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97章 通玄丹

叱神

陈扬丹田内的三尊圣轮,霎那被那神秘力量给粉碎,然而在他震骇万分时,那股力量却是将圣轮粉末完全包裹住。

璀璨的白光在陈扬丹田中绽放出来,圣轮粉碎后所化的能量,被那白光不断的朝着中央压缩,旋即竟是渐渐的凝结出一粒米粒大小的新晶体。

这一变故让陈扬迅速冷静下来,心神紧紧的注视着丹田内的情形,只见在神秘力量压缩下,他体内圣轮碎裂所化能量,再度凝结化为固体,而中央那粒晶体也越来越大。

当初在听雪楼中,在陈扬心神控制下,灵轮可谓被他压缩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然而相比此刻这神秘力量而言,那压缩程度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如今这能量晶体的密度,起码是以往圣轮的三倍以上。

随着神秘力量的不断压缩,那些能量源源不断的凝固,而中央那晶体的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大。

半刻钟不到,陈扬所有圣轮粉碎后所化能量,竟然被那神秘力量压缩成了一尊圣轮,而且这尊圣轮,体积也远比他原来的圣轮小,只有半个小指头大小。

但是这尊圣轮之中,蕴含的能量却是无比的恐怖,三尊圣轮的能量浓缩到了一尊圣轮中,而且这尊圣轮的体积只有原本一半大小,其威力可想而知,即便陈扬自己心神感知下,都觉得有些心悸。

而圣轮的演变远远还未结束,在陈扬丹田中原本的圣力完全凝结成晶体后,那股神秘的力量,也缓缓的融入了他的圣轮内。这股力量一融入之后,那尊新的圣轮慢慢的增大,到了最后变成了寻常圣轮那样大。

在这神秘力量融入后,这尊圣轮也发生了极其明显的变化,原本的深紫色,变成了紫黑色。

陈扬的心脏为之猛然一跳,他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并没有怎么增长,可是圣力的雄浑度,却是增长了近三倍,他的实力,也远非之前可比。

然而丹田的情况还是让他感觉有些呆滞,自己的真实修为究竟多多少?若说是的灵圣话,那灵圣应该有三尊圣轮,可自己只剩下一尊了,可若说不是的话,他却觉得自己的修为并没有降低,实力更是变强了许多。

“徒儿,无需惊慌,这是我玄丹圣宗的玄天化轮之术。你进入第二洞时成为了我玄丹圣宗弟子,而今你来到了第三洞里,那便是我玄丹圣宗真传弟子。”丹王的声音这时传入了陈扬,解释了他的疑惑。

“我玄丹圣宗之修炼,与其他宗门并不一样,玄丹圣宗,传承自玄天圣祖玄一,万事万物,讲究法一。万物众生,其变化之源?始生于一?终复于一?所以历万变而不穷。众宗派讲究九九归一,修炼九轮,最终归一,然我玄丹圣宗,却是始终为一,只修单一圣轮。今我粉碎你之圣轮,是之化一,从今以后,你便承我玄丹圣宗真正传承。”

只修单一圣轮陈扬心中掀起滔天巨直以来,他从未听说只修单一圣轮,无论是玄玉宗还是天辰宗,所有圣者,修炼的都是九轮之法。对于只修一尊圣轮,陈扬也不知是好是坏,毕竟没有修炼过,不过现在他也是没有办法,他丹田内如今只剩一尊圣轮,也只能修炼一尊圣轮了。

“徒儿,这第三洞,为师将其设在了天辰洞天地下,若是你从青州境内进入此洞,那么往上就可进入天辰宗世俗界,若是你从天辰洞天进入,那么便可由此通往外界。当然,后者的几率太小,想必你是从青州境内进入此地,若是这样,那你就可以通过天辰洞天世俗界,设法加入天辰宗,唯有在大宗派内,你才能得到更大发展。”

