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86章 吞噬

第三百八十六章 吞噬

陈扬一脚踏在毒牙弯刀上,雄浑的圣力轰的冲入这件圣器内,他要以圣力将圣器内属于唐海的印记全部抹除,然后将之收归己有。这唐海屡次冒犯自己,在宗门内,陈扬不能当众杀死对方,但必须要给对方一个惨痛的教训,而且这毒牙是件天品顶阶圣器,陈扬对它也颇为心动。

陈扬的圣力比唐海不知强大多少倍,轻松的就将唐海留在圣器内的印记给击溃,然而就在陈扬准备将毒牙收取时,毒牙内猛地出现一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中蕴含恐怖的吸力,就如同一个黑洞般,将陈扬的圣力给统统吞吸掉。

注入毒牙内的圣力骤然被吞吸,陈扬立即就察觉到,他脸色不禁一变,他没想到,这毒牙居然还有别人的印记,他心念微转就明白过来,这恐怖的印记,是唐海之父,十三长老简木的。

“哈哈哈,陈扬,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打毒牙的主意。”原本绝望的唐海,看到这情形后大笑起来,毒牙弯刀是他父亲简木之物,因为他实力太弱,还无法完全发挥出毒牙的威力,故而简木一直没有把印记抹除,只是隐藏在深处。

简木可是宗圣强者,哪怕只是一道印记,其恐怖性也不是陈扬能够抵挡的,陈扬的圣力顿时就如同滔滔江河般急泄而出,根本就无

法抵挡。

周围众人看到这情形后,神色也都是大变,谁都看得出,陈扬遇到了巨大变故,而且陷入了危机之中。

“糟糕!”众位天辰宗长老,更是变得表情难看起来,以他们的实力,比那些弟子们更清楚此刻陈扬陷入了何其危险的境地,那可是宗圣强者的印记,陈扬只是地圣根本无法抵挡,迟早圣力乃至灵魂都会被吞吸干净。最近几个月来,陈扬的表现已经得到不少长老的认可,觉得以陈扬的潜力,将来必成为天辰宗的顶梁柱之一,而如今,这样一位潜力无穷的弟子,竟是有可能失去性命。

十三长老简木面露冷笑,这陈扬不仅击败唐海,居然还想夺取他赠给唐海的圣器,这是在自取死路。对于陈扬的死,他虽觉得有些惋惜,但更多的是快意。天辰宗这样的宗派,根本就不缺乏所谓的天才,若是叶少卿和白若衣遇到危险,简木还会忌惮,可陈扬他一直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在他看来,陈扬这种人死一两个不足为虑。

在别人都无比焦急时,陈扬的心境冷静如冰,他也意识到,自己陷入强烈的危机中,但越是这种时刻,越需要冷静。

他心念急速运转,忽然间,他脑海浮现一幅画面,那是当初在蛮荒中,混沌青莲进入拜月洞天界内,将拜月洞天界吞吸得一干二净,包括里面的圣器。

“既然无法收取,那就干脆给混沌青莲吞噬了。”陈扬心中升起一个恶狠狠的念头,他的灵魂力量顿时弥漫而出,进入了毒牙内。刹那间,陈扬感到自己的灵魂力量也受到毒牙内那简木印记的吞吸,他内心也有些忐忑起来,用混沌青莲来吞噬毒牙,这只是他的一个想法,以往从来没有实践过,他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一旦混沌青莲没反应,那么他就危险了。

简木的印记极为可怕,仅仅眨眼间,陈扬的圣力就被吞噬大半,灵魂力量也流失近半,然而便在此刻,陈扬灵魂深处的混沌青莲似乎有所感应,它的根须微微颤了颤。

混沌青莲有两条根须,当初就是这两条根须,将一件禁器和一个洞天界给吞噬了,其吞噬力恐怖得逆天。此时它的一条根须静止不动,另一条根须则伸了出去,沿着陈扬灵魂力量流失的方向,猛地插人了天品顶阶圣器毒牙中。

随后发生的情形,哪怕是陈扬这个始作俑者,内心也被吓了一跳,一件天品顶阶圣器,在混沌青莲根须的吞吸下,仅仅半个呼吸的时间,就彻底的消失了。

长老席上的十三长老简木,顿觉自己的灵魂微微一颤,与毒牙的心神联系竟然彻底断绝了,他眼中爆射出两道厉光,笔直的射向陈扬,内心则反复的翻滚着一个念头,怎么可能?他可是宗圣强者,陈扬这个区区地圣,怎么可能抹除他留在毒牙内的印记?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毒牙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场无论是弟子还是长老,都瞪大了眼睛,心中惊疑不定,眼见陈扬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中,这毒牙怎么突然失踪了?

