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8章 死战到底

第三百五十八章 死战到底

伏虎镇,玄玉宗。

自陈扬灭杀陆家和欧阳家后,玄玉宗得到极大的发展,整个宗派内呈现蓬勃发展的势态,但是最近,玄玉宗内的气氛却是格外压抑紧张。

玄玉宗内此时到处走动着匆忙的身影,防御比往常森严了不知多少倍,瞧着这架势,只要一有人进攻玄玉宗,定会引来玄玉宗最猛烈的反击。

在玄玉宗的玄玉殿内,玄玉宗众核心人员皆汇聚于此,众人的脸色都是极为沉重,一月前,玄玉宗突然面临白云郡内其他势力的联合打压,这对玄玉宗造成巨大的压迫力。最严重的是在昨天,众人突然得到消息,沧澜学院竟也要对玄玉宗出手了,这对玄玉宗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整个宗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罗掌柜,你得到的消息,确定沧澜学院是要在今日对我宗动手?”大殿首座旁边,许琳娥眉微蹙,沉声问道。现在玄玉宗各处产业据点都遭到打压,宗门也被人封锁,连消息都无法畅通,得知沧澜学院要对玄玉宗出手,还是天香堂告知的。

大殿左下方首位,坐着一个衣饰华丽的中年男子,正是天香堂掌柜罗安,如今的罗安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小掌柜,他掌控的是天香堂,他的地位别说是三流宗派的宗主,哪怕二流宗派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

不过在玄玉宗众人面前,尤其是许琳,他态度依然如当初那样恭敬,他很清楚他的地位根基来自于天香堂,而天香堂的发展又源自陈扬,陈扬尚是玄玉宗的弟子,他在玄玉宗自然也要客客气气。

望着周围集聚而来的一道道目光,罗安没有丝毫慌乱,眼神中微微透出凝重,点头道:“许夫人,这消息传自沧澜学院内部,绝无虚假,今日之内,沧澜学院定会出手。”

此前尽管众人早已预料,可仍旧抱着一丝希望,现在罗安的话无疑打碎众人的希望,让大殿内的气氛显得有些窒息起来。

“罗掌柜,沧澜学院一直以来都是保持中立,如今又怎么会对我玄玉宗出手?”在这沉闷气氛的压制下,大殿内终于有人忍不住对罗安质疑道。他的话很快便得到不少人的附和。尽管一年多前夏无尘已经将大长老一方的人铲除,平日里也没有人敢反对他的话,但一个拥有数千人的势力内,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一条心的。在这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一些小矛盾便是暴露了出来,天香堂突然支持玄玉宗,而且不提任何好处,真正的原因除了许琳外,其他人都是不清楚的,这让不少人对天香堂的动机有所怀疑。

听到那的质疑声,罗安目光陡然一冷,他是尊重许琳和夏无尘,但也并不意味着玄玉宗内任何人他都必须尊重,哪怕是在北风城那种二流城市中,也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当面质疑他。这两年来,随着天香堂不断对外发展,与罗安打交道的人身份地位也越来越高,其中甚至有些一流势力的强者,他身上也渐渐养成了一种威严,被他目光一扫之下,那些开口质疑的人顿时心中一寒,不敢再随意说话了。

“我援助玄玉宗,那是看在夏宗主和许夫人的面子上,尔等的死活,与我何干。”罗安不咸不淡的说道。

他的话丝毫不给玄玉宗众人面子,但此时连那些质疑他的人都不敢随意说话了,他们很清楚,没有天香堂的话,玄玉宗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许琳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在得到女儿和陈扬死亡的消息,她的心已经变得古井无波,无论什么都难以让她产生什么情绪波动。对于罗安帮助玄玉宗的缘故,她极为清楚,故而根本没有怀疑罗安会告诉众人什么假消息,罗安这对玄玉宗众长老几乎斥责的话,实则她也是默认的。越是在这种危机时刻,一个宗派内部的团结越重要,任何浮躁的因素都必须尽快打压下去。

等到大厅内陷入一片平静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无尘,目光扫了众人一眼,道:“罗掌柜相助我玄玉宗,没有任何恶意,再有随意质疑之人,莫怪本宗不留情。”

“宗主,罗掌柜,还望恕罪,此前安长老也是心急。”姜晨看到大殿内气氛有些僵硬,连忙转移话题道:“不过现在该如何是好,本来我们与其他几大势力处于僵持中,现在沧澜学院一出手,我们的情况就很不妙了。”

“没有其他办法,现在只能死战到底了。”许琳美眸微抬,语气中充满铁血冷酷的意味,缓缓道:“诸位放心,在前天,我已经让莫崖带着宗内一些有潜力的弟子去北风城了,无论如何,我玄玉宗都不会真正灭亡的。”许琳做的打算的确充分,可即便她也没想到,莫崖会那么快又带着众弟子回来,若非遇到陈扬,已经被沧澜学院的人给杀死了。

