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37章 杀!杀!杀!

第三百三十七章 杀!杀!杀!

望着徐奉行肩膀拇指大小的血洞,周围众人眼睛里都露出强烈的震惊,一个地圣四品强者,竟然被陈扬这个灵圣给击伤了

众人看向陈扬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这个少年的潜力还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可惜的是,他得罪了东方阁,一个天才般的人物即将夭折在此地。

被击伤的徐奉行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在这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会被一个灵圣给击伤,这绝对是他的耻辱。肩膀处传出的剧痛,刹那间就全部转化成对陈扬的愤怒和杀意,他受到的耻辱,唯有用陈扬的鲜血才能洗涮。

“吼”徐奉行暴躁的咆哮一声,死死的盯着陈扬,道:“小子,你击伤了我,但你也成功的激起了一个地圣的怒火。”周围的空气仿佛感应到了他的愤怒,气流剧烈的震荡起来,大地中也不断的冒出大量的水汽甚至是水流。

陈扬没有理会徐奉行的废话,在他看来,与其和后者斗嘴,还不如将敌人杀死,他身形不动,心神却控制起山河印,对着徐奉行狠狠的砸去。

徐奉行身形立即爆退,与此同时,他周围的水能量涌动得越发剧烈,磅礴的水能在凝聚,浪涛奔涌的声音响彻空中。在他避开山河印的一击后,空中的水浪急速旋转,竟是化成了一条水能凝聚的水龙。

这条水龙在徐奉行身边盘旋,方圆千丈的空间都受到它的影响震荡起来,浩浩荡荡的大地水能仍旧源源不断的汇入水龙之中,它的威力变得越来越恐怖。

“小子,去死吧”徐奉行狰狞喝道,这一招“水龙之怒”,是他成为地圣后,通过玄奥所悟出来的最强圣术之一,得知陈扬也领悟玄奥后,他再也顾不得隐藏这一绝招,只有尽管杀死陈扬,他才能安下心来。

水龙在空中带出一片呼啸之声,天地间的能量仿佛被它搅动了,它的速度快若闪电,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倏地来到了陈扬身前。

陈扬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从这水龙中,他感觉到恐怖的能量,这徐奉行能成为地圣强者,果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他毫不犹豫的展开雷步,整个人如鬼魅般闪掠出去,躲避这徐奉行的攻击。虽然这一击若他施展九天炎雷完全可以抗衡,但是这样要杀死徐奉行就有一定的难度了,九天炎雷这样的大杀器,留到后面定会给徐奉行一个“惊喜”。

不过水龙却是不依不饶,陈扬刚刚躲避开来,它很快就追了上去,陈扬的雷步虽然玄妙,可水龙速度也不慢,加上身躯庞大,顿时令得陈扬显得有些狼狈。

看到陈扬不断的闪避逃跑,徐奉行眼中闪过一抹狞笑,森然道:“小杂碎,你以为逃就有用么?”

“给我死来”徐奉行将圣力疯狂的注入水龙中,那水龙的身躯顿时快速涨大,威力变得更为可怕。水龙身上气息疯狂肆虐而出,张牙舞爪的扑向陈扬,在它威力变大后,陈扬躲避起来更是狼狈。

但让徐奉行愤怒不已的是,虽然陈扬看起来极为狼狈,可每次水龙也击中他,却总会被他巧妙的闪避掉,甚至有时候他还会控制那神秘金印来进行偷袭反击,让自己不得不小心提防。

“该死,他一个小小的灵圣,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速度和身法。”徐奉行咬牙切齿,他察觉到,陈扬的速度身法,丝毫不比他这个地圣差。

“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我了。”徐奉行眼中露出疯狂神色,双手飞快的刻画圣纹,片刻后他寒声喝道:“给我爆”

那长达十丈的水龙,猛地冲到陈扬身前五米处,不等陈扬闪避,就轰然爆炸开来,恐怖的水能瞬间如山洪般爆发出来,如同无尽远古凶兽般对着陈扬冲来。

陈扬的脸色也不由一变,他没料到这徐奉行居然这么狠,直接将这水龙给引爆了,这样的威力,绝对堪比一样地品圣器的自爆。

可怕的水能顷刻间就将陈扬的身形淹没,在陈扬周围方圆百丈的树木山石,全部在这水龙爆炸能量中化为齑粉。

“哈哈哈,哪怕你再天才,在我面前,你还是要死”看到陈扬的身形被爆炸能量笼罩,徐奉行大笑起来。

不仅是徐奉行,周围众人也是摇了摇头,在这样的毁灭性能量下,谁都不认为陈扬能够活下来,别说是灵圣,哪怕地圣若被击中也要陨落。

然而随着那爆炸的光芒散去,众人的眼瞳都不禁剧烈收缩,只见在那爆炸的中心,矗立着一个神秘的黑色药鼎,哪怕是水龙的爆炸,也没有让这黑色药鼎受到丝毫损坏。紧接着,众人就看到那药鼎的鼎盖打开,一个青衣少年的身影从中浮现出来,正是陈扬。