听到丹王的交代,陈扬终于明白,丹王将这第三页玄经所在石洞,设在这燕国宝库之下,居然是给自己安排好了一条路,让自己能够加入天辰宗,如此看到,即便没有当初洞阳宗等人的追杀,他迟早也会进入天辰宗。

陈扬心情一阵复杂,或许丹王也没有没有想到,自己是先加入天辰宗,然后再从天辰洞天世俗界进入这第三洞。

“进入第三洞,要灵圣修为,否则刚才的改造你必定承受不住,而若要进入第四洞,那至少要有地圣修为。努力吧,成为地圣后,你才会见识到真正的圣者世界,而进入第四洞后,你将会获得更大的好处。另外切记,这条通道的秘密,最好不要泄露,哪怕对天辰宗也不要说,它将来或许对你有大用……”

丹王的声音说到这彻底消失,而陈扬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行动。他长呼了口气,目光在这石洞内扫了一圈,很快在石洞中央看到了一个黑色盒子。

陈扬没有迟疑的走到那黑色盒子边,将之打里面赫然摆放着一块古旧的兽皮,无疑便是玄经第三页。他眼神略带激动的将那兽皮纸取出,旋即闭上眼睛,灵魂之力朝着里面涌去,一段信息顿时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通玄丹,灵品顶阶丹药,尚未达到地境的圣者,在服用此丹后,可以进入地底领悟地之玄奥”

陈扬睁开双眼,目光中透着浓浓的震惊,这通玄丹的功效实在太过神奇,竟然能够让人进入地底领悟地之玄奥。要知道,只有领悟玄奥后,才能成为地境强者,地境强者,才能施展出玄奥攻击。而这丹药虽然只是灵品顶阶,但是它的作用却足以让那些大宗派都震撼。

陈扬无比清晰的意识到通玄丹的价值,可以说,它便是通往地境的保障

不过陈扬的心境非比寻常,他很快便平静下来,将这玄经第三页收入了须弥戒中。

他灵魂之力再度感知一番体内那一尊圣轮,目光微动,道:“冥,你觉得修炼单一圣轮好,还是修炼九个圣轮好?”在这种修炼之事上,冥的经验比他丰富,现在他无法判断其中利弊,那不如让冥来判断。

冥没有直接回答陈扬的话,而是笑着道:“要炼制一把绝世好剑,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先炼制好九把顶尖的剑,然后将九把剑融合成一把剑,但另一种方法,则是自始至终,只用一把剑来炼制,你觉得哪一种方法更好?”

冥的话让陈扬陷入沉思之中,半晌后,他眼中光芒一闪,道:“我觉得,不能说哪一种方法更好,第一种方法,比第二种方法更简单,分成九把剑炼制,那么每一把剑的炼制都要轻松些,而且即便其中断了一把剑,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剑。而第二种方法,比第一种方法更艰难,一块同样的铁,越是淬炼到后面,再要淬炼就越难。不仅如此,第二种方法,也更危险,炼制过程中,只要有一个不谨慎,这把毁了,那就等于是全部的炼制失败了,若还想再炼,也就重新开始。”

闻言,冥青眸露出欣慰的笑意,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第一种方法,比第二种方法,更容易将最后的那把剑炼制出来,用第二种方法,要成功,太难。”

陈扬微垂眼帘,脸上表情不断变换,缓缓道:“但是,九把剑融合在一起,哪怕融合得再好,也无法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自始至终只淬炼一把剑,虽然艰难,可是若成功了,那剑的威力,一定比第一种方法更大。”

“第二种炼制方法若成功,剑的威力自然比第一种强,可是第二种方法成功的可能太小,我想,原本有无数人尝试过,但最终都失败了。而且要知道,第一种方法,炼制成功后,其威力也同样很恐怖。”冥幽幽道:“现在,你打算选哪种?”