只有陈扬一个人知道,毒牙不是失踪了,而是被混沌青莲给吞吸了,变成了混沌青莲成长的补料。陈扬感觉到,在吞吸掉毒牙这件天品顶阶圣器后,混沌青莲明显有强大了一点。可是混沌青莲的胃口也实在是让他无语,一件天品顶阶圣器,居然只是让它强大了一点。不过唯独只得欣慰的是,混沌青莲在吞噬掉毒牙后,也有一丝能量流入了陈扬体内,这丝能量,堪比陈扬寻常修炼数月的所得。

“若是多寻找一些强大的圣器给混沌青莲吞吸,自己的修为岂不是也能跟着提高?”陈扬心念一动,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排除了,混沌青莲的胃口太恐怖,强大的圣器岂是有那么容易寻找的,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把唐海给解决了。

他蓦地抬起头,冷漠的望向唐海,他身形微晃就欺近唐海,一脚踢在后者腹部,再度将后者踢得横飞而出。

唐海身躯如虾米般蜷缩起来,在一阵颤抖后,竟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唐海输了。”

“施展九重击,掌控一件天品顶阶圣器,居然还是输了。”

“看来他的实力和陈扬根本是两个层次的,哪怕有天品顶阶圣器也无济于事。”

“那件毒牙不知哪去了?突然就消失了。”

“这还用问,肯定是被陈扬收取了,唐海真是亏大了,不仅输了比试,连天品顶阶圣器也给丢了。”

“可是胜了也没有权利收掉对手的圣器吧?这与规矩不和,再说这圣器还是十三长老赐予唐海的,陈扬这样做麻烦不小。”

“寻常情况自然没有权利,但是在最后关头,唐海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差点让陈扬死亡,陈扬收掉毒牙也很正常。”

那裁判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知道周围响起一阵阵议论声后,他才反应过来,挥了挥手道:“陈扬获胜!”

但是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身影就从长老席上闪电般掠出,落在擂台上,显现出一个看似四十左右的男子来。这男子立在擂台上,就如同一座山岳般,那逼人的威压令人为之心惊。

“是十三长老!”

“不知道十三长老要干嘛。”

“陈扬刚刚击败唐海,这回麻烦了。”

看到这男子后,周围众弟子再度议论起来,谁都知道,别看简木外貌只有四十多岁,实则已经活了上百岁,他生下唐海时就有九十多岁,算是老来得子,故而对唐海更为溺爱。

“见过简长老。”陈扬恭敬道,他自然看得出这简木来者不善,但他丝毫不惧,只要自己不给后者把柄,哪怕后者是长老,也不敢再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如何。

简木能成为天辰长老,显然也是老狐狸,他面色平静的望着陈扬,缓缓道:“不错,如此年纪就能拥有四品地圣的修为,只要不骄不躁,未来很有希望成为宗派强者。”

这简木说的话就如同长辈对晚辈的勉励,但陈扬却捕捉到对方眼中的冷光,自然不会被轻易欺骗,只是谦逊不语。

“但是——”果然在下一刻,这简木的话锋就猛地一转,厉声道:“身为我天辰弟子,不能太过张扬狂妄,同门间应该相互扶助,你之前击败了唐海,此事我自然赞许,但是却不应该收取唐海的圣器,将毒牙交出来吧,不是你的东西,就不应该贪取。”

“简长老,我并未收取毒牙,又如何将之交出来?”陈扬不卑不亢道。

“嗯?”简木目光一冷,不悦道:“此前毒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于你脚下,你还要狡辩?”

简木说话时,已经刻意将宗圣的威压释放出来,若换做寻常地圣,早已承受不住,要变得狼狈不堪,但是陈扬继承了修罗意志,还是青莲传人,岂会被其威压撼动。

他神色不变的望着简木,声音平静道:“回简长老,在下只是区区地圣,并不知道毒牙是如何消失,毒牙内可是有简长老的的印记,简长老是宗圣强者,领悟了规则力量,或许知道也不一定。”他的话摆明的就是说,简木领悟规则力量,或许拥有神奇手段将毒牙收回了也不一定。

简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扬一个小小的地圣弟子,不仅能抵住自己的威压,居然还敢当众反驳自己,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声道:“放肆,若不给你点教训,今后别人岂不是都要效仿你的目无尊长。”

“简十三,你一个长老,也好意思和一个晚辈计较?”就在简木准备发威时,一个不悦的声音传出,七长老李维倏地落在陈扬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