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98章 内门弟子

第两百九十八章 内门弟子

池小忆的话让陈扬哑然无语,别人都是恨不得将自己的秘密隐藏起来,她却是因自己没有主动问而感到不满。

不过他也知道,池小忆虽然天真烂漫,却并非毫无心机,她这样对自己说话,那显然是对自己很信任。

他眼底深处掠过一丝笑意,目光落在池小忆那瓷娃娃般的精致面庞上,淡淡问道:“那请问池师姐,你究竟遇到了什么,连头发都发生了变化?”

闻言,池小忆脸上的不悦很快就消失了,露出可爱的笑意,道:“我体内拥有一种神奇的传承血脉,三天前我就是感应到有东西引起了我血脉波动,这才去寻找。后来我果然找到了一颗血菩提,这血菩提激发了我体内的血脉,现在我的改变,就是因为我血脉之力正在不断的复苏,等到血脉完全复苏时,我的头发也会完全变成银白色。”

“传承血脉?”陈扬微愣,他早已料到,池小忆能成为宗主弟子,定然有其不凡之处,但他还真没听过什么传承血脉。

池小忆点点头,笑着道:“这世上,拥有传承血脉之人,极为稀有,这样的人,将来的成就也必定不凡,咯咯,师弟,师姐我将来肯定要成为超级强者,我一定会罩着你的。”

“那什么样的人才会拥有传承血脉?”陈扬眉头微皱,问道。

“拥有传承血脉,那说明其先祖必有人成为皇圣强者,唯有入荒成皇,其血脉之力才能遗传下去。”池小忆轻声道。

“难道皇圣强者的后裔,都能拥有传承血脉么?”陈扬微微一惊,他没想到,这池小忆的先祖,竟是皇圣强者。

池小忆摇了摇头,道:“不一定,即便是皇圣强者后裔,拥有传承血脉的几率也不高,若一个皇圣后代家族里有千人,那么每一代里有十个人产生传承血脉就很不错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朝着隔天关方向奔行,如今李征分身的头颅已经在陈扬须弥戒内,那五千星辰点必然归他所得。

“即便天辰宗也想不到,被斩杀的李征,只是一具分身吧”陈扬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

紫竹楼。

萧紫烟略带慵懒而不失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着眼前的陈扬和池小忆。池小忆的变化让她感到欣喜,血菩提,唯有拥有传承血脉的人才能感应到,正因此,她才会让池小忆去世俗界,如今看到池小忆的传承血脉被激发出来,她也不禁为之高兴。

池小忆天性活泼俏皮,让她成日的闭关修炼根本不可能,正因此,她的修为才会比舒青羽低这么多。不过现在既然她的传承血脉开始苏醒,那么今后修炼速度必然会得到巨大提升。

池小忆欢喜的来到萧紫烟身边,道:“师父,我的传承血脉已经苏醒了,以后不用再刻苦修炼了吧?”

萧紫烟手指抚了抚她头上那些银色的柔发,道:“胡说,再顶尖的天才,若是不刻苦修炼,也无法成为强者,到时必会被同代人远远甩在身后。”

池小忆皱了皱鼻子,苦着脸道:“我还以为血脉苏醒了,就可以天天玩了呢。”

在场三人都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别人若是拥有传承血脉,恐怕都恨不得成为顶尖强者,这样才能独领**,可是池小忆却是想着玩。

萧紫烟没好气的点了点她鼻子,道:“若是像你这样,哪怕有了传承血脉,将来也会被别人超越,想想若有一天你的师姐和陈扬都成为了强者,你依然只是个弱者,岂不是让人笑话?”

池小忆眉头微蹙,不禁看了看陈扬,目光坚定起来,道:“那可不行,我说过要罩着石头师弟的,师父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

萧紫烟莞尔一笑,目光从池小忆身上移开,转望向陈扬,道:“陈扬,你可将燕国国主斩杀?”

“回宗主,已经斩杀。”陈扬神色平静道。

听到陈扬的话,舒青羽暗暗惊奇,她可是知道,这一次行动连通天塔第十二名高手谢风都加入,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陈扬还能得手。

萧紫烟眼中也闪过一抹奇异光芒,虽然她对陈扬很是信任,可也没料到谢风竟然也会接了这次任务,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现在陈扬仍旧将李征斩杀,萧紫烟笑了起来,道:“这样就好,你去长老阁领取任务奖励吧,这一次任务,是长老阁发布的。”

“是。”陈扬恭声道。

“得到五千星辰点后,你便去古荒塔修炼吧,距离大比只有一年,你必须尽力提升修为。”萧紫烟淡淡一笑,又对池小忆道:“你也和陈扬一起去吧,你的血脉正在苏醒,刚好可以去古荒塔中修炼,将之进一步激发。”

池小忆眨了眨大眼睛,看了看师姐,道:“那师姐呢?”

