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96章 落幕

第三百九十六章 落幕

白若衣和陈扬的战斗,完全是在陈扬的意识空间中展开,外人根本就看不到,在周围众人眼中,白若衣和陈扬两人自战斗开始,便一直在擂台没有动弹。不过天辰宗内,许多人都清楚白若衣擅长幻术,明白两人必定是进行意识上的交战。

意识空间内仿佛过了许久,但在现实中,不过是半刻钟,众人便看到陈扬突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比试的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白若衣获胜,对此围观者们并未感到吃惊,陈扬虽强,可比起白若衣还是差了不少,要知道,白若衣是天圣三品强者,陈扬不过是五品地圣。

在陈扬吐血时,白若衣也睁开了双眸,她望向陈扬的目光极为复杂,里面蕴含着震惊、骇然、愧疚和感激等多种情绪。她没有想到,在陈扬的灵魂中,竟会隐藏着那样恐怖的存在,那神秘存在散发的气息,比她一生以来遇到的所有人都要可怕,哪怕是天辰宗那些强大的长老,在那神秘存在面前,也如同孩童一般弱小。她化身天狐,在面对那神秘存在的一条根须时,竟是做不出半分抵抗。

她很清楚,胜利的人不是她,而是陈扬,若非陈扬最后拼着反噬收回了那根须,她现在已经身陨,对于陈扬的举动,她极为感激,如今看到陈扬受伤,她更是愧疚,毕竟那是陈扬为了她所受的伤。

她深吸了口气,准备像众人解释清楚,是她败了,可是她还未开口,就听陈扬忽然道:“白师姐的幻术出神入化,让我大开眼界,我甘拜下风。”

看到白若衣一脸的愕然,陈扬连忙传音道:“白师姐,今日之事,还望白师姐替我保密。”他之所以认输,就是不想暴露混沌青莲的秘密,否则他一个五品地圣,竟然能击败三品天圣白若衣,不让人怀疑才怪。而且他也很清楚,没有混沌青莲的话,他自身的确不是白若衣的对手,对于白若衣的实力,他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

而今日之事也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他没想到白若衣的天幻术如此神奇,让他连混沌青莲的秘密都泄露一些。

听到陈扬的话,白若衣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也没有再反驳,接受了这个本不属于她的胜利。此时她对陈扬也变得极为好奇起来,这个少年实在太神秘了,陈扬灵魂深处那混沌青莲的气息,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心中。

“他究竟是什么人?体内为何会隐藏着那么恐怖的存在?”白若衣眼帘微垂,暗暗思忖,她觉得,陈扬体内拥有那么恐怖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必要呆在天辰宗,那些什么宗派长老,在陈扬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可他为何要留在天辰宗?她自然不知道,现在的混沌青莲遭受了重创,力量根本就没有恢复,而以陈扬的力量,也无法自如的运用混沌青莲,哪怕是稍微阻止一下,他都要遭到可怕的反噬。

正因此不知道,不知不自觉间,白若衣对陈扬,隐隐生出了一些敬畏。她能闯过通天塔第六层,意志无疑极为坚定,这样的意志,哪怕是宗圣强者都无法让她生出敬畏心理,但是她感受到的是混沌青莲的气息。混沌青莲无疑是世间最恐怖最强大的存在,三次天地大劫,都只能一次次的削弱它的力量,而无法毁灭它,什么禁器和洞天界,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

白若衣感受过禁器太阴至水珠的气息,故而她很清楚,即便禁器,比起那神秘存在来说,也远远不足,超越禁器的存在,这在她看来简直无法想象。

思及太阴至水珠时,白若衣内心蓦地颤了颤,她忽然想起,当初在蛮荒时,太阴至水珠被一个神秘的存在给吞噬掉了,而那个神秘存在的气息,竟和刚才在陈扬灵魂中感应到的气息极为相似,不,不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

白若衣连忙垂下头颅,她不敢让人看到她眼中的震骇,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蛮荒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吞噬掉太阴至水珠的人,就是陈扬这个念头一升起,让她原本对陈扬的那一丝模糊的敬畏之心,变得格外清晰起来。

在白若衣和陈扬的战斗决出胜负后,其余四组的结果也纷纷落定,获胜者是叶少卿、钟木华、舒青羽和江浪。

所有战斗中,最为精彩无疑是叶少卿和原庭均的战斗,在原庭均崛起后,就有不少人争论两人的实力究竟谁为第一,而此刻终于见分晓。两人在擂台上拼斗不下百招,最终原庭均被叶少卿一剑击败,此时两人外表都极为狼狈,衣衫褴褛,伤口遍布,可见争斗之惨烈,不过原庭均的伤势明显更重。

“前十之战,第一轮胜负已分。”太上长老那苍老的声音从太初宫传出,清晰的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现在所有人都休息半日,半日之后进行新一轮的比试,白若衣可以继续向原庭均挑战,钟木华对战陈扬,舒青羽对战罗兰,江浪对战加莫,挑战胜利者,则可取代失败者的排名。”

从擂台上走下,陈扬便坐在选手席上,原庭均早已坐在他旁边的位置。陈扬从须弥戒中取出一颗“血魂丹”服下,这血魂丹正是上次舒青羽给他的,能够修复灵魂力量。他心神遭到反噬,受到重创,但圣力并没有消耗,因此没有刻意去修炼,任凭血魂丹自主去修复灵魂力量。

“陈扬。”原庭均打趣的笑道:“白若衣那丫头的天幻术怎么样?”

