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9章 谁给你们的胆子

第三百五十九章 谁给你们的胆子

随着居延城的命令发出后,玄玉宗山门前那些早已准备妥当的沧澜学院学生,刹那如无数离弦之箭般,带着凌厉的气势,密密麻麻的对着玄玉宗门那些弟子冲杀过去。其余四大势力也再也按耐不住,纷纷出手,猛烈的杀伐声顿时响彻开来。

“起阵”望着那些似猛虎般扑来的敌人们,夏无尘面色凝重,冷冷喝道,这神玉山上顿时就冒出白色光芒,化作一个巨大结界,将玄玉宗护在其中,把那些进攻的各大势力弟子阻拦在外。

这护山大阵的确不弱,然而面对数千人的攻击,那结界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显然无需多久就会被攻破。

看到这一幕,夏无尘表情未变,他本就没有指望这护山大阵就能阻拦敌人的攻击,开启护山大阵,不过是为己方众人争取一些准备的时间。

“轰隆轰隆”一道道的攻击源源不断的落在护山大阵上,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开来,半刻钟后,玄玉宗的护山大阵终于宣告崩溃。

失去了护山大阵的凭仗后,玄玉宗众弟子便不得不面对面的与敌人战斗在一起,厮杀声和惨叫声立即此起彼伏的传出。

在弟子们攻击陷入厮杀中时,各势力的为首之人也没有就此看着,落涧宗主、东岳宗主和居延城三人同时动了,他们身形倏地化作三道长虹,对夏无尘暴冲过去,只要将夏无尘杀了,那玄玉宗将会更快的溃败。

看到三个高手居然齐齐掠向夏无尘,罗安眉头不由一皱,旋即则看向司马彪,司马彪虽有些憨厚,可并不笨,否则也修炼不到这等境界,他很快领会罗安的意思,顿时上前将居延城给拦了下来。

司马彪修为仅比居延城低了一品,且他常年与圣兽厮杀,战斗经验丰富,一时倒真将居延城截住了,两人大战起来。不过司马彪虽拦住一人,可落涧宗主和东岳宗主两人仍旧朝夏无尘冲去,夏无尘实力虽略胜于两人,但两人一联手,他也渐渐落于下风了。

玄玉宗和天香堂所有人加起来也只有三千多,相对敌人的五千多人来说,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下风。

许琳和罗安内心顿时一片阴霾,这局势对玄玉宗是不妙到了极点,玄玉宗这一次很可能真的躲不过劫难了。

……

狂暴的能量肆虐着,各色各样的光芒在空中爆裂开来,密密麻麻的攻击将玄玉宗给笼罩。

血腥的气息在四周弥漫开来,在一波的冲杀下,玄玉宗在山门口的防御终于被攻破,潮水般的敌人,轰然冲入了玄玉宗内,更为惨烈的厮杀,在这时爆发了出来。

虽说经过一年前的时间,玄玉宗的实力得到极大的发展,弟子的修为在总体上也略高于其余宗派,可是在敌人绝对的人数压制下,玄玉宗弟子还是不断的倒下。

“轰”在一处平台上,一声剧烈的爆响传出,不少目光被这动静吸引过去,只见夏无尘在东岳宗和落涧宗两宗宗主围攻下,终于是抵挡不住,身形被震得倒飞出去。

他身体退出三四丈,这才勉强停了下来,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一抹鲜血,两名宗主的围攻,威力实在是惊人。

“夏无尘,你觉得你的反抗还有意义么?不得不说,你个人实力比我们两人任何一人都要强,可是同时面对我们两人,你没有丝毫胜算。”望着受伤的夏无尘,东岳宗主冷笑道。

夏无尘没有去理会东岳宗的话,目光不由在周围扫了扫,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幕让他心疼的画面,许琳正在碧月宗主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娇躯上布满了血迹。夏无尘的性子向来很散漫,连宗门的事情都大多交给许琳来管,能让他重视的事情太少了,然而许琳却是他最大的逆鳞。

在得知夏清影和陈扬死亡噩耗后,他很清楚许琳有多么的痛苦,他虽然也难受,但毕竟是男人,表现没有许琳那么明显,这一年来,他对许琳更是事事迁就,不愿让许琳伤心。

如今看到许琳居然在别人攻击下受伤了,这让夏无尘近乎目呲欲裂,他身上的圣力疯狂的爆发出来,看也不看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一眼,直接朝着许琳所在方向冲去。

“想走?”落涧宗主冷笑一声,猛地拍出一掌,一个土黄色的手掌顿时出现在空中,狠狠对夏无尘拍去。

可让人震惊的是,夏无尘依旧没有回头,居然任由那一掌拍在背部,这一掌让他浑身巨震,当即就受了重创,但他却强忍着痛苦,借助这一掌之力更快的冲到许琳身边,手中长剑猛烈的斩向碧云宗宗主。

