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0章 被拐

第十章 被拐

灵儿是在一阵摇晃中慢慢清醒过来的,她抬头四顾,发现这是一个类似于四方形的盒子,周围全蒙了黑布,只有接缝处偶尔透进来一点儿微光!

前面嗒嗒的马蹄声和下面咕噜咕噜的车轮声表明,这大盒子应该是被固定在一辆马车上,换句话说,自己就是被装在一个囚笼里被运往某处?

囚笼!灵儿吓得一哆嗦,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脚被绑,且是用相连的绳子绑缚在背后,现在自己就像只反转的龙虾一般蜷成一圈儿!

该死!哪个混蛋发明的这种绑法儿?一点儿力气使不上,要动一下都难!灵儿当然不甘心,拼命的挣扎,试图把自己那份儿超人的力气使上!

过程是辛苦的,结果是残酷的,灵儿挣扎得筋疲力尽,那绳子依然一点儿够不着,她挣扎时发出的嘭嘭响声倒是引来外面人的注意。

啪啪啪几下敲笼子的声音之后,一个男人骂骂咧咧道:“吵什么吵,再不老实老子要抽鞭子了,她娘的!走一趟好处没捞着,麻烦倒是一大堆!”

另一男子讨好道:“掌柜的,不是有两个不错的吗?那一对儿长相身段儿都不错,定能卖个好价钱!”

“我呸!老子为了抓那小子,差点儿丢了胳膊!臭小子,要不是看他有副好皮囊,老子立马废了他!”

“掌柜莫气、莫气啊!咱们不用跟钱过不去啊!”

“哼!你还好意思说,在山口镇守了半个月,就弄个瘦不拉几的饿死鬼回来!”

“呵呵,掌柜的,这个…这个…山口镇上的小孩儿个个都贼精贼精的,你还没跟他说两句话,他就直嚷嚷骗子,我跟老五好几次都差点儿丢了小命儿啊!这不,好不容易等到十天一次的赶集日子,带小孩儿的爹娘又特别机警,好不容易遇上个走丢的…”

“是啊是啊,掌柜的,这小女娃虽然又干又瘦又难看,却口齿伶俐,极会说话,方才我在集市上亲眼看她卖东西了,那嘴皮子一磨,几下子就把东西卖完了!这种丫头要是遇上识货的主儿,卖进大宅院里肯定值钱!”

两个伙计东一句西一句的劝说,那被称为掌柜的头目总算有了点儿好声气:“好吧!看你们说得这么好的份儿上,今天就暂且饶过你们,若是过个十天半个月到了省城还卖不出去,你们这个月的份子钱就没了!”

“不要吧,掌柜的,我们…我们之前还弄过几个不错的啊!”

“滚开,给我好好干活儿去!”

外面渐渐沉寂下来,灵儿长长吐口气,心里暗骂:他娘的,当真遇上人贩子了!这行当到底是哪个生儿子没屁眼儿的缺德货开的头?从古至今随时都有,害得那么多家庭凄惨离散,这群蠢货全该死,死了还要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灵儿心里一阵痛骂,骂完了果然好受得多,这样蜷着真难受,她试着以肚子为着力点翻了个身,等她调整好姿势,两双黑幽幽的眼睛直直的瞪着自己,灵儿脑袋一懵,扯开嗓子惊声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马车停下来,笼子上的黑布被哗啦一下扯开,刺眼的阳光顿时投射下来,刺得灵儿睁不开眼,那叫声也戛然而止。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她娘的,大白天的,鬼叫什么?你们,给我抽她十鞭子!”这是方才那掌柜的声音。

“这…在这儿啊?”

“她娘的,磨叽什么,快点儿!”

“掌柜的,您看…这山路这么窄,要是别人过来,见了咱们定会起疑,不如…不如咱们找个地方歇息歇息,再慢慢处置这不长眼的小贱人?”

“对啊对啊,掌柜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正好前面半山腰树林里有个破庙,咱们去那儿歇息过夜吧?”

掌柜的四下看看,挥挥手道:“走吧走吧!”

黑布被蒙上,马车继续缓缓前行。趁着方才人贩子说话之际,灵儿把周围环境看得清楚,自己方才看到的两双黑幽幽的眼睛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她们也被全身绑缚,裹成个粽子一般。

男孩十来岁样子,面容俊俏,眼神冷漠;女孩*岁模样,五官精致漂亮,怯生生的缩成一团儿!二人都被堵住了嘴,所以一直没出声儿!

而马车此时的位置似乎是在一条上山的山道上,山道最多可容两辆小马车并行,一面贴近山壁,另一边下方却是悬崖深沟!

灵儿心思飞转,怎么才能逃出去?不,怎么才能解开身上的绳子?只要束缚一去,凭自己的力气,要打开这木质笼子轻而易举;只要有借助之物,对付几个毛贼不成问题。

很快,马车走上平地,行了几分钟停下,蒙住笼子的黑布被哗啦一声扯开,站在外面的伙计正是铺子里跟自己说话并弄晕自己的伙计!

他将笼中三人扫视一圈,嘀嘀咕咕咒骂几句,然后开了锁头,冲进来对着灵儿就是几脚:“他娘的,让你给我惹事,让你给我惹事!”

灵儿痛得呲牙咧嘴,却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嘴上求饶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不叫了,以后再也不叫了!”

那伙计闻言呵呵一笑,双手环胸道:“哼,你倒是个识趣的!给老子听好了,待会儿见了我们老大嘴巴利索点儿,要是老大对你不满意,立马就能把你煮了当骨头啃!”

灵儿真有些害怕,瑟缩一下连连点头:“是,是!大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灵儿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窝囊很没骨气,她甚至能感觉到另两个可能是‘伙伴儿’的男孩女孩鄙视的目光!但现在要保命不是?保住命才有以后不是?

伙计很满意,解开灵儿背后手脚相连的绳子,如此她总算可以站起来,蹦跳着前进。

伙计拎起她像扔货物一样扔出笼子,又去拎旁边那少年,不料少年突然吐出口中的臭布,张嘴狠狠咬住伙计的手!伙计痛得哇哇大叫,用力敲少年的脑袋,可少年就是不松口,直到伙计手上被生生咬下一块,少年脑门上也满头鲜血!

灵儿惊得张大了嘴,旁边的女娃也吓得嗡嗡直哭。

“怎么回事?老四,你搞什么名堂?”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拿着大刀冲出来,见到如此情形也是一愣!

掌柜的指着少年大骂:“他娘的,你个小兔崽子,绑成这样还不老实,老五,给我把他拉下来打,往死里打,只留那张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