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18章 恐惧

第四百一十八章 恐惧

十八具骷髅转眼间就彻底溃败,阴阳书生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这些骷髅是他以天圣尸体为基础,不知花费了多少材料心血才炼制成功,可是现在,竟被这个蝼蚁般的地圣给一招击破。

但阴阳书生在太初界内能闯下如此大的名声,自然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虽然震惊,可他的反应丝毫不慢,愤怒的抬起右手,一指对着陈扬点去。

这一指被阴阳书生自称为“阴阳指”,是他从一篇上古残卷中所得的圣术,品阶已达空品中阶,威力极为恐怖。一指点出后,只见一阵风起云涌,周围的天地能量顿时疯狂的涌动起来,瞬息就凝聚成一根一丈粗十丈长的手指。这根手指由黑白二色构成,外面黑白两道气流盘旋不停,看起来就像是两条黑白巨龙在张牙舞爪。

“死吧”随着阴阳书生寒声一喝,那根黑白色手指猛地一震,轰的就动了起来,一股令人心神巨震的威压,也铺天盖地的朝着陈扬压去。

水夕颜眼瞳紧缩,死死的盯着那阴阳指,阴阳书生当真是名不虚传,这一指威力已非玄奥可以解释,分明就蕴含了规则之力,虽然只是一些规则的皮毛,但已经堪比一个宗圣五成的攻击力。

陈扬站在地面,望着那旋转着袭来的手指,神色沉着,从这手指散发的气息上,他感受到了威胁,可他没有半分慌乱,威胁的确有,可绝对无法真正击杀他。

“雷叶”陈扬蓦地抬头,目中爆射出两道凌厉无比的光芒,而他的话,就如同秩序之言般,令得周围空气以丝毫不逊于阴阳指的程度涌动起来。紧接着在他周围,就出现了一片片的紫色雷叶,一片、两片、十片、百片,两百片……

最后足足千片雷叶,密密麻麻的环绕在他周围,雷叶在数百片时,仍旧处于玄奥的范畴,可是当数量达到千片后,便发生一种神奇额变化,冥冥中有一种神秘力量降临,让雷叶的威力发生彻底的蜕变。

“轰轰轰轰……”阴阳指立即就和雷叶撞击在一起,它不断的将雷叶毁灭,可是雷叶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在毁灭五百片雷叶后,阴阳指的能量终于无法再支撑下去,骤然崩溃,化成无数的乱流飘散开来。

阴阳书生施展的阴阳指被陈扬所破,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了颤,表情变得越发阴沉,他狠狠的咬了咬牙,脚步在空中一阵闪掠,就想逼近陈扬。

可陈扬岂会再给他机会,不等阴阳书生靠近,他直接挥了挥手,周围剩余的五百片雷叶,倏地一阵旋转,化作数百道明亮的光芒,齐齐袭向阴阳书生。

五百片雷叶,那可是相当于阴阳指的全盛一击,刚才阴阳书生用这样的攻击对付陈扬,现在陈扬以同样的威力还以颜色。

顷刻间,浩浩荡荡的雷霆力量在空中弥漫,五百片雷叶,就如同一方雷霆天空般,对着阴阳书生压去。

阴阳书生立即感应到,自己身前的空气剧烈扭曲起来,他体外的防御,也纷纷破碎,皮肤都不由渗出血滴。

“一个地圣,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够伤害到我”阴阳书生简直快要疯了,本来他把陈扬堪称蝼蚁,现在发现,这个蝼蚁竟突然变成了可怕的凶兽,连自己都受了伤。他拼命的运转起体内的圣力,将圣力不要本钱本注入阴阳白骨扇内,白骨扇上涌出大量的黑白之气,这才将雷叶的攻击给化解。

陈扬没有理**阳书生的话,他嘴角勾勒出残酷的冷笑,手掌微微一动,一个巴掌大小金印就出现在了他手中,紧接着金印从他掌心飞出,化作三丈大小,若山岳般轰向阴阳书生。

身体被山河印的阴影给笼罩住,阴阳书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再也不敢有丝毫保留,施展出了自己作为底牌使用的绝学。

“阴阳囚笼,镇压万物”阴阳书生双手在阴阳白骨扇上急速刻纹,旋即这把扇子倏地飞入空中,自动的展开,在它的扇骨完全打开后,以它为中心,射出二十五道黑骨,还有二十五道白骨,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

“轰”这阴阳囚笼和山河印猛烈的对撞在一起,恐怖的能量瞬间若洪水般从撞击处席卷而出,方圆千丈内数百颗巨树,在这能量冲击下,全部化为粉末。

这阴阳囚笼也不愧是阴阳书生压箱底的手段,即便是山河印在它撞击之下,也倒飞而出,在地面砸出了深达十多米的深坑。

“雷血”眼见山河印被撞飞,陈扬瞳子中蓦地闪现妖异的血色雷点,对阴阳书生这样的高手,一次若是杀不死,那么下次肯定更难缠,他当机立断的施展出最强的攻击。

在陈扬融合太初源之前,雷血的威力就足够可怕了,而他融合十颗太初源后,对规则的理解更深,施展出雷血更是得心应手,威力也是暴增。

雷血尚未出现,这方天地的空间就莫名的颤抖起来,仿佛是在恐惧,一圈圈的空间涟漪,若水纹般四处扩散开来,无论是树木、石头还是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圣兽,被这空间涟漪波及,全部搅成粉末,然后变成虚无。

阴阳书生脸色陡然大变,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将他彻底笼罩,他感觉到了不妙,身躯猛地一闪,就像朝远处窜去。

可是此时此刻,无论做什么都来不及了,九颗诡异恐怖的血色雷点,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周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雷点怎么会是血色的,就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中,传出无数雷弧闪动的声音,他顿时明白过来,这雷点中的血液,竟然是他自己的血液

“怎么可能?吸收我的血液,我怎么没有提前察觉到?”阴阳书生惊骇到了极点,即便是九品天圣,他也从来没听过这样诡异的攻击。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三滴雷血撞在阴阳囚笼上,仅仅三滴雷血,阴阳囚笼就剧烈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