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95章 反噬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反噬

衣袍随风而舞,肤色胜雪的白若衣凌空而立,她笑吟吟的望着陈扬,双眸蓦地闪烁出神秘的白光,一股诡异的无形力量,立即从她身上弥漫出来。

这股力量速度快且诡异,让人防不胜防,瞬息就来到陈扬身前,莫名的侵入了他的意识之中。白若衣不愧是通天榜第三强者,无论是实力还是决断,都非常人可比。

尽管陈扬从原庭均那里得知,白若衣的圣图是天狐,但是没有真正见识过天狐的可怕,他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刹那间,陈扬就感到一股神秘灵魂力量进入自己脑海,这灵魂力量飘渺虚无,让人的意念情不自禁的陷入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中。渐渐的,陈扬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无数年,他睁开了双眼,此时的他,在一个陌生的山脉中。

望着这茫茫无际的山脉,陈扬皱了皱眉,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却想不起哪里不对劲。他缓缓的朝前飞行,不知道飞了多久,他突然听到前方传出一阵喧哗声。

陈扬眼睛微凉,身形连忙在空中一晃,倏地朝朝着那声音传来出掠去,他的速度极快,但当他刚飞出百丈外时,身体却是陡然停了下来。

在他前方,有数道人影凌空而立,这些人身上都笼罩着血雾,披着血衣,那森冷的血瞳更是让人心悸。

“陈扬,我们等你很久了”在这些人中,一个血衣人忽然冷冷的盯着陈扬道。

“血寂?”看到这说话之人的面容时,陈扬目呲欲裂,这人,竟然是当年重创夏清影的罪魁祸首。

“你这小杂碎,果然对我血族心怀仇恨,如此看来,我们也不得不将你斩草除根。”血寂阴恻恻的笑道:“不过在杀死你之前,我再送你一件礼物。”

说话时,血寂周遭的血雾涌动起来,先是他的血藤慢慢伸出,旋即一个清秀可人的身影显现出来,看到这个身影时,陈扬心神轰的一颤,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嘶声道:“小柔?”

那个被血寂用血藤捆缚的少女,居然是陈柔,在这个世上,陈柔已是陈扬唯一的亲人,也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此刻却在血寂手中。

“哥”陈扬的声音让陈柔也是娇躯微震,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着陈扬。

“陈扬,我血族的强大,岂是你能够想象的,当初我能杀死你的师姐,现在就能杀死你的妹妹。”血寂阴笑起来,伸手一把捏住陈柔白皙的脖子,森然道:“当然,你若主动献出你的鲜血,我会考虑饶你妹妹一命,否则的话,桀桀……”

“你放了我妹妹。”看到血寂的手掌正在使劲,陈扬眼睛变得血红,想也不想就大吼起来。

“很是,识时务者,即为俊杰,把你鲜血献出来吧”血寂满意的笑了起来。

“哥,不要。”陈柔俏脸一片苍白,大声喊道。

陈扬眼睛越来越红,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旋即他用圣力凝聚出一把雷剑,对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刺去。然而就在那雷剑即将刺中他的胸口时,一股冰冷的杀意从他的灵魂中爆冲而出。

这股冰冷的杀意让陈扬意识恢复一丝清明,当下他的心神就猛地一凛,抬头朝四周一看,只见血族和陈柔都已经不见,周围的山脉也越来越模糊。

“不好,竟然中了幻术。”陈扬当即就回过神来,他已经明白,刚才的一切场景都是虚幻的,可是这幻术实在太过恐怖,若非最后修罗本尊的意识提醒了自己,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

他现在总算知道,为何比试前原庭均会特意来提醒自己,而且最后还露出狡黠无比的笑,这天狐的天幻术,比那些普通的幻术不知道强大多少倍。

“不过既然我已经清醒了,再想这样让我中招,便不会这么容易了。”陈扬眼睛再度恢复冷漠,周围的那些山脉果然就轰的崩塌,他的意念顿时回到一个广袤的空间。在这空间内,陈扬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立即松了口气,这里就是他的意识空间,只要将白若衣的意识驱逐出去,他说不定还有可能反败为胜。

“想不到你的意志竟然这么坚定?”这时,一个充满惊异的声音忽然响起,这个声音极为妩媚动听,让人为之心神愉悦。

陈扬心中一惊,连忙朝着前方望去,只见一条白色的狐狸,正在对面凝视着自己,这条白狐浑身雪白,毛发没有丝毫的杂质,它的眼睛蕴含水般的灵韵,即便知道它是头狐狸,居然还有种让人心脏怦怦直跳的感觉。