萧紫烟笑了笑,道:“你师姐还要炼丹。”

池小忆望向舒青羽,见舒青羽点头,这才朝陈扬笑道:“石头师弟,我带你去长老阁吧。”

在这天辰宗内,没有圣力的限制,池小忆可以驾驭彩云舟飞行,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散发着岁月气息的阁楼前,阁楼门匾上刻着三字“长老院”。

陈扬考虑到须弥戒内李征分身的头颅,决定还是不要让池小忆看到,说道:“池师姐,你就在外面等吧,我自己进去。”

“那正好,长老阁里那些老头们可没趣了。”池小忆很爽快的答应了。

长老阁内此时空荡荡的,只有左侧坐着两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那里下着棋。

陈扬根本看不透这两名老者的实力,心中暗凛,走过去恭敬道:“弟子见过两位长老。”

其中一名长老连眼皮都没抬,继续在那苦思着棋局,另一名长老倒是一脸和蔼,笑着道:“小家伙,你来这所为何事?”

陈扬从须弥戒内取出了一个盒子,道:“回长老,弟子已将燕国国主斩杀。”

两名长老都微微一惊,那名对陈扬爱理不理的长老,也不禁抬目看了他一眼,他们可是知道,这一次接任务的人不少,都是内门弟子,而且还有谢风那等高手,没想到最终任务竟被陈扬完成了。

那和蔼的长老没有打开那盒子,灵魂之力在里面扫了扫,然后看着陈扬笑道:“小家伙不错,把你的身份玉牌拿来吧。”

“身份玉牌?”陈扬一怔。

瞧着陈扬的表情,两名长老也有些愕然,那和蔼长老惊道:“你不是内门弟子?”

陈扬摇了摇头,道:“弟子还在外门。”

两名长老相视一眼,更是目露奇光,那么多内门弟子来接任务,最终居然被一个外门弟子得到奖励,实在让他们感到极其不可思议。

和蔼长老抚了抚须,笑着道:“原来如此,身份玉牌是内门弟子的象征,只要成为内门弟子,就有身份玉牌了。不过你现在得到了五千星辰点,已经算是内门弟子了。

和蔼长老右手微晃,一块白色的玉牌就出现在他手中,道:“我已经将五千星辰点打入这身份玉牌内,现在你只要将它滴血认主就行了。”

陈扬点头接过那身份玉牌,将一滴鲜血滴入其中,刹那间,他就感觉自己和这玉牌建立了一种心神感应,而那玉牌上,也浮现了他的信息——陈扬,内门弟子,星辰点,五千六百。

“谢过两位长老。”陈扬长松了口气,不过没有忘记给两位长老施礼致谢。

两名长老都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陈扬,但都没有多说话,挥了挥手便继续下起棋来。

陈扬走出长老阁后,等在门口的池小忆就说道:“石头师弟,这长老阁里面的长老,是不是每个都很奇怪?”

听到池小忆对那些长老的评价,陈扬暗觉好笑,他自然不会接这个话头,道:“池师姐,我们去古荒塔吧。”对于天辰宗的三塔,他都是极其期待的,现在通天塔他已经闯过两层,那古荒塔究竟是什么样子?

……

距离古荒塔的路程远的让陈扬吃惊,即便乘着彩云舟,两人也足足飞行了一刻钟。在路途中,陈扬也则没有放过观察天辰宗内门山脉的机会。在那一座座山峰上,他时常可以看到其他内门弟子,不得不说,那些内门弟子的修为让他实在心惊。灵圣修为的弟子太过普遍,地圣强者也同样不少,这样实力的人,在外面那些宗派,足以成为长老宗主,可是在天辰宗内,只能做弟子。

“这便是天辰宗的底蕴么?”陈扬暗暗感慨,此时他是真的感受到了天辰宗的庞大,天辰宗内门弟子有两万多人,而这两万多人,修为都在灵圣以上。

彩云走不断的朝东飞行,陈扬很快发现,越往东,本是越偏僻,可是簇拥而行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他心神微振,想来古荒塔就在前方了。

“石头师弟,古荒塔快到了。”池小忆望着前方,道。

陈扬点点头,他也感应到有股淡淡的威压传来,这威压越往前就越大,连飞行都更为吃力,两人到了后来,干脆将彩云走降落地面,步行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