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23章 再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再遇

三头血豹齐齐扑向陈扬,但就在这时,一道银光闪掠而出,满头青丝近乎晶莹银白的池小忆出现在一头血豹前,将之拦下了来,旋即更是与那血豹大战起来。池小忆的修为仍旧是灵圣巅峰,没有突破到地圣,可是凭借着血脉传承之力,她硬是和那血豹战了个不相上下。

陈扬余光看到这情形,对池小忆将来的实力也有些期待,如今她血脉还没有完全苏醒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等到彻底苏醒后,那实力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吼!”不过很快,两道吼声让他不得不再度聚精会神起来,只见余下的两头血豹,口中同时喷出大片的血雾,罩向陈扬。

陈扬不敢怠慢,他明白,自己之前能够那么轻易击杀一头血豹有些侥幸,若非那头血豹太过大意,他也没那么轻松。

展开雷步蓦地闪掠到那头已被他重创的血豹身边,陈扬手中金光一闪,山河印激射而出,轰的砸在这血豹头上,直接将其头颅给砸的粉碎。

见陈扬当着它们的面杀死了一只同伴,两头血豹愤怒得无以复加了,身上血光大盛,发狂的冲向陈扬,随后它们嘴中不断的发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血球,以极快的速度朝陈扬射去。

陈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九天炎雷和山河印齐齐飞出,前者带着暴戾森冷气息,后者带着霸道厚重气息,分别击向两只血豹。

两头血豹当即从九天炎雷和山河印上,感应到强烈的危机,对于它们而言,同伴的仇恨虽然重要,可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没必要为了同伴搭上自己的命。

那些血球和九天炎雷以及山河印轰击在一起,而两头血豹则趁机唰的朝后方激射而出,速度快若闪电。

“想逃?”陈扬冷笑一声,对敌人,他向来是不遗余力的打击,这几头血豹既然在这狩猎自己,那么它们就要做好被狩猎的准备。

九天炎雷化作十多米的庞大蛇形雷霆,骤然破空而出,朝一头血豹追杀而过,与此同时,山河印也是变大至三丈大小,如同一座小型山岳一般,对另一头血豹狠狠的砸去。

感应到身后传来的危机,两头血豹也不蠢,血口大张,数不尽的血球喷了出来。但是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威力都已今非昔比,那些血球如同水泡般被它们纷纷击溃,带着不可阻挡之势,依旧轰向两头血豹。

“轰!轰!”两声巨响先后传开,两头血豹被山河印和九天炎雷击得倒飞出去,纷纷掉落在血湖岸边的血雾中。以陈扬的实力,要解决这两头血豹也没有那么容易,但它们的运气实在太差了。

那血雾中蕴含恐怖的腐蚀性剧毒,而两头可没有陈扬为它们抵抗剧毒,身躯在那剧毒中瞬间僵硬,随后逐渐被腐蚀得惨不忍睹,眨眼之间,肉身腐蚀,只剩下两具被腐蚀成血色的骸骨。

之前池小忆和方浩等人虽然知道那血雾很毒,但没有亲身体会过,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而现在亲眼看到两头地兽级别的血豹,在那剧毒中毫无抵抗之力,只觉心底直冒寒气。

击杀两头血豹后,陈扬目光望向剩余的一头血豹,那血豹本来和池小忆战个不相上下,但三头血豹先后死去,让它再无战意,当即就落在下风了。

陈扬本准备出手快速解决那血豹,可忽然脸色微变,大喊道:“不好,快走!”

众人有些不解,可对陈扬的话,他们已经有了一种习惯性的听从,当即想也没想就跟着陈扬朝血谷外跑去,即便池小忆也放弃了追杀那头残存的血豹。跑了不到三里,众人就明白陈扬为何让他们跑了,身后此刻传来千军万马般的轰隆声,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响。

“我的天呐。”方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只见身后密密麻麻的血豹,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众人再也顾不得其他事情,亡命的奔逃起来,几头血豹他们还能对付,数百头血豹,那绝对能在眨眼间将他们撕得粉碎。众人的速度快得匪夷所思,但是身后血豹群的速度也不慢,他们始终都无法甩脱。

