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38章 丧家之犬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丧家之犬

上百东方阁弟子若离弦之箭般朝着陈扬激射而来,这些人修为最强是地圣八品,最弱也是灵圣,这样的弟子实力,虽然远远比不上天辰宗,可在大陆上的确极为强大。

面对这些人的袭击,陈扬内心的杀机再不遮掩,源于央屠的浓烈杀气骤然爆发出来。这些杀气极为可怕,其强度虽然只有央屠生前一半不到,但仍旧让人心惊,刹那间,周围千丈内都仿佛充斥着冰冷的寒剑。

那些东方阁冲向陈扬的东方阁弟子对此感受最深,他们只觉身体似乎陷入了无尽的九幽深渊中,他们眼神中不禁露出骇然之色,这个少年什么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杀气?

上百的东方阁弟子,在这股杀气下身形都不约而同的停顿片刻,陈扬不是修罗本尊,无法凝练杀戮之气,这杀气也不会给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对他们心灵上的震慑是极为强烈的。

趁着东方阁弟子们身形停滞之际,陈扬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蓦地开启手中那枚白色的须弥戒,里面的血湖血水顿时朝着东方阁众人铺天盖地的洒去。

血湖血水的确剧毒无比,但陈扬明白血毒并非无敌的,若是敌人有了准备,刻意躲闪的话,那些血水也无法靠近他们的身体。正因此,他才要先释放杀气,让东方阁弟子们出现短暂的失神,而这须臾间的失神,却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

这枚须弥戒里的空间有半个普通房间大小,里面容纳了大量的血湖血水,前方百名东方阁弟子无一逃脱,身上全部沾染了血水。

血水中的血毒足以腐蚀掉地品圣器,根本不是这些东方阁弟子可以抵抗的,顷刻后,这上百东方阁弟子全部凄厉的惨叫起来,一个个痛苦的在地上乱滚。可以说,这种血毒腐蚀身体之痛,比凌迟和下油锅还要可怕。

后面的东方阁众人,不少人原本准备去围杀陈扬,可是看到这一幕后,一个个心底都直冒寒气,再也不敢上前了。

东方阁少主脸色阴沉得可怕,但若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他眼神里也有一丝恐惧,无论是陈扬释放的杀气还是后来的剧毒血水,都让他不敢轻易招惹陈扬了。

这个少年虽然修为只是灵圣巅峰,可无论他的实力还是手段,都极其的诡异可怕,东方阁少主想到这无比的憋屈,在以往他想要对付其他人,别说是巅峰灵圣,哪怕是巅峰地圣也要被他收拾得半死不活。可是现在,他非但没有收拾掉陈扬,反而内心生出了一丝恐惧,这让他觉得无比耻辱,同时也令得他对陈扬更是怨恨。

使用掉一须弥戒的血水,陈扬身上还有十二枚装满血水的须弥戒,其中还有一枚戒指里装的是纯粹的血毒。但陈扬没打算继续用血毒对付东方阁的人,尽管血湖中的血水极为磅礴,可是融合央屠的记忆后,他知道血湖中的血水来之不易。

血谷中能形成一个血湖,那是因为经过了数万年的积累,而且若非血谷是在蛮荒中,蛮荒又是个每天都有厮杀发生的地方,恐怕两倍的时间也无法积累到这么多的血水。血湖中的血水可不是普通的血液,里面的血水被修罗先祖布下的“血池刻印”阵法不断改造转化,又经历成千上万年的时间,这才诞生出如此浓郁的血能。

血湖中的血水对于修罗本尊是极为极为重要的,修罗本尊想要快速提升实力,这些血水必不可少。只要将血湖中的血水全部吞吸,那本尊的修为不仅会恢复到央屠巅峰时期,还会进阶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眼前东方阁还剩下两百多人,这些人中不乏地圣强者,陈扬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杀死,但是有一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那就是东方阁少主。

陈扬如今的灵魂何等强大,东方阁少主的情绪根本无法瞒过他,他从东方阁少主身上感应到了对自己的强烈恨意,这样的敌人是一定要除去的,至于其他东方阁弟子,能杀多少是多少。

山河印化作一道金光飞到身旁,陈扬轻轻一跃便站在山河印上,旋即踏着山河大印,从空中向东方阁少主追杀而去。

望着那急速逼近的陈扬,东方阁少主脸上浮现狠辣之色,他能在东方阁内外嚣张跋扈,且将手下们压得死死的,这绝非仗着身后背景就能做到,否则他也修炼不到二品地圣境界。

他本身也是意志坚定,心狠手辣之人,冷静下来后,他立即分析出,陈扬施展的那些血水未必无可抵挡,此前无论是徐奉行还是其他东方阁弟子,都是大意之下才能血水击中,只要他闪避得快,那学剧毒血水都奈何不了他。

思及至此,东方阁少主狰狞一笑,狠狠的盯着陈扬,森然道:“敢对本少主生出杀机,死吧”

