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30章 希望(下)

第四百三十章 希望(下)

两人走了不到百米,就清晰看到,在山谷的中间,有着一座竹屋,周围都种满了青竹,显得十分宁静。

“黛丫头来了,进来吧。”两人刚来到那竹屋前,一个温和的声音就从竹屋传出。

听到这声音后,陈扬更是心神大震,他就站在竹屋的门前,但惊讶丝毫没有感应到里面有人,这只能说明,里面之人的修为已经超过了他不止一个境界。

“乌伯伯。”柳黛儿则是脸上绽放出绚烂的笑容,欢快的朝着竹屋内奔去,此刻的她,不像那个朝月阁的圣女,而是一个长辈面前的俏皮小女孩。

入得门后,陈扬立即就看到,一个黑衣少年,正安静的坐在一张竹椅上,他看起来年约十六七,眼眸里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这丝悲伤之色,若不是陈扬这样久经风霜的人,绝对察觉不到。

少年此刻手里正握着一卷书册,若不是那袭黑衣,整个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世俗的书生,而就是这样一个人,让那么多的圣鸦都那般的敬畏?最让陈扬奇怪的是,他从未见过这个少年模样的乌都,可居然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在柳黛儿进来后,乌都缓缓抬起头,却是微扳着面孔,如同一个普通的长辈责怪晚辈一样,道:“你这丫头,怎么来这里了?即便有我的令牌,可这死寂森林不是什么善地,终究还是有危险的。”

“人家我想念乌伯伯了嘛?”看到乌都似乎有些生气,柳黛儿连忙走到少年身边,拉着他的手撒娇道。

“你这丫头,又来这一招。”乌都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可终究是不再板着脸了,然后诧异的看了陈扬一眼,似笑非笑的对柳黛儿道:“丫头,这可是你第一次带男子来见乌伯伯吧?”

方才还在撒娇的柳黛儿,闻言俏脸顿时掠过一抹绯红,慌忙解释道:“乌伯伯,这是我的师弟。”

“哦?”乌都似乎颇有兴致,深深的看了眼陈扬,道:“这个师弟,很不错,也很不简单。”

与柳黛儿的凝视不同,无论柳黛儿怎么看,陈扬都没有半分担忧,他自信宗圣都无法看透自己,更别说柳黛儿这个天圣了,然而在这乌都的目光下,陈扬却觉得自己被看透了,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秘密。

柳黛儿闻言也有些惊异,她可是直到自己这位伯伯是什么人物,这整个太初界也没有几人能放在他眼里,可他居然说白羽不简单,莫非白羽身上有什么自己察觉不到的特殊地方?想到这,她对原本来着抱着的目的更为坚定了。

“说吧,你这丫头来找我有什么事?”幸亏乌都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转过头,似笑非笑的对柳黛儿道。

柳黛儿顿时有些扭捏,知道自己的心思定然被这个乌伯伯看透了,当下也不再隐瞒,道:“乌伯伯,黛儿想请您施展一次天轮。”

乌都愣了愣,随后扫了眼陈扬,似乎明白了什么,玩味的笑道:“好。”

这回倒让柳黛儿有些惊讶了,天轮事关重大,她原本以为乌伯伯不会同意,心中甚至准备了好几个计划,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就应下了。

陈扬眉头微微一皱,内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当即对柳黛儿和乌都拱了拱手,道:“不知此事与晚辈是否有关?若是有关的话,还请柳师姐和乌前辈如实相告。”

“此事自然与师弟有关,否则我何必带你前来。”柳黛儿微微一笑,道:“而且我可以保证,事情对师弟绝无坏处,在事后,我也会将一切如实相告。”

乌都则仿佛看穿了陈扬的内心,但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平静的说了句话道:“这是你千载难逢的一次机遇。”

陈扬很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与乌都并不熟悉,也不清楚他的真实(性)格,如今双方实力太过悬殊,他既然已经这样保证,自己自然就没有必要反对了,否则惹恼了他,他要施展(强)硬手段的话,自己也是毫无抵抗力。他此刻已经能够肯定,这乌都至少是涅境以上的恐怖强者,这种人,在这太初界里,绝对是凤(毛)翎角的顶尖存在。

乌都点点头,随后神色淡定的抬起头来,双手缓缓的合于拢前,突然间,他黑发舞动起来,身后出现一道淡淡的轮形虚影,与此同时,他的双眸仿佛成了两个金色漩涡,散发出无穷无尽的神秘诡力。

在乌都那双眼睛的注视下,陈扬只觉两个金色的圆轮在视野里不断扩大,最终他脑海一震,意识也旋转了起来。

不知多了多久,陈扬的意识来到了一片无垠的漆黑虚空中,周围空无一物,他只能不断的飘荡着。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那什么天轮将我传送到这里的?”陈扬怀着满心的疑惑,不停的飘动,试图找出这片虚空的秘密。

