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7章 复骨生髓丹

第三百零七章 复骨生髓丹

陈扬自然不会拒绝萧紫烟的请求,在与她详谈一番后,他便来到紫竹楼第二层,炼丹房。

尽管陈扬拥有一个天品高阶黒骨鼎,可是在见到舒青羽的炼丹房后,他仍旧不禁有些嫉妒。

炼丹房面积有方圆十丈,一进入里面,五个形态不一的药鼎就引入眼帘。这五个药鼎,有两个地品药鼎,一个天品低阶药鼎,一个天品高阶药鼎,还有一个,更是天品顶阶药鼎。

这里的药鼎,随便一个都能让人眼热,而舒青羽一个丹药师却是一人就拥有五个,可想而知她在天辰宗内的炼丹术有多受重视。

此刻舒青羽站在那天品高阶药鼎和天品顶阶药鼎间,竟然在同时用两个药鼎炼制丹药,瞧着她那虽然专注,却轻松有余的神情,她的炼丹术也的确让人敬仰。

陈扬站在炼丹房中,并未开口打扰舒青羽,他的炼丹术虽然远不如舒青羽,但也很清楚,丹药师在炼丹时,是最不能受人打扰的。若非他深受萧紫烟和池小忆的信任,她们也绝不会让自己进入这里。

陈扬仔细的关注着舒青羽炼丹,舒青羽的炼丹术的确高超,从中他可以学到不少炼丹经验和手法。他还注意到,舒青羽控制的火焰也极不寻常,火焰呈妖异的鲜红色,上面散发的可怕气息,丝毫不逊于九天炎雷火,无疑是一种恐怖的禁火。

舒青羽的手指极为灵巧,灵魂之力也强大惊人,在她控制下,那鲜红色的火焰在两尊药鼎内自如流转。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舒青羽收回那鲜红色的禁火,双手飞快在药鼎上刻纹,口中轻喝道:“起。”

“起丹圣纹?”陈扬双目一亮,起丹圣纹,是在炼丹结束后出丹极为重要的一种圣纹,有着这种圣纹,出丹的时候可以极大的提升成功率。以往他对于这种圣纹极为渴望,但是这种圣纹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得到,哪怕外界那些一流宗派内也没有。

陈扬没想到,在这里可以看到舒青羽使用,他心中念头飞快转动起来,他相信,任何一个丹药师,在见到这种圣纹后,都会心动。

随着舒青羽声音落下,两颗颜色形状皆不一的丹药从药鼎内飞了出来,被她用早已准备好的丹药瓶装好。

这两颗丹药,虽然陈扬不明白它们的名称和药效,但是从它们散发的气息,他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两颗六品丹药。

同时炼制两颗六品丹药,陈扬微微苦笑,若是他自己,顶多就能炼制三品顶阶的丹药,炼制六品丹药他还差得太远。

舒青羽显然早已知道陈扬在身后,只不过之前她在炼丹之中,所以并未理会。

此刻她收好丹药,顿时转身看向陈扬,平静道:“师弟,你找我?”

“舒师姐,我来向你请教几株药材的下落。”陈扬点了点头,如实道。他在一旁的桌子上取过纸笔,将炼制通玄丹的药材写了出来,当然,他在里面添加了其它几株药材。这倒不能说他不信任舒青羽,实在是通玄丹实在太过重要,关系到上古玄丹圣宗,一旦泄露可以威胁到他的性命。而他对舒青羽虽然感官不错,可没有到那种绝对信赖的程度,玄经这样的秘密,只有夏清影和陈柔这种至亲至爱关系的人他才会说。

在陈扬写好后,舒青羽接过那张纸一看,眼中不由掠过一丝异色,这张纸上,有地灵草、通心根、望月花和血元果等药材,这些药材每一样,对于舒青羽来说虽然不是极其珍贵,但每一样都不容易找。

舒青羽若有所思的看了陈扬片刻,沉吟道:“地灵草、通心根、和冰莲这三种药材我这里就有,望月花和盘蛇花,在宗门药材库里也找得到,至于血元果却是没有。”

虽说没有血元果,但舒青羽的话仍旧让陈扬心中一喜,地灵草、通心根和望月花都是他真正需要的药材,如今炼制通玄丹的药材,只差一样了,这一趟的收获远远超乎了他的预计。

不过陈扬很快便平静下来,问道:“舒师姐,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血元果?”

