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5章 都灭了吧

第一卷 吞月 第三百五十五章 都灭了吧

陈扬,当这两个字从叶立嘴中传出后,在场所有人都近乎目瞪口呆。

绝对的震惊,这个本应在一年前就陨落的少年,不仅再度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而且还是以如此撼动人心的方式。

“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么?”楚望在经过短暂的呆滞后,忽然就难以置信的尖叫起来,他本以为,这个如同噩梦般笼罩他的少年已经消失,可如今却重新出现了,这让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在楚望身边那些沧澜学院的学生们,内心受到的冲击也是丝毫不逊于别人,楚阳和何云惜更是脸色都有些苍白。对楚望和何云惜二人来说,他们当年对陈扬的确存在着愤恨,可是随着陈扬不断的成长,甚至把陆家都给灭了时,他们对陈扬只有恐惧。陈扬让北风城罗家近乎覆灭,随后却是身陨,这个消息让他们先是惊骇,旋即则是觉得快意,可此刻,陈扬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而玄玉宗众弟子则是无比的惊喜和激动,陈扬还活着,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以往的经历都告诉了他们,只要陈扬还切问题和危机都会被化解。

目光扫过众人的各异神色,陈扬表情丝毫不变,淡淡的摇了摇头,冷漠看向沧澜学院等人道:“你们这些跳蚤都还活得好好的,我当然也要更好的活着,否则,今天我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大戏。”

“大家不要被他欺骗了,他如今也不过是十七岁,一年前还施展秘法攻击北风城罗家,现在才一年,他怎么可能成为地圣,说不定实力还比不上当年,我们一起攻击他,很快就会发现,他只是在强装镇定,他不过是只纸老虎”楚望仍旧是不相信陈扬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费尽千辛万苦,如今也不过是玄圣四品,而修为越到后面越难提升,他认为陈扬不可能成为地圣。

叶立也被楚望的话给惊醒了,不错,一个人怎么能在两年内就成为地圣,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但不管如何,他是不可能自己去试探的,当即对身后众人大喝道:“楚望说的不错,地圣岂是这么容易就成就的,他必定是借助什么隐形的飞行器飞行,所有人给我攻击他,必可让他原形毕露。”

听到叶立的声音,沧澜学院众学生都是目光一亮,在他们看来,若陈扬仅仅表现出灵圣的实力,他们或许不会怀疑,但如今陈扬却偏偏展示出地圣的实力,这无疑是最大的破绽,谁也难以相信,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达到地圣的层次。

“杀”沧澜学院众学生心神微振,齐声冷喝道,圣力顿时从他们体内爆涌而出,旋即一道道的攻击从他们手中发出,铺天盖地的朝着陈扬袭去。

望着那些飞袭而来的各种攻击,陈扬眼眸里不兴波澜,他平静的伸出右手,对着前方缓缓推去,一股难以想象的磅礴力量从他手掌中发出,空气在这力量下顿时就掀起一圈圈的涟漪。

所有的攻击再遇到这些空气涟漪后,都是瞬间溃散,而这可怕的力量余威丝毫不减,猛地就轰击在沧澜学院众学生身上。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刹那将那些出手的沧澜学院学生笼罩,在这可怕的压迫力下,他们身体的七窍和毛孔内都涌出鲜血,眼中的光彩也迅速黯淡下去。

“嘭嘭嘭”数十具失去生机的尸体直挺挺的倒地,那沉闷的声音,如同雷霆般在人们心中炸响。

恐惧,沧澜学院剩余的学生脸上都充满了恐惧,无需什么解释,陈扬用杀戮直接证明了他的实力,几十名元圣后期实力的学生,在陈扬手中就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玄玉宗众人则是目光更为灼热,玄玉宗的弟子们大多数本来就对这个传闻中的陈扬极为敬佩,少部分此前不以为意,认为传闻夸大其实的弟子,看到眼前这一幕后,也转变了观念,望向陈扬的眼神充满炽热和崇拜。

叶立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现在他是悔不当初,刚才陈扬那虽然他看不出真正的奥秘,但也能判断出,那便是传说中的玄奥攻击,而玄奥,只有地圣才能掌握,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竟然真是地圣强者

楚望等人则是吓得呆滞了,昔日那个与他们同台比斗之人,如今已经达到他们无法企及的高度,地圣,那可是北风城那种地方才有的强者,整个白云郡内,至今还没有过地圣。

“陈扬,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成了地圣强者。”叶立知道自己的性命就操控在陈扬手中,强装镇定道:“若是你没有回来,即便我沧澜学院不出手,玄玉宗也一样会灭亡,我沧澜学院所谓,不过是顺势而为。但如今你回来了,只要你放过我们,沧澜学院非但不对付玄玉宗,反而相助玄玉宗铲除其他势力,日后白云郡内,只有沧澜学院和玄玉宗,你看如何?”

