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6章 拜月洞天

碧空如洗,流云舒卷。

一条云朵般的彩舟浮于空中,朝着远处飞去,彩舟之后,一灰色古塔的影子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陈扬立在彩云舟船头,劲风吹动他袖袍猎猎作响,黑发也在脑后不断舞动。他神色冷漠如常,对于古荒塔内发生的争端矛盾,他根本不放在心中,现在他脑海中最重要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强。对目前的他而言,除了提升实力外,其余的一切都是旁枝末节,不足为挂。

“池师姐,在宗门,若要寻找药材当去什么地方?”陈扬偏头看向一旁的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少女,此时她的头发,已经大半变成银白色,他明白,等到她头发全部变得银白,那么她的传承血脉也要完全苏醒。

“要找药材还不简单,青羽师姐可是宗内有名的丹药师,找她肯定没问题。”说到这,池小忆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的灵动的转了转,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陈扬,道:“石头师弟,难道你也会炼丹?”

“知道一点。”陈扬没有否定,也没有多说,道:“那我们便先去见舒师姐吧。”

池小忆皱了皱鼻子,看向陈扬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异光,这个石头师弟,还真是不简单,不仅修炼速度快得惊人,居然还懂得炼丹,在她心中,炼丹那可是烦闷无比的事情。

彩云舟的速度极快,在空中划过一道彩光,一刻钟后,它便来到紫竹峰前,在山道上缓缓的降落下来。

陈扬和池小忆两人沿着山道行走,很快便来到紫竹楼前,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的紫竹楼第一层大厅内,空荡荡的,池小忆手指摸了摸滑腻白皙的下巴,道:“师姐一定在炼丹房里炼丹,我们去吧。”

不过两人正准备朝楼上走去时,却听一楼后传出一个平静温和的声音:“小忆,陈扬,你们来后院吧。”

“师父。”池小忆眼眸一亮,欣喜的朝着后院走去,陈扬没有停留,也跟了上去。

紫竹楼后,是一片面积不小的园林世界,浸人的凉意随着细风弥漫空中,令人心神愉悦。

这里没有水榭歌台,也没有画栋雕梁,四周是紫竹,在中间则是一些淡雅的花朵、盆栽和假山。院子内每一处的布置,都显得匠心独运,独具别致又不失自然之感。

萧紫烟白玉般的纤手,则提着一花洒给一处白兰浇水,这情形让人实在是吃惊,堂堂天辰宗一宗之主,没有施展任何圣力,只有如普通人那样给花浇着水。她的动作也没有半分生涩,如行云流水,翩然优雅,显然她没少做这些事。

池小忆和陈扬都静立在她身后,没有打扰她,她的动作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充满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半晌后,萧紫烟走到一处木架旁,将手中花洒放了下,取过一块洁净的抹布擦了擦手,这才转身看向两人。以她的实力,自然一眼看出陈扬和池小忆的实力,满意的点点头,却没有多说。

她走到一旁的白色石凳上坐下,朝两人挥了挥手,道:“你们也做了。”

若是常人,面对这样一名位高权重,实力惊人,却又美若仙子般的人物,难免会有几分局促,可池小忆却没有丝毫感觉,笑嘻嘻的轻跃到萧紫烟身边坐下,道:“师父,我感觉我的传承血脉已经觉醒大半了,若是能进阶地圣,恐怕就能完全觉醒。”

萧紫烟笑着摸了摸她的银白色头发,然后看向陈扬,道:“我让你们过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三天后,宗门将要有一次重大的历练行动。”

“历练?”陈扬抬头诧异的看向她。

而池小忆则是双目发出喜光,连忙开口道:“师父,是外出历练么?”

萧紫烟对这个贪玩的弟子实在有些无奈,可仍旧点了点头,继续对陈扬道:“小忆说的不错,正是外出历练,而且这一次的历练,和以往的历练不同,宗门极为重视。此次历练,将会派出大量内门弟子,不仅有我天辰宗,其他各大势力也会出动。”

听到萧紫烟的话,陈扬顿时意识到这次历练的确极为特殊,他不由道:“宗主,这次历练可有什么重要的目的?”

“不错,这次历练一是磨砺弟子,第二,则是斩杀一个名为叶箫的人。”萧紫烟点点头道。

池小忆有些嗔目结舌,道:“师父,这个叶箫究竟做了什么坏事,竟惹得这么多宗门要杀他?”

