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3章 开窍

第三章 开窍

咝~~痛,脑袋真痛!叶灵灵抬手摸向脑门,却发现双手沉重、有些不听使唤。她眼皮动动缓缓睁开,阳光从屋顶稀稀拉拉的茅草间投射下来,刺得她赶紧闭上眼!

她偏开脑袋,打量四周,还是那个穷得一无所有的家!还是那间摇摇欲坠的破房子!唉,还是回来了!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老太太端着个缺口的破碗进来,见她睁眼,立刻笑得老脸皱成菊花儿:“灵儿,你醒了!”

“娘!”她挣扎着想坐起来。

“哎!莫急莫急,等娘扶你再起来啊!”老太太赶紧将破碗放旁边瘸腿儿朽化的凳子上,几步上来,小心翼翼的扶起她,帮她捋捋头发,欣慰道:“还好,咱们家灵儿没事!”

“娘,疼!”

“哦,好,娘帮你呼呼啊,呼呼就不痛了!”老太太张开缺牙的嘴,大吸一口气,对着灵儿的额头吹出一道绵长温暖的气息,又试探着摸摸她被白布包裹的地方,心疼道:

“唉,我可怜的灵儿,都怪娘不好,娘没看好你,那么高的斜坡,万一摔出什么毛病来可怎么办啊!”

灵儿试着抬起自己的手,原来手和胳膊也受伤了,上面缠了白布,难怪不怎么听使唤!

“灵儿,怎么了?想拿东西么?告诉娘,想要什么,娘帮你拿!不要抬手,听话啊,放下,快放下,别再弄疼了!”老太太心疼的扶着她胳膊嘀嘀咕咕唠叨。

灵儿顺势轻轻握住老太太的手,“娘,灵儿不疼!”

“皮都蹭破了,怎会不疼?乖,听娘的话,好生坐着,别动,娘给你端药,啊!”

老太太将破碗端过来,用只有半截勺把的粗瓷瓦勺一边搅拌一边呼呼。看着这位年龄足够当这身子奶奶的老太太如此细心的照顾自己,灵儿万分感动,她试探着伸出手道:“娘,不用喂了,我自己喝吧!”

老太太坐床沿儿上继续呼呼:“那怎么行,万一把咱们灵儿烫着了怎么办?”

她坚持搅拌呼呼又自己尝尝,觉得合适了才舀一勺送到灵儿嘴边:“来,灵儿,咱们喝药了!张嘴,啊~~~”

灵儿笑笑,伸手接过勺子,虽然不太灵便,却也能凑合。她自己拿着勺子,就着老太太手里的碗一勺一勺舀进嘴里,直到她将破碗接过去,喝干最后一滴苦药,“娘,您看,我喝完了!”

此时她才发现老太太正张大嘴呆呆的望着自己,灵儿眨眨眼,心呼糟糕,要恢复如常也该有个铺垫啊,不会把老太太吓到了吧?

“娘?娘?”她试探着叫了好几声,老太太突然噌一下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跑:“老头子,显灵了!老天爷显灵了!老头子……”

灵儿听出老太太声音中的惊喜,心下稍安。她检查下身上的伤势,还好,都是些皮外伤,就脑门上被撞过那地方好大一个包!应无大碍!她慢慢躺回去,静待老夫妻到来。

果然,几分钟后,老太太乐呵呵的扶着老爷子进来,二人均是红光满面,老爷子一进门就盯着灵儿猛瞧,到了近前,试探着道:“灵儿,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爹!”灵儿配合的唤了一声!

“哎,好孩子!”老头子四下看看,似乎在搜寻什么?老太太呵呵笑道:“老头子,干什么了?高兴糊涂了吧?来,灵儿,跟你爹多说几句,你爹最爱听你说话!”

“爹、娘,以前你们辛苦照顾灵儿,以后灵儿一定好好孝敬你们!”

灵儿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串话,老爷子呆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顿了片刻,对老太太道:“老婆子,咱们灵儿方才说什么?”

