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章 蒙混过关

第十八章 蒙混过关

大夫给杨老爷子配了两幅药,又开了药方,说了一长串注意事项,一再嘱咐老爷子要好转,一定不能劳累、不能断药、伙食不能太差,一旦病情恶化必须尽快就医等等。

如此,即便不算大夫的出诊费,这药方和药费加起来也要五十文左右,杨老太太愁眉苦脸的东凑西借,好不容凑够了交给大夫,又恭敬的将其送到村口。

灵儿留在家中,在安婶的帮忙下好不容易把药材煎好熬上,安婶擦擦手道:“傻妞儿啊,这药要用文火熬一个时辰。你注意看着火,不要太旺,也不能熄了,药罐里的水熬到一半时记得加满一次!我要回去给你安叔打下手了,你有事就去村里找人,啊!”

灵儿赶紧站起来,谢过安婶,将其送到门口,正好见老娘垂头丧气的回来,安婶跟她打招呼,她扯扯嘴角回应,那笑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灵儿笑眯眯的跟安婶挥挥手,扶着老娘进了院子才道:“娘,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是,娘很好!只是灵儿啊,咱家现在一文钱都没了,方才还借了邻居不少,以后你爹天天都得吃药,还得每日有荤腥,这日子可咋过啊!”

原来是为这事儿,灵儿将老娘扶到屋檐下坐下,自己坐到药炉子旁看火。

“娘,不着急,没钱了咱们再赚就是,爹爹的身体重要!”

“唉,说是这么说,可你爹那身子……他要是知道自己那身子每天要花这么多钱,多半不愿吃药,连饭都不吃了!”

灵儿想想也是,老爹一向节俭,他身上一直有病,可宁愿扛着也不愿去看大夫,实在受不了了,自己去山上挖几株草药回来糊弄糊弄对付过去,就是不肯花钱!

“娘,那咱们不告诉爹,要不他身子好不了,这药也浪费了不是?”

“唉,这纸里包不住火啊,你爹迟早会知道了!”

灵儿很乐观:“没关系,娘,等爹爹知道的时候,灵儿肯定已经赚到了好多钱,足够给他买药看病了!”

杨老太太看着这样的灵儿,虽依然忧虑,心下却多了几分宽慰,“对了,灵儿,你这几日都上哪儿去了?娘请小虎子和荣小哥儿把山口镇翻了个遍,都没寻着你!哎呀,对了对了,方才一着急差点儿忘了这码事,来,灵儿,快站起来让娘看看!”

老太太把灵儿全身上下查看一番,见到手腕上的伤口很是吓了一跳。灵儿赶紧解释,说自己赶集那日在镇上遇上个迷路的小妹妹,怕她被人贩子拐走,就送她回家去。

她家在镇子那一头,二人一路问着寻过去的,可惜半路上走岔了路,不小心摔了两次,手腕上那伤就是摔倒时的擦伤!不过已经上了药包好了,过几日就能好!

老太太正在心疼的嘀咕之际,灵儿眼珠一转,从怀里掏出个钱袋:“娘,您看!”

“这是什么?”老太太狐疑的接过,打开一看,见是满袋子的铜钱,吓了一跳!她赶紧收了钱袋,紧张的往外看看,一把将灵儿拉进屋里,“灵儿,这钱哪儿来的?”

“娘,您别担心,这钱不偷不抢,来得光明正大!这两日我不是送小妹妹回家了吗?没想到小妹妹家条件挺好的,她爹娘见到小妹妹可感激我了,非要留我住两天,还给我置办了新衣服!走的时候,他们本来给了我好大一个银锭子说是酬金,我没敢要,只收了这些铜钱,娘,早知道爹爹病了,我该把那银锭子也拿来!”

杨老太太拉下脸道:“别胡说,灵儿,你忘了以前娘怎么教你的了?咱们穷也要穷得有骨气!这钱咱们不能要,你快给人家送回去!”

灵儿嘟嘴着反对:“不好,娘,小妹妹她娘说了,要是小妹妹走丢了,他们给再多银子也找不回来,我帮了他们,这钱是该得的!穷得有骨气又不是只做好事不收钱,咱们家现在这样,正是需要钱的时候,要是送回去了,爹爹怎么办?”

“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了?快告诉娘,那小妹妹家怎么走,我去送!”

“不好,我记不得了!哎呀,娘,这钱是我辛辛苦苦冒着危险摔了几次才得来了,又不是白捡的!再说人家自愿给,您就安心吧!”

灵儿好一番劝说,可能杨老太太确实也觉得家里缺钱,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收下了,不过不忘加上一句:“这钱咱们就当借人家的,以后有了一定要还回去!”

灵儿吐吐舌头,幸好方才没把那几个碎银子拿出来。老爹老娘实在太善良了,说难听点儿,他们有时善良得愚蠢!真不知什么样的环境会养成他们如此性格?善良是好事,但太过了就是愚蠢,一定得想办法让他们慢慢改过来。唉,以后的日子任重而道远啊!

当天下午,杨老太太便把铜钱清点清点,将下午欠下的药费拿去还了,还有前两日请人家帮忙的钱,这一下子就出去一百多文。

傍晚,母女二人给老爹喂了药,吃过晚饭,便坐在窗口下算账。灵儿给老娘的钱袋中一共六百多文,除去下午还人家的,剩下的整好五百文。

这五百文除了要买米粮肉菜、家用工具和秋冬必备品外,最重要的是给老爹买药。老爹的药一副二十文,只能用两日,一个月就要十五副,那就是三百文!

老太太数着铜钱发愁,原本以为六百文是个不小的数目,可是这样算来,这点钱连老爹两个月的药费都不够,更别说买其他东西了!

眼看马上就是九月,从十月天气放凉到第二年开春天气暖和,之间至少有四个月的日子,这段日子外面天寒地冻,不准备棉被冬衣食物,根本无法过,这么大缺口怎么补?

看着老娘发愁的样子,灵儿摸摸怀里几个碎银子,犹豫再三还是收了回去,安慰道:“娘,要不…我去镇上找活儿干吧?总能挣些银子!”

“唉,傻孩子,人家村里的壮汉想找活儿干都不容易,何况你个小丫头了!还是…我去员外家接衣服来洗吧!”

“不行,娘,那员外家最坑人!人家给他们洗一件三文钱,你给他们洗两件才一文钱,说不定还赖你没洗干净或是弄坏了什么的,到时候咱们赔都不够赔的!

娘,就这么定了,我明日去镇上找活儿干,顺便把爹这几天的药买回来,您就安心在家伺候爹爹吧!”