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7章 玄玉危机

第三百五十七章 玄玉危机

通往伏虎镇的荒野小道上,陈扬和莫崖等人正朝玄玉宗方向前行,他们身后的人越来越多,除却李征所带领的执法队外,十八名护国战将也带着其余的浮山宗弟子赶了过来。

“没想到仅仅一别一年多,陈扬你的实力竟已达到这等地步,想比之下,我这点修为根本不够看了。”望了陈扬,莫崖情不自禁的感慨道,这一年来,在修炼上他没有一天松懈过,如今成为五品玄圣,在白云郡乃至暮光府都算了不起了,可与陈扬一比,就让人觉得无比惭愧。不仅是陈扬本身,李征等人身上的气息,也是让他暗暗心惊,此前他可是亲眼看到,玄圣八品实力的叶立,在李征手中如此豆腐一样被溃败。

面对莫崖时,陈扬眼神缓和了许多,他未在有关实力的话题上多谈,话锋一转,道:“莫师兄,说说吧,这白云郡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从楚望和叶立口中,他得知一些信息,可具体事情他还是不太清楚。

莫崖脸色微微一沉,思索片刻后,冷声道:“事情便要从一年前说起了,那时北风城内忽然传出一个消息,那便是你突然闯入北风城罗家,在罗家大开杀戒,连同罗家家主都被你斩杀。可随后,洞阳宗和莫家高手就发话,说你已经被他们给斩杀。你也知道,陆家和欧阳家灭亡后,白云郡的平衡就被打破,而因为你和夏师妹的存在,其他势力一直不敢招惹我玄玉宗。一传出你死亡的消息,其他势力就开始蠢蠢欲动。但他们担心你没有死,所以忍耐了将近一年,直到一个月后,你依旧没有出现,其他势力就认定你死亡了,开始对玄玉宗进行打压。”

“不过在玄玉宗危机时刻,天香阁却忽施援手,让玄玉宗暂时安全下来,敌对双方也僵持住了,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刻,沧澜学院居然会放弃中立原则,也加入到对玄玉宗的打压中。”

说到这,莫崖强忍愤怒,忽然有些迟疑的看向陈扬,声音忐忑道:“陈扬,那些传闻说你是为了夏师妹才在罗家大开杀戒,现在你既然没有,想必夏师妹也没事吧?”

莫崖的话让陈扬身躯猛地一僵,脸色隐隐发白,他眼中掠过一抹痛色,无法说出话来。

“师妹她?”见到陈扬的表情,莫崖内心陡然一沉,脸上也是浮现悲意,虽然他和夏清影并无男女之情,可却是看着她长大,在他心中,夏清影可不仅仅是师妹,更像是妹妹。

不过陈扬的心境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已经变得比磐石还要坚硬,也就是夏清影是他内心最大的痛楚之一,否则他连情绪都不会半分波动。

他很快便恢复了冷静,紧紧的握了握拳,旋即语气坚定道:“莫师兄,你放心,师姐并没有死,只是重创陷入昏迷罢了,我迟早会救醒她的。”

莫崖仔细的端详陈扬片刻,发觉他神色极为坚毅,明白他说的并非安慰之话,暗暗松了口气,咬牙道:“陈扬,师妹真是血族之人所伤么?”

闻言,陈扬眼中闪过刻骨的寒意,森然道:“伤我师姐的,正是血族,不管血族有多强大,终有一日,我会让其付出代价。”

莫崖脸上也浮现强烈的愤恨,冷声道:“陈扬,将来你像血族复仇时,必要算我一份,我现在实力虽不强,可将来未必就弱。”虽说他实力远远比不上陈扬,可这一年来的磨砺,让他的意志也变得极为坚定,没有丝毫气馁之意。

“好。”陈扬平静的点点头,目光在前方扫了扫,忽然道:“此前楚望说,沧澜学院背后有柳家支持,是否属实?”

莫崖微微一愣,旋即皱了皱眉,道:“此事的确属实,我正是为了调查这个消息,才去北风城查探,没想到回来时,居然遇到楚望等人的截杀。”

陈扬双眸微眯,目光中的森寒毫不遮掩,冷漠道:“当年柳宁和柳岩来杀我,后来反而被我杀死,我与柳家早已成了仇敌,如今柳家胆敢打玄玉宗的注意,我正好一起了结当初的恩怨。”

……

沧澜学院。

这个白云郡第一势力,实力依旧如往常般强横,不过这个始终保持中立平静的势力,最近却是出现频繁的力量调动,这中立了数百年的势力,在昨日竟是忽然不再中立,对玄玉宗开始进行打压。