陈扬眼中露出挣扎之色,他已经明白了冥的意思,修炼九个圣轮,最终九九归一,艰难程度要比修炼单一圣轮小,修炼单一圣轮,虽然那威力惊人,但是却几乎无法成功。现在他隐隐已经猜测到玄丹圣宗灭亡的缘故,玄丹圣宗,修炼的是单一圣轮,最终肯定没有人成功,否则最后也不会灭亡。

他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他修炼以来的一幕幕,最终,三幅画面定格在他意识内,望山村的鲜血、父母的尸首,还有重创的夏清影。

陈扬的眼瞳内浮现血丝,目光渐渐坚定起来,声音略带嘶哑道:“师姐,我早已说过,我一定会不断的变强,用我的力量,让你再度站在我身前,永远的陪着我。我会用我的力量,让血族灭亡,让天地低头,让轮回退避,让你的生命,超越这世间的界限。”

“单一圣轮的修炼很困难,但是既然它能让我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哪怕再艰难,我也要去尝试”陈扬语气低沉道。

“哈哈哈,不愧是青莲传人,别人或许无法成功,但是只要能让混沌青莲的力量不断恢复,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冥大笑起来。

陈扬的心境也变得越发的坚毅起来,他打量四周一眼,觉得没有什么遗漏的,便没有再停留,朝着外面走去,很快就来到宝库之中。看到这满地的珠宝金玉,他不禁想到了天香堂,在天辰宗内修炼,世俗的金钱的确用处不大,但是在外面却是不可缺少。

他目光微动,却没有立即将这些财物收走,毕竟他现在还没这么快离开天辰宗,没必要带上这些财物,如今李征已经成了他弟子,下次需要时再来取便是。

他挥了挥袖袍,直接朝着外面走去,大约两分钟后,便来到御书房中。

看到陈扬从宝库中回来,李征没有询问陈扬去取了什么,恭声道:“师父,你回来了。”

陈扬点了点头,认真的凝视了李征片刻,暗暗忖度起来,他修炼的无名雷诀,这当然不可能给李征修炼,看来,应该去给李征找一篇修炼功法了

“李征,你的体质是风系,我的功法不适合你修炼。我先回天辰宗,不久后我就会再回来,到时将修炼功法给你带来。”陈扬脸上看不出什么波动,淡淡道。

李征一听,眼中闪过激动之色,陈扬在临走时还记得交代他,这说明陈扬是真的将他的事情记挂在心里,可他脸上却是露出为难之色,道:“师父,天辰宗已经发布任务击杀弟子,那弟子定然不能再加入天辰宗。可若是在这世俗界内修炼,一旦圣力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必然会被天辰宗发现。”

若在之前,这个问题的确会让陈扬困扰,但是发现玄经第三洞后,那里可以通往外界的青州,这问题他丝毫不觉得为难,平静道:“到时我会带你去外界。”

完后,陈扬身形微晃,整个就风般朝着外面掠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李征有些失神的望着陈扬离去的背影,喃喃道:“师父,我李征自幼在皇宫长大,见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除了我自己,我也从未信任过任何人。现在,我就信任你一次,师父,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陈扬一路微停,在和池小忆约定的日期,终于是赶到了虞城,而他发现,池小忆已经在那里等待他了。

看池小忆时,陈扬愣了愣,池小忆依然是池小忆,面庞没变,但是身上的气质,却是明显有所变化。不仅如此,池小忆之前七品灵圣的修为,提升到了九品,更吃惊的是,她原本那满头墨染般的秀发,里面出现了不少银发。这些银发,根根晶莹剔透,极为美丽,非但没有让池小忆变得难看,反而增添了几分神圣和魅惑。

陈扬本还以为池小忆可能变得成熟了,但是很快他就知道错了,池小忆样子虽然有些变化,但性子依然没变。

当陈扬出现后,她那双乌溜溜的眼睛中露出浓浓的喜色,飘然跃到陈扬身边,撅嘴道:“石头师弟,你可回来了,我已经等你老半天了。”

“辛苦你了,我们回天辰宗吧。”陈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去询问她究竟怎么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可是池小忆显然不这样认为,她瞪了陈扬一眼,道:“真是石头,你没发现我样子有些改变了,怎么不问问我遇到了什么事情?”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