“这名叶箫的确不是什么善人,但他犯下的罪行,还不足以让我天辰宗出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在偶然之中,竟找到了上古拜月宗的洞天界,而且还得到拜月宗的洞天传承。”说到这,萧紫烟的神色都有些凝重,道:“若是让他将拜月宗洞天界炼化,那么他就将成为拜月宗的洞天界主,到时他主要躲在洞天界内,恐怕没有几人能奈何得了他。”

陈扬二人闻言都是震惊,这个叶箫竟得到一个洞天界的传承,难怪引得各大势力出动,若是这叶箫本身实力强大,那得到这洞天界的传人自然是好事,可现在他的实力明显不够强,那无疑就是大祸了。

“即便是在当今神圣大陆十大宗派内,拥有洞天的宗派,也只有三个,所以可以想象,叶箫得到上古拜月宗洞天界传承,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放过他。”萧紫烟看着陈扬和池小忆,眼睛宛若星空般深邃动人。

“宗主,为何十大宗门只有三个拥有洞天界?”陈扬心神一惊,问道。

萧紫烟微微一笑,道:“在十大宗门,只有归墟宗、风雨宗和我天辰宗拥有建立洞天界,而其他其他宗派,在实力上未必弱于三大宗派,却没有洞天界,这是因为建立洞天界,不仅仅是实力够了就行,还必须要用至宝镇压。”

陈扬目光微凝,心中掀起滔天大浪,连其他七大宗派都没有的至宝,那究竟是什么品阶的圣器才行?

虽然陈扬并没有将疑惑问出来,但萧紫烟显然看出了他所想,口中吐出两个字:“禁器”

禁器,仅仅是两个,不需要其他的描述,却足以道尽一切,足以让人彻底震撼。在神圣大陆上,禁器就意味着禁忌,那是传说中的存在,而镇压洞天界,竟然要如此恐怖的至宝,难怪连十大宗派中另外七大都难以获得。

这让陈扬更是明白,为何连十大宗派都出手对付那个叶箫,若是让他炼化了拜月宗的洞天界,那就意味着他也得到了一件禁器,那绝对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不过他的心境远远超过常人,在震惊两三个呼吸后,神色就渐渐冷静下来,脑海中飞快思考起来。

片刻后他猛地看着萧紫烟,沉声道:“宗主,我天辰宗的禁器,难道就是太初境?”

看到陈扬这么快就恢复镇定,萧紫烟眼中掠过一抹赞许,含笑道:“不错,太初境又名太初图,是当初天辰祖师萧重楼所得,便用之镇压洞天界。一件禁器,其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够操纵一定的时间规则,正因此,太初图内部才拥有能够改变时间流速的太初境。”

禁器,哪怕是陈扬也是第一次听到,而且也仅仅只是听说,却没有见过。这种存在对于寻常圣者来说,完全是传说中的东西,若是陈扬没有在偶然下进入天辰宗,以他的实力,也根本不会有机会接触到这样至高的存在。

“师父,这拜月宗洞天界如此重要,为何您和宗门的长老们不出手,反而让宗门弟子前去追杀?”池小忆也极为清楚一个洞天界意味着什么,却是更为不解。

萧紫烟摇了摇头,道:“我和诸位长老不是不出手,是不能出手,那叶箫得到拜月宗洞天界的消息一泄露,他就遭到满天下的追杀,为了躲避追杀,他逃入了大陆西南的蛮荒之地”

陈扬对这蛮荒之地只是略有耳闻,但了解的却不慎,听到萧紫烟的话,他分析出着蛮荒之地必定有让萧紫烟这样的强者都忌惮的东西。

“蛮荒之中,有着几位老家伙一直守护在那里,若是宗门的弟子进入蛮荒中,虽然危险,但是不会惹出他们。可若长老级别进入蛮荒,必定会惊动那些老家伙,到时事情只会变得更为复杂,引发大陆的动乱也未必不可能,这样一来,不仅对追杀叶箫不利,还会将各大势力拖入泥潭之中。”萧紫烟凝声道:“自古以来,出现至宝的事情不在少数,而我天辰宗这样的宗派,能一直传承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谨慎,哪怕面临再大的诱惑,也必须保持克制。否则的话,再强大的势力,若是不谨慎小心,那也会有灭亡的一天。”

说完这些话后,萧紫烟看着陈扬微笑道:“玉不琢不成器,这一次磨砺,我打算让青羽和小忆也前去蛮荒。但是她们在外面的处事经历必定没有你丰富,到时你记得要保护好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