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4章 真是该死

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是该死

在白云郡郊外五十里外,一片向来平静的荒野中,此刻却是喧哗不已,气氛紧张,两拨人正在剑拨弩张的相对着。

“楚望,想不到你越来越卑鄙了,竟然让这么多人来伏击我,等我回到玄玉宗,必要让宗门向你沧澜学院讨个公道。”在左侧一方人中,一名身穿黑衣的独臂男子,怒视着对面正冷笑不已的青年,冷声道。

“哈哈哈,莫崖,玄玉宗现在已经朝不保夕,你还妄想借其力量来讨公道?”在黑衣男子对面,楚望大声嘲笑道:“而且,你觉得你今天还走得了么?”

此时无论是楚望还是莫崖,他们彼此当年都发生了不少变化,楚望的眉宇间多了些阴鸷气息,莫崖则沉稳了许多,当然,最大的变化还是两人的修为,他们都已经成为了玄圣四品强者。在楚望身边,还有楚阳和何云惜,两人虽然不及莫崖和楚望,但也是玄圣一品强者。

听到楚望的话,莫崖脸色微变,厉声道:“你们沧澜学院,莫非也开始对我玄玉宗动手了?”

“嘿嘿,算你聪明,玄玉宗忽然有天香堂护着,但是天香堂毕竟只是个商铺,面对白云郡其他所有势力的压迫,天香堂和玄玉宗又能坚持多久呢?”楚望得意的笑了笑,旋即语气忽然变得阴森起来:“上一次斩了你一只手臂,没想到反而激发了你的逆性,如今你修为居然和我一样了,今日,我便彻底的铲除了你。”

“沧澜学院向来自诩公平,想不到如今也扯下了那张伪善的皮。”莫崖眼中含着沉重的悲愤之色,讥笑道:“若是陈扬和夏师妹还在的话,你们这些无耻小人,哪个敢打我玄玉宗的主意。”

闻言,楚望嘴角抽了抽,眼中露出浓浓的怨毒目光,快意的咆哮道:“哈哈,陈扬他再有天赋又如何,一年前北风城就传出他死掉的消息,现在隔了一年他还没出现,你觉得他还能活下来么?”

莫崖脸色隐隐发白,一年前,北风城中忽然传出一件震惊青州的事情,白云郡也同样得到这个消息,陈扬突然之间杀入北风城罗家,在罗家大开杀戒,连地圣实力的罗家家主和两名长老都给杀了,但随后洞阳宗和莫家蓦地出现,对陈扬进行追杀,最后两家宣布陈扬被杀。

这个消息当时轰动了整个青州,众人既为陈扬的实力而震撼,又对陈扬为何要在罗家大开杀戒感到好奇,后来经人调查相传后终于弄清真相,原来陈扬的师姐夏清影不知是被血族重创还是击杀,那血族之人躲入了罗家内,引得陈扬发狂,这才展开疯狂杀戮。

然而此事对于玄玉宗却是五雷轰顶,宗主夫人许琳听到消息后当场昏迷过去,玄玉宗所有弟子都有些低靡起来。玄玉宗内,谁都清楚陈扬和夏清影对宗门意味着什么,他们是玄玉宗未来的希望,一旦他们陨落,对玄玉宗所有人皆是一个巨大打击。

此事也让白云郡其他势力蠢蠢欲动起来,白云郡在陆家和欧阳家覆灭后,势力平衡已经被打破,玄玉宗陈扬和夏清影死亡消息一传来,其他势力就生出了心思。

不过忌惮陈扬和夏清影没有真正死去,那些势力忍了近一年,直到三月前,东岳宗和落涧宗率先发难,其他势力也纷纷

效仿,对玄玉宗进行全面打击。但在玄玉宗危难时刻,天香阁却忽然出手援助,使得白云郡内几方势力的争斗陷入僵持中。

但是现在,一直保持中立的沧澜学院,却忽然对玄玉宗下手,这对玄玉宗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噩耗。

莫崖知道自己现在焦急也无济于事了,冷冷的看着楚望道:“楚望,虽说你我同阶,但你觉得,凭你也想杀我?若我要离去,你们谁拦得住。”

“莫崖,你无须猖狂。”楚望阴恻恻的笑了起来,然后恭声道:“老师,还请出手。”

随着他声音传出,一道影子从沧澜学院众人后方窜出,显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这中年男子一出现,场中的气息顿时变得压抑起来,此人竟是一个八品玄圣。

“叶立?”看到这中年男子后,莫崖和在场玄玉宗众人内心都笼罩了一层阴霾,叶立,是沧澜学院一名较有资历的老师,众人都未想到,此人会出现在。

“嘿嘿,沧澜学院还真是看得起在下,连这样的高手都派出来了。”莫崖脸色阴沉,心中绝望下干脆豁了出去,冷嘲热讽道。

叶立目光冷厉的望着莫崖,淡漠道:“陈扬和夏清影死去,你莫崖就是玄玉宗最有潜力的弟子,我对你出手,也不算辱没了我的身份。”

“哈哈哈,想要杀我,哪怕你是八品玄圣,也得付出代价。”莫崖眼中浮现血丝,惨笑道。

“让我付出代价?可笑”叶立轻蔑的冷笑一声,伸出左手,一股磅礴的圣力就从他手中涌出,化成一杆水系能量长枪,指着莫崖道:“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说完后,他身上圣力波动的越来越剧烈,那杆水系长枪上发出耀眼的光芒,那可怕的能量波动,更是让人窒息。

莫崖和玄玉宗众人也都怀着赴死之心,疯狂运转起体内圣力,在他们看来,今日已经是没了生机,能杀几个敌人是几个。

但是就在叶立即将出手时,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陡然从空中传来,如同森寒的利剑般直刺众人内心:“沧澜学院,真是该死啊,莫修元那个老东西,莫非是老糊涂了不成?”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是有些惊愕,沧澜学院在白云郡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莫修元的实力更是不言而喻,是谁居敢对沧澜学院和莫修元出言不逊。

“找死”叶立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阴沉,和其他人一样,抬头看向上方。

天空中,只有一个人,青衣如莲,墨发舞动,眼神如冰,他就那样平静的悬浮在空中,没有借助任何圣兽或者飞行圣器。

叶立的脸色一僵,他原本只道上方之人只是借助任何圣兽或者飞行圣器才能飞行,现在看到对方凌空而立,心中暗道不妙,凭借自身力量飞行,那可是地圣强者才能做到的啊

然而当他看清楚天空那人的相貌时,却是猛地露出无比的震骇神色,难以置信的失声道:“陈扬?”

————

生病了,感冒,还肚子疼,难受,好久没生过病了,突然就病了。

这章只有两千多字,但这也是强撑着写完的,我去睡觉了,明天更新不会耽搁的,大家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