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6章 全部杀死

一百多名沧澜学院学生,在浮山宗弟子的杀戮下,眨眼间就成为了一具具尸体,半刻钟后,沧澜学院众学生近乎全灭,而浮山宗只有两人死亡,六人受伤。

望着那些死去的沧澜学院学生,楚望脸色更白,他强压住内心惊慌和恐惧,色厉内茬道:“陈扬,沧澜学院这一次的行动,是北风城柳家在背后主导,你若杀了我,那就是与沧澜学院彻底为敌,届时柳家也不会放过你。”

“柳家?”陈扬眼中掠过一抹寒光,目含讥讽的看了眼楚望,道:“也罢,既然柳家要蹦出来,那我便顺道一起解决它,莫师兄,这三人害你失去手臂,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以陈扬如今的实力,实在是懒得去杀楚望这样的货色,区区玄圣,根本不配让他出手。

听到陈扬那一句“莫师兄”,莫崖瞳子中闪动异样光彩,内心微微一暖,不管陈扬的实力变得如何强大,他始终是玄玉宗的陈扬。

莫崖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到楚望三人面前,脸上忽然浮现森然的微笑,道:“楚望,楚阳,何云惜,十四个月零七天前,你们斩断我一只手臂,那时,你们是否想过,有一天你们能落在我手中?”

莫崖的声音极为平和,可谁都听得出那话中蕴含的刻骨恨意,让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这十四个月零七天以来,我每天都要看一眼我的断臂,回忆一番那天你们对我的侮辱,这伤口,这耻辱,便是我每天刻苦修炼的动力。楚望,一年前我就发过誓,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实力亲手将你那天的侮辱百倍千倍的偿还到你身上。”莫崖死死的盯着楚望,声音变得有些嘶哑:“我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若你能击败我,今天你可以安然离开,否则的话,你便给我永远躺在这里。”

楚望本来已经绝望,闻听莫崖的话后,他不禁目露惊喜,道:“莫崖,你说的话是否当真?”说话时,他不由看了眼陈扬,显然是担心到时他击败了莫崖,陈扬却不放过他。

莫崖单臂横在胸口,对陈扬诚恳的说道:“陈扬,若是我不敌楚望,还请你放任楚望离开。”

陈扬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莫崖,从莫崖的话里,他听到了无比坚定的语气,明白楚望无疑就是莫崖的心结,要解开这个结,必须由莫崖自己去完成。这一年来,莫崖只有一只手臂,却修炼到了四品玄圣境界,这样的毅力让他极为欣赏,他相信只要解开莫崖的心结,后者未来必会展翅高飞。

这些年来,陈扬早已看清楚,一个人的实力哪怕再强大,也同样有着极大的局限,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而且谁也无法预料会不会遭遇什么灾难。一旦他无法顾及身边之人时,身边众人就很可能被敌人趁机威胁,就如同现在,因为他死亡的消息传出,那些势力就对玄玉宗发起了进攻。

正因此,陈扬要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强大,还必须要建立强大的势力,让身边的人都强大起来,只有这样,哪怕到时他不在或发生意外时,他身边的人也有拥有自保之力。

“好,若你败,则楚望离去。”沉默片刻后,陈扬点了点头。

得到陈扬的保证,楚望这才放下心来,看向莫崖道:“一年前,我斩断了你的左手,现在,我便将你的右手也一起斩下。”

“楚望,这么低级的激将法,你觉得对我有用么?”莫崖冷笑道。

“烈火拳”莫崖声音还未落下,对面的楚望就猛然出手了,汹汹火焰从他手中爆发出来,化成一个硕大的火焰拳头,对着莫崖的脑袋狠狠的砸下。

楚望这一招可谓出其不意,让很多人都暗骂其卑鄙,但莫崖却依然冷静,似乎对此早有所料,他嘴角划过一抹嘲讽,一把火红长剑从他体内飞出,直接对着那火焰拳头刺去。

火焰拳头和火红长剑在空中悍然相击,可怕的火焰席卷开来,这方圆百丈的荒野,温度都为之变得炙热起来,“轰隆”一声巨响传出,火焰拳头崩溃,火红长剑也倒飞而来,这第一回合的交锋,两人势均力敌。

“火焰猛擒爪”对这个结果,楚望内心却是极为暴躁,以往的陈扬让他感到羞辱,可对莫崖,他却是从来看不起,然而现在,连莫崖都有了和他抗衡的实力,这让他觉得极难接受。

火焰在楚望身边呼啸,刹那后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火焰手爪,对着莫崖猛地就抓了下去,那凌厉的炙热气浪,将莫崖的所有退路都给封锁了。