漆黑的虚空里,看不到光明,看不到边际,处处充满了寂寞,如果是普通的人话,定然会被这寂寞给逼疯,可陈扬却是习惯了寂寞。经过最开始一段时间的烦躁后,他渐渐冷静下来,他明白越是心浮气躁,越是会坏事。

心神宁静下来后,陈扬终于察觉出这片虚空的不同,仔细感觉的话,就能发现,这虚空里蕴含着两种神秘的力量,一种他曾领悟过,是空间的力量,还是一种他从未接触过,可却比空间力量还要玄奥。空间的力量,这是何等玄妙的力量,但是在这片虚空里,陈扬清楚的感觉到,空间就是由许多的微粒和细丝构成。

“这定然就是乌都说的千载难逢的机缘了!”大喜之中,陈扬沉浸到那些空间力量的感悟中,在这样的情况下,近乎每过一刻钟,他对空间力量的感悟都会提升一分。似乎过了千年,也似乎是一瞬,陈扬竟不知不觉间,将空间力量的规则近乎完全领悟了,剩余的那一小部分,涉及到空间的核心本源法则,即便在这虚空里,他的神识似乎强大了百倍千倍,可仍旧无法察觉到。

这莫名的空间里,依然枯燥无味,陈扬仍然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当下只得继续研究起第二种力量。

不过这第二种力量,比空间力量深奥了千倍不止,虽然在这虚空里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可有了比较后,他还是能判断出,他已经花费研究空间力量的整体一半时间,才隐隐领悟出那神秘力量的一丝痕迹。

终于在又花费百倍于先前的力量后,他才触(摸)到那神秘力量的边缘,才知道那力量的来历,让他心神俱震的是,那神秘力量的竟涉及到时间法则,无疑就是时间的力量了。直到此刻,陈扬才真正明白,自己有了一场多大的机遇和造化。

但是哪怕是这样,他却没有继续领悟下去,因为他并非无情之人,当初天辰宗将他送到太初界,约定的时间是十年,如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最重要的是,他要救夏清影的话,必须回到原本的世界。

深吸一口,陈扬强行那领悟的状态后退出,而就在他退出后,他发现这片虚空再也不是茫茫无际,他已经能够捕捉到了方向了,他顿时明白,必定是自己领悟空间规则和一丝时间规则后才能够这样。

根据自己的感应,陈扬认准一个方向不断的飞行,终于在一天,他看到前方有一个金色光点,随着越来越近,他才看清,那是一个金色的圆轮。

“这圆轮莫非就是出去的关键?”思及至此,陈扬内心暗喜,连忙飘到那悬浮在虚空中的圆轮旁边。

陈扬意识来到那圆轮前,好奇朝圆轮外望去,但当他看到圆轮外的情形后,身躯猛地一僵。

在圆轮后,是在一片无垠的星空中,在那里面,陈扬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在星空中慢慢的飞着,那孤独的身影,是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子,最为奇异的,这少年的背上,居然背着一个水晶棺材,水晶棺躺着一个女子。

然而让陈扬心神剧震的是,那个少年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那水晶棺里躺着的女子,更是让他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夏清影……

竹屋内。

“乌伯伯,已经快九年了,师弟怎么还没有清醒过来?”柳黛儿微蹙着眉头,有些担忧的说道。

乌都呵呵一笑,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陈扬,惊叹道:“时间越长,能够领悟到的东西就越多。不过即便是我族内最具天赋的人,在那虚空里的时间也只有五年,他竟然领悟了足足九年,比起我当年也不差了。”然而乌都不知道的是,陈扬是因为牵挂外面的事情,否则若是继续领悟下去的话,时间再翻倍都有可能。

“乌伯伯,你为什么不让我也进天轮里呢?”柳黛儿闻言有些吃味的说道。天轮,可是太初界最神秘的东西之一,传闻是流传自天地诞生之初,能够在里面修炼一年,至少抵得上那些有着妖孽天赋的人在外面修炼百年。

“你不行,神识强度没有达到宗圣以上,一进去灵魂就会崩溃。”乌都摇了摇头道。

“可是师弟他只是八品地圣。”柳黛儿闻言脸色刷的变得苍白,她只知道天轮的神奇无比,却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限制,毕竟这世界上使用天轮的人,包括乌都在内也不过超过五人。

不过柳黛儿很快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乌都为何没有丝毫担忧,这样想着她忽然就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道:“乌伯伯,你是说师弟的神识强度,达到了宗圣级别?”

