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0章 闭关修炼

第三百章 闭关修炼

白若衣,一品天圣,高居通天榜第二,在天辰宗弟子中,堪称传奇人物。

她一出现,这古荒塔第一层陷入一片寂静之中,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虽然同为天辰弟子,但对于普通的弟子而言,白若衣,就如同那处在云端的仙子般只可远观。

“呵呵,小忆妹妹也在这里。”白若衣微笑着看向池小忆,之前池小忆的声音并不小,她自然听在耳中。她的声音如幽泉流淌般动听,令人闻之心神一阵舒适。

池小忆并不像其他人那般拘谨,她平日里经常和萧紫烟呆在一起,白若衣虽强,但她却不觉得什么,完全能以平常心对待,笑道:“白师姐好。”

白若衣点点头,目光轻飘飘的扫了陈扬一眼,诧异的看了看池小忆,道:“小忆妹妹,这位是?”陈扬的修为她自然不放在眼中,可是看起来池小忆与陈扬很熟悉,她自然免不了有些好奇。

“这是我的师弟。”池小忆浅浅一笑,当着众人的面,她便不会称呼陈扬为“石头”。

陈扬眼中奇异光芒一闪而逝,朝白若衣拱了拱手:“陈扬见过白师姐。”他隐隐察觉到,白若衣对池小忆很亲切,相反池小忆对白若衣虽然尊敬,但却保持着距离。

“你就是陈扬?”白若衣脸上浮现一抹诧异之色。不仅是白若衣,周围一切实力很强的内门弟子,原本对陈扬并不在意,可此刻也不由仔细的关注他来。

陈扬微微一愣,听白若衣的语气,她莫非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和她并未任何接触。

瞧着陈扬有些愕然的样子,白若衣脸上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容,浅笑道:“呵呵,师弟在第一次闯通天塔,便是连闯两层,师姐我一直在想师弟是何等人物,今日可算得以一见。”

“这人竟是陈扬,半个月前,第一次闯通天塔,就连闯两层,最终在第三层失败。”周围也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原来是他,怪不得刚才无需长老的帮助,能够自己从那威压中恢复过来。”

“据说以往在第一次闯通天塔,能连闯两层的人,后来都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这也不一定,历来也有不少人第一次就闯过两层通天塔的,后来还没成长起来就夭折了。”

赵长老也认真的凝视陈扬片刻,笑着道:“想不到小家伙比我想的还不简单,刚进天辰宗,就有这么多人知道你的名字了。”

对周围众弟子和赵长老的话,陈扬并未觉得什么自豪荣幸,摇了摇头道:“连闯两层通天塔其实说明不了什么,刚才就有师兄说过,历来有不少人第一次闯过两层通天塔的,可后来还没成长起来就夭折了。”

见陈扬并未被这夸赞迷惑心志,赵长老脸上却是赞许之色更浓,白若衣也是目露晶亮光芒。

但赵长老并没有多说,正如陈扬所言,闯过通天塔虽然可以证明目前潜力不错,可代表不了将来,身为天辰宗长老,他见证过太多的天才陨落。

他转头朝着白若衣和善一笑,问道:“白姑娘,不知这一次你准备进入第几层修炼?”

陈扬眉头微挑,他发现,这赵长老称呼池小忆为丫头,可是对白若衣的称呼却是姑娘,这说明赵长老是用平辈的姿态对待白若衣。不过他很快想到了白若衣的修为,心中顿时释然了,白若衣的这等惊人的修为,已经不比那些长老们弱多少。

白若衣没有多做犹豫,笑了笑道:“第六层。”

“第六层?”赵长老微微动容,劝道:“白姑娘,虽说你达到天圣已经有资格进入第六层,但最好还是等你达到天圣三品后再进入,那样比较安全。”

白若衣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多谢赵长老,不过若衣心意已决。”

赵长老不禁轻轻一叹,道:“当初你是我看着入宗的,没想到现在已经快要超越了,或许有一天,你会比我先进入第七层。”