在楚望和莫崖战斗之时,何云惜却是没有看这战斗一眼,她目光无比的复杂的望着陈扬,这个少年,她第一次相见是在万兽窟内,那时的陈扬极为弱小,被她一招就给击败了。第二次相见,则是在白云城大比上,这个她丝毫看不起的少年,竟是在擂台上将她击败,让她感觉无比的耻辱,从那之后,她就对陈扬心怀怨恨。可随后的发展一次次的让她郁闷,陈扬先是击败楚阳,后又击败楚望,夺得白云城大比冠军,让她报复陈扬的心理一次次落空。

不久后,陈扬就遭到陆家的追杀,她听闻此事无比快意,恨不得陈扬立即被杀死,可陈扬最后偏偏逃走了。直到半年后,陈扬竟再度出现在白云郡,凭借一己之力覆灭陆家,旋即欧阳家也因为他的缘故灭亡。这时的陈扬,就让她感到深深的无力,只能仰望,可以说连怨恨的资格都没了。又一年后,她再度听到陈扬的消息,陈扬居然为了夏清影,闯入北风城罗家,击杀罗家家主,她更是为之震撼,随后便得知陈扬被杀,她又不禁松了口气。

然而现在,陈扬却又活生生的出现了,并且成为了让她只觉高不可及的地圣强者,她脸上不禁露出自嘲之色,她一直以来对陈扬怨恨不已,可是陈扬或许自始自终都没有正眼看过她。陈扬这样的人,可能很早就把目光放眼整个大陆,而她只局限于一个小小的白云郡,在陈扬的眼中。她大概始终在扮演着小丑的角色。

没人知道何云惜内心的想法,除了她直言,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战斗中的双方身上。

面对楚望的火焰猛禽爪,莫崖依然神色不变,平静伸出手指对着那火焰巨爪狠狠的点去。

“火焰指”一道火焰凝聚的手指蓦地激射而出,瞬息就穿透空气阻拦,猛烈的击在那火焰猛禽爪上。

“轰”在莫崖这强劲的一指攻击下,那火焰猛禽爪被击得溃散开来,楚望的脚步也不由为之倒退了一步。

“这个断臂小子,怎么会这么强”楚望的面色变得更为阴沉,心中泛起不妙的感觉。

但不等他多做思考,莫崖身上的火圣力如洪水般涌动起来,面色冰冷的对着楚望一掌拍出:“火杀掌”

随着他一掌拍出,周围的火焰更是疯狂肆虐,瞬息间一个巨大的火焰手掌,就出现在天空中,如同一火焰巨山般,从上方对着楚望轰然拍下。

感受着那可怕的毁灭能量,楚望嘴角一阵抽搐,一头虚幻的火蛟影子,猛地从他体内冲了出来,对着那火焰巨掌猛烈的冲了过去。

“嘭”如同两座巨山相撞,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开来,可怕的火焰四处呼啸而出。

“楚望,给我受死”就在这时,莫崖身上的气息忽然出现暴涨,那火焰巨掌的威力,也在瞬间暴增。

“五品玄圣?”察觉到莫崖那突然涨到五品玄圣的修为气息,楚望面色剧变,不等他有机会逃走,那巨大火焰手掌就将他头顶的火蛟虚影给拍碎,狠狠的落在他身上。

在这恐怖的能量轰击下,楚望的身体顿时被击得倒飞而出,身上的头发和衣服都被烧焦,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淋,一些部位连骨头都清晰可见,莫崖这一掌,直接让他变成了残废。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五品玄圣?”楚望口中冒着血袍,双目却依然不敢置信的盯着莫崖。

莫崖缓缓的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沉声道:“半个月前,我就成为了五品玄圣,压制修为气息,不过是为了欺骗你们,若是陈扬没有出现,到时我也必定会让你付出惨重代价。”

说完话,他没有等楚望回嘴,一脚狠狠的踩在楚望的左臂上,直接把楚望的左臂给踩断了。

“啊”楚望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左臂被人硬生生的给裁断,这样的痛苦的确让人难以承受。

“我说过,我会将昔日的耻辱和磨难,百倍千倍的偿还到你身上。”莫崖没有丝毫同情,声音冷酷的说道,旋即在楚望惨叫之中,他将楚望四肢全部废去,等楚望饱受一番痛不欲生的折磨后,这才将楚望的咽喉给踩断了。

“不要杀我。”看着那被折磨致死的楚望,楚阳浑身瑟瑟发抖,恐惧的大声尖叫道。

莫崖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倒没有折磨他,直接一脚踢在楚阳的心口,把楚阳一招击毙,上百的沧澜学院成员,此刻就只剩下何云惜一人了。

不过出人预料的是,何云惜虽然脸色惨白,可眼中却没有多少恐惧,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再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直接咬舌自尽了。

——————

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原来发烧了,三十八度八,还有点肠胃炎,不得不打针,吃药。

不过虽然不舒服,但依然坚持着更新,尤其看到月票和订阅都还不错,感觉病都好了不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