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19章 第三个奴仆

阴阳白骨扇本身就是空品中阶圣器,而在阴阳书生施展绝招,将之转化成阴阳囚笼后,发出的威力更是堪比空品高阶圣器,可是即便强悍如斯,在三滴雷血的触碰下,阴阳囚笼却依然无法抵挡,眨眼间就崩溃。

“阴阳囚笼,你居然毁了我的阴阳囚笼,今天哪怕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让你尝到毁灭的滋味。”看到伴随自己不知多少年的阴阳囚笼,竟被陈扬给彻底毁掉,阴阳书生感觉就好像心头肉被挖掉一大块,忍不住疯狂的咆哮起来:“幽冥临世,群狼拜月”

随着声音传出,阴阳书生体内能量剧烈涌动起来,他的身躯也扭曲起来,顷刻后竟是化成了一头毛发通黑,眼眸全白的巨狼,在对陈扬恨之入骨的情况下,阴阳书生再也忍耐不住,施展了天变术

阴阳书生是九品天圣,他施展天变术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可怕,只见那巨狼凌空而立,一双全白的眼睛,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陈扬,在它身体周围,隐隐有不计其数的狼影在闪烁,显得极其的神秘诡异。

“幽冥狼”水夕颜脸色一变,幽冥狼,是一个实力和天赋都丝毫不逊于幽鸟族的上古种族,幽冥狼眼睛全白,传说中继承了九幽冥王的力量。以阴阳书生的实力,化身幽冥狼后,恐怕连宗圣都能够搏斗。

“拜月”阴阳书生化身幽冥狼后,顿时死死的盯着,脸上带着无比狰狞的神色。幽冥狼双眼中射出两道诡异的白光,这两道白光在空中相遇,竟是凝聚成一轮圆月。

这圆月一出现后,幽冥狼周围那些虚幻的狼影,立即齐齐一震,旋即对着那轮圆月同时朝拜起来,名符其实的群狼拜月。群狼虚影对月朝拜,刹那间,苍穹一阵扭曲,此时是白天,可是在那天空当真,令人震惊的出现了月亮的投影,还有一抹耀眼的月华。

璀璨的月华化作一道粗达十丈的光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朝着陈扬轰来,这光柱所过之处,不仅是气流,连带虚空都洞穿出一个大窟窿,这是月亮发出真正的恐怖一击。

感应到那月华光柱中蕴含的滔天毁灭气息,水夕颜再也无法保持镇定,虽然对陈扬有着很大的自信,但这一次的攻击,实在太过骇人,她祭出了天幽水珠,准备等陈扬一旦重创,就立即将陈扬救下。

然而此刻的陈扬,神色虽然凝重,可望向那月华的目光,却是一片清冷平静,若是在融合十颗太初源前,面对这一击他有多远就逃多远,但是现在他却有着与之一搏的自信。

“轰轰轰隆隆隆”月华光柱急速降落,天空中掀起了一片能量风暴,方圆数百里内的地域全部剧烈震动起来,连不少山峰都在这震动下摇晃不已,轰然倒塌,这样的攻击,足以毁灭一座巨型城市。

“芸芸两极,有生有灭,天地造化,衍生万物,雷霆利刃,可破众生。执掌雷霆,割灭天地,见天地血,是为雷血”眼见月华越来越近,陈扬蓦地开口,进一步催动了雷血,紧接着,那剩余的六滴雷血,就猛然爆炸开来。雷血爆炸后形成一道绚丽的血色光柱,这血色光柱带着密密麻麻的雷弧冲天而起,直直对着那道月华光柱撞去。

两道光柱顷刻间相撞在一起,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霎那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弥漫而出,能量所过之处,一切全部化成虚无。

在这爆炸发生之前,即便水夕颜也不敢继续停留,连忙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闪掠而过,躲避这能量的冲击。而在躲避的过程中,她的目光始终关注那战场的情况,让她震惊之极的是,那月华的倾力一击,竟和陈扬施展出的神秘血光攻击不相上下。

一个九品天圣强者,在施展天变术后,借用月亮的真正力量,居然仍旧无法将陈扬击败这样的攻击,别说是天圣,即便宗圣遇到也要退避三舍,而陈扬这个地圣,却在与它硬碰之后,仍旧安然无恙的悬浮在空中。

在那惊天爆炸发生后,陈扬没有丝毫犹豫的再度凝聚出了一滴雷血,这滴雷血化作了一层血罩将他笼罩在其中,从而避免了那能量风暴的的可怕攻击。当然,以陈扬如今的情况,施展九滴雷血可以承受,超过了就要透支他自身的精血,这第十滴雷血,就是以他自己的血液凝聚的。这一滴雷血,消耗了他十分之一的精血,使得他脸色极为苍白,可是为了击杀阴阳书生,他觉得这样的损失完全值得。

