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99章 古荒塔

第二卷殇风第两百九十九章古荒塔

行走在路上,陈扬二人可以看到大批的天辰弟子朝着那巨塔方向走去,让他暗暗心惊。在这些弟子中,若是单论修为,他属于那种垫底的层次。

不过陈扬没有丝毫失落,他修为虽然只是灵圣三品,但实力却远远不止如此,在进入玄经第三洞前,他就可以和灵圣八品强者一战,而圣轮经过玄经第三洞改造后,更是连灵圣巅峰强者都不惧。

随着不断走进,能量威压越来越逼人,可让陈扬感觉怪异的是,在前面,他并没有看到巨塔。当初前往通天塔时,远在数十里外,就可以看到通天塔的塔影了,但是现在他连古荒塔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前方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后面,简直就是黑压压的一片,这让陈扬感叹不已,来这古荒塔修炼的人还真是多的惊人。

当来到古荒塔前数里后,陈扬眼瞳微缩,只见在前方有着一截三丈高的灰色塔顶,中央矗立着一座灰色大门,大门上“古荒塔”三字散发着强烈的气势。

“这就是古荒塔?”陈扬有些目瞪口呆,古荒塔形状的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本以为也是如通天塔那样高耸入云,可现在却仿佛完全埋在地底。

池小忆早已见怪不怪,笑着道:“古荒塔有十层,但与其他两塔不同,它是深入地下,那荒境圣兽的妖丹,便在最下面那一层。”

两人朝前又走了两百多米,就再也无法前进了,前面数里都站满了人,全部是在古荒塔门前排队。

不过陈扬却发现,在那队伍的两边,却也有一些人根本没有排队,只是盘坐在石块上修炼,不由疑惑道:“这些人怎么不排队?”

池小忆扫了那些人一眼,撇了撇嘴道:“这些人都是宗门内修为较强或者背景不弱的家伙,他们在古荒塔内,往往都有固定的修炼室,根本就不用排队。”

陈扬闻言暗叹,这世上看来在哪里都是一样,从来不存在什么绝对的公平,特权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他侧头看向池小忆,诧异道:“你可是宗主的亲传弟子,要比背景可没几人比得上你,你在古荒塔内没有固定的修炼场所么?”

“咯咯,我可不需要什么固定的修炼场所,只要看中了那个就直接进入就是,如果有人就将他给赶出来。”池小忆眨了眨眼睛,轻笑道。

“够霸道。”陈扬不禁有种翻白眼的冲动,看来她在这宗门内也算是是女小魔头一个。

池小忆轻扬下巴,挺了挺微翘的胸脯,一脸得意的笑。

“噹”就在这时,一声浑厚的钟声在天地之间回荡开来,周围的喧闹声也顿时为之平息下来。

在古荒塔的门口,站在一个老者,他目光扫视周围众人,沉声道:“进入古荒塔,修为至少要灵圣,在里面修炼,也请量力而行,若是出事,后果自负。”

不等众人回应,他挥了挥手,道:“开塔。”

随着老者的声音落下,那灰色的巨大石门,立即轰轰隆隆的打了开来,一股更为强烈的威压从里面扑了出来。

陈扬心脏猛地一跳,那股威压虽然比较淡,可是从中他却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他明白,那是荒兽的气息。

古荒塔大门一开,门口那些弟子再也按耐不住,纷纷朝着塔内涌去,而周围那些盘坐修炼的弟子们,也是纷纷睁开双眼,看也不看那些排队的弟子,直接化作一道道影子,带着破风声对着塔内激射而去。

陈扬倒是没有什么着急的,他第一次来到这古荒塔,还是先熟悉熟悉情况比较好。

距离那塔口越来越近,陈扬感受到的威压也越来越惊人,那塔口更是让人觉得就如同是远古巨兽的兽口一般,显得极为幽深莫测。

近一刻钟后,他终于来到古荒塔门口,他灵魂力量不由扫了扫荒塔的材质,却是没有丝毫头绪,这材质坚硬绝不逊于庚精,其珍贵程度也不言而喻。

用价值等同于庚精的材料,筑造一座如此恢弘庞大的巨塔,陈扬感到自己的心神为之一震,当初他得到一块方圆丈余大小的庚精就很不容易了,这古荒塔的手笔也太让人震惊了。

陈扬的脚步没有停滞,紧紧的握了握拳,平复下有些起伏的情绪,旋即咬了咬牙,抬步便朝着那塔门之后的世界走去。

……

刚踏入古荒塔内,陈扬还来不及打量周围的环境,脸色就微微一变,身体在刹那间都变得有些僵硬。

他身上的骨骼,都发出轻微的噼啪声,整个人如同被巨山压住一般,若非他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陡然遇到这样的变故,恐怕会立即趴了下去。