舒青羽娥眉微蹙,脸上浮现思索之色,片刻后她便眉头轻展,道:“血元果生长环境特殊,在天辰洞天内根本找不到,只有蛮荒的血谷中才有。”

“蛮荒血谷?”陈扬眼中喜色更浓,说道:“多谢舒师姐,三日后就要去蛮荒历练,到时正可以趁机寻找这血元果。”

舒青羽露出一丝笑意,旋即内心微动,问道:“师弟寻找这么多药材,难道也是一名丹药师?”

“不错,但和舒师姐的炼丹术相比,只能说惭愧。”陈扬点了点头,道:“舒师姐,最后你起丹时刻画的可是起丹圣纹?”

闻言,舒青羽认真的看了看陈扬,旋即微笑道:“师弟连这个都清除,看来果真也是丹药师了。”

陈扬感觉到,虽然舒青羽往日对自己态度也很平和,但是直到刚才,她的笑意才是发自内心,显然在得知自己也是丹药师后,她对自己更为亲近了。

对此陈扬也极为乐意,直到舒青羽是天才丹药师后,他早已决定向她多多请教,当即也不遮掩道:“舒师姐,不知那起丹圣纹,可否传于我?”

他本以为舒青羽对此即便不拒绝,也会犹豫的,可出乎他预料的是,舒青羽莞尔一笑,道:“当然可以,起丹圣纹在外界或许珍稀难见,但是在我天辰宗,只要炼丹术达到五品以上,都可以得到。”

陈扬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可是我的炼丹术离五品还差得远。”

“那也无妨,别人我或许不能传,但师父如此看重你,我传了也没什么。”舒青羽却是毫不介意,右手微晃,一块玉简就出现在她手中,说道:“这玉简内记载的便是起丹圣纹,学完后切记不要再外传。”

舒青羽的好意陈扬没有拒绝,毕竟这对他的炼丹术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他在不久后就要炼制通玄丹了。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离去,看向舒青羽道:“不知舒师姐可否知道有什么丹药可以复原瘫痪的肢体?”他自然是想到了李征,他相信只要给李征复原双腿,并且传给其修炼功法,以李征的心志,成为强者是必然的事情。

舒青羽眼中掠过一抹诧异之色,但她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陈扬的什么亲友瘫痪了,说道:“复原瘫痪的肢体,对常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可对丹药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六品丹药复骨生髓丹,便可以让人瘫痪肢体彻底复原。”

陈扬眼眸一亮,舒青羽既然这样说,那对于她来说,炼制这复骨生髓丹,必定不是什么难事。

瞧着陈扬的神色,舒青羽自然知道他所想,平静道:“要让我给你炼制并非不可能,但是要得到复骨生髓丹,你也必须要为我做一件事。”

陈扬自然明白天下没有不劳而获之事,正色道:“不知舒师姐要我做什么?若在我能力范围内,自然竭力而为。”

舒青羽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弹了弹,道:“你如今实力还太弱,我现在还并没有什么事情要你给我做,就暂且记着,将来我有需求再找你如何?”

