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60章 玄玉独尊

第三百六十章 玄玉独尊

望着那熟悉的身影,许琳纤手忍不住轻掩略显苍白的嘴唇,美眸之中,闪动着惊喜和激动之色,陈扬没有如传闻中那样死去,那么自己的女儿,是不是也根本就没事呢?

陈扬悬浮在空中,冰冷的声音,在神玉山方圆数百里内回荡开来,周围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浓浓震惊,等人们反应过来后,则是爆发出潮水般的喧哗声。

“天呐,竟是陈扬,传闻中不是说他死了么?”

“看来传闻真是胡说八道,一年前那狗屁传闻就说他死了,结果他活生生的出现了,现在又是这样。”

“说的不错,一个在十六岁时就凭借自己覆灭一个家族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死掉。”

“你们看他似乎没有借助什么飞行器就悬浮在空中,这究竟是什么修为?”

“以自身力量飞行,这是地圣强者才拥有的本领,难道他在一年内,就达到了地圣境界?这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他回来了,那些讨伐玄玉宗的势力,恐怕要倒霉了,一年半前他能将陆家覆灭,可见他对敌人是极为心狠手辣的。”

“不会吧,他再强大,也是一个人,而玄玉宗这回可是得罪了五大势力,其中还有沧澜学院呢。”

“切,你懂什么,地圣那可是传说中拥有翻天覆地手段的强者,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数量是根本没有用的。”

一阵阵的议论声弥漫而出,在五大势力围攻玄玉宗之际,陈扬的突然出现,无疑是在原本的局面中,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玄玉宗众人脸上重新浮现了希望,内心狂喜不已,陈扬如此强势的回归,瞬间就将玄玉宗众弟子绝望的心给再度点燃了。

而五大势力一方,则是情不自禁的涌现惶恐,陈扬这个名字,在一年半前,随着陆家和欧阳家的覆灭,就深深的烙印在白云郡所有圣者内心深处。这样一个人,当初就让人生不出抵抗的勇气,现在时刻许多,他的实力变得更为恐怖,五大势力众人原本志在必得的信心,立即就出现了瓦解的迹象。

“小子放肆,我们五大势力所作所为,岂是你一个可以评价的。”在居延城身边,一个沧澜学院的老者胡子倒竖,冷喝道。他也听说过陈扬的事迹,一年半前,陈扬还是玄圣,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陈扬短短一年半就能成为玄圣,他认为陈扬必定是借助什么隐形的飞行道具才能凌空。且在他看来,他背后是沧澜学院,是五大势力,陈扬再强,在五大势力联手面前也无济于事。

“嗯?”陈扬目光陡寒,若在平时,他或许不会去理会这样一个糟老头子,此人修为不过玄圣七品,根本不配让他出手。然而此刻他却是出于杀机之中,玄玉宗遭到围攻,这本就让他愤怒,后来他看到许琳受伤,这愤怒就刹那转化成无边无际的杀意。许琳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是许琳将他从望山村中引导出来,是许琳让他进入玄玉宗,是许琳让他有了修炼圣力的机会,他也感受得到,许琳对待他就如同对待亲人晚辈般。许琳不仅是夏清影的母亲,在陈扬心目中,许琳的地位可以与父母相比。

今天,他必要大开杀戒,许琳流一滴血,那敌人就要用千滴血来偿还,他要让一切伤害自己身边之人,全部付出死亡代价。

那沧澜学院的老者只觉自己霎那被可怕的远古凶兽给锁定,蓦地汗毛耸立,内心寒意直冒。未等他反应过来,陈扬伸出右手对着他虚握一把,一股难以想象的吸力就从掌心爆发出来,将老者给吸附到手中。

陈扬面无表情,手掌在老者的脖子处猛地一捏,直接将此人的脖子给捏断,然后像扔死狗一样将此人扔到地上。

看到这情形,五大势力众人更是噤若寒蝉,陈扬这一手,不仅证明了他的实力,还展示了他的狠辣。

陈扬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脚掌在空中虚踏一步,直接他身形骤然一淡,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许琳身边。

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搭在许琳手腕上,灵魂力量和圣力同时许琳身上扫视一圈,这才松了口气,对一旁正紧紧看着自己的夏无尘道:“宗主不必担心,许姨的确受了不轻的伤,但并不会危及性命。”

闻听妻子没有性命之忧,夏无尘顿时放下心来,此刻他才回过神来,凝视陈扬片刻,欣慰道:“现在你已经彻底超越了我们这些旧人。”

