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7章 老爹病重

第十七章 老爹病重

灵儿跟着小虎子一路小跑,十来里的路他们花了一刻多钟就到了,灵儿一找到王家村,就把小虎子扔在身后,一溜烟儿的冲进村子!

村人们见她都吓了一跳,纷纷打招呼道:“傻妞儿啊,你怎么又走丢了,你爹娘……”

灵儿顾不得他们,直接向着村头的自己家冲去。当她气喘吁吁的冲到门口,见院中围着一圈人,都是平时对自己家颇为照顾的叔伯婶婶们,大家七嘴八舌的似乎在劝着什么,人群中那嗡嗡的哭声不是老娘是谁?

灵儿喘口气,大声喊道:“爹、娘,灵儿回来了!你们在哪儿?”

众人闻声齐刷刷的回头,看是灵儿均是一愣,片刻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跌跌撞撞的跑出来:“灵儿?当真是灵儿?我的灵儿回来了?”

灵儿赶紧上前几步,扶住老娘:“娘,不哭不哭,灵儿回来了,您看,灵儿好好的了!”

老娘哭得更是厉害,抱着她一边拍一边似喜似怒的责备,灵儿连连道歉:“好了好了,娘,灵儿知错了,以后灵儿再也不乱跑了,天天陪着爹娘,孝敬你们,给你们养老!”

村人看得感动,安婶擦擦眼角上来道:“杨大娘,快别哭了,灵儿这不是回来了吗?您还是劝劝杨大爷吧,他都病成这样了,再不请大夫怕是要出大事儿啊!”

“是啊是啊,灵儿也来劝劝你爹吧!”叔伯婶婶们纷纷应和。

灵儿看过去,见白发苍苍的老爹病微微的躺在一把破椅子上,椅子腿儿上安了两根扁担,看来是大家伙儿想把他抬去看大夫。她扶老娘站好,快跑几步过去,拉着老爹的手轻唤道:“爹、爹!我是灵儿啊,您睁眼看看,我是灵儿啊!”

老爹眼皮跳了跳,近处的灵儿几乎能听见他如拉风箱的呼吸声,半晌后他缓缓睁眼,见了灵儿脸上总算有了些血色,他想说什么可嘴唇抖了几次都发不出声音来!这样子着实病得不轻,得赶紧看大夫才行!

她环视一圈,拉了个健壮的年轻人道:“平叔,我爹病成这样,恐怕不便奔波劳累,能不能麻烦您去镇上请个大夫回来,待会儿我付你工钱!”

年轻人怔愣一下,摆手道:“不要工钱、不要工钱,只是灵儿啊,大夫出诊可是要另外加钱的,少说也得二三十文,你爹……”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还的,麻烦平叔快些,一定要找最好的大夫!”灵儿催促着将年轻人送到门口,直到亲眼看着他跑进村子才折回来,请院中叔伯们帮忙把老爹抬回屋里好生安置着,又催促老娘去厨房烧热水!

妇人们见之也纷纷过来帮忙,男人们站在院中,一有要搭手的就主动帮忙。灵儿用热毛巾给老爹擦擦脸、擦擦手心,然后敷他额头上,现在只能等大夫来了再说了!

她叹口气看向窗外,见院中依然站着十来个人,有老有少、有夫妻、有未成家的,灵儿心下感激,默默把这些人记在心里,这些都是在自家困难时时常帮忙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大夫直到半个时辰后才到,药箱是平叔背着的,留着小胡须的大夫被他拉得一路小跑。等进了院子,大夫撑着膝盖喘息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等他被簇拥进破烂的茅草屋,看到**的老爹,皱眉道:“都病成这样了,怎么不早点儿请大夫!”

大夫搭脉良久,众人屏息以待,等他拿开手腕,灵儿和杨老太太同时问:“怎么样?”

大夫皱眉将破屋子打量一圈,“唉!”

灵儿着急:“大夫,到底怎么样,别只顾叹气啊!”

“小丫头,莫急!病人需要休息,咱们出去再说!”

灵儿扶着老娘回到院中,她留意到大夫一路都在看家里的状况,莫非他担心自家付不起他医药费,故意想拖延不成?

等大家坐定,大夫看看对面的灵儿和杨老太太,扶着下巴道:“你们家就三口人?”

杨老太太更着急:“是啊,大夫,老头子的病到底怎样啊?”

“唉!”大夫又是摇头叹气,灵儿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老爹真的不好了?那可怎么办?虽然杨老爹年老体迈,又时常生病,却一直是自家顶梁柱啊,而且在这农耕社会的古代,有男人的家庭和没男人的家庭是完全不一样的!

灵儿咬咬牙道:“大夫,您是不是担心我们付不起您的医药费?您放心,就算我把自己卖了去当丫鬟,也一定会把银子给您补上的!那药该怎么开就怎么开,只要能治好爹爹的病就好,求您了!”

杨老太太惊讶的回头看灵儿:“灵儿,不可啊!你爹不愿去看病就是为了……”

“娘,不说这些,治好爹爹的病最要紧!”

村人见之纷纷七嘴八舌的帮灵儿说好话,大夫似乎也有些感动,缓缓道:“小丫头,你是个有孝心的,看在这份儿上,我这出诊的银钱就不收了,你只需付汤药费即可!”

灵儿赶忙道谢,大夫又道:“你爹的病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重,他是常年积劳成疾,生病又硬挺着,不看大夫不吃药累积起来的。若分开来看,他体内五脏六腑、七经八脉都有些小毛病,都不算严重,但加在一起就麻烦啰!”

灵儿听得心里悬吊吊的:“那…那可有医治之法?”

“有!不过……”大夫稍稍犹豫,接着道:“医治之法很简单,就是从此以后不能劳累,不能干重活儿,生活得有规律,饮食不能太差,至少每天得有荤腥,最重要的是,需长年用药泡着!”

安婶惊呼:“那不跟富贵人家的大老爷一样了吗?”

“是啊,他们家这情况饭都吃不饱的,哪来钱天天吃药啊?大夫,就没有好点儿的办法?那种…那种能根治的,不用天天吃药的?”

大夫摇头,他抚须想了想,摇头晃脑道:“若是根治之法,也不是没有,不过那比每日吃药更费银子!如果你能找到苍茫山的千年人参,每日给病人用上一小块儿,连用半年,即可洗经易髓,保他无病无灾,年轻二十岁!”

村人惊讶得议论纷纷,那苍茫山的千年人参可是大宝贝,一支就价值万金。万金啊!够一家人活几辈子了,即便有人采到了,宁愿卖掉也舍不得自己吃啊!

灵儿闻言想了想,转头看向后面那座高耸入云的苍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