只要杀死阴阳书生,他便能得到阴阳书生身上的丰厚收藏,一个九品天圣,其身价有多诱人可想而知,而且到时他甚至有可能施展修罗炼狱术,把阴阳书生变成自己的奴仆。阴阳书生是何等高手,若非陈扬掌握了雷血这门恐怖的圣术,早就被对方杀了,让这样的高手成为自己的奴仆,值得他去拼搏一把。

“嗡嗡嗡……”能量风暴横扫方圆三百里的一切事物,甚至连千里外的区域都受到一定的波及,千里外的树木山石,虽然没有遭到彻底的摧毁,可在能量风暴的余波扫过后,也变得千疮百孔。

体外被雷血光罩保护,所以陈扬并不担心自己会被能量风暴重创,趁着这个时机,他展开极限速度,倏地来到阴阳书生身边,在阴阳书生预料不及下,施展出化雷大手印,狠狠拍在阴阳书生化身的幽冥狼头部。

遭受化雷大手印的突然攻击,幽冥狼头颅剧烈一震,大量鲜血流了出来,但让人惊异的是,这幽冥狼不愧是上古顶尖种族之一,受到这样猛烈的攻击,头颅居然没有被打烂。

不过这次攻击也并非全部无功,幽冥狼头颅受到重击,阴阳书生再也无法保持和圣图的完美融合状态,身体一震,立即从圣图状态退了出来,变回了人体形态。

陈扬没有给阴阳书生丝毫反击的机会,右手一伸,直接捏住阴阳书生的咽喉,将他彻底控制。

“你,你这是什么圣术?怎么会这么可怕,连我月华的攻击都能抵挡?”虽然被陈扬掌控着生命,但阴阳书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依然不可思议的盯着陈扬问道。雷血对他造成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他很清楚,月华的攻击完全可以媲美规则力量,可是居然被陈扬这个小小的地圣给化解了,这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范畴。

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地圣,怎么会掌握规则的力量?这样的至高力量,即便他这个九品天圣,也只是略微触摸到皮毛,可陈扬却是能实实在在的施展出来。

从阴阳书生成为天圣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失败,而且还是在一个地圣手中彻底的惨败,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一次失败,他将完全失去翻转的机会,因为陈扬已经打定主意将他炼化成奴仆。

“这,这也太厉害了,这究竟是什么圣术?这分明是陈扬上次从那碎片中获得感悟后所领悟的力量,我感应到,里面蕴含一种可怕之极的规则力量。这股力量现在虽然也很厉害,但绝非它真正的威力,如今的陈扬境界还很低,无法发挥它的全部力量,若是等陈扬有朝一日彻底掌握它,那该多可怕?”虽是禁器器灵转世,可水夕颜却有种预感,哪怕她前世巅峰时期,也没有掌握过这样逆天的力量。

陈扬并不知水夕颜的想法,他正双目微眯,似笑非笑的看着阴阳书生,道:“阴阳书生,你还是赶快认清现实,你的命都掌握在我手中,你已经没资格问我任何问题。”

“你……”听到陈扬的话,阴阳书生陡然回过神来,恐惧无比的望向陈扬,连心神都不禁失守了。

而陈扬之所以和阴阳书生说那样的话,等得就是这个时刻,趁着阴阳书生心神失去防御的瞬间,他毫不迟疑的施展出修罗炼狱术,眼中蓦地就爆发出神秘的血光。

看到陈扬诡异的瞳子后,阴阳书生马上意识到自己中了陈扬的计了,但已经来不及了,他感到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出现了一个血衣男子。

这个血衣男子,除了头发和眼睛外,其他地方都和陈扬一样,在血衣男子面前,阴阳书生情不自禁的升起一种渺小的感觉。

“以吾王族修罗之名,给你施加修罗心灵炼狱,从今以后,永生永世,你将成为吾之炼狱囚徒,哪怕天地枯朽,世界就灭,你也无法摆脱这永恒的炼狱枷锁。”

听到这天地洪钟般的声音,阴阳书生身躯剧烈一颤,他的表情在短暂的挣扎后,很快就如同一个突然觉悟的人一般,对陈扬恭敬的行礼道:“奴才见过主人。”

不远处的水夕颜,本来还在想陈扬要如何处置阴阳书生,突然看到这样一幕,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她曼妙的身躯轻轻一晃,若蝴蝶斑飘然落在陈扬身边,目瞪口呆的说道:“陈扬,这是?”

陈扬对阴阳书生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水夕颜道:“阴阳书生已经成为了奴仆,在我们今后的计划中,他或许能帮上不少忙。”

————————

明天将上传新书,先预告下:

不死神心——————

在潭水深处,竟然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鲜红心脏,如红玛瑙一般晶莹璀璨,耀目的血色神华缭绕着……

一颗神秘的妖异心脏,一个光辉与黑暗交错的瑰丽世界,一段惊心动魄的传说。

本书所讲的,就是一个得到“不死神心”的少年的传奇经历

老书会继续写,大家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