“天狐”陈扬目光一凝,这天狐竟能直接进入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实在太可怕,而且想到之前自己内心的不少秘密都被对方窥探,他对这天狐更为忌惮。

这天狐,显然就是白若衣所化,她目光如波般凝望着陈扬,浅笑道:“陈扬,你的意志的确坚定得让人吃惊,当初即便是原庭均,也是借助一件圣器才摆脱我的幻术,没想到你居然能自己清醒过来。”

原来原庭均也中过白若衣的幻术,怪不得他那么忌惮,陈扬暗忖,内心则更为戒备,若非自己继承了有两个身体,灵魂也一分为二,恐怕也无法苏醒。

瞧着陈扬一脸的戒备,天狐嫣然一笑,道:“陈扬,你放心,刚才那样的幻术,我既然施展过一次,而且失败了,就不会再施展了。”

“那你要如何击败我?”陈扬眉头微皱,眼神丝毫不为之所动。

天狐没有说话,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下一刻,它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阵极为强大的气息,这气息竟堪比天圣五品强者。

感应到那磅礴惊人的气息,陈扬眼中露出无比凝重的目光,白若衣化身天狐后,居然变得如此强大。不过陈扬的坚持和执着远比常人强,即便自知不敌,他也不会轻易认输,至少要尽力一搏

“吼”他猛地张嘴一吼,麒麟圣图立即飞入意识空间内,与白若衣化身的天狐对峙起来。麒麟本身的威严,比天狐还要可怕,不过陈扬修为太低,以致这麒麟身上的气息仅相当于两品天圣,低了天狐足足三品。

天狐并没多做拖延,它的身体极为灵动,在空中划过一道弯曲的白影,倏地就来到麒麟身边,两者顿时就大战起来。

面对强势的天狐,麒麟自一开始就处于下风,若非本身天赋和身体都极为强悍,早就失败了,不过依照如今这样的趋势,麒麟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看到陈扬死死的顽抗,天狐宝珠般的眼眸中掠过一抹狡黠,一股更为恐怖的气息,陡然从它身上爆发出来。

“八品天圣?”这股气息一爆发出来,陈扬脸上不由浮现惊色,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天狐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达到八品天圣,但是已经晚了,仅仅刚才那须臾的迟缓,就让天狐找到了可趁之机。

一道白光从天狐爪中发出,狠狠的击中麒麟的身体,麒麟顿时就倒飞了出去。而天狐没有给麒麟任何反击的机会,身体紧接着就逼近,在麒麟身上不断的攻击。

受到天狐源源不断的攻击,陈扬感觉自己的灵魂变得越来越沉重,刺痛感也在加重。

“砰”天狐又是一道白光攻击在麒麟身上,陈扬的伤势更重,但是就在这一刻,因为陈扬的圣图和灵魂受到的攻击太强烈,而且这战斗还是发生意识空间,陈扬灵魂深处的某个存在,顿时被惊醒了。

一股沧桑古老,仿若来自混沌的气息波动蓦地传出,白若衣化身的天狐身躯蓦地一僵,眼中露出骇然之色,她没想到,陈扬的灵魂中,居然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存在。

一条青色的根须,从陈扬灵魂深处延伸出来,对着白若衣化身的天狐扎去,而天狐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根须神来,此刻她感觉到,那根毫不起眼的根须,就如同天地的主宰。仅仅是一条根须就如此可怕,那这根须之主,又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而陈扬也是神色剧变,混沌青莲的威力有多可怕,他最清楚不过,一旦被它的根须,白若衣化身的天狐,绝对会瞬间就成为它的能量养料。

白若衣此时虽然是他的对手,却不是他的敌人,他不可能就让白若衣这样死去,一旦她死去,他不仅会极为内疚,更为严重的是,他有可能会遭到天辰宗的追杀,而且混沌青莲的秘密,也绝对不能暴露。

混沌青莲的确恐怖,可是他本身的实力还是太弱,面对天辰宗那些古老的存在,他们根本不会用灵魂力量来对付他,只需一个强大的圣术就能让他化为飞灰。

陈扬当即全力运转其自己的灵魂力量,阻止混沌青莲的行动,幸亏他是混沌青莲的传人,感应到他灵魂力量在阻止,混沌青莲立即停了下来,那条根须也缓缓的缩了回去。

然而混沌青莲岂是这么好阻止的,加入把混沌青莲必成山,陈扬则是鸡蛋,即便那座山不会伤害鸡蛋,那鸡蛋撞了山一下,也是极为危险的。

白若衣化身的天狐退出了陈扬的意识空间,但陈扬灵魂却遭到强烈的反噬,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