莫崖等人内心都是一阵焦急,生怕陈扬答应下来,叶立的条件的确极为诱人,但莫崖等人这一年来和沧澜学院经常打交道,早已知道,沧澜学院就是披着公平之皮的狼。现在陈扬还在,沧澜学院自然不敢招惹玄玉宗,可一旦陈扬离开,沧澜学院很有可能就会反悔。

“很诱人的条件。”陈扬眼中掠过一抹嘲讽,慢条斯理道:“不过我觉得,白云郡内还是只有一个势力比较好,若沧澜学院主动归顺玄玉宗,我会考虑放过你们。”

“陈扬,你欺人太甚,不要以为你是地圣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会后悔的。”叶立面色僵硬,口中色厉内茬的尖叫道。

陈扬漠然的望了叶立和沧澜学院众人一眼,对这些人,他已经懒得动手去杀,淡淡的挥了挥手,道:“都灭了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身影从他身后闪掠而去,这些人实力虽然比不上陈扬,可身上散发的雄浑气息,仍旧让人胆战心惊。

“师父请放心,这些小杂鱼,必定一个都逃不了。”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子对陈扬恭敬道,这人正是李征,此时他的双腿,已经被治愈了,整个人如山岳般站立在那。他身后那些人,正是浮山宗众弟子。为了避免引人别人注意,此次浮山宗弟子是分批前来,跟随李征的自然是第一批,只有两百余人。

陈扬点了点头,他相信,哪怕只有两百多名浮山宗弟子,但要解决下方那些沧澜学院弟子,还是绰绰有余。

望着那突然出现的数百名圣者,莫崖等玄玉宗弟子更为惊讶,他们没想到,陈扬不仅是自身实力变得强大惊人,还经营了如此强大的势力。至于沧澜学院众人,则是更为畏惧心颤,他们感应的出,陈扬那数百名手下,实力都不比他们弱,为首那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子,更是让人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慌。

“一个都不要放过。”李征眼中露出冷酷的光芒,浮山宗的弟子们,在训练上已经基本合格,但却缺乏战士应有的杀气,这些敌人,正好可以让浮山宗弟子们得到杀戮方面的磨砺。

浮山宗的弟子在经过李征半年多的训练,已经能做到令行禁止,他话音刚落下,两百多名浮山宗弟子齐刷刷的朝着沧澜学院众学员冲了过去。杀伐声音在这荒野之中回荡开来,一声声的凄厉惨叫传出,血腥的味道很快就朝四面八方弥漫而去。

这情形让叶立和楚望等人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和恐惧,他们只觉手脚冰凉,心冒寒意。

叶立死死的握着拳头,目光紧盯着陈扬,旋即侧头对一旁的楚望低声道:“楚望,陈扬此人已经非我们能敌,我等会会用尽一切办法拖住对方,你赶快逃走,老师已经四十多岁,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你不同,你还年轻,未来有更大的发展。”

“老师……”楚望浑身一颤,双目通红的看向叶立。

“男子汉不要这么婆婆妈记住把陈扬归来的消息告诉院长。”叶立冷冷一喝,旋即不再看楚望一眼,脚掌在地面一踏,带着磅礴的圣力,朝着陈扬暴冲过去。

瞧了眼那猛冲而来的叶立,陈扬平静的站在那,手指都没有动弹分毫,没等叶立逼近,身穿铠甲的李征就骤然窜出,不给叶立反应的机会,手中黑色长枪就穿透叶立的圣力防御,狠狠的插入了叶立的胸口。

叶立身形陡然僵硬住,目光匪夷所思的盯着胸口的黑色长枪,刚才那一交手,他就明白,眼前这黑甲男子,实力已经堪比灵圣强者。他忍住内心惊骇,回头朝身后望去,当看到楚望带着楚阳和何云惜已经逃远,他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丹田部位的能量忽然暴涨起来。

“想自爆?”李征冷声一声,一脚直接对着叶立的腹部猛烈的踢去,叶立的丹田倏地爆开,但那些圣力却没有爆炸,飞快的泄掉了。

遥望着已经逃到千丈外的楚望三人,陈扬平静的伸出右手,他五指虚握一把,一股恐怖的吸力就从他掌心爆发出来。

在这难以想象的吸力下,前方的空气顿时变成了漩涡,不少树木被卷入漩涡中,眨眼间就绞的粉碎,而正在逃跑的楚望三人,身形的蓦然失去力量,被那吸力弄得急速倒退,眨眼后就回到陈扬身前。

陈扬淡淡的松开五指,楚望三人顿时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他没有再看三人一眼,转头看向莫崖,语气略显缓和道:“这三人,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