老太太乐呵呵道:“灵儿说以后要孝敬咱们!灵儿,来,再说一遍,你爹没听清!”

“爹、娘,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你们!”

“哎,哎~~好、好啊!老婆子,快、快去打壶酒来,咱们…咱们要好好庆贺一番!”

老太太拍拍衣裳,“好、好!我马上就去!”

“娘,等等!”灵儿叫住老太太道:“娘,咱家不是还剩条鱼吗?把那鱼拿去给爹爹换酒吧!”

老夫妻对望一眼,高兴的直拍手:“老头子,听见没?咱们家灵儿说要拿鱼给你换酒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天爷总算显灵了,咱们家灵儿总算开窍了!阿弥陀佛……!”

老太太喜极而泣,一边抹眼泪一边双手合十对着四方作揖拜谢,连老爷子眼睛都有些湿润!**的灵儿长长吐口气,幸好,他们相信了,多善良的老人啊!她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不管遇上多大的困难,一定要好好孝顺他们!

其后,老爷子留在房里跟灵儿说话,老太太当真拎着那鱼去村里换酒了。原本很快就能办完的事情,老太太两刻钟后才回来,而且回来的不止她一人,听外面嘤嘤嗡嗡的嘈杂声,怕是整个村子的人都来看热闹了吧!

果然,老太太在门外喊道:“老头子,来客人了,快出来!”

老爷子安慰的拍拍灵儿的手,费力的站起来,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门口,他一打开门,几个满脸好奇的妇人凑过来:“杨大叔,听说灵儿开窍了,是不是真的?”

老爷子呵呵应道:“是啊是啊,咱们家灵儿会说话了,还说要孝敬咱们了!”

“是吗?杨大叔,恭喜恭喜啊,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老爷子自然高兴,乐呵呵的应着:“同喜同喜!”

待老爷子忙着招呼客人之际,那些看稀奇的妇人小孩儿全都往屋子里挤,最前面那个灵儿认识,就是小虎子他娘,这可是个嘴皮子相当厉害的妇人!

她和几个妇人凑到床前,盯着灵儿瞧了会儿,小虎子她娘伸手在灵儿眼前晃晃,灵儿道:“福婶,不要挡我眼睛,我看得见!”

福婶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旁边另一妇人兴奋道:“咦!傻妞儿当真开窍了,说话顺溜了,还会认人了!傻妞儿,你看我是谁?”

灵儿乖巧的笑笑:“安婶,我叫灵儿,不叫傻妞儿!”

众人一楞,顿时炸开了锅:“傻妞儿果然开窍了!来,傻妞儿,这边,认我认我!”……

灵儿不厌其烦的一个一个称呼过去:“富大娘”、“安婶”、“周奶奶”……她每唤一个,屋子里就会欢呼一声,好似捡到多大的好处一般!

屋里的人越聚越多,小孩们从人缝儿里往里钻,嘻嘻哈哈的嚷道:“傻妞儿,还有我了,我上个月给你饼子吃了,叫我叫我!”

男人们不方便进来,也围在窗口看热闹!灵儿不禁有点儿担心,这屋子本就摇摇欲坠,这么多人,待会儿把房子挤垮了可怎么办?

她正在苦思赶人之记,门口有人扯开嗓门喊:“喂!你们别堵在屋里,当心把房子挤垮了!看完了就快出来!方才村长说了,为庆贺傻妞儿开窍,咱们各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给杨大叔家办几桌像样的酒席,咱们也跟着沾沾喜气,大家说好不好!”

“好!”大家里里外外齐声应和,一片喜气洋洋,灵儿心里也跟着暖暖的!

“好就快动,回去拿东西啊!快点儿快点儿,别堵屋里了!”那人一番招呼后,屋里的人总算渐渐散去!最后那解围之人进来,居然是村里最最能说的马秀花!别看人家将近四十的年纪,又是个寡妇,她可是附近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媒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