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3章 再临浮山宗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临浮山宗

浮山宗。

阳光绚烂,淡金色的光芒透过慵懒的云层,直从空中洒落而下,铺在浮山殿前的广场上。

一排排的浮山宗弟子整齐的站立在广场之上,正在进行着军队化的训练,头顶的阳光没有让人叫苦,反而给这训练场增添一种火热朝天的气氛。

浮山宗有弟子两千余人,分为十九队,十八护国战将分别同龄一队,每队百人,剩余两百多人,则是执法队,归李征统领。

广场正前方,一名身穿铠甲,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目光威严的观察着广场上的训练,偶尔有浮山宗弟子视线掠过他,却没有因他的残疾有半分不敬。

这男子,正是李征,他的分身在天辰洞天世俗界被陈扬毁去,至今都没有寻找到新的肉身,自然只能本体亲自出现。如今无论是李征还是十八名护国战将,身上的气息都发现了巨大变化,原本他们只拥有纯粹的肉体力量,但是现在却散发着圣力波动。

正如陈扬当初所料,似李征和十八护国战将这样意志坚定之辈,一旦让他们走出天辰洞天界,并且给他们修炼功法,他们就如同龙入大海,可以任意遨游成长。

半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圣者,加上本身那堪比巅峰玄圣的肉体力量,他们甚至可以与灵圣一战。而且陈扬当初给他们修炼的功法,无论是十八护国战将的天火诀、天水诀、天黄诀、天破诀和天木诀,还是李征的太虚离风诀,都是顶阶功法,他们拥有无限的潜力。

望着下方浮山宗弟子,李征满意的点点头,他本是一代枭雄国主,又有十八护国战将辅佐,训练士兵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轻而易举。虽然眼前他掌握的力量还很弱小,可他却比在燕国担任国主时更觉得欣慰,在燕国中,哪怕他的国度再强大,他上面却始终压着一个天辰宗,只要天辰宗一句话,随时可以将燕国消灭。就如同半年多前,天辰宗随意发布一个刺杀他的任务,就有大批天辰弟子来刺杀他,若非他拥有分身,如今已经死了。

而如今来到了外界,头顶一直压制他的大山消失,他可以放手施为,现在他手中掌握的力量,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力量。最为振奋的还是,他和十八名护国战将都可以修炼了,拥有了以往他们渴望却得不到的圣力。

现在他成为了圣者,连手下统治的士兵都是圣者,他相信只要给自己时间,终有一天会成长为傲世苍龙

最让他感激的人,无疑便是陈扬,陈扬将他带出了天辰洞天界,陈扬给了他修炼功法,可以说,是陈扬给了他再生的机会。虽说分身被陈扬杀了,但区区分身比起陈扬的恩情,太过微不足道了。

“师父,只要你不负我,我李征,必会为你打下一个天下来”身为一个枭雄,哪怕是在神圣大陆这个强者云集地方,李征也丝毫不气馁,他有着一颗不屈不饶,坚韧不拔的心。

“嗯?”李征的目光忽然微微有些波动,他看到浮游子出现在广场上,现在的他,已经将浮游子取而代之,成为浮山宗宗主,但对这位前任宗主也只能客客气气的对待,只有这样才能让浮山宗众弟子安心。

不过对浮游子他本身不是很喜,眉头不由微皱,但下一刻他眼中就露出惊喜之色,在他的视野中,一个给人以云淡风轻感觉的青衣少年,正闲庭信步般走了过来。

“师父。”哪怕是在上千浮山宗弟子面前,李征也没有丁点犹豫的对陈扬恭敬称道,丝毫不担心这回有损自己在军队中的威严。

听到李征的声音,十八名护国战将也顿时发现了陈扬,无一例外的恭声道:“师主。”

众浮山宗弟子见到现在的宗主竟称呼那少年模样的青衣男子为师父,一个个内心都极为惊讶,但宗主的师父,自然是他们的祖师,当即也齐声呼道:“见过祖师。”

这满广场潮水般的恭敬声音,让陈扬眼中掠过一抹愕然之色,说到底,他前世二十多岁,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两年,在场那些浮山宗弟子,大部分都比他大,现在他却成为了他们的祖师,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怪异。

不过这两年他的经历远胜别人数十年,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平静的走到李征身边,扫了眼浮山宗众弟子,用习惯性的冷漠语气道:“不错。”

李征很清楚陈扬性格冷漠,能听到他说“不错”二字,已经很满意了,笑道:“师父,还请入殿就坐。”

