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4章 家底儿

第四章 家底儿

马媒婆见众人都散了,乐呵呵的甩着手帕进来,视线如x光一般把灵儿全身上下扫描估量一番,然后她试探着问:“灵儿,看看我是谁?还认得不?”

灵儿乖巧的笑道:“马大娘好!”

“哎~~~瞧瞧、瞧瞧,多伶俐的姑娘!我就说嘛,杨大叔杨大婶那么好的人,一定会有好报!看看,老天爷都舍不得他们受苦,派了个仙女儿来!

灵儿啊,你不知道这几年啊,你爹娘为你受了多少苦!你可得快点好起来,帮着你爹娘干活儿,等以后大些了,马大娘再给你寻个好人家,到时候你爹娘就跟着你享福啰!”

灵儿脸上笑着应诺,心下一阵咋舌!啧啧,果然是三句不离老本行,自己现在这身子又小有瘦,说是有六岁多,实际看上去也不过四五岁的样子,何况家里这么穷,负担这么重,找个好人家谈何容易?这马媒婆居然张口就来!

老太太端碗水进来,呵呵笑道:“大侄女,你这话我可记住啰,以后咱们灵儿婆家要是对她不好,我可要找你算账的!”

马媒婆赶紧站起来,接过水碗,扶着杨老太太坐下:“哎呦,杨大娘,看你这话说的!我马秀花说话何时抵赖过?放心,咱灵儿的事包在我身上!到时候您老人家可别挑花了眼,呵呵!”

灵儿躺在**看二人寒暄,心想现在才几时啊?照家里这状况,能不能活到及笄都不一定了!成亲?靠婆家?还是算了吧,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谁都不能帮自己一辈子,还是想想怎么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些更实在。s173言情小说吧

当天中午,村民们果然带了粮食蔬菜酒肉前来,还有锅碗瓢盆,以及送给杨家人的布匹器具旧衣服等等,然后女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做饭切菜,热热闹闹的大吃的一顿。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等酒席散去后,那剩下的菜肉粮食等自然就留给了家徒四壁的杨家人!杨家二老甚为感激,站在门口为每个前来帮忙送礼的村人鞠躬致谢!如此一直忙到天擦黑了才算完。

二老简单清点一下,把东西大致分类,粮食和衣服布匹收好,借着月光便早早入睡。

靠着那天酒席剩下的菜肉,灵儿养伤这几天也算天天能尝到油腥儿,杨家二老也跟着沾光儿,几天下来,一家人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连常年咳嗽不停的杨老爷子走路都不用拐杖了!

杨灵儿突然觉得:或许杨老爷子本身没什么大病,就是吃得太差、营养不良进而抵抗力差所致!如果能让他们吃好点儿,兴许二老都能渐渐好起来!

于是第五天,杨灵儿就早早爬起来,自己拆了白布,找件村人送的旧衣服穿上,然后自个儿跑去厨房做饭。

这里的厨房可没有现代那些燃气灶、电磁炉、电饭煲、冰箱烤箱之类的东西,只有一座快坍塌的破灶,上面一大一小两个锅,大的是直径一米左右的炒菜铁锅,小的是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饭锅。

虽然杨灵儿好些年没碰过这东西,但从小被丢在乡下跟外婆一起长大的她对此并不陌生,记得小时候外婆就是用这种大锅炒七八个人的菜,自己还帮着看火哩!所以烧柴禾做饭根本难不倒她,只是这打火石怎么用啊?

灵儿拿着两块火石在灶前研究半天,锅灰抹了一脸,就是点不着火!刚刚起床的杨老太太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进厨房来,看到灶前蹲着的灵儿吓了一跳:“灵儿!你怎么在这儿?”

灵儿回头见到老太太,不好意思的抹抹脸站起来:“娘,我…我想生火,可是……”

“哎哟,我的乖灵儿!来来,快把火石给娘!瞧瞧,这小脸弄的!灵儿啊,你身上还有伤,可别到处乱跑,万一再弄伤就不容易好了!来,过来坐着,娘给你做饭,啊!”

老太太将灵儿安置在一旁,手脚麻利的点燃火、围着灶台忙活起来!灵儿老实的坐着,紧盯着老太太的一举一动,并暗暗记下,下次自己再试试,肯定能行!

早饭后,老爷子继续在院中编竹制品,老太太则端着个小簸箕在院中缝缝补补,身体好得差不多的灵儿围着院子转来转去,时不时问老夫妻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她不是无聊,而是在观察、在衡量,不说让这个家大富大贵,至少要争取早日过上普通人的日子吧?

村民们送来的粮食混着野菜吃最多只能坚持两个月!现在是八月,两个月后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衣服用村民送的旧衣服改一改兴许能应付过去,鞋子娘正在加紧做,可这粮食怎么办了?还有这房子,万一来场大风暴雨,这房子肯定完蛋,到时候怎么办?

灵儿愁眉苦脸的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家底儿倒是摸清楚了:这里是王家村,村里十之*姓王,而自己的养父母杨氏夫妻是几十年前逃难逃到这儿来的,刚进村儿时比现在还惨,身上除了衣服就是个破碗,时常在附近乞讨,幸好村长见他们老实收留了他们。

年轻时他们靠给人家做短工、缝补衣服、照顾孩子过日子,攒了十几年的钱才盖起这座小院子。等他们日子渐渐好过些后,打算买两亩薄田或去后山开块荒地出来,钱攒得差不多时杨老太太偶然捡到灵儿,其后家里的积蓄、物件便全都花在了这孩子身上!

因此现在这个家是无田无地无积蓄,没儿没女没亲戚!友人嘛就是王家村的村民,有些心善的村民倒是一年四季都在接济杨家,可人家自己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啊,就算杨家人也不好意思向人家张口啊!

这可怎么办?这里可是靠劳力吃饭的农耕时代,老夫妻一把年纪,总不能让他们再去下苦力吧?可自己这小身板,就算想去下苦力,不但力不从心,人家也不会要啊!

怎么办怎么办?灵儿急得团团转,背着手从院子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时不时还停下来仰天长叹!那些忧国忧民吃饱了没事儿干的老学究也不过如此!

杨老太太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儿,盯着灵儿看了半晌,然后她轻轻挪到老爷子身边:“哎,老头子,你看,咱们灵儿看上去不太正常啊!”

老爷子也停下来观察良久,问道:“灵儿啊,你为何叹气啊?”

“唉,我担心咱们冬天没饭吃、没房子住啊!”

老夫妻俩对望一眼,欣慰的点头笑笑,老太太拉她坐下:“灵儿别担心!你看,娘做的这些鞋底子,还有你爹编的那些框子、簸箕、背篓,都是拿去卖的,等卖了钱,咱们就换些米回来,再挖了野菜晾干,砍些柴禾回来,冬天差不多就能过了!”

灵儿依然皱眉:“娘,你把鞋底子卖了,咱们穿什么啊?还有这些背篓簸箕,一个还换不到一升米了,这要编到什么时候?爹爹的手都破成这样了,怎么去砍柴啊?”

灵儿这话虽然是泼冷水,不过说的也是事实,老夫妻俩的脸上也多了分愁色!灵儿见之有些自责,赶紧安慰道:“爹、娘,不着急,咱们慢慢想办法,反正离冬天还有两个月,肯定能有好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