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84章 九重击

两招,仅仅两招,五品地圣董天平,就败在陈扬手中,第一招陈扬轻易化解董天平的攻击,第二招陈扬直接将董天平秒败。

一战就向众人证明了陈扬的实力,尽管董天平修为比陈扬高了一品,但两人的实力,却不在一个档次上。

董天平神色萎靡的躺在地上,身上的外衣都变得破碎褴褛,陈扬对他造成的创伤太大,让他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我败了。”董天平望向陈扬的目光带着一丝骇然,但为人也干脆利落,意识到自己绝非陈扬的对手,立即认输。

见董天平如此识趣,陈扬也懒得趁胜追击,平静的拍了拍手,转身朝着擂台下走去。

“二十七号擂台,陈扬获胜”随着裁判的宣布传出,周围那些观看的弟子们,看向陈扬的目光都变得截然不同起来。那些对陈扬本就崇拜的弟子,眼神更是灼热,许多不服陈扬的人,此刻也说不出话来了。

“陈扬太强了,董天平的实力也不弱,在他手中,竟连两招都没走过。”

“太初榜第八名,陈扬当之无愧,我看他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力量,董天平和他完全是两个层次的圣者。”

“这回可没人再说他是投机取巧了,如此强的实力,能进入太初榜前十很正常。”

在陈扬与擂台上大战时,其余九十九个擂台上,也进行着一场场比试,胜者继续比赛,失败则淘汰,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唐海师兄实力强大,我认输。”在陈扬击败董天平不久后,在第二十五号擂台上,一个四品地圣的弟子也被唐海击飞出去,连忙拱手认输。

唐海看也没看那弟子一眼,转身望向陈扬,阴阳怪气的说道:“陈扬,别以为胜了一场就很了不起,董天平的实力不过尔尔。”

陈扬眼神漠然,淡淡道:“手下败将,也配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他的语气平淡,听不出丝毫怒意和波澜,但是这样更显示出,他根本没有把唐海放在眼里。

“你?”唐海嘴角一阵抽搐,恶狠狠的盯着陈扬,冷笑道:“若是让我对上你,我必会让你后悔。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父亲已经给了一件顶阶天器给我,嘿嘿,你说你拿什么来抵挡,届时我必会让你输得很惨。”

陈扬坐在选手席位上闭目养神,懒得再理会唐海,不说他能不能对上唐海,即便对上,他也不把这种货色放在心上,顶阶天器固然可怕,但是驾驭它的主人也要有强大实力才行。一个孩童拿着大棒对同龄小孩威胁很大,可对上大人,尤其这大人的力量还很强大,那就无济于事了。

第二场比试,陈扬的对手果然不是唐海,虽然唐海的父亲是十三长老,但是太初大比是由太初宫主持,即便是长老也无权插手。陈扬第二场在三号台比试,对手是名四品地圣,不过这个对手上一场见识过陈扬的实力,还没有比试就主动认输了,倒是让陈扬有些意外。

陈扬这完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使得周围弟子们对他的呼声变得更高,在第二轮比试前,除了少数对他支持坚定的弟子外,其余人都不是很看好陈扬,认为他无法保住第一阶段的排名,但是现在陈扬渐渐将众人的观念给扭转过来。

连胜两场后,陈扬回到座位上等待下一场比试,第一阶段前一百名强者,在第二阶段第二轮中,只需比试三场,也就是说,他只需再胜一场,就能进入第三阶段的比试。

“陈扬,唐海,十号擂台”半个时辰后,陈扬忽然听到一个洪亮声音从十号擂台出传来,他眼眸蓦地睁开,闪过一抹怪异目光,他没想到自己还真与这唐海对上了。

这宣布声一出,周围响起一片惊讶声,陈扬和唐海的矛盾在宗派内并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此前唐海挑衅过陈扬,让别人更清楚两人是对头,而现在,两人居然要在同一个擂台上比试了。

“这唐海的实力也很强啊,一场精彩的比试。”

“唐海本身的实力可能不如陈扬,但是他得到了一件天品顶阶圣器,陈扬这回麻烦了。”

“实在让人无奈,谁让别人有个好爹,天品顶阶圣器,这种宝物恐怕我终极一生都难以获得。”

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陈扬神色无动于衷,从座位上长身站起,淡然走上第十号擂台。

“陈扬。”看着陈扬走来,唐海面上露出掩不住的得意笑容,狞声道:“恐怕你想不到会这么快就对上我吧?哈哈,这一场比试,我将亲手将你前进的道路斩断,你会成为我晋升下一轮的踏脚石。”

“在我眼中,你连做我踏脚石的资格都没有。”陈扬眉头微挑,不咸不淡的说道。既然两人已经对上了,唐海想用语言来打击他,扰乱他心神,他自然也不会客气,他这样的语气,无疑比唐海的话更让人气愤。