“宗主,等我先与这些人算算总账,再谈其他事情。”陈扬察觉到夏无尘和许琳都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们想问什么,心中微暗,却明白此事不宜商讨此事,转身望向对面五大势力众人。

他那冰冷的目光,先是投向东岳宗和落涧宗两宗之主,面含讥讽的冷笑道:“当年玄玉宗与你们两宗可是缔结联盟,如今两位所作所为,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听到陈扬特意加重“刮目相看”四字的音调,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面色都是一阵变幻,陈扬突然出现,的确是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敢打玄玉宗的主意,就是认为陈扬已经死了,可现在陈扬非但丝毫无损,还修为提升到一个更为可怕的程度。

陈扬没有多看两人的反应,视线猛地转移到碧云宗宗主冷秋身上,声音寒如极北之冰般说道:“刚才,就是你伤我许姨?”

接触到陈扬那冰冷可怕的目光,哪怕冷秋平日自觉见识不凡,此刻也不禁一阵颤栗。看到此前沧澜学院那位七品玄圣下场,她自然不会再傻到去嘴硬,当即心念一动,对许琳道:“许妹妹,刚才之事是我不对,但我也是出于嫉妒,想必同为女人,你也能理解我的行为。”从陈扬的眼神中,她已经意识到陈扬是那种言语无法打动的人,自然就寄希望于能获得许琳的怜悯。

许琳冷漠的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刚才对方那疯狂的眼神和强烈的杀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夏无尘向来不管事,这些年来玄玉宗基本是她在管理,能够掌控一个宗门,她岂会是那种善良心软的女人。她的温和,她的善良,是对自己的亲人好友,对于敌人,她同样心狠手辣。

“你也配与许姨相比?”这冷秋的话,却是让陈扬脸色更冷,本来他还顾及许琳的感受,在考虑应不应该由她来杀死这个女人,可这女人的话,让他无法容忍对方再活下去。

“陈扬,今日之事,是老夫不对,现在有七大势力共聚玄玉宗,牵涉实在太大。我承诺让五大势力皆退走,并且给玄玉宗一定的补偿,还望你能将一切恩怨就此揭过。”眼见陈扬要出手击杀冷秋,一个叹息声响起,莫修元带着叶初蓝从人群外走了过来。

陈扬没有回应莫修元的话,反而是先看了眼叶初蓝,他清楚的记得,叶初蓝可是许琳的好友,若是叶初蓝参与围杀玄玉宗的计划中,他必会让她生不如死。不过当他看到叶初蓝身上被人下了禁制后,目光微微一缓,明白她是身不由己。

扫过叶初蓝后,陈扬冷漠的看向莫修元,寒声道:“就此揭过?莫修元,若是我今天没有出现,你们会放过玄玉宗么?”

莫修元心中一阵苦笑,无奈道:“那你觉得该如何处置?我知道你修为达到地圣,但是这里有五千多人,哪怕你是地圣,也无法全杀了吧?”

此前陈扬对莫修元还是有些好感的,但现在,他无法原谅此人,不管后者是自愿还是被迫,后者差点让玄玉宗覆灭这是事实,他冷冷不语,目光朝着五大势力后方看去。

莫修元不明白陈扬这是何意,但仍旧不由循着陈扬目光看去,这一看之下,他的脸色猛地剧变。

只见在五大势力后方,突然出现了两千多道人影,这些人修为皆不弱,为首那十余人更是让人感到心悸,正是李征带着浮山宗所有弟子赶到了。

“只要我愿意,今天对玄玉宗出过手的人,一个都别想逃。”陈扬的语气中让人忍不住感到森然的血腥味道。

莫修元整个人刹那仿佛苍老了许多,虽然他的年龄是陈扬的数倍,可在陈扬面前,他感觉到深深的力不从心,这个少年实在太可怕了,他沉声道:“你至今还没有出手,想必并不会那样做。”

莫修元也不愧是人老成精,在几句话中就猜到陈扬一些意图,他说的的确没错,陈扬并不是真的杀人恶魔,对于无辜之人,他不会肆意屠杀。围攻玄玉宗,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么少数几个人,大部分人都不过是听命行事。而且,五大势力的弟子人数可是不少,李征现在最缺的就是人。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玄玉宗并没有真正出大事的基础上,若是许琳不是受伤,而是死亡,以陈扬的性子,在场的所有参与围攻玄玉宗的人都要死。

“你说的不错,我的要求很简单,此事我只诛杀几名首恶,另外,从今以后,整个白云郡内,再无其他宗派家族,必须以玄玉宗为尊”

——————

明天大概再花个一章就可以结束白云郡的事情,到时会回到天辰宗,主角要进入一个新的崛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