但幸运的是,当他们逃到血谷谷口时,那些血豹似乎在忌惮着什么,纷纷停下了脚步,只敢在身后对着众人怒吼,却不敢再追上来了。

“那些血豹莫非不敢出血谷?”众人眼睛一亮,旋即他们走出血谷,果然看到那些血豹不敢追上来。

“哈哈哈,看来不错了,它们根本不敢出血谷,吓了老子一跳。”方浩大笑起来。

众人都松了口气,数百的血豹,那等同于数百地圣强者,任谁在灵圣修为时被数百地圣追杀,都会万分紧张甚至恐惧。

“走吧,我们继续去找其他同门。”陈扬望了眼血谷,暗忖这个地方自己还会再来,但口中没有半分的迟疑,挥了挥手道。

众人朝着蛮荒深处又行走了上百里,这期间他们倒是一直没有遇上什么危险,可谓极为顺畅,而就在这时,他们脚步都停了下来,在前方,传出一阵剧烈的厮杀声。

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在一个山丘上,可以居高临下的看清前方的情况,此时他们看到,有数百人正在和一群圣兽战斗着,不过那数百人明显处于上风。

陈扬本来不想理会这些人,他感应到,这群人中有不少人的气息极为强大,他绝非对手。对于这样的人,他可不想去招惹,可在他正打算绕道行走时,眼瞳却是猛地一阵收缩,在那群人中,他看到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穿淡蓝色锦袍的少女,少女没有参与战斗,静静的立在一块白岩上观看,玉颜如画,气质出尘,阳光淡淡,落在她那精致无暇的脸颊上,更映衬得她那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满头秀发恰如墨染,最吸引人的是她那双琉璃色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星辰,这少女,正是上官璃。

在陈扬目光望着她时,她似有所觉,不禁回眸一看,身躯在那一刹那,就情不自禁的僵硬住了,美眸中透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

“陈扬?”她口中低声喃喃,那些埋藏在她心底深处的记忆,这一刻再也无法抑制的涌上心头。白云城的初遇,蒙泽森林中的重逢,神秘山洞中的相处,北风城中的别离,她不由摸了摸手中的一枚金色钥匙,这枚让风雨宗都无比重视的破虚钥,就象征着她和陈扬的交情。

她那张习惯以冷漠对人的脸庞,此刻却不由缓缓的浮现一抹温和笑容,她的确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蛮荒中遇到陈扬,看来当年那个有些稚嫩的少年,也成长起来了呢。

上官璃的异状,立即引起风雨宗其他人的注意,众人纷纷循着她的目光望去,诧异的看到了一个青衣少年。这些目光中,有一道目光蕴含了无尽的难以置信,这人正是萧逸,他也没料到居然会再度看到陈扬,他分明记得自己当初在陈扬身上做了手脚,现在看起来对方没有一点事情。

“怎么了?”陈扬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不禁问道。

陈扬顿时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淡淡道:“没什么,遇到了一个熟人。”他也同样忘不了上官璃,但是这些年来的磨砺,尤其是夏清影被血族重创,他的内心早已坚定无比,情绪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是你这个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这点实力,居然敢进入蛮荒,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死。”陈扬和上官璃在这再度相逢本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可偏偏这时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只见萧逸从人群中缓缓走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语气中则带着不加掩饰的嘲讽和轻蔑。

陈扬眉头微皱,冷漠的瞥了眼说话的萧逸,对于这个人他也是印象极为深刻,若非当初自己谨慎,加上有冥的提醒,还真被对方给害了,故而他自然不会对萧逸有什么好态度,淡淡道:“我在蛮荒如何是我的事情,难道你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萧逸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眼神变得有些阴沉,他没料到,当初那个蝼蚁般的东西,此刻居然敢对他反言相讥,难道他真以为上官璃在这,自己就奈何不了他?

“好,好得很,看来一年不久,你本事没长多少,嘴巴子倒是变得更厉害了。”萧逸冷笑道。

看到萧逸的表现,上官璃眼中浮现不悦之色,当即毫不客气的冷喝道:“萧逸,陈扬是我的朋友,请你放尊重些!”

上官璃的话让萧逸眼中杀机一闪,脸上笑意更浓,看着陈扬讥笑道:“不错,你这样烂泥巴扶不上墙的东西,一辈子也只能躲在女人背后。”

萧逸对陈扬的冷嘲热讽,让池小忆等人恨不得立即将他的嘴巴撕烂,这段时间的相处,陈扬在他们心中已经留下极高的印象,完全值得他们去敬佩,而现在这个男子居然敢这样对吃呢杨说话。

陈扬当即察觉到身边几人的愤怒,手掌压了压,让他们冷静下来,他自己则上前一步,冷漠的望着萧逸,寒声道:“你信不信,你再多聒噪一句,我就让你跪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