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9章 物价

第九章 物价

灵儿又花了近半个时辰卖完所有鞋底子,跟小虎子分了钱,找个地方吃早饭。

为了省钱,他们每人两个馒头,蹲在镇口路边啃。跟他们同等状态的人很多,大家相熟的聚在一起,说说自己今日的收获、买卖的东西、价钱几何,顺便带些东家长李家短的闲言碎语。

灵儿一边咬干馒头,一边眼珠子滴溜溜直打转,顺便尖着耳朵听旁人的闲话。这可是个打听消息的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首先是这里的物价问题,比如说,馒头一文两个、谷子两文一升、白米三到五文一升、猪肉六到十文不等。

普通农户按一家五亩田、五亩地算,一般一亩良田能得五石谷子、一亩旱地能得四石麦子、八石甘薯,这些足够一个六口之家饱餐一年。若再节俭些、勤快些,做些手工活儿、进山打点儿猎、砍点儿柴或者挖点儿药材、弄点儿野果来卖,那这些就足够抵过日常开销并留下一部分节余了!

当然以上是理想状况,按这种算法这一家的收入年均能在十两到十五两之间,算是农户的中上水平了!如果遇上年成不好或者赋税厚重、战乱频发年代,这种家庭的日子也是很难过的!

不过目前看来,这里天下太平,虽有贪官奸商,却也算有度,平民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因此灵儿决定,目前自己的目标就是争取让家里早日达到每人每亩田地的程度,换句话说,就是让自家过上普通平民的日子!

另外,灵儿从大家的谈话中还得知一个消息,就是自家后山往西不远处有座大山,名苍茫山,那山极高,像座天墙一般矗立在平原之西。山顶常年积雪,半山腰以上常有成群结队的野兽出没,异常危险;半山腰以下才是人类活动区域,不过也不平静,不熟悉的人一般不敢贸然进山。s173言情小说吧

当然灵儿对山上的野兽毫无兴趣,就算自己有点儿力气,这小身板儿,实在不是猛兽们的对手。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在半山腰以下挖点儿草药、寻点儿山果、砍点儿木柴回来而已!自己这把力气不使白不使,能在安全的前提下赚点儿钱有何不可?

灵儿心里盘算着,顺便留意卖柴的挑夫,看见了便喊一嗓子:“大叔,柴禾怎么卖?”

这挑夫三十来岁年纪,皮肤黝黑,敞开的衣衫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他闻声看灵儿一眼,呵呵笑道:“小丫头,你想买给你个便宜价,二十文一担怎么样?”

灵儿嘟起嘴:“人家卖十文,你要卖二十文,你的柴禾哪里好啊?”

“嘿!你这丫头不识货,我这柴禾专门从苍茫山砍来,十文一担最多烧五天,我这一担半个月都够用!怎样?要不要?”

杨老太太赶紧陪着笑脸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家女儿问着玩儿的,家里有柴禾!不好意思,大兄弟!”

挑夫也不计较,哈哈一笑:“一看就知道,小丫头,下次见了人别乱砍价,当心遇上小心眼儿的记恨你!”

灵儿吐吐舌头,笑嘻嘻道:“大叔是好人,这担柴肯定能卖三十文!”

“嘿!托你吉言,走啰!”

“大叔慢走!”

接着灵儿又问了好几个挑夫,好些的柴禾又粗又实在,确实要二十多文一担,苍茫山脚下的农户除了打猎,就是靠卖柴禾为生了。当然最最划算的还是卖木柴,就是用来做家具、做梁柱盖房子那种。

不过这种木柴苍茫山脚几乎很少,要想找值钱的得往上靠近半山腰那一带才有。可惜一来那一带太过危险,二来深山老林不方便运输,何况苍茫山一过十月就封山,到第二年三月才开封,所以附近基本没有专门靠卖木柴为生的人!

灵儿心里暗暗琢磨,盯着苍茫山方向打着主意,心想什么时候找机会去探一探!

杨老太太吃完馒头站起来,习惯性的摸摸胸前的钱袋儿道:“灵儿啊,难得咱们今天东西都卖完了,还得了个好价钱,你在这儿等着,娘去给你爹买两个馒头就回家,啊!”

“娘,这么早就要回家了?咱们不买锄头了吗?”

说起锄头老太太皱起眉头,有些泄气道:“不了,咱们一共才得八十文,买锄头不够!还是下次再说吧!”

小虎子道:“杨奶奶,我娘上次买的大锄头才五十文了,为何八十文不够了?”

老太太一怔,有些木讷道:“是…是吗?可…可村里员外铺子的锄头都是一百多文!”

灵儿撇撇嘴:“娘,那地方最坑人,咱们不上他那儿买,换个地方吧!”

“可…可是,咱们家的东西都是从那里买的,要是不买了,员外家会不会……”

灵儿一听就不舒服,回头瞪小虎子一眼道:“娘,怕什么啊?咱们簸箕鞋底不都自己卖了吗?那家人就是欺负咱们老实!走吧走吧,咱们去镇上看看!”

灵儿兴冲冲的拉着老娘往镇子里走,小虎子也愣愣的跟了上来!先前没注意,如今仔细看来,这镇上的东西当真很多,街道两旁稍微宽敞点儿的地方都摆满了地摊儿,两边铺子里的东西也是琳琅满目,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

第一次逛街的灵儿自然乐此不疲,喜滋滋的东张西望,不知不觉什么时候把老娘弄丢了都不知道!灵儿四下张望一番,一边往回走一边喊娘,走了大半条街,娘没找到,倒是上来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笑呵呵道:“小姑娘,找你娘啊?”

灵儿打量她一番,皱眉道:“是啊,大娘,我娘五十来岁、头发花白、这么高,有点儿驼背,您有看见吗?”

妇人一拍巴掌道:“哎呀,原来是那老太太啊,见了见了,方才还见她在那铺子里问伙计了!不知现在走了没有,小姑娘,要不大娘带你去看看?”

妇人说着伸手就来拉灵儿,灵儿本能的侧身躲过,蹲下身子装作提鞋,顺手从地上捡了两块小石头,站起来道:“谢谢大娘,我自己去看就可以了!”

然后她快步跑开,蹬蹬往方才妇人指的铺子去,心里还在琢磨那妇人应该不是坏人吧?要不她怎么没追上来?灵儿来到铺子门口,伸头往里张望,试探着喊了两声娘,一伙计笑眯眯上前:“小姑娘,要点儿什么?”

“没什么,小哥,你有看见我娘吗?”

“你娘?”伙计眼珠一转,呵呵笑道:“有啊有啊,她在后面试衣服了!”

“试衣服?”灵儿想起老娘最是节俭,身上那件还是村里婶娘们送的旧衣服改的了,怎么舍得买衣服?肯定有问题!

灵儿转身要走,突然身后伸来一只大手,一把捂住她口鼻,她没挣扎两下,就觉脑袋一晕,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