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24章 今非昔比

第三百二十四章 今非昔比

你信不信,你再多聒噪一句,我就让你跪在我面前?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呆滞住了,

陈扬的话落入萧逸耳中,那是巨大的侮辱,他的笑容彻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森冷,阴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陈扬,眼中的杀机毫不遮掩。

触及萧逸那杀机凛然的目光,陈扬面庞上没有丝毫忌惮,眼神如刀般迎了过去,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当年北风城那个小小的元圣,论实力,他可以斩杀地圣,论背景,他身后有天辰宗,萧逸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如今萧逸来主动招惹他,虽然当着风雨宗等人的面,他不能直接击杀萧逸,但也不介意给萧逸一些深刻的教训。

“萧逸,你不要太过分了!”察觉到萧逸身上散发的杀意,上官璃脸色微寒,沉声喝道,说话时,她目光不禁担忧的看了陈扬一眼,她可是很清楚,萧逸如今已经成为了地圣,再她想来,哪怕陈扬修为提升再快,也不可能是萧逸的对手。

现在上官璃在宗内地位大为不同,面对她的厉喝声,萧逸也不敢直接顶撞,可内心对陈扬的寒意却越发浓郁了,上官璃竟然为了这个乡野小子对他厉喝,这让萧逸无比的恼怒,而他不敢对上官璃发火,只能将这怒意转移到陈扬身上了。

“师妹,我知道你很维护这个小子,但我身为风雨宗弟子,若面对这样的侮辱岂能再忍受,这已经不仅是对我的侮辱,还是对我风雨宗的侮辱!”萧逸表面上对上官璃恭敬得很,可看向陈扬的目光,却是越来越阴森了。

“哼,萧逸,别把你的私人恩怨牵扯到宗门上来,若非你先对陈扬出言不逊,他又岂会招惹你,要知道,你可是地圣强者。”上官璃毫不客气的对萧逸冷声道,她这话也暗中点出了萧逸的修为,实则是在提醒陈扬。

“师妹,就算你说的对,可是这世上有几人没有私人恩怨,难道宗门连这个也要管?”萧逸强忍着怒意,咬牙切齿道。

上官璃目光变得更为冰冷,可还没等她说话,一旁一个赤袍男子就突然挥了挥手,开口道:“璃师妹,萧逸说的不错,虽然这个陈扬是你的朋友,但是宗门冰没有宗规不许弟子解决私人恩怨,就让他们自行解决吧,不过要切记,谁也不得伤及对方的性命。”

赤袍男子发话后,上官璃脸色微变,却也没法再阻止了,风雨宗由上官族和萧族构成,而这赤袍男子,正是萧族年轻一代最强者萧闲。

事情已经无法阻止,上官璃也只得忍耐下来,眼神不善的看向萧逸,语气冷漠道:“萧逸,今天之事我们日后在计较。”

听到上官璃更为冷漠的声音,萧逸心头一沉,知道自己追求她的机会更小了,不过他本就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在上官璃得到破虚钥后,对追上上官璃他就不抱多少希望。可哪怕上官璃对风雨宗的人表示亲切,他都能勉强接受,却偏偏无法容忍陈扬这个山野小子,他查过陈扬的出身,那是真正的山村野民,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上官璃。

“你这个小野种,今日完全是因为你才让师妹更不喜欢我,我一定要让你明白什么人是你不能招惹的。”萧逸内心怒火滔天,他完全忘了,是他先去招惹陈扬的,若非如此,陈扬或许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小子,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则你的下场得更惨。”萧逸阴寒的看着陈扬,狞声道。

陈扬目光淡漠的落在他身上,嘴角划过一抹冰冷的嘲讽,声音轻飘飘的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配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

被陈扬多番嘲讽,萧逸怒极反笑,缓缓的伸出右手,道:“你知道么?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只跳得厉害些的蚂蚱,在这世上,有些势力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看着两人争斗越发激烈,上官璃终于还是忍不住担心,如风般掠了出来,关切的看着陈扬道:“你?”

望着她,陈扬眼中一抹温和一闪而逝,平静道:“放心吧,这样的垃圾货色,我还不放在眼里。”

上官璃这才注意到陈扬身上那种平静和冷漠,尽管她感觉得到,陈扬看到她后还是很高兴的,可哪怕如此,自始至终他脸上却依然没有丁点笑容,似乎,曾经那个面庞上永远挂着温和微笑的少年,已经不见了。

“这一年来,他又经历了什么遭遇?”上官璃的心弦莫名的有些痛。

陈扬不知上官璃心中的想法,他平静的朝前踏出一步,一股磅礴的气息,顿时从他身上爆涌而出。

这气息一爆发出来,风雨宗其他人对陈扬的原本的实力了解得不多,倒没什么感觉,天辰宗几人是亲眼看到陈扬实力提升,更是早已适应。

可是上官璃和萧逸却不同的,一年前他们离开时,陈扬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圣,而现在,这气息让他们都感到心惊。