“不错,我当初就说过,你这位师弟很不简单。”乌都(摸)了(摸)的她的头,说道:“不过很不简单很不行,还必须很好,你这位师弟很对我的脾气,所以我才会让他进入天轮。这个世上,包括你那师弟在内,能对我脾气的人也只有四个人。”

“可是乌伯伯,你和师弟当年只是刚见面,你怎么知道他对你的脾气?”柳黛儿不解道。

“我看人,不看表面,只看内心,这一界里,还没有人的内心可以欺骗我的感应。”说到这,乌都眼神的哀伤似乎浓了一些。

“乌伯伯,你看?”就在这时,柳黛儿忽然惊叫道。

乌都诧异的转头,循着柳黛儿所指看向陈扬,只见原本神色平静的陈扬,眼睛里忽然流下了两行泪水。

“他果然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看到那两行泪水,乌都长长一叹,看着陈扬的目光变得更为温和。

陈扬缓缓的睁开双眼,眼睛里却并没有丝毫修行大进的喜悦,有的只是一片死灰和哀伤。

看到这一幕,柳黛儿不知为何,只觉内心一阵抽痛,陈扬的眼神,仿佛是要将人拉入最悲伤的地狱之中。

“天轮是什么?那里面一切是真的么?”陈扬缓缓转过头,望着乌都淡淡的说道,可他的语气越是这样平淡,柳黛儿越是心痛,恨不得他能大哭出来才好。现在她才明白,为何乌都会对陈扬另眼相看,因为他们两人,都是乌都口中的苦命人!

“天轮,遗传自远古,传闻是预言之杖的核心,里面你看到的东西,往往都是根据你记忆中最深刻的东西,然后加以推演得出的。”乌都沉声解释道:“经过无数多年,凡是天轮推演出来的东西,还从来有出现过错误。”

“噗。”听到这话,陈扬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惨然笑道:“怎么会这样?冥不是说只要我达到天圣,就会有希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希望?”

虽然不知陈扬说的冥是谁,乌都也没有去多问,当年他经历过近乎同样的事情,即便过了数千年,他仍然无法遗忘,这才会一直隐居在这死寂森林中的一个小小山谷内。

“陈扬,你难道就这样放弃了么?”忽然间,陈扬脑海里传出一声叹息,正是冥的声音。

“当年是你说过,只要我成为天圣,就有复活师姐的希望,可是让我背着一个葬着世界的棺材,永恒的在星空里流浪,那就是所谓的希望?”陈扬内心近乎要麻木了,痛到了极点,自然就不会再痛了。

冥闻言沉默了下来,许久后才说道:“那棺材,是生命之棺,就在混沌青莲第五层里,只要用它保存你师姐的身体,她的身体就永远不会腐朽,那丝灵魂印记也永远不会消散。混沌青莲是何等存在,你现在才打开第四层,越往后就玄妙,只要你不死,你师姐就没有(性)命之忧,终有一天会找到办法的。”

陈扬没有说话,可是那死灰的眼睛里,却慢慢的有了一丝光,一丝希望的光。

“即便是我,也只知道混沌青莲前七层的东西,虽然前七层没有让你师姐完全复活的手段,可我相信,后面一定会有。”冥继续说道。

“不错,前七层不行,那就第八层,第八层不行,就九层,等到了第九层,我的神识已经达到传奇境界了,或许不用混沌青莲都能复活师姐了。”陈扬眼里的光更亮了。

即便是旁边的乌都,也察觉不到混沌青莲内冥的存在,只是他亲眼看到陈扬由绝望到慢慢恢复希望,内心不由一震,最后一叹:“我不如你,当年看到天轮里的那一幕,我就断绝了希望,可是你,还要坚持么?”

而陈扬此刻已经恢复了不杀,自然听到了乌都的话,淡淡一笑,道:“办法,终有一天能找到的。”

“我也不瞒你,我如今已是涅境巅峰,半只脚踏入了荒境,可仍然找不到丝毫复活灵魂的希望,这样的希望,恐怕是传奇强者也做不到。”陈扬脸上的笑容,更是乌都脚步微微一退,震撼的盯着他说道。

“传奇也做不到?”陈扬手掌颤了颤,但旋即又变得更为坚定,执着道:“前辈,人类的力量,莫非到了传奇就终止了么?”

乌都眼瞳一缩,脸上惊色更浓,道:“据我所知,预言之杖,在毁灭前是超越了(禁)器的存在。”

“(禁)器,就等同于是传奇强者的存在,有超越了(禁)器的圣器,自然就有超越了传奇强者的人类。”陈扬闻言深吸一口气,道:“只要我不死,那便终有一天能做到的。”

“哈哈哈,好,好。”乌都大笑,道:“我希望你能做到。”

柳黛儿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在她眼里,乌都这样的半荒境强者,已经强大得逆天了,可是陈扬居然说要成为超越传奇的存在?只是不知为何,想起之前陈扬那两行令人心颤的泪水,死灰般的眼神,而后那坚定执着的目光,她真的相信,只要他不死,终有一天能做到的。

《叱神》告一段落了,说实话,这还没有完,至今只完成了我大纲中的上半部,下半部还没写。

不过可以说,这基本也完了,留下了一丝希望,后面的内容无非就是陈扬不断的强大,然后终有一天复活了夏师姐。

以后会在公众版般写些番外,就是关于师姐复活的内容。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