陈扬内心不由有些无语,在刚才的危机时刻,他取出了黒骨鼎,然后整个人躲在黒骨鼎中,这爆炸能量的确恐怖,可却奈何不了天品高阶的黒骨鼎。

东方阁少主眼中的贪婪之色更浓,无论是山河印还是黒骨鼎,都让他极为心动,他更是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陈扬。

徐奉行的笑容则是彻底凝固了,眼前的一幕让他再度遭到打击,原以为能够杀死陈扬,可是对方的宝物却层出不穷,居然又拿出一个古怪的药鼎,哪怕水龙爆炸也没有伤害到这药鼎半分。

而在徐奉行呆滞的瞬息间,陈扬立即捕捉到这个绝佳的时机,他右手蓦地一抖,一道血水顿时从他手中激射而出,化作一道血箭袭向徐奉行。

徐奉行虽然有些失神,但那血水袭来时,他还是立刻就回过神来,能成为地圣强者,他的意志绝不脆弱。

对于这血箭他并没有怎么放在眼里,从血箭中他感应到不弱的能量气息,可远不足以威胁他,他单手一挥,一道水光飞出,猛地就将这血箭给击溃。

可让他略微惊异的是,这血箭被击溃后居然没有立即消散,而是化成无数血滴朝着他飞来,他身形一晃,立即避开大部分的血滴,但仍旧有一些血滴沾染在他身上。

徐奉行微微皱了皱眉,这些血滴的味道的确不好问,但他也没太过在意,毕竟他没有什么洁癖,以往的战斗中他经常沾染到敌人的鲜血。

“这样的小手段也想对付我?”徐奉行冷冷一笑,双手飞快刻纹,可他正要施展圣术时,却忽然觉得身上许多部位传承剧痛。心惊之下,他连忙朝身上看去,顿时就发现,那些沾染血水的地方,衣服已经腐蚀了,而那些血水,正在腐蚀他的皮肤。

“这血水有毒”一个恐惧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现,他的脸色倏地变得苍白起来,当即怒视陈扬,嘶声道:“你卑鄙”

陈扬毫不在意他的话,这血水正是从他从血湖中所取的,里面蕴含的血毒极为可怕,这徐奉行大意之下沾染了血水,必死无疑,他又何必去和一个死人争辩什么。

他瞳子中掠过一丝寒芒,脚步在地面轻轻一踏,身子立即如疾风般对着徐奉行飞掠过去,趁着徐奉行中毒之际,他自然要抓住时机将其斩杀。

东方阁众人也察觉到徐奉行有些不对劲,东方阁少主脸色微沉,冷声道:“住手”徐奉行可是四品地圣,将来还有很大发展潜力,这样的得力手下,损失一个就少了一个。

陈扬看也没看东方阁少主一眼,迅速跃上一株树,旋即脚掌在树干上一踏,身形蓦地来到徐奉行身前,一道蛇形紫雷从他掌心中冒出。

徐奉行眼中浮现骇然之色,从那蛇形雷霆中,他感应到了极其危险的毁灭气息,但是他的身体受到的腐蚀越来越惊人,他根本就无力施展出什么圣术了。

在他绝望的目光中,九天炎雷从陈扬手中骤然飞出,狠狠的击中他的胸口,直接将他的心脏击的飞灰不剩。

心脏被毁,徐奉行就此陨落,身体从空中坠落,重重的砸在地面。

望着徐奉行那生机断绝的尸体,周围众人都感到心底有些发寒,这个青衣少年太过诡异了,灵圣巅峰的修为,竟然将一名四品地圣给当众斩杀了

张宇和张瑶有些目瞪口呆,原本他们只道陈扬不过是个寻常灵圣,现在陈扬的实力远远超乎了他们的预料,灵圣斩杀地圣,这简直就是妖孽。

而东方阁少主则是暴怒之极,在东方阁中,他的话没有几人敢不听的,即便在外面,仗着东方阁的势力,谁敢忤逆他,直接就会被他折磨致死。可是刚才,陈扬竟敢无视他的话,还当着他的面斩杀了徐奉行,东方阁少主此刻看向陈扬的目光,就如同毒蛇一般。

“来人,给我把此人拿下,不计死活”东方阁少主阴恻恻的说道:“谁杀死他,奖励地品高阶圣器一件,地品丹药三颗。”东方阁少主的话,顿时让东方阁众人目光灼热起来,哪怕那几名地圣高阶强者也不例外。

眼瞳望着东方阁众人,哪怕对方的地圣强者不下二十人,陈扬也没有半分畏惧,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白色的须弥戒。这须弥戒中,盛装的全部是血湖中蕴含剧毒的血水,事实上,他敢当面和东方阁的人对抗,最大的凭仗,就是这些剧毒血水。

这些人,还没有资格让本尊出手,分身就足以让他们饮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