陈扬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以他为首,李征等人都跟在后面,齐齐朝着浮山殿内走去。

在一行人离去后,下方浮山宗众弟子们顿时发出一阵阵议论之声,陈扬的出现对他们造成的震撼的确是极大的。

“想不到宗主他们居然还有师父。”

“宗主他们的实力就已经高深莫测了,不知道宗主的师父究竟有多强。”

“什么宗主的师父,那是我们的祖师好不。”

“祖师好年轻啊,而且还很冷酷。”一个女弟子道。

“你这妮子**了吧,宗主他们就有三十多岁了,祖师肯定五六十岁了,你别看祖师那么年轻,那是返老还童。”另一个女弟子道。

“我**又怎么了,哪怕祖师五六十岁,我也乐意。”

“哼,祖师那么冷酷,肯定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难道就喜欢你这种冷冰冰的类型?你个冰山女。”

“**女。”

“冰山女……”

周围众弟子本来议论纷纷,此时都傻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两名口角激烈的女弟子。

……

陈扬自然不知浮山宗弟子们的议论,进入浮山殿后,他没有多做推辞,坐在殿内首座上。

“不知师父此次来所为何事?”李征曾身为一国之主,虽是陈扬的徒弟,但行为也不会如别人一样战战兢兢,直接恭声询问道。

陈扬看了他一眼,右手微晃,取出了一枚血红色的丹药,淡淡道:“这是六品丹药复骨生髓丹,足以让你的双腿复原。”

复骨生髓丹一出现,一股浓郁的药香就弥漫而出,最让人震撼的还是那磅礴的能量波动,旋即这颗丹药在一股无形力量托送下,从陈扬手中飞出,缓缓的飞到了李征身前。

李征身躯一僵,虽很快回过神来,但眼中仍不由透出激动之色,双腿瘫痪一直是他最大遗憾,虽说有金帝分身法,但分身毕竟比不上本体。

如今他在神圣大陆上呆了半年,很清楚六品丹药意味着什么,六品也就是空品丹药,其价值难以想象,虽然他知道陈扬对他较为看重,可在此前,他仍旧没有把握陈扬会为了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而此刻陈扬却将这样的丹药都给他,尤其是陈扬你平淡的表情,更让李征感觉一份沉重如山的恩情压了下来。可以说,陈扬对他的恩情,比天辰宗的控制更让他觉得沉重,但不同的是,天辰宗的控制非他所愿,陈扬的恩情,却让他愿意肝脑涂地去想报。

他没有当面对陈扬感恩戴德,强忍内心激荡,平静的结果那颗丹药,以平常的恭敬语气道:“多谢师父。”

看到李征那平静的态度,陈扬更是满意,他明白李征这种人,表现的越平淡,说明其越在乎,越重视。

一旁的浮游子则是已经彻底呆滞了,他只觉脑海里一片轰鸣声,哪怕他此前尽管往高处猜测陈扬等人的身份,可此刻,他仍旧觉得震撼,还有激动。

六品丹药,这对他这样一个小小玄圣来说,完全就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而现在,陈扬就这样平淡的取了出来,还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赐予了出去,身边的李征,也没有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而是神色平淡,仿佛接受的不是六品丹药,而是一颗普通的玉珠子。

“我浮游子以往只能在传闻中听到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却根本不算什么,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浮游子只觉内心无比激荡,通过一颗丹药,他判断出陈扬等人来历定然极为吓人,而浮山宗在他们手中,必定会得到惊人的发展,他这位浮山宗前宗主,也一定会跟着受益。

他本就不是什么愿意脚踏实地修炼的人,此刻不由偷偷瞥了眼陈扬,暗忖,今后一定要好好加强与这位大人物的关系。

“李征,经过半年,想必你已将浮山宗众弟子训练妥当,此番我前来,便是带你们去另外一个地方。”陈扬缓缓道,他自然是将这些人带去白云郡,一则他对白云郡极为熟悉,二则玄玉宗和天香堂的总部都在白云郡。

李征要发展其势力,必定离不开财富的支撑,而天香堂要发展,也离不开强大力量的保护,两者之间,正可以相互弥补,他很清楚,随着天香堂越来越富有,玄玉宗定然难以再保住这份利益。

“师父,浮山宗众弟子虽然实力仍不足,但已经能够进行初步的征战。”李征虽自信,但也不会说大话,现在浮山宗弟子,对上三流宗派自然没问题,可遇上强些的势力,就无法抵抗了,毕竟训练的时间只有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