他右手微晃,一件金色的铃铛出现在他手掌中,这铃铛名为护花铃,是他的父亲东方阁主专门给他护身的,一股天品中阶圣器的气息顿时席卷而出。

此刻陈扬距离他只有十米不到,东方阁少主猛地摇了摇护花铃,一道可怕的音波攻击从铃中飞出,在空中激起一片片涟漪,倏地就朝陈扬袭去。这音波所过之处,那些树木岩石,皆在刹那化作齑粉,这威力足以威胁地圣后期强者,无比恐怖。

但在那音波即将击中陈扬时,山河印体积骤然变成方圆十米大小,对着前方空气狠狠的印下,无尽的山河画面在山河印上演变,如同山河般波浪壮阔的磅礴之力,轰然对着前方狂涌而去。

护花铃发出的音波,在这浩瀚力量面前顿时被震散,连带护花铃本身都剧烈一颤,东方阁少主受到这强大力量的反弹,忍不住朝后退了三步。这一下,东方阁少主脸庞都有些扭曲了,那神秘金印的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强,眼见陈扬要杀来时,他也顾不得再去反击,在他看来,他的命比陈扬精贵多了,没必要去和陈扬拼死拼活,他扫了眼身边两名地圣强者,急喝道:“你们给我拦住他。”

那两名地圣强者虽然对陈扬极为忌惮,可也不敢反抗东方阁少主的命令,否则他们根本承受不住东方阁主的怒火,两人相视一眼,旋即不约而同的飞向陈扬。

看到两名地圣前来拦截自己,陈扬眼中光芒一闪,山河印不遗余力的对着他们砸去,而他自身在脚掌在山河印上一踏,整个人蓦地借力从山河印弹射而出。

他轻松的越过两名拦截的地圣,右手对准东方阁少主一挥,一道蛇形雷霆从他手中飞出,闪电般袭向东方阁少主。

此前陈扬用九天炎雷击杀过徐奉行,但那时速度太快,别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现在他们才知道,那是禁雷

九天炎雷破空而出,带着一股凶戾森冷的可怕气息,瞬息间便来到东方阁少主身前。

东方阁少主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就祭出护花铃,将自己全身都护住,他自信即便是禁雷也绝对无法轰破自己的护花铃。

九天炎雷击在护花铃上,果然无法将护花铃击破,禁雷之威虽强,但它的力量遭到封印,而且陈扬的实力也不够强,无法将其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见到这一幕,陈扬冷笑一声,护花铃的确能够抵挡住九天炎雷,可却无法隔绝九天炎雷攻击时产生的震击力,这强大的震击力就足够把东方阁少主折磨致死。九天炎雷应心而动,轰的攻击在护花铃上,雷霆的速度无比可怕,短短一个呼吸不到,它就连续在护花铃上攻击了十多次。

“啊”护花铃中传出一声痛苦的惨叫,九天炎雷攻击造成的反震力道,果真让里面的东方阁少主遭到重创,他不敢再让九天炎雷攻击下去,控制着护花铃倏地朝远处逃窜而去。

但陈扬岂会让他逃走,他单手再度一挥,黒骨鼎从他手中飞出,旋即也涨大到数丈,猛地就将护花铃连同东方阁少主一起收了进去。天品中阶圣器护花铃的确威力惊人,但是黒骨鼎可是天品高阶圣器,里面还蕴含着天雷气息,护花铃在里面根本就无法逃脱。

用黒骨鼎收掉东方阁少主也是陈扬突然想到的主意,此刻他脑海里不禁浮现舒青羽那五个药鼎,其中可是有三件天品以上,一时间他只觉心中微凛,看来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丹药师,那些药鼎在平时是用来炼丹,可在战斗时便成了杀敌制胜的圣器。

把护花铃和东方阁少主收入黒骨鼎中后,陈扬也没空去杀死他,干脆将黒骨鼎扔回须弥戒中,朝着东方阁其他弟子追杀过去,他和东方阁已经不可避免的成为仇敌,那对东方阁的力量,自然是能削弱一分是一分,这些进入蛮荒的弟子,未来都有可能成为东方阁的高手。

瞧着连拥有天品圣器的少主都无法抵挡住陈扬,东方阁众人更是心悸不已,若是他们群起而上,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未必不能拿下陈扬,可在这种时候,大部分人想的都是自己的性命,没有几人愿意牺牲自己。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对东方阁极为衷心的弟子,但都被陈扬用雷霆手段震杀。

不远处的张宇和张瑶,则是彻底目瞪口呆了,如今的形势已经完全倒转过来,此前不可一世的东方阁众人,如丧家之犬般逃窜,而那个名为陈扬的少年,却在追杀东方阁弟子。而陈扬那毫不留情的杀戮手段,也让他们感觉心悸,幸亏他们没有得罪陈扬,否则下场绝对不会比这些东方阁的弟子好到哪去。

————

嗯,有读者问了,若是陈扬亮出天辰宗的牌子或许会避免杀人。若在别的地方的确很有效果,但这是在蛮荒之中,东方阁众人已经得罪了陈扬,若知道他是天辰宗弟子后,恐怕更会生出杀人灭口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