学院中一半人对这个决定都是极为支持,在他们看来,沧澜学院只要放下以往的矜持,实力必定能得到更大发展,暂居更多修炼资源,而他们身为沧澜学院的成员,也能得到巨大好处。

可也有不少人心中不满,他们进入沧澜学院,很大原因就是沧澜学院一直保持中立,拥有良好平静的修炼环境,可现在沧澜学院放弃中立,将来也必会陷入战斗的漩涡中。不过这个决定是由沧澜学院院长莫修元做出,他们也无法更改。

在沧澜学院的莫空园内,有一座幽静简朴的小院。

小院内中,一个身穿洁净衣袍的男子,正和一名红衣女子对弈,这两人,正是莫修元和叶初蓝。

莫修元平静的在棋盘上落下一子,等了许久,却见叶初蓝眉头紧锁,半晌没有下子,不由道:“初蓝,下棋者,切记举棋不定。”

闻言,叶初蓝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罐,双目紧紧的盯着莫修元,质疑道:“外公,你为何要对玄玉宗动手?”

莫修元神色无喜无怒,缓缓道:“即便我不动手,玄玉宗这回也无法保住。”

叶初蓝美眸中露出怒火,急声道:“外公,这不是你出手的理由,我想你也知道,沧澜学院能数百年安然无事,真正的原因并非学院有多强大,而是学院一直保持中立。只要学院保持中立,那些不喜争斗的强者,就定然不会坐视沧澜学院受难,现在您放弃了中立,这是放弃了学院的立根之本。”

望着愤怒焦急的外孙女,莫修元表情依然冷静沉着,缓缓道:“保持中立固然不会遭殃,可是这些年来,沧澜学院的势力,却也一直没有得到更大发展。沧澜学院已经积蓄了这么多年,如今到了我手上,是该得到巨大的发展了。”

“外公,你……”叶初蓝瞪着莫修元,她没想到以往那个温和的外公,居然变成一个为了一己自私,而枉顾别人性命的野心家了。

“我累了,你下去吧。”但不等她说完,莫修元挥了挥手,一个巨大的风劲直接卷住叶初蓝,将她送到门外,而小院的大门则悄无声息的关闭。

被莫修元送到院子外后,叶初蓝眼神变得无比震撼,她似乎明白莫修元为何突然性情大变了。就在刚才,她发现以自己两品玄圣的实力,在莫修元手中竟毫无抵抗力,莫修元的修为,居然突破了玄圣,达到了灵圣境界

确定莫修元是不会改变主意了,叶初蓝眼睛不由一酸,她的至友许琳,可是玄玉宗宗主夫人,现在她的外公要对付玄玉宗,在至友和外公之间,她该如何自处?

在叶初蓝离开院子后,莫修元所在的房间内顿时变得安静下来,但这安静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个蓝袍中年就从房间后走了出来。

“莫修元,你的选择很正确,只要这次将玄玉宗灭了,今后你沧澜学院,必会得到我柳家的支持”这个蓝袍中年,眉宇依稀和当初的柳宁有些相似。

“为何要选择我沧澜学院?以你柳家的实力,选择任何一个势力,都能够将玄玉宗灭了。”莫修元的声音显得极为疲惫,若非柳家逼迫,他又岂会让沧澜学院轻易放弃中立。但是他很清楚,哪怕他成为了灵圣,在柳家面前还是不堪一击,面对柳家的逼迫,他不得不这样选择。

“哼,沧澜学院的实力在这白云郡内最强,这样我柳家无疑可以付最小的代价。”蓝袍中年没有顾忌的淡淡道。

“你们柳家,为何要与一个小小的玄玉宗过不去?”莫修元皱了皱眉,疑惑道。

“嘿嘿,要怪就怪陈扬,陈扬杀了我柳家两位重要的后辈,那可是我的侄子,当今柳家家主的亲生儿子,现在陈扬死了,自然要让他身边人的来偿还。”蓝袍中年狞声道。

“陈扬么?”莫修元叹息一声,若非得知陈扬已死,他也不敢对玄玉宗下手,陈扬此人,若非夭折得太早,将来必会成为真正的强者。

“好了,我这次来就是提醒你一下,家主的耐心很不好,他要在三天之内,就得到玄玉宗覆灭的消息。”蓝袍中年毫不客气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是身形一晃,直接从房间内消失。

看到那毫无征兆就消失的蓝袍中年,莫修元的脸色变得更为阴沉,这蓝袍中年柳南,是一名巅峰灵圣,后者的实力在白云郡内可以为所欲为,然而在柳家内,后者只能算是高手,上面还有不少人比其更强。

“哎,玄玉宗,为了沧澜学院,也只能对不起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