听到许琳的话,众人内心微松口气,但旋即内心则更为沉重,现在玄玉宗已经保住了火苗,那么接下来仍然留在宗内的人,就要面临最惨烈的战斗了。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急冲冲的朝着大殿内奔来,也不顾众人正在商讨重要大事,慌忙道:“宗,宗主,沧澜学院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伏虎镇。”

“真的动手了”听到这弟子的话,众人也无暇计较他的失礼,一个个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少人脸色隐隐发白起来。

“玄玉宗所有弟子都听着,尽早投降,这样我等可以保证玄玉宗弟子不死,否则的话,你们将面临宗派覆灭之险。”一个洪亮的冷喝声从玄玉宗山门传来,这说话之人,是东岳宗宗主。

“一年前,玄玉宗纵容宗门弟子陈扬胡作非为,导致陆家和欧阳家两族全灭,手段血腥残酷,可谓大逆不道,如今,我何家代表陆家和欧阳家的数千阴魂,向你玄玉宗讨债。”何家家主一脸悲痛,义正言辞道。

随后落涧宗和碧云宗也纷纷开口指责,借口无非就是当年陆家和欧阳家之事。

直到他们说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沧澜学院向来保持中立,然玄玉宗当年所作所为,实在是残忍霸道,对此我沧澜学院不得不打破中立,特来向玄玉宗讨个公道。”

在陆家和欧阳家覆灭后,白云郡如今只剩八大势力,而此刻,有五大势力齐聚神玉山下,共同征讨玄玉宗。

玄玉殿所有人都涌出了大殿,一个个神色难看的望向神玉山下方。

“卑鄙无耻,当年陆家和欧阳家覆灭后,这五大势力哪一个没有出手捞取利益,如今竟无耻的用这个借口。”姜晨满脸涨红的破口大骂。

“哼,他们本来就是只需一个借口就行了。”夏无尘目光冰冷,寒声道:“准备战斗吧,哪怕战到最后一人,我玄玉宗也绝不屈服。”

“玄玉宗弟子听令,任何人不得慌乱,若还认为自己是玄玉宗弟子,那便不要后退一步,死战到底,我玄玉宗,只有战死的魂,没有退缩的人”许琳美眸如霜,对着下方猛地一喝。

虽然仍旧有不少弟子害怕不已,可许琳的话激起了大部分弟子心中的血性,顿时将原本的不安气氛给压制下来,变得战意盎然起来。

“司马彪,带着天香堂随玄玉宗战斗,不得退缩。”罗安淡淡的吩咐道。

天香堂如今的护卫首领,正是当初陈扬在楚青城遇到的司马彪,司马彪本来天赋就不错,只是一直以来极为贫穷,没有资源支撑他修炼,但即便如此,他也能凭借自己一个人修炼到玄圣境界。现在有天香堂的支持,司马彪获得庞大的修炼资源,修为也可谓是突飞猛进,一年的时间,就从原本的三品玄圣,提升到如今的八品玄圣。

“掌柜放心,有我司马彪在,决不让其他人踏足玄玉宗半步。”虽然知道今日极其危险,但司马彪没有半分畏怯,这一年来,他无需再想以往那么拼死拼活去猎杀圣兽,可以专注修炼,他明白,这一切是天香堂给予的,没了天香堂,他绝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尽管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可当众人来到玄玉宗山门时,仍旧不由有些心悸,放眼望去,只见在神玉山脚下,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人,五大势力这一次为了覆灭玄玉宗,还真是不遗余力,加起来的弟子数量,起码有五千人。

玄玉宗众高层出现后,立即吸引了无数道目光,五大势力的宗主首领们,眼中发着含义不一的光芒。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天香堂的守卫的们,众人都知道,若非是天香堂,玄玉宗早该灭了。

“罗掌柜,今日的局面相信你也看清楚了,你难道还要护着玄玉宗?只要你让天香堂的护卫退出玄玉宗,我等今后必定不会为难天香堂。”沧澜学院为首者是副院长居延城,是名九品玄圣,他的话分明是想让天香堂退出,毕竟天香堂实力的确惊人,最后哪怕五大势力击溃了天香堂的力量,最终也要付出不小代价。

罗安脸上掠过一抹嘲讽笑意,淡漠道:“罗某好歹经营着偌大一个天香堂,若是这样就被你说动了,今后罗某干脆不要做生意了。”对于五大势力,他的确是没有丝毫畏惧,哪怕他死了,他相信五大势力也绝对不敢动天香堂一根汗毛,如今不知有多少贵族在使用天香堂的香水,光明正大的灭了天香堂,那就是等于得罪了无数的贵族,区区白云郡的几大小势力,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

而且天香堂的一切生意李凡都已经熟悉了,即便他死了,天香堂也依旧能够正常运行。

“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我了,沧澜学院众人听令,杀”居延城眼睛一寒,挥手冷喝道。

——————

今天我这断网了,我一直等,网络却一直没有恢复,我只能跑到网吧上传章节。谢谢昨天有书友问我的病怎么样了,呵呵,今天好得差不多了,除了肚子还有点不舒服,发烧已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