陈扬清楚此事他还是占了不少便宜,当即道:“那就这样说定了,舒师姐,我暂时就告辞了。”。

舒青羽点点头:“你要的药材和这复骨生髓丹,在去蛮荒时我再给你。”

陈扬诚心的朝舒青羽拱了拱手,旋即没有再停留,毕竟在外出历练前,他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处理。

从紫竹楼出来后,陈扬直奔隔天关而去,他要去的地方,正是天辰洞天世俗界。

……

伯兰草原上,一道身影如风般在密草间掠过,这身影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出现在百丈之外。

这身影正是陈扬,如今只有他一人,他自然无需顾忌,一路上展开最快速度,笔直朝着燕国国都窜去。在这般速度下,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来到了大燕城的皇宫之中。

在路途中,陈扬得知如今燕国的国主已经更换为李征的儿子李光,虽然真正的李征没有死,但是在天辰宗那里看来,李征已经被杀死,他当然不敢再出现,否则无疑会再度遭到天辰宗追杀。

虽然在燕国世人眼中,李征已死,但凭借着李征这位太上国主的令牌,陈扬在皇宫内仍旧畅通无阻。

陈扬的灵魂之力在皇宫内搜索一番,很快就发现李征所在,他没有躲躲藏藏,持着太上国主令,半刻钟后就来到李征居住的宫殿内。

进入那宫殿内后,陈扬就看到李征正坐在轮椅上,神色的平静看着书。当陈扬出现后,李征似有所感,抬头一看,当发现是陈扬后,眼中情不自禁的露出惊喜之色。

看到李征经过这番剧变后,依然风轻云淡的样子,陈扬对其更为信任了,事实上他当初离开的事情,没有将功法立即传给他,也是出于一种考验的心理。

“弟子拜见师父。”李征脸上惊喜平静下来后,连忙在轮椅对陈扬躬了躬身,恭敬道。

陈扬反手一挥,大殿的殿门顿时关上,这才点头道:“李征,在这世俗界内,你根本不可能修炼圣力,故而为师今日来,便是将你带出天辰洞天。”

李征心中不由一惊,可很快又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师父,弟子并非天辰宗弟子,根本无法离开这洞天界。”

陈扬不以为意的看了他一眼,平静道:“你放心,我带你出去,无需经过天辰宗。”

李征身躯猛地变得僵硬,有些匪夷所思的看向陈扬,道:“师父,这?”他实在难以相信,这天辰洞天可是天辰宗掌控,师父竟然有办法不经过天辰宗弟子就离开。

陈扬没有向他多解释,他知道只要将李征带到玄经第三洞一看,李征自然就会明白一切,他淡淡道:“跟我来吧。”

“是,师父。”到了现在,李征自然看得出陈扬是认真的,心神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在陈扬带领下,两人来到了皇宫的宝库前,哪怕现在李征不能暴露身份,但有他的令牌在,两人同样很轻易的进入宝库中。

李征一路上都极为疑惑,看到陈扬带他来宝库内更是惊奇,对于皇宫他自认极为熟悉,但却从来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地方能通向界外。然而当陈扬将他带入玄经第三洞后,他却是目瞪口呆,他生在这皇宫中,至今有三十多年,可一直不清楚,在这宝库下,居然还有一个这样的神奇石洞。

在玄经第三洞另一侧,有着一扇石门,陈扬在这石门前停了下来,说道:“只要通过这扇门,就可以达到界外了。”

李征早就觉得陈扬没必要骗他,看到这神奇石洞后,更是相信陈扬的话。他目光落在那石门上,眼神一片火热,却没有失去冷静,道:“师父,请等等,若我要去外界,那必须要带上一些人。”

陈扬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话,只是等着他解释。

李征一脸诚恳,对着陈扬拜了拜,道:“师父,你让我去外界,那便是大恩,我伸手师父之恩,那么到了外界,自然不能无所事事。而我李征做其他事情不擅长,只知道如何打天下,既然我无法帮师父做其他事,那就在外界,为师父打出一个天下。我要将燕国内最信任的十八名护国战将也带去,相信有了他们,将来我行事必会事半功倍。”

陈扬深深的凝望着他,对李征说的话话,他并不怀疑,虽然李征现在的实力很弱,可是这样一位枭雄人物,只要他的实力提升上去了,将来真的有可能为他打下一个江山。

“好,我在外界,也的确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个人的实力再强大,有时也是有限的。”片刻后,陈扬点点头,道:“不过外界的一切和这里都不同,你小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