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85章 胜!

擂台上两人的交锋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速度快得匪夷所思,台下众人大多数只看到两道人影在交错闪动,根本难以想象其中蕴含的凶险。

“四重击”随着唐海冷喝声传出,毒牙弯刀上发出幽黑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黑弧,以诡异的角度对着陈扬头颅左侧袭去。

唐海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但陈扬的反应也丝毫不慢,他右手握着山河印,闪电般朝着左侧挡去,“叮当”一声将唐海微微震退。

“该死,这小混蛋反应怎么这么快?”见到四重击再度被陈扬化解,唐海内心暗骂,施展九重击对圣力的消耗是极大,以他如今的实力要将九重击完全运用出来极为勉强。

“不管这么多了,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要击败这小混蛋。”唐海眼中凶光闪动,他身上的圣力疯狂的注入毒牙弯刀内,弯刀上顿时发出浓黑的光芒。顷刻后,唐海身形陡然化成黑色残影,如幽灵般掠向陈扬,第五重击被他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毒牙就如同毒蛇一般,以极快的速度袭向陈扬咽喉。

眼瞳望着那袭来的黑色弯刀,陈扬心如冰潭,旋即在唐海惊愕的目光中,山河印猛地变成方圆三丈大小,将唐海的来路完全阻隔,唐海的速度再快,身法再敏捷,也无法直接穿透穿透山河印。

擂台周围众天辰弟子,看到这一幕后,发出一阵惊呼声,陈扬很少在当众展示山河印的真正威力,如今见到山河印突然变大,且散发出磅礴的威压,众人才知道,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小金印,竟是一件非比寻常的圣器。

山河印在变成三丈大后,没有半分停留,轰然对着唐海压去,可想而知,只要唐海被它压中,必会成为肉饼。

“哼,以为这么就能对付得了我?”第五重击被打断,唐海却是没有慌乱,口中发出一声嘲讽冷笑,旋即厉声喝道:“第六重击”他的身体顿时如箭矢般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后,手握毒牙朝着陈扬俯冲下来。

不等唐海逼近,陈扬手指对着山河印一点,山河印立即一阵颤动,迎着唐海拍去。

“可笑,同样的伎俩,我会中两遍么?”唐海不屑的笑道,但是他的话音刚落,脸色就骤然大变,他感应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从身后传来,让他不由汗毛耸立。

在唐海上方,一道紫色的雷霆紫蛇,眼中发出凶戾森寒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唐海,它瞬息就穿过重重空气阻碍,对着唐海的背部袭去。

这种危急万分的时刻,唐海也顾不得保留什么,他连忙将一件地品中阶圣器朝上方抛去,想也不想就暴喝道:“给我爆”地品中阶圣器轰然爆炸,狂暴的能量如火山喷发般,对着九天炎雷疯狂的冲去,将九天炎雷的袭击给抵挡下来。

地品中阶圣器虽然珍贵,可比起自己的性命来还是远远不如,唐海的果断为他争取了生存的时间,他身体毫不犹豫的在空中一折,倏地出现在百丈之外。

看到施展天品圣术,且手握天品顶阶圣器的唐海,在战斗中非但奈何不了陈扬,还被逼得自爆一件地品圣器,擂台边上指望唐海击败陈扬的夏颜,只觉无比失望。

“唐海,你可是拥有毒牙,一定要给我打败这个小混……”夏颜贝齿咬了咬红唇,忍不住朝擂台上大喊道,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从擂台上扫下来,内心情不自禁的一颤,再也不敢说话了。

瞧着夏颜闭上了嘴巴,陈扬也懒得与她多计较,收回目光,继续望着对面的唐海,事实上,以他的实力要击败唐海,根本无需这么麻烦,哪怕唐海拥有天品顶阶圣器,在他眼里也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陈扬对唐海的九重击却是极为感兴趣,他察觉到,这九重击的毁灭力远不止如此,这唐海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九重击,每往后一重,攻击都要叠加,等到第九重攻击,那威力是普通攻击的九倍,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以唐海地圣六品的实力,若是将九重击最后一击施展出来,那绝对可以威胁到九品地圣,在加上他的圣器毒牙,即便巅峰地圣也会感到忌惮。

此时的陈扬完全是见猎心喜,若是能把九重击学到手,以他的实力,施展第九重击绝对能威胁到天圣强者。

唐海自然不知道陈扬所想,自爆一件地品中阶圣器,哪怕是他也感到心痛,这使得他看向陈扬的目光,变得更为阴冷起来。

他的脚掌在地面微转,脚尖处闪过一道难以察觉的光芒,旋即他的身形就刷的从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陈扬面前。