“灵圣?”上官璃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惊喜之色,陈扬的气息收敛得极佳,即便她也不知道,陈扬竟然成为了灵圣强者。短短一年的时间,从元圣晋升为灵圣强者,哪怕是在风雨宗内,也很难找到这样的妖孽。

“七品灵圣?”一旁的萧逸眼瞳也是一阵紧缩,紧接着其脸色就变得极为的难看,他实在有些难以相信,当初他在北风城第一次看到陈扬,对方不过是个蝼蚁般的元圣,那时的陈扬在他眼中是可以随时捏死的,只是他不屑为之,故而只是小小的做了一些手脚,只想让之变成废人。却没想到,时隔一年后,曾经的蚂蚁爬虫,已经成长到了让他都忌惮的地步,要知道,即便是他,也不过在两个月成晋升的地圣。

这让萧逸对陈扬的杀意更浓,若之前他只是因为陈扬侮辱了他,那现在却是因陈扬已经让他感到的威胁和害怕,他怕在让这个少年成长起来,后者会在将来某一天超过他。

“哪怕冒着得罪上官璃的后果,也一定要杀了他!”萧逸心中升起狠辣的想法,刚才他想得只是狠狠的羞辱教训陈扬,但此刻,他却是急切的想杀死陈扬。

望着萧逸那极为难看的表情,陈扬眼神嘲讽更浓,一年前在北风城上官家,他只是个小小的元圣,而萧逸却是灵圣,那时两人的差距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他连萧逸半成力量都接不下来。尤其是萧逸最后离开时,在他身上做的隐晦手脚,更是让陈扬铭记在心,若非他拥有混沌青莲,有冥给他提醒,那么他在那之后的日子,或许只能做一个无用的废人了,可以说,萧逸的手段,比杀人还要歹毒。

但现在却是时过境迁,对于萧逸,他虽然厌恨,可事实上已经不把此人放在眼里了,他有着更深更远的目标,萧逸,只配做他的踏脚石了。

“你能成为七品灵圣,当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嘿嘿,或许,这就是你敢对我这么放肆的依仗了吧?”萧逸的神情一阵变幻,最终冷笑道:“你这是坐井观天,七品灵圣在暮光府那种小地方或许是个大人物,可在大陆上,你什么都不是。”

陈扬毫不在意他的讥讽,语气更为平淡,道:“七品灵圣的确什么都不是,但是要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

萧逸本想在言语上打击一下陈扬,现在的结果是他差点被陈扬气的吐血,他知道不适合与陈扬多做口舌之争,当即冷冷道:“小人物就是小人物,现在我就让你知道,在我眼里,你依然什么都算不上。”

说着他手掌猛地一握,一股更为惊人的气势涌现而出,这气势清晰的表明他是一名地圣强者。

感受着浑身强大的力量,萧逸看向陈扬的眼神更为轻蔑,灵圣七品又如何,在地圣面前,灵圣不堪一击。

他手掌一翻,一道蓝光自他袖袍间闪出,旋即一把风圣力凝聚的蓝色长戟就出现在手掌中。

“在我的面前,你永远没有资格狂妄!”萧逸冷冷一笑,下手也是极为果断,长戟蓦地一转,紧接着就带着狂猛的龙卷风,对着陈扬猛袭过去。

这凶悍的一击,让上官璃脸色有些发白,这一年来,在风雨宗的资源和破虚钥的双重支撑下,她的修为也是达到灵圣八品,平日里她也经常和宗内一些地圣强者交交手,尽管那只是普通的切磋,可她仍旧知道地圣强者的可怕,即便有破虚钥,她也未必能战胜地圣。

她已经看出了萧逸的杀机,心中暗暗决定,一旦萧逸要做出什么对陈扬不利之情,哪怕破坏决斗的公平,她也要救下陈扬。

萧逸身为风雨宗的弟子,能够成为地圣,他的根基也很强,这一击的威力,比起之前血谷内的血豹还要强,可陈扬的目光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不闪不避的站立在原地,池小忆等人了解他,知道他这是镇定平静,而风雨宗的人还以为他是吓呆了,不少人嗤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后,上官璃这时倒反而放下心来,虽然离别了一年,可她对陈扬还是比较了解的,当初在山河印下陈扬都能逃走,又岂会被萧逸的攻击给吓住。陈扬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这说明他既有把握,正因此上官璃才不那么担心了。

就萧逸那一戟距离陈扬还有两尺时,陈扬右手猛地伸出,一道蛇形的紫色雷霆从他手掌陡然冒出,以无比凶猛之势,狠狠的撞向那袭来的长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