在陈扬周围,就有一些和陈扬一样初入古荒塔内的人,一时受不了那可怕的压力,身体被压得轰的跪地。

“好可怕的威压”陈扬眼眸中露出浓浓的震撼,塔门内外的威压截然不同,完全就等同于两个世界,这塔里的威压,即便是第一层,其威压也越胜门外十倍。

周围那些入门许久的弟子,看到有人被压得跪地,不少人幸灾乐祸起来,显然塔门曾经也遇到过这样事情,有些人则只是淡淡的扫了眼,显然是看的太多了。

然而当他们看到陈扬时,却是暗暗心惊,看那个弟子身体突然僵硬,分明也是第一次进入古荒塔,可是他除了身体僵硬和有些颤抖外,却没有其他反应。

“好强的身体素质”有些眼力见识高的弟子,很快发现问题的关键,惊叹不已。

这威压的确惊人,不过陈扬经历过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的威压,对此已经有了经验,在经过数个呼吸后,他渐渐适应了这种威压。

“第一次进入古荒塔,遇到这种情况有什么好笑的”这时,一个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赵长老。”看到这老者后,周围的弟子纷纷为之让开道路,这是宗门内负责古荒塔的长老,自然没人敢轻易得罪。

赵长老在几名被压得趴在地上的弟子身上输入一些圣力,那些弟子很快便松了口气,身体缓缓的恢复过来。

但是等他来到陈扬身前,正要出手相助陈扬一把后,陈扬却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动了动自己的手掌。

这情形让人嗔目结舌,这个新弟子,竟然这么快就适应过来,而且无需别人帮助,就能自己恢复行动

赵长老看到这一幕,也收回了自己准备帮助陈扬的手,目露奇异光芒的看着陈扬。

陈扬的身体逐渐的活动起来,旋即他脚步朝前一踏,全身都恢复了行动。

赵长老眼中赞许之色更浓,欣慰笑道:“小家伙,不错不错,第一次就能在这威压下坚持住,而且还依靠自己的力量恢复过来,可见你意志很坚定呐。”

“谢过长老,小子也只是侥幸而已。”陈扬神色淡淡,口中略带谦逊道。

“侥幸?呵呵,能够侥幸的人也不多啊。”赵长老双眸微眯,笑着道。

“赵爷爷,这一次是你守塔么?”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只见一个瓷娃娃的般精致的少女站在一旁。

赵长老立即望向这少女,目光诧异的扫了眼少女头上的银发,旋即笑容更胜道:“原来是池丫头,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丫头倒是长得更标致了。”

周围也有不少弟子认出了池小忆,眼中露出复杂不一的神色,许多人也注意到池小忆的发色,更是表情怪异。

“赵爷爷,我先带师弟去地方,你慢慢忙吧。”池小忆笑吟吟道,看也不看其他人的目光,拉着陈扬朝别处走去。

在场众弟子见状更是目露奇异光芒,这个少年究竟是谁,居然认识宗主的亲传弟子?

“池师姐,进入古荒塔会突然遇到如此惊人的威压,你为何不事先给我说说?”陈扬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天真俏皮的丫头。

池小忆美眸中闪过狡黠笑意,理直气壮道:“每个进入古荒塔的弟子,事先都要自己体验这威压的,而且师父也没有让我提醒你,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陈扬摇了摇头,正要说话时,却感觉有些怪异,只听原本闹哄哄的古荒塔,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他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来,片刻后目光也蓦地定格在门口。

只见一个身穿浅白色长袍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她身形苗条,乌黑的长发披向背心,仅用一根浅白色的丝带轻轻挽住。她容貌娇美绝俗,肌肤若凝脂白玉,秀美微微挑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清贵高华,飘渺逼人的气质。

这古荒塔第一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这个女子身上,人们眼中的神色极为复杂,有爱慕,有崇拜,有忌惮,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可以忽略她的存在。

“白若衣?”池小忆眼中也露出匪夷所思之色,惊异的看着那个女子。

白若衣听到这三个字后,陈扬瞳孔一阵收缩,这个女子,竟是通天塔上,排名第二的白若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