碧云宗主没想到夏无尘如此疯狂,尽管她在感应到危机时就爆退,可肩膀上仍旧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碧云宗主怨恨的瞪了许琳一眼,旋即气恼的看着夏无尘,道:“夏无尘,你别再执迷不悟了,现在你若随我离开,不再理会玄玉宗,我碧云宗必保你安然无恙。”

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这时从后面赶了过来,玩味的看着这情形,他们和夏无尘是同一辈人,当然清楚碧云宗和夏无尘夫妇间的纠葛。年轻时的夏无尘可谓相貌英俊,修为又不错,让许多少女都为之痴迷,而现在的碧云宗主,也是当初喜欢夏无尘的少女之一。

但是后来,夏无尘却喜欢上了许琳,最终更是娶许琳为妻,碧云宗主对许琳一直以来都怨愤不已。

夏无尘看向碧云宗主的目光却是极为冰冷,寒声道:“你竟敢伤我妻,哪怕死,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听到夏无尘那充满杀机的话,碧云宗主心神猛地一颤,既对夏无尘的无情伤心,但更多的是对许琳的痛恨。

“嘿嘿,还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冷秋,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夏无尘此人是我们必杀的,要放过他,别说我们,便是沧澜学院也不会同意。”落涧宗主冷冷一笑。

“不错,夏无尘可是玄玉宗一宗之主,只有他死了,事情才算是真正的了解了。”落涧宗话音刚落,一个中年男子就闪掠而出,正是何家家主。

落涧宗主,东岳宗主与何家家主三名玄圣高手站在一起,气机完全锁定了夏无尘,显然是要将其彻底击杀。

在玄玉宗山门外,一处屋檐上,莫修元和身穿红衣的叶初蓝,正遥望着神玉山上的战斗。当看到许琳受伤,叶初蓝紧紧的咬着牙,感觉自己的内心都一阵揪痛,可是她的身体完全被莫修元用圣力禁锢了,哪怕她想去救援也做不到。

“从今以后,玄玉宗就要在白云郡除名了”莫修元目光复杂的看着那惨烈的战斗,叹息道。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两大宗主和一家主包围夏无尘一幕,一股压抑得令人窒息的气氛笼罩玄玉宗,夏无尘一死,玄玉宗必定会崩溃。

“死吧”包裹夏无尘的三人,都是各自势力的首脑人物,自然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心慈手软,三人身上圣力爆涌,同时对夏无尘发动了致命一击。

然而眼见三道攻击即将击中夏无尘,夏无尘周围的大地能量猛地紊乱起来,连带空气都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落涧宗主三人的攻击,在触及这些能量涟漪时,瞬间就彻底崩溃。

面对三名玄圣高手的致命攻击,夏无尘本来决定不惜性命也要护住许琳,可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紧接着,那些朝他袭来的攻击,就陡然土崩瓦解。

他猛地抬起头,似有所感的朝着远方天际处望去,在那里,有一股令人感到无比压迫的气息传来,这股气息,和他身边的能量气息一模一样。不仅是他,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所有人感觉到,有股恐怖的气息从天空中压下,那气息中蕴含着一股暴怒的杀机,让人觉得就如同天怒一般。

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一道青色的身影,缓缓的从空中踏了出来,青衣如莲,墨发飞舞,那青色身影看似在空中闲庭信步,实则速度快得匪夷所思,万丈的距离与他而言仿若数丈,眨眼间就跨越而过。

片刻后,青色身影凌空立在玄玉宗上方,显现出他的模样来,竟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的少年。

当看清那少年的面庞后,莫修元的眼瞳猛地一阵收缩,内心掀起了滔天巨,这个少年,竟是在一年前就宣称被人杀死的陈扬

他简直就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他看得出,陈扬没有借助任何器物就悬浮在空中,这可是地圣强者才具备的手段,一年,陈扬还是玄圣,如今时隔一年,不仅没有如别人说的那样死去,反而成了地圣强者。

等他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内心不由泛起浓浓的苦涩,对陈扬的性子他也有所了解,绝对是呲牙必报的,沧澜学院现在对玄玉宗动手了,恐怕是难以善了了。

叶初蓝的眼眸也瞪得大大的,这个小家伙,居然还活着,而且以这样震撼的方式出场,她不禁想起一年半前,那时陈扬也是被陆家宣称死了,可半年后陈扬却活生生的回来了,并且将陆家给灭,如今居然又是这样,这个宣称被杀死的家伙,在别人以为他死了的时候,再度挑战人们的神经,完好无缺的出现在了人们视野中。

陈扬衣袂随风而动,冷漠的目光望向下方,嘴中发出如寒冰般的声音:“沧澜学院,何家,东岳宗,落涧宗,碧云宗,是谁给你们胆子,敢对我玄玉宗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