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29章 悲哀与希望(上)

第二卷 殇风 第四百二十九章 悲哀与希望(上)

那王师姐等人此刻已从惊恐中恢复过来,目露怨毒的看着陈扬,听到柳黛儿言语有偏向陈扬之一,顿时激愤对柳黛儿道:“柳师姐,此人无视宫规,明目张胆的要杀死我们,还望师姐能够摒弃私心,为我们做主。本章节由万”

柳黛儿何许人,如何听不出此人在暗指自己含有私心,处事不公,只是她如何会把这些小角色放在眼里,冷声道:“一群废物,六人联手被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击败,还有脸面在这里跟我讨要什么公道,每人给我拿出一半贡献点。”

“师姐?”王师姐六人瞪大眼睛望着柳黛儿,他们没想到,柳黛儿不仅没给他们主持功法,反而让他们每人拿出一半贡献点,这无疑是在他们心头上挖肉。

“刚才若非是我,你们现在还有命在?”柳黛儿冷笑道:“我从来不在乎什么救命之恩,所以你们每人拿出一半的贡献点,就算对我的报答。”

尽管知道柳黛儿是刻意为难他们,但王师姐几人却明白眼前这师姐是真的生气了,当即如同被凉水泼中,先前的激愤消散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深深的凛然。他们很清楚,如果真让柳黛儿惦记上他们,以后随便对阁内那些高层说上几句坏话,他们的前途就算是彻底毁了。当下每个人都老老实实的交出一半的贡献点,让人吃惊的是,六人交出来的贡献点数额,竟然达到了九万多。只是六人在摩云宫里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能够拥有如此多的贡献点,显然以往抢掠的人不在少数。

“好了,你们走吧。”收到如此惊人的贡献点,柳黛儿却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似赶苍蝇般对六人挥了挥手。

“是。”六人不敢有任何异议,连忙恭恭敬敬的退走,不过临走前却是怨毒的看了眼陈扬。

陈扬双目微眯,望着王师姐等六人渐行渐远,却是没有再出手,这六人最后的眼神他岂会看不到。不过这样六个蝼蚁般的人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再说,他刚才施展了修罗分身的灵魂力量,将修罗炼狱术的精神力种子投入了六人意识中,若是六人不识好歹,他便能引爆那种子,轻易的毁灭他们,对于这样角色,他连将他们炼化成奴仆的兴趣都没有。

“白羽,这六人必定对你怀恨在心,今后行事可以小心了。”就在六人走后不久,柳黛儿忽然说出一句让陈扬大吃一惊的话。

“柳师姐,你?”陈扬惊讶的看着柳黛儿,不知她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可是在想,既然我知道他们恨你,又为何放他们走是么?”柳黛儿嫣然一笑,旋即淡淡道:“你虽然心机不深,处世经验也有些欠缺,但却是有大智慧的人,在你面前,我也不用说那些虚伪无聊的话。这世界,说到底是强者为尊,即便是所谓的宫规,也是由摩云宫的老祖宗创立的。所以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之所以放走他们,真正原因当然不是什么宫规。”

说到这,柳黛儿深深的凝视陈扬片刻,笑道:“刚才我看到了你的潜力,这让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人才,未来我朝月阁必定不会衰败。而我放过那六人,就是要给你留下一些敌人,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得到更好的磨砺。”

听见柳黛儿的话,陈扬内心真是哭笑不得,那王师姐六人得以活命,竟是因为柳黛儿看重自己的潜力,想要磨砺自己。他的心机手段,比起柳黛儿都不知要强多少倍,这种所谓的磨砺对他而言根本没有意义。不过柳黛儿却明显是为了他好,毕竟陈扬当初加入摩云宫,所用的身份是一个刚出世的深山修炼者,往往这种类型的人,修炼天赋很强,可因为很少接触世人,所以心机不深。

“多谢师姐。”尽管有着种种念头,陈扬脸上没有表现出半分异常,感激的对柳黛儿称谢道。

“好了,这死寂森林里虽危机重重,却隐藏着许多大机缘。”柳黛儿满意的点点头,道:“你暂且随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话间,柳黛儿右手轻扬,一把青色长剑就飞入空中,这长剑眨眼就涨大两丈长,两尺宽,然后她挥袖对着陈扬一卷,顿时卷着陈扬一起飞到那长剑上。

以陈扬的实力,如果要抵抗的话,哪怕柳黛儿实力再强两倍也无法卷动他,但他现在伪装的是白羽,自然不会反抗,让柳黛儿轻易卷到长剑上。站在这青色长剑上,陈扬神识微微一扫,轻易就感应出,这长剑居然是把空品圣器,即便他也不禁有些惊讶。