“这可不一定,赵长老修为远比若衣深厚,恐怕无需多久就能进入第七层了。”白若衣嫣然笑道。

“不说了不说了,我的情况我清楚的很。”赵长老挥了挥手,笑道:“你们还是去修炼吧,陪我这个老头子在这里聊天,完全是浪费时间。”

白若衣轻轻点头,转头看向池小忆和陈扬,道:“小忆妹妹,陈扬师弟,我先去第六层修炼,以后有机会在相谈吧。”说罢,她留下一抹动人的笑容,转身朝着荒塔内走去。

望着白若衣离开的背影,陈扬朝赵长老拱了拱手,道:“赵长老,晚辈也去修炼了。”

“去吧去吧。”赵长老说着朝着四周众人扫视一圈,瞪眼道:“你们还在这里看什么,快去修炼。”

那些弟子顿时一哄而散,毕竟在宗门内得罪一名长老可是极其不智的,尤其这名长老还在古荒塔内拥有着监控权力。

陈扬和池小忆也朝着塔内走去,途中他不由诧异道:“池师姐,你是怎么认识白师姐的?”

池小忆脚步微顿,撅嘴道:“你是不是觉得她很漂亮?”

“的确,白师姐的姿色在整个宗内都屈指可数。”陈扬如实点头,白若衣已经可以说是那种风华绝代的女子了。

池小忆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扬,戏谑道:“我看她对你的态度倒是不错,你是不是动心了?”

陈扬神色平淡的摇摇头,脑海中却是不禁想起夏清影的玉颜,眼瞳内闪过一抹深深的思念和痛苦。

池小忆一直看着陈扬,自然捕捉到了陈扬眼中那令人心颤的悲痛,本来她还想取笑陈扬一番,可此刻心中却是升起浓浓的歉意,转移话题道:“你刚入门当然不知道,白若衣师姐和舒师姐是我天辰宗这一代女弟子中最出名两位,并称天辰双姝。”

陈扬敛去眼中的痛色,闻言露出了然之色,白若衣和舒青羽都是极为优秀,相互间虽然不说,但暗中自然存在着竞争,白若衣虽然为人也不错,可池小忆和舒青羽是同一个师父,关系自然更好,如此一来,她对白若衣有着一丝距离也很正常。

“咯咯,石头师弟,跟我走吧,我带你如去修炼室。”不知为何,池小忆心中依旧没有忘掉陈扬之前眼中那抹悲痛,没有再去多说白若衣和舒青羽之间的关系,带着陈扬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两人并不知道,在他们说话时,一个白袍女子,正在不远处望着他们,正是之前离去的白若衣。

女子大都喜欢听别人夸其美丽,白若衣虽然听的夸赞太多,可听到陈扬坦承她很漂亮,仍旧有些愉悦。不过后来陈扬否则对她动心,她却是不禁皱了皱眉。

“究竟是什么女子让他那么记挂?”白若衣也看到了陈扬眼神的痛色,看到陈扬竟能因那个女子连自己都不动心,她不禁对那个未曾见面的女子产生了好奇。

“呼。”白若衣轻轻呼了口气,将脑海中的杂念全部摒除,也不再去多想有关陈扬的事情。她的目光很快就坚定下来,她能修炼到天圣境界,意志之坚定不言而喻,有关美貌的事情,虽然能让她在意,却无法让她心境有半分波动。

……

陈扬跟随着池小忆,走出了古荒塔的表层,进入了第一层中。刚进入这里,陈扬就感应到更为惊人的威压,比起表层又要强大两倍,让他胸口都有些压抑起来。

但陈扬的适应力极为惊人,很快就再度恢复过来,目光开始打量起周围来。

这第一层内的面积极为宽敞,中间是一个圆形平台,可以容纳六百余人修炼。在这平台周围,则是一些修炼室,在修炼的门口,都挂着一些黑白两色的牌子,白色朝外,则是无人,黑色朝外,则是有人在修炼。

