太上长老们,往往上百年也不会插手一次宗门事物,而这太初大比,据说上一次举行,是在九百年前。”池小忆道。

听到池小忆的话,陈扬这才明白,为何刚才那些天辰弟子们,听到这消息那么震惊,他侧目看向池小忆:“可是现在为何突然要举行了?”

池小忆皱了皱眉头,摇头道:“太初宫即便是独立在宗门之外,即便宗主,也无法知道太初宫的意图。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每一次太初大比举行,必定是因为宗门内发生了大事。”

说到这她脸上浮现不解之色,有些苦恼道:“可是这些年来宗门平平静静的,没听说过什么大事。”

不知为何,陈扬脑海中不禁闪过他在天辰园内看到中央那个雷血天辰碑的情形,他也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将之按捺下来,太初宫那可是太上长老们所在的地方,怎么可能因为这样一件毫不起眼的事情做出这样的举动

池小忆并不知陈扬所想,手指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不想了,这些事情还是让师父烦恼去,陈扬,我告诉你,太初大比之所以如此令人重视,最大的原因就是太初境。”

陈扬立即想起之前那太上长老的公告,诧异道:“太初境是什么?”

“泉水,有泉眼,星辰,有星核,万事万物,都有其核心,洞天界也不例外,而太初境,就是天辰洞天的核心所在。师父说,太初境是天辰洞天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而且在那里面,时间与外界时间比例为一比十。”池小忆郑重其事的说道。

“与外界的时间比例为一比十”前面所有的话,也没有这一句让陈扬震惊,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能够改变时间的地方存在

时间,那是最不可捉摸的存在,哪怕空间也没有它玄妙,而这太初境内,不仅灵气最浓郁,时间比例还是一比十,这意味着,在里面修炼十年,外面才过去一年。

“哪怕是当年的天辰祖师,也无法改变时间,但是天辰祖师却是在一个地方得到了一块时间碎片,正因此,太初境内的时间才能得到改变。”池小忆感慨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飞到了紫竹峰上空,池小忆心神微动,彩云舟便如一片云般,缓缓的飘落而下。

池小忆和陈扬从彩云舟上下来,来到紫竹楼内后,便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正坐在那含笑看着两人。

“师父。”池小忆笑嘻嘻的来到萧紫烟身边。

在长辈中,陈扬最敬佩的两人,一是许琳,二便是萧紫烟了,他恭敬的喊了声:“陈扬见过宗主。”

萧紫烟笑着挥了挥手,道:“在紫竹楼内,没那么多规矩礼节。”

陈扬点了点头,也不客气那么多,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目光不由瞥了眼萧紫烟身边的舒青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在这之前,他还真没想到,这个温婉宁静的女子,竟是个六品丹药师。

有前世的药剂知识,在加上冥的偶尔指导,他的炼丹术也不错,可谓远超其余同龄人,但和舒青羽比一比,可就差得远了。不过他也并未气恼,毕竟他炼丹的时间毕尚短,若是时间长些,即便比不上舒青羽,也未必会差到哪去。

“陈扬,想来之前小忆已经对你说了有关太初大比的事情,在这之前,我的确也不知道太初宫会突然发出这个消息。”萧紫烟语气平平淡淡,但没人会忽视她的话,她这样的人,绝不会说一些毫无用处的废话。

“若没有太初大比,或许我还是让你在外门继续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你必须尽早进入内门,只有在内门里,你才能享受到更丰厚的宗门资源。距离太初大比只有一年,这一年中,你无论如何也要将实力提升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