“嗤”一道凌厉的破风声响起,唐海手中毒牙急速旋动,在空中蓦地发出三道细微的黑色光线,分别对着陈扬眉心、左眼和咽喉狠狠的袭去。

陈扬面色微微凝重,这已经是第七重击,其威力即便他也不敢小觑了,他展开雷步,脚步迅捷的移动,与此同时,山河印重新化作巴掌大小的金印,倏地将三道黑色光线全部击溃。他的动作看起轻巧,实则难度极高,一个不慎就会中招,但他的控制力显然强得可怕,没有半分失误。

唐海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同时脸色也有些苍白,已经施展到了第七重击,他的圣力消耗也是极大。

“八重击”唐海狞声冷喝,身躯蓦地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紧接着空中竟是出现密密麻麻的毒牙残影,铺天盖地的对着陈扬激射而去,这些残影并非是幻影,而是能量所化的弯刀,具有真正的强大杀伤力。

陈扬目光微眯,双手飞快的刻纹,他周围的能量急速涌动起来,甚至连擂台都颤动了起来。顷刻后,在那些残影距离陈扬还有两丈时,百片紫色雷叶骤然在他身前凝聚成形,将那些袭来的毒牙残影全部封堵在外。

然而八重击还未结束,唐海眼中就露出疯狂之色,他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丹药塞入口内。

“九重击”话音刚落,唐海嘴角就溢出血迹,脸色更为苍白,可他的目光却如钉子般死死钉在陈扬身上。下一刹那,他手中毒牙上就闪现一道耀眼的黑芒,这黑芒只有一道,却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气息。黑芒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它就穿透那雷叶的封印,来到陈扬眼前。

“第九重击么?”陈扬低声喃喃道,眼中猛地爆射出两道刺目的精光,他脚步不动,冷静的抬起右手,对着那道袭来的黑芒点去。

“地灭指”一根紫色的手指在他身前凝聚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空而出,与那道黑芒撞击在一起。

“哈哈哈,陈扬,我看你怎么挡”唐海脸色发白,看向陈扬的目光却充满了嘲弄,第九重击,即便巅峰地圣也不一定能抵挡得住,陈扬居然选择硬碰硬,这是在找死。

不仅是唐海,擂台周围众人也不认为陈扬能抵挡这一击,若是在九重击之前,陈扬还有希望击败唐海,可是第九重击,其威力足足提升了九倍,岂是陈扬这个四品地圣能够接下来的。

只见地灭指和第九重击发出黑芒在空中撞击后,那方圆数丈空间就猛地一震,瞬间后,恐怖的光芒和能量就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一圈圈的能量涟漪也对外疯狂弥漫,整个擂台上都陷入能量风暴内。

擂台外的人们并不知道,那能量风暴笼罩内的唐海,笑容早已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之色,他清晰的看到,陈扬将他的第九重击给抵挡住后,竟然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怎么可能?”唐海不可思议失声道,施展第九重击后,他的圣力已经透支了,可是居然没有对陈扬造成伤害。

“羽雷掌”就在唐海处于震惊之中时,一个冷喝声在擂台上回荡开来,唐海根本还没反应过来,陈扬的手掌就印在了他胸膛上。

擂台上的能量风暴刚刚平息下来,擂台周围无数人就看到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此前还占据上风的唐海,脸上一片恐惧之色,而陈扬的手掌,正印在其胸口。

“砰”在无数人目光集聚下,唐海的身体被击得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擂台边缘的结界上,直接瘫痪般砸落地上。

“噗嗤”唐海嘴里吐出一道血箭,望向陈扬的眼神充满骇然和怨恨之色,但其中的骇然比怨恨要浓郁的多。在以往,他还自觉有希望击败陈扬,但是掌握毒牙依旧被陈扬击败后,他终于明白,他的实力根本与陈扬不再一个层次上。

他目光不由落在自己的毒牙弯刀上,上面的圣纹,是他的父亲简木刻画的,只要将上面的圣纹激发出来,就能发出一道堪比天圣一击的圣术。

“去死吧”唐海眼睛猛地一亮,这道圣纹他本打算用在后面的比试中,但是此时此刻,为了击败陈扬,他已经不顾一切了。

可是他还未动手,一只脚就踩在他的手腕上,他抬头一看,只见陈扬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眼中充满了冰冷的嘲讽。

在唐海露出异色时,陈扬就注意到有些不对劲,不管如何,他自然不会给唐海任何翻盘的机会,一脚将唐海手腕踩住,然后抬脚一踢,将唐海踢飞出去,他的毒牙匕首噹的一声落在地上。

————

朋友中午刚送走,恢复更新,今天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