驾驭着空品圣器,速度自然极快,不到一刻钟,两人就穿梭了上百里,来到了真正的死寂森林里,而不是森林的边缘。

这死寂森林内,完全是凶兽的国度,两人来到这里仅仅须臾间,就感应到不远处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凶煞气息。

陈扬疑惑的看了眼柳黛儿,不知道她将自己带到这样危险的地方来干嘛,虽然以他真实的实力不怕这些凶兽,但柳黛儿自己恐怕麻烦不

“师弟,死寂森林内部,如同我人类世界一样,分为诸多势力范围,而此地便是乌鸦族的统治区。”似察觉到陈扬的疑惑,柳黛儿解释道:“至于我带你来的目的,你等会便知道了。”

“人类的气息。”柳黛儿刚说完,一道道惊讶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的丛林中传来,随后陈扬就看到,数十道凶煞的黑影自周围窜了出来,将两人包围在中间。

不过他并未在这个问题上多想,此刻最让他感到好奇的是,他发现附近这些黑影,居然都是乌鸦,其它的兽类却没有看到一只。至于有些乌鸦能够说话,他已经是见怪不怪,当兽类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灵识就会开启,自然也能够说话。

“人类,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在森林边缘玩玩也就罢了,居然敢跑到这里来嚣张,莫非真把我等圣鸦都当成软弱可欺之辈?”一只看起来很苍老的乌鸦嘶声说道,语气显得极其阴森。

“这位圣鸦前辈,晚辈二人来此,只为见乌都前辈一面。”面对这么多可以在瞬息间击杀自己的圣鸦,柳黛儿却是没有丝毫慌乱,从容不迫的缓缓说道。

“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乌都大人的存在?”那苍老的乌鸦惊呼出声,其余乌鸦同样是惊疑不定的看着柳黛儿,不少乌鸦眼里已经流露出凶光,只要柳黛儿一旦回答有误,立即就会遭到它们的扑杀。

柳黛儿笑了笑,纤手微翻,一块漆黑的令牌就出现在她手中,那块令牌巴掌大小,除了中间雕刻了一只金目乌鸦,其他地方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奇特。

不过就是这样令牌,让周围的乌鸦皆是瞪大了眼睛,露出既敬又畏的神色,显然对这块令牌极为忌惮。

“这位姑娘,不知你和乌都大人有什么关系?”苍老乌鸦沉吟片刻后,看着柳黛儿询问道,只是语气明显的和缓了许多。

“我只能说,乌都前辈与晚辈的一名长辈关系不浅,至于具体什么关系,就恕晚辈无法告知了。”柳黛儿不卑不亢的说道。

“乌虚,乌桃,就由两人带着这位姑娘,嗯,还有这位公子前往乌都大人的居处。”看了眼柳黛儿手里的令牌,苍老乌鸦没有再犹豫,果断的下令道。而其他乌鸦也是忌惮的看着那令牌,没有一只乌鸦敢出口反对。

陈扬见状内心大奇,不知这乌都究竟是什么存在,竟会让其他乌鸦都这般敬畏。

随着苍老乌鸦话音,两只乌鸦从乌鸦群中飞出,扑腾着翅膀飞在柳黛儿和陈扬身前,左边那乌鸦道:“两位大人,请跟着我们。”

在两只乌鸦的带领下,陈扬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在死寂森林中飞行,约莫前进了八十多里后,两只乌鸦在一个幽静的山谷中停了下来。

“两位大人,乌都大人就在里面。”两只乌鸦飞到那山谷外后,就停了下来,客气的对陈扬和柳黛儿说道。看它们望向山谷内那惊惧的目光,便知它们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前进半分了。

“多谢二位了。”柳黛儿很和气的朝两只乌鸦说道。

两只乌鸦只是圣鸦族中的小卒子,全然没想到眼前这个拥有乌都令的人会对它们如此客气,当即都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也愧疚不已,但即便如此,它们仍然是不敢带两人进这山谷。

陈扬没有问柳黛儿为何将自己带来这里,平静的跟着柳黛儿进入山谷内,本以为这让其他乌鸦如此惊惧的地方会是如何的凶恶恐怖,可来到山谷中,他却发现此地当真是环境幽美,鸟语花香。

但是陈扬很快察觉到异常,心头不禁一跳,他如今的神识强度,已经堪比宗圣,然而进入这山谷后,他发现自己竟如同凡人一般,神识完全失去了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