唐海脸色果然铁青起来,他本来想打击一下陈扬,现在自己被气得火冒三丈,冷冷道:“牙尖嘴利,你必会为你的话而后悔。”唐海眼中闪动着阴冷寒光,他右手一翻,一把漆黑的弯刀出现在他手中。这弯刀上泛着幽黑的光芒,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传出,上面还刻满了诡异的圣纹,此刀给人的感觉,就如同面对一条洪荒毒蛇。

“陈扬,请记住此刀名为毒牙,因为你很快就会败在它的刀刃之下。”唐海用一种自认帅气的动作将毒牙在手上转了转,可惜周围并没有喝彩声。

陈扬内心波澜不兴,静静等待比赛正是开始,不管敌人的实力如何,无数次的战斗,让他养成一种自然的习惯,只要是战斗,他的心境就会变得无比冷静。

“第十号擂台,比试开始”裁判并没有让人们久等,手掌猛地一挥,轻喝出声。

裁判从擂台上退了出去,而其声音依旧在空中回荡,将十号擂台周围的气氛给完全引爆。

“给我败”知道陈扬很强,唐海可不会讲究什么风度,身形一闪,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残影,如鬼魅般对着陈扬袭来。他眨眼间就出现在陈扬身前,手中毒牙受不留情的对着陈扬划去,一道黑光从毒牙中激射而出,割向陈扬的咽喉。

“生死印。”陈扬脚步不闪不避,单手猛地拍向那袭来的黑光,一个金色手印从他掌心飞出,与那黑光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砰”的一声,让人惊异的是,那道黑光居然将陈扬的生死印给斩碎了,旋即带着破风声继续斩向陈扬。

陈扬目光微微波动,这黑光威力如此强大,无疑是那天品顶阶圣器毒牙的功效,但他没有半分惊慌,百片雷霆构成的羽毛在身前凝聚成形,正是雷羽护体。

黑光攻击再雷羽上,连续穿过数十片雷羽后,能量终于完全耗尽,根本没有对陈扬造成伤害。

见陈扬居然抵挡了自己的攻击,唐海冷冷一笑,眼神更为森寒,他身体蓦地腾空而起,圣力猛地注入毒牙内,暴喝道:“绝杀,九重连击”

听到唐海的话,擂台周围响起一阵倒吸冷气之声,九重连击,这可是十三长老的成名绝技,天品圣术,没想到简木居然将它传给唐海了。而这毒牙,也本就是配合九重连击造出来的一件圣器,两者融合,威力倍增。

唐海的速度在瞬间暴增,身形如闪电般激射而出,手中的毒牙以无比刁钻的角度,割向陈扬的脖子。

陈扬内心微微诧异,得到毒牙和这九重连击的唐海,比起三个月前的唐海,实力增强了数倍,让他不敢怠慢。他右手金光一闪,山河印出现在他手中,毫不迟疑的拍向那毒牙。

“叮”毒牙狠狠的击在山河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而山河印力量在封印后虽远不如毒牙,但本身材质极强,将毒牙给拦住了。

不过这只是唐海的第一重攻击,他身体灵活一转,手中毒牙也以诡异的幅度弯曲,避过山河印,毒牙的刀尖直刺陈扬眉心。这样的连环攻击威力极为可怕,换做寻常地圣已经是应接不暇,但陈扬反应力早已超过常人想象,出人预料的,他没有抵挡眉心,反而握着山河印朝着脑后拍去。

清脆响声蓦地在陈扬脑后响起,原本唐海刺向陈扬眉心根本就是幻影,他真正的目标是陈扬脑后,这一招欺骗性极大,可惜却被陈扬轻易破解。

两重连击全部失效,唐海又惊又怒,身躯在空中如鹰般奇异一转,毒牙贴着山河印擦过,削向陈扬的肩膀。

“这便是九重击?”那一招接一招的攻击,让陈扬内心也暗惊不已,这才三重击威力就如此强大,若是九重击那还了得。

陈扬展开雷步,身形朝着后面一闪,避开第三重攻击,旋即他猛地抬头,一掌对着唐海拍去。在他前方的空气猛地一阵压缩,一个无形的手掌狠狠的拍向唐海,这一招陈扬没有使用圣术,完全是利用他对大地之力的掌控,故而速度极快。

但施展九重击的唐海,其身法敏捷无比,见状不妙下,他身体似水中游鱼般在空中一弯,避过这一掌的攻击。

“四重击,死吧”唐海握着毒牙,恶狠狠的割向陈扬眼睛,九重击,每往后一击,威力都会叠加,也就是说,现在他的攻击力,是一开始的四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