陈扬还发现,无论是中央平台还是修炼室,越靠近第二层入口的修炼者,修为越高。

“在古荒塔内,位置都有着等级之分,越靠近那第二层的入口,灵气越浓郁,威压越强,等级也越高。要想获得高级的位置,就要拥有足够的实力,实力不够,只能在低级修炼室和外面的平台上修炼。”池小忆缓缓给陈扬解释道:“若是实力不够却要去占据高级修炼室,那最后只会被人给赶出来。”

“看来在天辰宗内,也是讲究强者上,弱者下。”陈扬点点头,对于这样的规矩,他倒没有什么异议,因为只有竞争,一个宗门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那高级修炼室和低级修炼室,在花费上是否一样?”陈扬有些疑惑道。

池小忆摇了摇头,笑着道:“只要在同一层内,那么花费都是一样的,想要得到好的修炼室,就靠自己去争取。”

陈扬偏头看了看池小忆,道:“池师姐,你在第几层修炼?”

“第二层。”池小忆微吐了口气,说道:“到了相应的实力,就必须要去相应的塔层修炼,否则效果会慢很多。浓郁的灵气,可以让人更快的吸收,而强大的威压,可以磨砺人的意志,逼迫人的潜力。”

“池师姐,你去第二层吧,我也要开始修炼了。”陈扬目光在周围略微扫视,脸上露出期待之色。现在他是第一次在古荒塔内修炼,还是决定先在第一层熟悉一下修炼环境再说。

“嗯,等下次你再看到,说不定会让你大吃一惊。”池小忆眼睛笑得完成了月牙儿,旋即身形若蝴蝶般朝着下一层翩然飘去。

陈扬看了周遭一圈,虽说他是第一次进入古荒塔,但对于威压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抗性,便没有在外面的平台上修炼,那样对他的效果不大。

他望向附近那些修炼室,发现左侧中部位置有间空着的修炼室,没有多想就朝着修炼室内走去。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进入修炼室中后,那些平台上不少弟子,露出了同情怜悯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

陈扬在修炼室中打量了一番,很快在门口上发现了一个平滑的凹槽,他目光微亮,取出身份玉牌,尝试着将玉牌插入那凹槽内。

随着身份玉牌插入凹槽中,那修炼室门口发出一阵淡淡光芒,修炼室的门顿时关闭起来,门外那个牌子也从白色转换了黑色。

对于门外牌子的颜色转变陈扬当然看不到,他注意到,在身份玉牌插入那凹槽内时,玉牌上五千六百星辰点,立即变成了五千五百星辰点。

他想起了古荒塔内修炼的花费,第一层,每小时十个星辰点,虽说他的星辰点不少,可是他仍旧不愿轻易让人半点。

他不再犹豫,连忙在修炼室中央的蒲团上盘坐下来,闭上双眼进入了修炼之中。

而此刻,外面平台行的修炼者们,目光都投足在那扇关闭的修炼室小门上,丝丝窃语了起来。

“居然有人敢进郑浩的修炼室,肯定是一个新人。”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啧啧,这个新人呆会就要倒霉了。”

“上一次那个人就是因为占了郑浩的修炼室,结果被打的半个月起不来床,后来还经常被郑浩找麻烦。”

“我看他未必会倒霉,那可是中级修炼室,里面的威压极其可怕,这个小子明显是个新人,我看他很快就坚持不了。”

“说的不错,这人还真的有些白痴,刚来古荒塔,就进中级修炼室,他难道不知道,越是高级修炼室,威压越强。”

“……”

修炼室的隔音效果极强,陈扬没有听到外面的议论,他完全沉浸在修炼中。

平稳的心跳声在寂静的修炼室中响起,处于修炼状态中时,陈扬对周遭的感应也变得格外敏锐。

那股强大的威压,在这种情况下,对人的压迫力更大,如同山岳般无时无刻不压在人的身上。面对这种威压,寻常三品灵圣的确难以承受,可陈扬却不觉得什么。

这浓郁的灵气,让他浑身毛孔舒张,一股极为舒适的感觉弥漫全身,仅仅片刻,陈扬感觉自己就有些沉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