“很强很诡异。”陈扬神色平静,淡淡道:“叶少卿的剑如何?”

说到这,两人不由对视一眼,原庭均大笑起来,陈扬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

“不过我怎么觉得白若衣这丫头有些不对劲?”原庭均忽然皱了皱眉,说道:“按理说,她胜了,即便不高兴,也没必要一脸的茫然吧?”

陈扬心中一惊,朝白若衣看去,只见她的神色果然有些茫然,连忙话锋一转,道:“或许,她在思考等会怎么击败你。”

“呵呵。”被陈扬一打岔,原庭均也不去多想,笑吟吟道:“整个宗派内,在灵魂力量的运用上,白若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即便是舒青羽,虽然灵魂力量强,可战斗力不强,比不上白若衣。可是遇到我的话,这丫头还是乖乖认输的好,我身上有件好宝贝,专门破她的圣术。”

寻常强者若凭借圣器击败对手,往往不愿意说出来,觉得那样胜之不武,但原庭均却是一脸坦然,这也是陈扬对他很有好感的原因,他虽然慵懒,但是坦诚,毫不虚伪。

半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陈扬感到自己的灵魂力量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已经能够战斗了。随着太初宫内宣布声传出,新一轮比试正式开始,八名选手,齐齐被传入擂台上。

陈扬望着对面的钟木华,内心有些感慨,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第一次进入天辰园,就看到江浪和钟木华在争斗,当时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灵圣,面对钟木华那样的九品地圣强者,太微不足道的。

现在时刻一年半,钟木华的修为停滞在地圣巅峰到天圣的瓶颈前,而他已成为五品地圣强者,昔日的幼苗,不知不觉间成长成小树了。

“陈扬,实在没想到,你居然能击败江浪。”钟木华微笑看着陈扬,语气有些感慨,道:“我与江浪争斗了十多年,一直被他压制着,始终没有超过他,而他,没有被我超过,却被你超越了。”

陈扬有些疑惑的望向钟木华,不过后者笑意温和,他自然也不会表现得咄咄逼人,平淡道:“侥幸罢了,若你击败我,或许就能从另一个层面上战胜江浪。”

听到陈扬的话,钟木华却是摇摇头,道:“不,虽然我和江浪一直在争斗,但我内心还是很佩服他,通过这种方式来战胜他,那是对他的侮辱。”

陈扬闻言目露诧异,对着钟木华略有好感,一个连自己对手都懂得尊敬的人,绝对值得被人尊敬。

“所以这一战,我认输。”钟木华没有迟疑的说道:“你也不用觉得愧疚,江浪的实力我很清楚,你能击败他,也能击败我。”

不等陈扬多说,他便行了一礼,朝着擂台下走去,这最后一战,陈扬就这样轻松的获得胜利,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轻松获胜后,陈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观看起其他人的比试来。原庭均和白若衣的比试,也根本没有开始,因为两人早已经私下比过,还未开始战斗,白若衣便主动认输。

舒青羽和罗兰的战斗,也以舒青羽的主动认输结束,这并非舒青羽不是罗兰对手,而是对她来说,胜负根本不重要。陈扬很清楚,她进入太初境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炼丹术,现在她目的已经达成,胜负自然就不放在她心上了。

这一轮的比试,堪称前所未有,四场比试,三场都有人主动认输,只剩江浪对战加莫那一场在激烈的进行着。战斗持续了半刻钟,加莫虽强,可比起江浪还是差了些,最终江浪获胜。

至此,太初榜前十强者战的最终排名出来——

叶少卿,未尝败绩,当之无愧的第一

排名第二,原庭均

排名第三,白若衣

排名第四,陈扬

排名第五,钟木华

排名第六,江浪

排名第七,罗兰

排名第十,舒青羽

排名第九,加莫

排名第十,空羽

太初大比终于落幕,天辰宗所有弟子和长老,都集聚在太初宫前。

“太初大比,到今天尘埃落定。”太上长老的声音从太初宫内传出,“获胜十人,三日后,将进入太初宫,从今以后,你们的路,将变得与众不同,相信在未来,你们会成为名震世界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